徐小爱克斯 ⊙ 相依为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雨过天晴(组诗)

◎徐小爱克斯




【张小梅】

那段时间
张小梅傻傻的
天天在院子里吹泡泡
我说过她好多次
那是小孩子玩的
并告诉她
泡泡总是要破掉的
张小梅说她知道
说每次泡泡破掉之后
她都很难过



【可可西里】

那里的藏羚羊
在沙漠上跑来跑去
要是我去了
我不会和它们
一起跑
这么多年
我整天跑来跑去
累了
我在沙漠上坐坐
一个人玩纸牌
沙漠里的沙
真软
就算我
不小心把什么掉在地上
也不会碎



【草莓,或者蔷薇】

被一颗草莓梦见
浑然不知
像昨夜梦见你而你并不知道
我还梦见了有人剪花枝
咔咔咔
当时我的骨头在响
我知道这是移花接木
花是蔷薇花
木头是我是诗一点不重要
疼痛也可以忽略不计
红艳艳的花儿
开的真好



【白  马】

有一匹白马
驮着寺庙到处游走
老和尚睡着了
小和尚们在念经

天下有无数个白马寺
无数个我
站在寺庙门口
等啊等

无数个白天和夜晚过去了



【度姆寺】

寺门关紧
老和尚小和尚睡着了
菩萨们好好的
我喝醉了酒
打牌回来
钥匙不听话
我怀疑寺庙是想象出来的
门也虚妄
那门口的人
站在和尚梦中



【说出来也许你不信】

镜子突然碎了
四周一下子空旷起来
我也没有了
恐慌之后欣喜而至
原来空气是我,树是我
树上唱歌的小鸟是我
树下发呆的你是我
你手里的玫瑰花也是我



【幸存者】

因为种种因缘
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
因为一些事情还没有了断
我们成为幸存者
我们一次次黔驴技穷
又绝处逢生
终有一天我们大彻大悟
相见不再恨晚
离别如同瓜熟蒂落



【以梦为马】

为了见到梦
我差点变成了马
在水底行走
在山头伫立
转眼五十年过去了
风云变幻
我一直告诉自己淡定淡定淡定
当我再一次跌倒
爬起时我神色慌张
过去的过去了
未来的了不可得
活在当下
也是权宜之说
梦醒了
马跟着消亡
骑马的人去了乌有之乡



【诗 歌】

无非是用刀子
写豆腐之心
人至中年
不再喜欢比喻、双关之类的修辞
任何事物都是隐喻
并且暗含因果
所以写清一个事物
等于说出真相
而追求真相的心
会出现幻觉
比如刚才念经
觉得自己突然间消失了
但经文字字清楚



【天命之年】

饿了就吃
困了就睡
吃饭的时候想着吃饭
上床很快就打呼
吃什么都好
睡哪儿都成

不再怀念远去的一场春雨
也不去猜测明天诗里会写到谁
翻几页书,听一出大戏
种花、养鱼,发发呆

春去秋来头发白了
日出月落人老了
这一天天的就过去了
得过且过
管它天上人间
今夕是何年



【雨过天晴】

走投无路了
原地坐下
什么都不去想
观景,听风,念念经文
当我再一次站起来
雨过天晴
惠风和畅啊
色与空,终于握手言和了
哪有什么穷途末路
菩萨、亲们
遍虚空一切处
比如现在
他们以种种身份示现
写诗的,读诗的
他们心系诗歌,神情专注
成了一个人



【锁麟囊】

剧情简单
一把钥匙怎么也打不开
有人疯掉
有人离开
我越来越惊艳于张火丁扮演的薛湘灵
她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
淡雅和婉约
在似有似无之间
点到为止



【临王羲之《兰亭序》】

二十年前
临写王羲之《兰亭序》
除了字
我还喜欢文中的茂林修竹
喜欢映带诗人左右的清流激湍、流觞曲水
喜欢“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的热闹
而此刻当我
临帖到十五行时
忽生无限感慨
“……怏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
是日也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童  年】

利子小时候
喜欢少儿广播节目《小喇叭》
张小美上学的时候经常骑自行车
把红围巾扎在铃铛上
这些都是从她们的诗歌中读到的
我小时候
喜欢听刘兰芳的评书
喜欢卡伦•卡朋特的《昔日重来》
写到这里
我的眼前就浮现了岳云的擂鼓瓮金锤
耳边又听到yesterday once more
 
 

