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三月,春天摇头晃脑(组诗)

◎阳阳



◎河上的雾弯弯曲曲
 
这条河弯弯曲曲
河上的雾弯弯曲曲
丈量了一场十厘米的大雪后
春天将弯弯曲曲的日头
一缕缕,种在目光可及处
如同一粒粒自大地间
渐次冒出的嫩芽
 
我们带几个塑料矿泉水桶
驾车去那道弯弯曲曲的山沟汲水
大雪过后,山泉水比平时更适合养生
虽不是山里人,但我们
也懂漂白粉之于山泉的天壤之别
 
你说如果爬上山顶
定能看清河上美丽的云海
我想被生活吹拂的两片树叶
即便登上山顶,能看到的
也只是各自弯弯曲曲的云雾……
2022、3、2
 
 ◎我是时光里微弱的水草
 
过去的一年
我是时光里微弱的水草
日子小心翼翼,或晴或阴,或雨或雪
白发枯冷,一次次秋叶般飘零
至亲之人薄如蝉翼
离散似炊烟……
 
生活总要继续
走过岸边,身后的足迹
积攒成一簇水草
成了河中小鱼
一座短暂的家园
而前头将要生成的一路
就当作生命里的弱水
随一年一度的春风,向远方……
2022.3.8

◎三月的木槿未能开花
 
不抢着开花
它跟我一个熊样
头脑简单,木槿树
从不思考春天里
争奇斗艳的那些事
纵使我在它蝌蚪样的嫩芽上
写下三千遍流水
纵使有人对它歇斯底里,口水飞溅
它依旧无动于衷
尽职守护着菜园子
如同我那也不去,猫在家
守着另一面,春天的慢性
 
阳春三月不开花
隐形于心底的琴弦
与我酒盏上的三两鸟啼
日夜对唱,捌着阳光的手指数数
如果一万次后抵达盛夏
我们就一起绽开
2022.3.13
◎将春天移民到一首诗里回潮
 
将丰硕的雪花藏进木箱
让一小袋樟脑丸
在棉袄里小睡几日
以免季节频繁倒转、发霉
 
做完这些后
你喘了口气,除了疲惫
丝毫未能感受春天
花开的松暖,如面包
南方路口,一群迷惘的身影
在天地间拥挤着远去
 
不是一般的乍冷还寒
这个三月,谁能料到大雪后
日子会与干柴烈火为伍
汗水不请自来,瞬间抵达沸点
整个肉身滋滋作响
腥咸、焦臭,坐卧不安……
 
季节猝不及防
难以交代身后之事
除了惊讶
你此时无法以渺小对抗
那就雇一台挖掘机吧
从心脏开工,推倒所有城墙
直至将春天移民到一首诗里
重新回潮
2022、3、17
 
 ◎这个春天又有10℃的寒风
 
这个春天又有10℃的寒风
它们押解密密麻麻的小雨
和一大早上班的人流
樟树摇头晃脑,樱花
开到一半时戛然而止
她接到最新指令:去抢救
另一半感染病毒的三月
我是他们中间挤着的蝼蚁
衬衣上的白花
被女人倾泻的唾沫拉拽
像条河,一路绽放
2022.3.18

 ◎独唱
 
被万千宠爱的人即将赴死
这样的消息来自庙堂
袅绕的木鱼声里繁花似锦
春天正排演一台石榴裙舞剧
往昔的美梦风流倜傥
斜倒在镜中,水面,月下……
 
而我胆小得近乎失语
难以接受其中一朵花的示爱
更不敢偷偷将春天的一场大雪
燃烧成婚礼的模样
只能将夜半歌声置于月台
让嗅觉并不灵敏的她悄悄取走
2022、3、22
 
◎春雨时大时小
 
春雨时大时小
三月表演织布,摇头晃脑
哼着时快时慢的歌谣
在最后成型的衣衫上
织上桃花、蛙鸣、垂柳和稻田
活脱脱一个村庄
溪边,少年一把提起竹网
三五只鲫鱼一路活蹦乱跳
土屋里遍地鳞光
 
醒来时我在窗沿
一只鸟打眼前叫了一声
飞走,如星湖湾略显混沌的河水
载着上邓村远去……
2022、3、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