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永伟 ⊙ 收起手足的舞蹈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蜗牛小镇(六首)

◎张永伟



蜗牛小镇

我愿意生活在这里,
数着萝卜星辰。
砂粒的山,与尘土的海。

我们走着,弹拔着琴弦一一
乐音静静飘落,
像母亲青草的面膜。

喜欢打击乐的蚂蚁,
发来伊妹,这几乎已被我们
忘记。那曾经的病室。

打开新的树叶,萝卜
依旧沉睡,小镇
还没准备好画笔:

那沉睡千年的雅典。

2022.1.21


雪落小镇

每一刻,她都是新的。
我们在蜗牛小镇,
已睡过不存在的每一天。

是的,那是鱼的叫声。
作为苦难的旁观者,
它已发出雪的预言:

无论被打扮多少年一一
猪圈里永远没有星空。

魔头醒来:把,永恒,去掉。
罗羽说:雪光照耀了我的羞耻。


2022.1.21酒中作

新世界

在兽骨支撑的夜空下,
鱼已失去肉体。
寻找春天的猴子,
读着群鼠的典籍。

我们在火焰中挺胸一一
一粒粒世界的炭灰。
在虚构的铅笔下:

虚弱的红色柱石。
鼠洞的大海升起
珊瑚酒杯。

大家欢呼,鼓掌一一
为新世界。每个人,每一只
雪白的兔子。一双双眼晴:
烤熟的花朵。

2022.1.25酒中作

为昨日的剩酒哀悼

我们永远不知道
天亮的时辰。因为,剩酒
不是马路上的落叶一一

那陈旧的比喻。
你也不是我,胆小的
中国蚂蚁。

秋蝉,赞美着自己的新生。
在泥土中,
在灰天下,我们,暗若枯枝。

我忏悔于一一
儿女又把我生出一次。

2022.1.13酒中

腊月二十三日,夜航

每一次出发,都是从有到无。

今天,灶王爷带着双倍的心。
带着徐玉诺——
清水与葱的诗句。

在天宇间,他
只是草籽的信使。

当他飞越树梢,就变成了
黑色的部分。

有时,会路过流星公主。
她洒下银色的
雪,以安慰泥途中的麦草。

举起曲线,我还是那
艘印第安人的船只。
当然,也不定是它。来,

喝一杯,这词语的良心一一
我不是灶王,我永远
游荡在天庭的途中。

2022.1.25酒中作

灶王

酒晕之后,你拍拍胸一一
即便他们把我钉在石头上,
我还要上天。

在中国,你是风,
也是泥土。你是星,
也是落物。

不,我是灶王一一
年年回宫,向冬天汇报春天,
带回亮闪闪的谎言。

我们酒醉时听见一一

封神的人,早已离去,
猪头已变成神胎。
庞大的庙宇里,只有酒杯是真实的。


2022.1.25酒中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