【一面之缘】
 
当鸟飞掠水面
鱼正好跃起
一秒钟的相视
像两个人一起过了一辈子
像无意之间
你遇见这首诗
遇见走在大街上你也不认识的徐小爱克斯
有人告诉我
那鸟那鱼前世是一对苦命人
如果搁在以前我又会心生无限悲伤
我现在可以不动声色
我只是想到了和尚
只是在心里敲了一下木鱼
 

 
【天上的一片白云】
 
有时候我写到的一片白云
仅仅是个暗喻
卷、舒暗合我意
当我写到池塘中的一根水草
我的心也会跟着柔软
现在我又痴人说梦
我梦见白云就是远在天边的你
白云啊白云
映在霜打的池塘
我在水底
看着你
 


【很久没看谍战片】

特务A
还经常出没酒吧么
特务B是不是也老了许多
小鬼子的炮楼
被端掉几个
在新世界
你是不是和以前一样
假装喝酒
没在意
周旋唱完《夜上海》
换了姚莉的《卖相思》



【雷诺阿:阳光下的裸女】

她面颊柔润
嘴角微扬
乳房浑圆、鼓胀
整个身体
和树丛
没有界限
阳光
从树叶的缝隙
漏下来
她柔和肌肤上
有一点点
紫蓝色的阴影



【照妖镜】

小马天天看
镜子里的手
小马说有一天
会看到手骨
镜子可以照妖
我说你练吧
到时候
照妖镜借我玩几天
小马说那镜子
对你来说
是块普通的镜子



【加州旅馆】

大门前掌烛者
楚楚动人
酒吧里那个领班
会跳招魔舞
旅馆里
住着一些精神病患者
他们喜欢
天花板上的镜子
冰上粉红色的香槟
他们白天
吸大麻、写诗
半夜起来
扳着手指数
教堂传来的钟声



【看了一晚的画】

我把自己
看到画上去了
男孩女孩
男人女人
树、房屋,杯子和塔
他们坐在光影里
都不和我说话
后来他们睡着了
用颜色看我
我瘦了
慢慢成为线条



【我想成为一只燕雀】

小小燕雀
杂食性鸟类
昆虫、草籽、稻谷填肚子,不挑食
栖息环境广泛
从平原到山区的各种森林
营巢灌丛枝杈上
群居,迁徙结队数千只,不孤独
不知鸿鹄之志



【终于可以写一个无题的分行了】

围着篝火
坐下来
或从篝火
缓缓出发
偶尔情绪所至
文字和别的
成了飞蛾
但所有这些
目的过于明显
纸里包不住火
现在好了
一场雨
火就死了
更好的
没有靶子
箭也自由了



【爱琴海的珍珠】
        
每当我听到这首钢琴曲
眼前不会出现一望无际的大海
冲击海滩的海浪
还有海岸边的椰林
对于我来说
爱琴海的珍珠
就是电校中午下课的铃声
我在音乐声中收拾书包
然后走过长廊
去学校食堂吃饭




【昆曲:《西厢记》片段】

红娘在台上唱着
我在她的腔儿上走着

一根钢丝
对于我来说
已经很宽绰了

红娘在台上唱着
我在她的腔儿上走着
当我看到张生和崔莺莺满心欢喜地见面时
就全然忘了
红娘已转身离去



【我想写一首土豆的诗】

我突然想到土豆
想写一首土豆的诗
我开始想
土豆是一种植物
还是一个人
我想了很久
渐渐没感觉了
我觉得这个时候
自己就像土豆一样




【蜀国很远】

我一直
很想念蜀国
就像现在
凌晨两点了
睡不着
蜀国很远
电话打也打不通
我从心里
羡慕那些人
他们乐不思蜀
悲不思蜀
醉不思蜀



【那年那月】

她去林子里洗手
我跟在后头
月光透过枝叶
照在她的头发上
一只小蝴蝶
在她发间飞来飞去
这样的夜晚
总是静悄悄的
微风吹过来
一阵蛙鸣
她回头看了看我
也学着青蛙
叫了两声



【东风破】

夜深了
一个人在听歌
歌的名字叫东风破
音调轻柔
像一个人轻轻
说着过去的人和事
很久没看宋词了
东风破
是不是词牌的名字
东风破、东风破
好好的东风
吹着吹着
怎么就破了




【梨花落】

你说要表达
我说要呈现
偶尔争论吃饭的速度与睡觉的姿势

身子是水做的泥做的
但不是我们的
牛拉马车羊吃草
如此而已

两只瓶子漂过人间
须弥山下
花非花,梦非梦,有什么修辞可言

不过是一些幻像:
天女散花
小和尚念经
你立城头观街景、嗑瓜子
我在人间写破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