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没什么在叹息处打结(去看海 6首)

◎术香



阳光穿透一切
 
来自永恒又散入无限,
阳光穿透一切,
季节不是阻碍,
一座石头房子静静守望,
其间蝴蝶化为芳香气雾,
指向该去的方位,
祈祷及泪水追忆。
 
不分前后,去年,前世,
阳光与万物胶着,
一方水土被另一方取代,
弦乐渗入,细节饱满,
一树繁花开不进往生。
余韵洞悉时光之甜,
翅膀轻而易举飞起,
什么摇晃,什么坠落,
组合渐成气势,模糊记忆。
 
回到光芒而不说光芒
一缕花魂久飘不散,
肩头尘埃抖落,
一望二三里,一望三五世,
昆虫及一切震颤不在,
挽不住草灰余烬,
回环之力握不住时辰,
从早到晚,又从早到晚,
潮头雄歌唱响,
层层扬起却从不垂落。
 
最恰切的比喻,
从一丝头发开始渗入,
不尽春晖凝结,
抵御某些酷寒。
 
每一刻都可细化
 
事物推远或拉近都是具体的,
万千星辰浸入大海,
每一颗晶莹,温润,
随意放下任何一点,
其间纹理缜密,格局如画,
语言似岔开的河流,
一日即一世,
无限长,无限宽,无限漫流。
 
具体着色,具体含义,
一刻可以细化成亿万光年,
一首歌从不问出处,
四方皆有乐队,
即兴咏叹,即兴沉入任一种感觉,
原声被取代,河流把控流向,
滴水之恩,一面之恩,
从原点泛起,
旋转于任何一节时间刻度,
生命有限,时空无穷。
在与不在,有与无,近与远,
都不是话题,但柔韧长入骨髓,
人生荒无处早已春暖花开。
 
一个词的远方,
温馨而富有光芒,
每一件事亮如华盖,
横竖置放,交叠成面,
一片海在铺开,一座山在耸起,
光辉萦绕,我们坐在任何一处,
都被照亮。
 
彼此只是灵魂相约
 
木棉花高高在上,
高过房舍,高过马路,
高过海堤、海滩,
与海水隔空相望。
 
花如杯,花是杯,
接纳每一次海潮扬起,
每束花,每缕花丝,
自带不竭芬芳。
海水有多咸有多苦,
无所谓,相遇即可均衡能量,
稀释并转化。
 
看过一年两年,
看了几生几世,彼此只是灵魂相约,
甜的岁月,甜了经年往事,
但彼此独立,各自完成自己的使命。
 
柔情似水被海水带走,
又送回壮阔与执着,
没有爱情,亦无亲情,
人间层层来去没有穷尽,
有缘即可贵。日月是粘合剂,
没有什么使之分离。
 
红色木棉,橙色木棉,
每一朵花映入海水,
不呛水,不挣脱,
以最古老的方式,
诠释某种洁净和永恒。
 
没有更改的理由
 
昨天看到的海水,
与今天的有多大关系,
全部或部分,
似乎没有必要去想,
而蓝天白云及惊涛拍击存于某一刻,
没有更改的理由。
 
所有物与我都是亲人,
一样一样走过,
意识里形成花纹,
绕一根柱子,绕一艘船,
或绕一幅线条苍劲的古画,
就那么悠闲地转,
转出子时,又转出午时,
圈不住什么,而新的物体凝成,
互不关联,但各自存在,
一些海水浸漫,另一些却无声退出。
 
似乎更多声音涌入,
在一本书中,在一段话里,
打湿了一个标点,
或弄断一缕气息,
这些都微不足道,
但书从梦中脱落,
恒久漂泊,
驿站灯光尚未点燃,
没什么在叹息处打结。
 
新的波涛可以开始,
构筑完美故事,
原始材料浮于人间之外,
海水损耗或更新,只为寻觅。
 
还会写到鱼吐泡泡
 
有形无形,它们各有位置,
自说自话,沉默寡言,
内心喜悦无法遮掩。
 
船之后,之前,
它的方圆无限公里内外,
这样那样的东西鲜活存在,
一方海域万千灵魂,
一再写过鱼吐泡泡,
还会写到鱼吐泡泡,
五颜六色的泡泡茂盛着,
春夏秋冬各自圈囿,
一则故事剥离,
更多故事生成,一句话复制,粘贴,
泡泡抱不住自己,
一些感觉不可承受。
 
一而再偏离主题,
离去而非永诀,
生命另有轨迹,
此处开花,彼处凋落,
视线落入蛛网,
乌云布于生命一侧,
海市蜃楼在梦中落成。
 
绝对大于相对,
两面镜子相互转身,
是光亮不可称重,
话里有话,词里却无词,
一个字孤独行走,
深深入海,又是马蹄声声,
海鸥翅尖轻击,声音细碎,
形成雨阵,点滴虚化,
空白纸页,空白。
 
梦中的底色
 
蔚蓝和碧绿之海,
是我梦中的底色,
给每一滴水命名,
星球之名,无穷无尽。
猎户座,妊神星,开普勒,
仙女座,红矮星……
对于它们,都是真实存在,
不可随意往来,却可随时对话。
 
一出戏开始于黄昏,
空空舞台,空空乐队,
空空长笛短管,长夜漫漫,
山重水复,梦中行走,
一个人的春天,
万千名字的春天。
身外之物色泽鲜亮,
不可触动,不可企及。
几个词的横幅,
几句话的木栅,
阻碍杂念泛起,
岩石之凉,海水之凉,
有棱有角立于彼处,双手合十,
此刻筋脉闭合,
过往人烟并不具体,
石街小巷不具体,
麦苗秸秆不具体,
鸡鸣犬吠都不具体。
 
底色里有朝阳,
季节似鸟儿飞来,
层层落于马背,落进马蹄,
鞭子轻轻扬起,
不对准谁的影子,
也不对准某一种心悸。
我的水滴,我的星球,
光阴溶入某一点颜色,
不知道是否老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