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色彩缤纷自有范畴(去看海 6首)

◎术香



无处不在阳春三月
 
褐色礁石高大,
我攀上去,犹如时间切割给我,
与往昔隔开,
我只属于这里,茫茫天宇,
只此处有我。
 
潮起浪卷,是执着也是喜欢,
喜欢拍哪里就拍哪里,
热爱哪里就向哪里涌去。
说什么不用记录,
说过什么无需反悔,
石头是界线,一切意念到此可以了结,
也可以重新生成,
大海怀抱偌大,
大过万物意志的总和。
即兴书空写写画画,
词语暖暖,如画空间明朗,
不记旧事,不言落花,
万千事物焕然一新,
石板路坚实,杨柳岸绵软,
船桨生出翅膀,
无处不可抵达,无处不在阳春三月。
 
石头上静坐,
向着哪里都是新的路程。
不想说什么没说,
不想做什么没有做,
我心空荡,轻装启航。
 
水滴不出更多痕迹
 
万马奔腾源自身后,
九万里山道崎岖,
经不住马蹄敲击。
有序布局无序穿插,
让一场风走向翻转,
不待春色纷飞,
所有马匹已越过影子。
 
圈定几块月色,
竹林清辉深不可测,
木船晃在时间之外,
无声之呼唤,犹豫而不颤抖,
心室里冒出最初的颜色,
水滴泊出更多旧痕,
雪花凝不成雪花的样子。
余温尚存,而窗口紧闭,
一应繁华恪守旧情,
每一个数字笑出声来,
日子是一种最美的裂纹,
长袖短袖挥舞于落日前,
效应与定律互为印证,
色彩缤纷自有范畴,
欢颜素朴不带凉意,
蹄声之外弦乐响起,
舞场恢弘早已隐匿。
 
悄悄退出
 
线条退出,墨染退出,
山水迢遥的余韵退出,
一幅画的来龙去脉,悄悄退出。
 
另一些花草虫鱼说出话来,
小溪淙淙,表达着更多含义,
春天呆立远处,
似受惊的山鹂雀,
枝头摇摇,控制坠落,
心室里那场雪早已溶化,
溪水之声,万物之声,
掩去凝噎。
 
越退越远,潮水之爱无处留存。
海风相互清扫,万千影子入梦,
面朝大海,凝视大海,
所有明媚被点亮,
一幅画是时光的局部,
填充物不可触动,
季节平衡温度,相互牵挂,牵念,
向着远方却回不到远方,
炊烟旧去,瓦片旧去,
风是一件事的主体,
墙里墙外空枝频出,
气息游离,空白里转身,
毫无阻碍。
 
言辞化整为零,
所有结局都是片段。
满眼含泪,海天相接处,
没有什么被断开。
 
万物空而不散
 
来和去或许都在寻找,怀念,
起点处阳光饱满,月色无涯,
一波海浪雄心勃勃,并驾齐驱,
而走着走着就会走失,
马蹄散开又合上,
高声呼唤同伴,
被蒸发,被溅出,被鱼类吞吐。
 
思维有些直白,
而征程崎岖,期待处未必都是希冀之物,
闪电折叠处一片哗然,
声浪芜杂了时光,
没有平衡的支点,
黎明之后,黄昏之后,
总会有翅膀展开,
目的不明确,但方向一致。
 
说什么什么断开,
写到潮水,写到意志,
写到生命的追赶和本质,
哪一点都微不足道,
却又四处光芒,
缺一不可是感怀,层面皆有纹理,
描摹完满和闭合,
自然与人伦各自表达什么,
赋予来来往往更多含义,
心灵之水粘合,万物空而不散。
 
我在亮光里
 
一盘棋之后,一桌餐之后,
一艘船、一片海之后,
忽略我之后的一切,
我在亮光里,
春天撩起一角,
风絮如花,鸥鸣上扬,
我不说话但有很多话,
影子不作为证据,
人间漾出无数个圆心,
思绪化为一点,点与点相切,
羽毛之轻,剖开无痕之物,
更多无痕累积、淤塞,
无痕方向直指,
眼泪及笑脸空着,
面对哪里都是虚拟。
 
之前之后有墙相隔,
没有什么可以穿透,
穿插是闹剧,
一出戏折叠笑柄,
虚无之声,虚无之神态,
模糊了长夜漫漫。
午后并不休闲,
季节之河交汇于一点,
日子安静着旋转,
又故作散漫,故作简陋,
顺遂天意,松开每一粒光。
 
对谁都不说
 
每天都来海边,
或赤脚踏水而行,
或静坐沙滩,
几乎不说话,没话可说,
对谁都不说。
 
五百年前或更早,
我可能也在海边漫步,
而这些全不在记忆里,
现世海水澎湃,
过往悲欢早已平复,
走向同一片天地,
都不是同一个自己。
 
一个词明暗对半,
怎么解释意义都不会统一。
一粒沙一个词,
一滴水一个词,
万千词语铺就征途——
一个人不说话,
所有人不说话,
有疑点但没有争议,
安静之路,勇往直前。
 
随意想到什么,
都是小小插曲。
一方唱罢,没有另一方登场,
往事漫过堤岸,
从南到北卷起,
日月盈仄循环轮回。
 
不回头,从不回头,
春天在前。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