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斯菲尔德的乡村(诗二首)

◎叶虻



曼斯菲尔德的乡村
 
我 昨夜的宿雨
都滞留在你的小站里
星球上一个不知名的乡村
到访了不知名的我们
落寞是词语里的守节令的花
在这里开了又败
 
鸟鸣代替木纳的林间陈述
幽深是个冠名词
路过这里的事物
或葱茏 或静谧 或美好得
接近感悟里的 忧郁和惆怅
 
此刻我们都分布在
一条河的流域里 坐落成
不擅言辞的山岗 低调地绵延
偶尔我在诗句里的偏安一隅
恰逢虚拟进  初夏广袤的乡野
梦不蔓不枝 心不喜不悲
 


平克湖的黄昏
 
当一天席卷而去
我们两个安静下来
像钟声返回金属醇厚的身体
云曾旷远 雨曾浩荡
人间盛世仿佛一个星球不能承载
 
两个凡夫俗子 被忘却多好
夕光 流岚 美人迟暮里的叙旧
星子 初月 不谙世故的旁白
虫声 草窠里打劫寂静的流寇
鸟鸣 一场与安谧纠结的笔墨官司
唯我们两人沉默不语
道尽沧桑 贵人语话迟
 
归去来兮 不必如古人那样
讲究字眼 忘却是我们随笔的修辞
都是梦 脑海里的孤筏
风有不易察觉的匆匆行色
雨声太过沉寂 入耳即化
我们是一本书里的咬文嚼字
被繁华略去的阅后即焚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