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21年诗选(2)

◎一地雪



未来
——给小V

未来是一个多大的词,
刹那让我双眸饱含泪水。

世间苍茫。我一生将过
而你即将重覆,
在你蹒跚的影子里
你懵懂的小脸
清澈的眼神。万物以它
自己的方式重复着自己。
未来永远在未来
播种虚无。但并不告诉你这些

乍醒时,四周麻麻亮。
当我忽然被这思想牵出惶然——
而唯一能做的
在心底,深唤你乳名

2021/12/16


白河
 
一位盲者路过
桥上所有的灯柱,点亮。
火苗快乐地跳动
桥下,粼粼微波荡漾霓虹。
光的魅影
将汽笛,微风,耳语,
喧嚣的黑暗埋葬。
万物进入管窥,
时间浓缩为一滴汪洋
 
2021/05/25


无措
 
久远的事忽然清晰。
刚刚发生的被风吹得模糊。
 
从模糊飘向清晰
过程沉闷,仅仅一瞬。
 
而我是那一瞬的撕裂者
黑洞这个词,就此诞生
 
2021-04/18


没有风
 
没有风。
一片黄叶乘着衰老飘落
它以沉默卸载了
生命重担。
以数秒的曼妙缓徐完成
二百多天的生长,死亡。
 
时光起伏。零落的金柳
将小路扮成婀娜的
仕女。一片片卷曲的梧桐
骨骼铮铮撩拨路人的裤脚
 
银杏摇起诸葛的仙扇
与泥土,私语根的秘密。
那些坠落中嬗变黄金的树叶
咔擦咔擦,将世间
铺成光的宫殿,让万物魅惑
 
很快。
我们金色的树叶将
全部消失,留下光秃秃的天空
在枝桠上晃动

 2021/11/12


所有的
 
这世上所有的悲哀都是明亮的
所有的喜悦都是荒芜的
所有的愁
都是沸腾的冰。所有的
人,都是蒸腾的雾回归了前世——
 
2021/01/06


句号

终有一天。世上万物
被我的眼眸编织成无
梦空空
天宇无垠,泛着点点鹅黄
那是虚无的美在召唤

2021/10/21

安眠之夜

这是三月末,四月初。
书房内开着空调,时不时
化霜停滞。在它刚刚静下的
一瞬,我听见窗外雷声轰隆。

接着,雷声再次滚滚而过。
而空调倔强地制热,轰鸣。
无论怎样,它也抵不过雷电的巨响。

此刻我恰恰读到史蒂文斯:
“夜晚的宁静,是坚固的场所
……现在它被动摇了。
它将迸射火焰”

闪电仿佛听见召唤,
猝然揭开窗前的夜幕——
在我明亮的惊悸中,雨滴奏响
黑暗宁静的序曲。

这是春天的沉默。
诗人的箴言,隔着时空降临。
惊雷产下雨滴之卵
一滴一滴潜入,夜的骨髓……
万物摇晃在春雷的火舌

2021/04/02


一只鸟猝然

一只鸟猝然从空中俯冲下来
低到能清楚看见它的巨翅。

小微吓得一愣
倒退着,看它嗖地飞向高空。

她怔怔地站在小路上
懵懂无措,让人怜惜。

可我无法告诉一岁的孩子,为什么
眼前突然出现一只大鸟。

就像无法言喻
人世命运的骤然起伏。无常化为有常

或者它像我一样,偶尔
在茫茫人世,迷失了方向?

