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界(8首)

◎量山



在春日里谈起巴米扬大佛

残缺的雕塑对炸弹慈眉相对;
折柳曲里的丝绸之路是否意味着善意?

短蛇诗并没咬断贞节牌坊,
穆拉承包了少女刚发育的小身体。

真的,蜜蜂不可能对花朵发动恐怖袭击和战争,
它们的航班也可能不会坠机。

草芥的猫眼睛,扎根于铁轨和枕木之间,
与小石头和平相处,共同经历着火车驶过的共振。

2022.4.1



警觉

在基铺,扳机的眼泪是子弹,
桃花的枝头得以浇灌。

我们沿着白鹭洲,为一个雕塑
寻找石头和警觉的松鼠。

诗非夜色,她依然可以带来明月
与好看的迷彩服。而湖水并不反对。

对于闪电战,我们的讨论显然
脱离了水波和笼罩在头顶的黑幕。

2022.3.6



边界

——水推着水,试图越过边界。
波浪隐藏了湖心的野鸭,
并把房子和远山折叠。
我们看了看河蚌的空壳,
没有谁和谁是天生的敌人。
溺水是不是也意味着对湖水的侵犯?
救护车的长鸣,提醒垂钓者
曾有人对鱼电击,下毒。
这让我想起含磷的弹头和威慑性武器。
仿佛昨天,老罗缩着脖子,
湖水一样皱紧眉头。在石漫滩,
垂柳的本性改变了铁丝的属性。
而乌克兰的暴雪让白桦树感到寒冷,
它覆盖了墓地的新土。
树枝把自己压向水面,像另一种垂钓。
相对偏安的燕雀,白脖鹰飞向更高的天空。
那会儿,我被眺望塔举起,
一条小路隐现于树林。

2022.3.2



书简(18)

你在站台呆了很久,
想把自己交出去,谁会优待俘虏?

他们的离别比我们更令人感动一一
妻子抱紧丈夫的肩头。

我爱和平和战火烧得灼热的爱情。

2022.3.15



书简(19)

河边的油菜花问婆婆丁
画中人去了哪里?

2022.3.15



书简(20)

灰皮杨受了细雨的浇灌更为挺拔。
春风的蛊在小鸟的胸腔,
叫得你的脸嫣红。
过故人庄,我总会多看一眼
农户门前的那树桃花。

2022.3.25



门前

你站在一扇光门前,
不敢进去,也舍不得离开。

盼望有人攫取你的红唇和香气。
对爱情的研究让你的眼神迷离。

你望着远处,下午的阳光,
照在小女孩的脸庞。

一一给连城

2022.2.23



里河

在夜里闪光一一
玻璃中的少年走向橘红的灯盏;

老屋已终结多年,
如果睡过这片荒野就此生离不开荒凉。

老鸹的尾翼是被剪过的里河,
它的叫声不再有澄澈的沙轱辘。

弯曲的河面上荡起新的漩涡,
野鸭偶尔钻出来,不像土著,像凭吊者。

时间意味着麦苗藏起了雪。
哦,一个背着篓的老妇人从河堤上走下来。

2022.2.19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