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我写小说是奔稿费去的(33首)

◎刘傲夫



女神引领我们上升

我们远观女神
因为我们够不着
等我们够着了
就会把她当作普通女性
我们让她上山砍柴
下地干活
结婚生子
做奶奶要慈祥
女神引领我们上升
我们歌唱女神
女神回以浅笑低吟
她永远保持她最美的形象

2022.03.08 ​​​


我写小说是奔稿费去的

稿费是按字数算的
所以必须写长啊
可写长哪有那么容易
折腾了好几个月一个长
都没整出来
倒弄得灰心丧气

这他妈都是被长弄的
也就是被稿费弄的
我完全可以写不要稿费的小说啊
就像一个女孩断了对一个渣男的思念
我开始在草原上四蹄奋起自由奔放

2020.03.04 ​​​



惊蛰夜

反应大
就没怎么吃东西
半夜饿醒了
她起来找饼干
他也起来了
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
她说
孩子出生后
我们还得这么半夜起来
他说,好幸福
她就呵呵呵笑

2022.03.05 ​​​


我的一位诗友

与我关系
可谓骨灰级 
可他就是
不怎么写
我真替他着急
他说他在写
我说你交出来呀
当诗社大把大把新人
一个个埋头写
一个个写得比他好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如果他不读诗
不看诗也好
但他会去我的新浪微博
点赞
他每点一次
系统就提醒我一次
我心就呼唤一次
快写起来呀
好不好另说
关键是要在写

2022.3.7


向日葵

有人说你向往阳光
我却说你总看太阳脸色
是个见风使舵
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向日葵说
你们都说得对
但我得对腹中的十万颗籽粒负责

2022.03.05 ​​​


小灵通

那些年我们居无定所
为了让老家人放心
我们各买了一个小灵通
号码前有区号010
它们看起来像是一个个座机

2022.03.04 ​​​


惊闻地上要放核武器

地下的他们
托梦给地上的她说
人终有一死
大家不用太着急
到了地下会发现
所谓帝国啊
大一统什么的
通通都是狗屁
没有比一个个人
有尊严地活着
是更重要的东西

2021.03.07 ​​​


由网上所见战争中成堆的士兵尸体想到某日参观猪肉屠宰厂

之后,我好几天吃不下饭
那一头头
被开膛破肚
悬挂的猪
那厂内的潮湿
黏黏糊糊的血腥
我曾怀疑
屠户们
跟我们不是同类
他们怎么可以
在那样的环境下
大碗喝酒
大块吃肉
高声谈笑
随行的老人告知
一开始他们
跟我们一样的
但进入屠宰厂
忙碌起来
他们就这样了

2022.03.11


女孩与桃

少年宫楼后的
桃花开了
女儿一跳完舞
就下楼
来到树下捡花
两位溜孩子的
中年妇女
情不自禁地
各折了一枝
女儿阻拦不住
哭了
她对着树说
“枝条都折完了
你们以后
怎么再开花啊”
满脸的泪水

这是发生在今春
的一件小事
如果我没记录
它就相当于没发生

2022.3.12 ​​​


某天,写小说的我向写诗的我请教

“怎么才能被同行认可?”
“写出好作品”
“写不出来怎么办?”
“我相信你的才华”
“我真有吗?”
“我只对天才说这句话”

2022.3.11 ​​​


香香美食居

80后诗人翟雁波
给自己取笔名
香香美食居
——他开的餐馆名
“香香”是谁?
他老婆吗?
不管了
总之,我觉得他这笔名
有世界级的好
只要他每发表一次作品
就有一次对自己餐馆的
最高宣传
作为小店老板
他是有才情的
作为诗人
他又是有生意头脑的
他现在唯一要做的是
把诗写好
冲出中国
走向世界
他开在河南省济源市济水大街
济钢加油站西邻的
香香美食
也就将闻名全球
响彻宇宙

2022.03.09


街灯

这红尘滚滚的城市拉链
我驾驶着新买来的小车
破红尘

2022.3.10 ​​​


我歌颂这伟大汉语

按揭——
按你一下
揭你一下
经此两翻折腾
你已无心
关注他人死活

月供——
月月供
地主家的余粮也不多了
你再无精
滋扰别家婆娘
世界安定和平

2022.3.10 


农妇王阿姨

斩钉截铁说
该打!
我说打来打去
还不是我们平民老百姓
的儿子
上战场
只有一个独生子的她
继续斩钉截铁
谁叫乌克兰老骚扰
别人
必须打!