也许它被嶙峋的大地诱惑,
陡然升起爱,或恨。谁知道呢


2021/12/18


立冬书
 
刚立冬。街头公园一片萧瑟
虽然大片的灌木仍然绿着
满地落叶也被清洁工处理干净
 
而刚刚在微风中脱离母体的树叶
仍不断地飘落。金柳缱绻依偎
小蒲扇似的银杏,巴掌大卷曲的梧桐
 
它们被你的小手揉碎,一屑屑遗落
成全了一岁的你对冬天的好奇、懵懂
它是此刻我无法用词语向你表达清楚的
 
季节更替。还有什么比
大自然更好的教育呢
它对你的启迪,远胜书本的笨拙
 
而我一向把世界关在室内。
为此我的时针不分长短,没有印痕。
是我的孤独放大了世界的微小
 
还是我对生活的被动凝固了时光?
我将书本压在案头,任何一个能
随手拿起的地方,就等同于
 
将世界揣在怀中。等同于我的
固执在消灭分秒,而时光的脚步
从未停息。你看这街头公园流淌着
 
多少蓬勃,多少追赶阳光的影子。
他们沐浴着明媚的冬日
暖暖地穿过,宇宙的苍茫
 
2021/11/10


再次返回百草园
 
百草钓鱼
池塘喂水
滋味搅动梦境
半睡半醒中
鱼人穿梭
白鹤亮翅
月色饮酒
这一切,终被阴郁的黎明
叫醒。定神后
那脆生生的鸟鸣唤我
重返狼群
 
2021/10/31

 

 
生命之重在于躯壳重
躯壳之重在于灵魂重
 
灵魂驮着躯壳奔波
这世间,再无重中之重
 
2021/11/05


老家
 
面对那些寻根病,惭愧
几十年来,我对老家几乎一无所知
 
从一首诗里乍然看见
古石滩,实为孤石滩。瞬间颠覆了
 
我心底隐藏的一座水库名,它是
我老家的化身。恍惚间孤石滴血,荒滩悸动
 
老家这只笨重的铧犁,冷不丁
掀开我尘封的童年。一只孤雁
 
盘旋着,在我头顶煽动巨大的暗翅
我的天空压下来,万物窒息。
 
在浑噩的人世我早已没来处。
如今,却在归途中不小心被它唤醒——
 
2021/10/25


狂风后
 
狂风后。寒冬提前降临
看不见的雪花拍打着树梢
 
枯叶铺就金色地毯,柔软如甲
天空一扫霾雾,大地打开湿漉漉的
 
邀请函。季节总在猝不及防中催人衰老
坚硬的灯光,梗在一行行词语
 
诗。在深夜跳上键盘,刻上时光
淹没的铭文。毋须预测生命的无端
 
这一头霜寒,一脸褶皱的奔跑
足够,在你心中悄悄种植一尊
 
墓碑。“算了,就这样吧”*
我不是逃脱,更无谓无聊的无奈
 
我只剩下失明的嗅觉。为自己
也为人世的苍茫划上句号。

远处忽然响起童年的二胡。
玄月高悬。接着,琴瑟声息
 
2021/11/09
*化自诗人简单语录。

 
我不是茨维塔耶娃的书桌
 
我不是茨维塔耶娃的书桌
承载不了诗歌的忠实信徒。
我不会为文字丧命
内心依然充斥着平庸。
我还无法舍弃你们
看不见通向信仰之塔的天梯。
 
而我的灵魂依然充满自由
它平实地度过
这世上糟糕的每天。它是我
通往生命终结的自然之道
乌云也会为它伸开阴翳
庇护孤独的侵略,和蹂躏
 
2021/10/30

 
《》
——赠L
 
高潮后。她卷入混沌
万死的肉体,闭合蚌。
 
时空起伏于黑暗
又被黑暗燃烧得澄明
 
大地终于安静。
她余生所需唯有此没有腐朽
 
蚯蚓在默默耕耘泥土
而你在慢慢为泥土筑巢
 
2021/09/16


秋分后
 
竹叶摇起一股清寒
让你想起“起舞弄倩影”。
晨光婆娑,亲切,通透
当它掠过窗外那丛孤单的竹林。
 
季节更替之快快于宿命。
万物进入萎缩前夜。
临镜,新纹与白发
时刻提请你要尽力挽救中年。
用坏的肺,弹奏连绵咳嗽的群山。
 
而将尽的事物不可不敬畏
我忽然深陷埋葬这个词——
衰亡在我笔下轻轻蠕动。
而一簇竹叶承载一亩秋风的
馈赠,何惧折腰
 
时空斗转。我的陋室
已万顷荒野。我是那匍匐
荒野深处的,一息虫鸣
隐于市,无缘与人
 
2021/09/25  2022/04/14修改

 

 
蟋蟀的鸣叫放大夜的
空寂。星光滑落
大地。坚实的硕果即将诞生。
麻雀们寻找着丰沛的黑暗栖息
野竹在风中卷起翅膀
谛听空旷的无垠。有谁
安抚无眠的墓穴,
谁就是毫不吝啬道德的一个。
 
 2021/08/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