2022.03.04 ​​​



好诗友

有一位诗友
有人说他挺好
我也觉得
我挺好
但挺好的他为何
拉黑或删除
挺好的我呢
我觉得这不是
他的问题
也不是
我的问题
这是一个时代话题
也是一个宇宙问题

2022.03.04 ​​​


乡村人赶不上世界大变局

辞老家教师职
目的是为了不想
对着一群孩子
讲别人的诗
讲别人的文
梦想某一天
自己的诗文也在课堂
被别人讲
这一天终于实现了
但世界说
地球快没了

2022.2.28 ​​​


一块门牌

村里好几位
叔伯家的门楣上
都钉有一块
搪瓷牌子
白底红字
他觉得挺新奇
甚至想搬凳子
拆下一块来玩

长大后他
认识了那几个字
“光荣烈属”
就觉得小时候自己
真不懂事
那东西怎么可以
拿来玩啊

2022.2.28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他喊山
哎——
山也哎——
他喊井
哎——
井也哎——
后来他来到了
一口鱼塘
喊网
哎——
网没有回声
但他知道
网使用了
消声器

2022.2.26 ​​​


无题 

他策划的一部
电影
火了
日进几亿
他每天都在
朋友圈
发布战绩
我却无心过去
点赞
那是一部战争
电影
里面没有
反战

2022.2.26 ​​​


饺子

我吃着饺子
时间也在
吃我
但我不怕
我是一枚金闪闪的
硬币 ​​​



冬至

“晚上你们可能
不爱吃饺子
咱们吃馄饨
你拿一包肉馅出来

下午放学接到闹闹
顺路再去
文化路市场
买几根小香葱”

2021.12.21 ​​​




 
它们
朝那棵树
飞去
经过那棵树

他们恰好
走到了
那棵树

它们继续朝前


那棵树上
一小节
叶柄
轻轻掉落到了
他们
脚边 ​​​



警服
 
他借来了
朋友的一套警服
他试了试
挺合身
就穿着上街去了
 
朋友骑摩托
一路赶来
骂道
“街上真发生了
什么事
你能扑上去吗
你不扑
路人都有手机
发网上了怎么办” ​​​



某女来到了石子巷

开始了在此常驻
我感叹
做什么不好呢
何必卖肉

当她租住的平房
被拆迁
她人也就不见了
对她一直心存看法
的我
每次经过那片废墟
却总能逢到
一丝南风
我想
那是她的体温

2021.11.28 ​​​


去天台

雨稍微一大
北边书房天花板
就老是有水
渗透下来

那天妻子
扶稳木梯
我拿工具
上了二号楼房顶

当我清理完
楼顶排水道
直起了腰
良乡城那
大片大片的
楼顶天台
就全部向我
敞开
那一刻
每一块我都想在上面
跳一跳
跺一跺

2021.11.28 ​​​


同气相求

无意间被拉入了
一个文学小群
当我将我的昵称
改为了我的笔名
立即有几位群成员
发来了加好友请求

2021.11.28 ​​​


武器

中师毕业后
同学都留在了
乡镇
做起了
老师
只有他一路奋进
考了本科
读了硕士
留在了京城

她羡慕得不行
但她对他的
热情洋溢
终止于
某年高考后
那年她家孩子
也考到了北京

2021.11.26 ​​​


诗人之心

这炙日
一直想把人类
烤焦

2021.11.26 ​​​


时间

那一刻
他没有考虑过
自己作品
流传后世的问题
他只是暗暗感叹
时间啊,真他妈
有限如断崖

孩子的奇思是
“下辈子我想变成
一只羊
你和妈妈
还能再养我吗”

2021.11.26 ​​​


诗中的真 

你可以大胆地写
爱恨情仇
自私的
甚至肮脏的
都可以写进诗里

写作无非是
给自己留下一个
印记
如果这印记是假的
那写它干嘛呢

2021.09.14 ​​​


我的客语,我的母语

曾经为自己的
客家方言
使得自己普通话
不够标准
而自卑

在写小说的路途上
又为自己的语言
能够区别于
其他作家
而充满自豪

2021.09.12 ​​​


乡村教师

25年前
他要完成的任务是
找逃计划生育的
姐姐回来

今日朋友圈
他正遍寻一个
还没有打过疫苗的
本乡人
“如果你帮我完成
这一指标
我请你喝酒
食肉
如果你家娃
有想学习写诗
我还可以请在北京的
老同学教!”

2021.09.08 ​​​


节气人

每到一个节气
他都会群发一条
问候
今日白露
还没见他动静

可还好吧

2021.09.07 ​​​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