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男情结(外二十首)

◎芦哲峰



《老丈人的新年礼物》

老丈人见我
天天在朋友圈发诗
就悄默声地给我
订了一年的《诗刊》
并把第一期
作为新年礼物
在除夕之夜
送给了我

2022.2.1




《好消息》

她很开心地跟我说
我爸终于不催婚了
我问她为啥
她说
杀妻、家暴的新闻看多了
他就想开了

2022.2.5




《就怕‘认真’二字》

我写“初夏初夜的雨后”
诗友尚好回复说
初夜指的是
女性首次和男性发生关系
而不包含夜幕刚降临的意思

我说尿完尿的时候
会感受到那个“神秘的微颤”
诗友博物回复说
撒尿颤源于人体失温的生理反应

2022.2.14




《监控之下》

有人在豆瓣
发了一张图
2020年全国
走失人次达100万
但比5年前
减少近75%
我转发这张图时
说了一句
人均两个摄像头
每年走失上百万
有人在下面质问我
摄像头的数据哪里来的
我没回他
过了一会儿
另一个人回了他
报案吧

2022.2.18




《逐梦演艺圈》

她和我
聊了很多
关于电影
以及占星
的话题
大部分话
聊过即忘
但有一句
她说完后
立刻撤回的话
我一直忘不掉
她说
我今年已经
被强奸两次了

2022.2.19




《一首支持乌克兰的诗》

我说要写一首
支持乌克兰的诗
媳妇说
会被骂死吧
我说不会
朋友圈里
支持俄罗斯的
都被我删了
媳妇羡慕地说
我要是都删了
那客户就都没了

2022.2.28




《二月二,想起姥姥》

我没见过
我的姥姥
我刚出生
她就走了
一辈子生了
十个孩子
头三个都
夭折了
第四到第九个
都是女儿
为了传香火
我姥爷
让她不停地生
一直生到第十个
总算是个男孩
就是我的舅舅

2022.3.4




《偷的分析》

豆瓣著名
精神分析师戴君
擅长分析
经常用
精神分析的方法
分析一切
今早他对“偷”的
分析如下:
偷是一种
对秩序的僭越
试图获得那个
不可抵达的实在界

我设想了一下
在公车上
抓到一个小偷
问:你在干什么?
小偷如果这么答:
“我在对秩序
进行僭越
试图获得那个
不可抵达的实在界”
抓他的人
一定会觉得
这个小偷
精神不好

我把这个设想
回复在他的分析下面
说:好玩

他说:
好玩的意思
是对偷背后的
享乐的认同
故而依然可以分析

我回道:
我说的好玩
跟偷没关系
跟你对偷的分析有关

他停止了分析
没再理我

2022.3.6




《蔡仙的基金》

谈到目前的
经济形势
她说
她的基金
每天都在亏
已经亏了
三分之二还多
我一听
亏这么多
赶紧问她
一共多少钱
她说
3块钱
支付宝送的

2022.3.7




《太闲了》

她对我老丈人说
你女婿挺偏激啊
“把支持战争和侵略的人都删了”
这话怎么能直接发在朋友圈里呢
说完之后意犹未尽的她
又加了一句
我看就是国家给养的
太闲了

2022.3.8




《贴地飞行的聚会》

我们几个约好
在何因因的店里碰面
我带着袁晓庆的《抄诗》
小亮带着桔子姐的麻花
大象带着黑铁
我们先在何因因的店里喝茶
又去对面的烤肉店吃烤肉
聊了聊最近的战火、铁链与诗歌
结束后大象对这家烤肉店
里的五花肉赞不绝口
为此还写了首诗
诗里说他把这家烤肉店
推荐给了同事

2022.3.11




《黄石》

男女主角
正在野合
刚要到激烈处
狼来了
女主问
怎么办
男主说
它爱看
就让它看吧

2022.3.12




《和一位形意门的弟子聊传统武术》

我说传统武术
大多是花架子
不实用
打不过散打
他说这你就不懂了
传统武术里
有很多厉害的招式
在散打比赛中
因为戴着手套
没办法施展
才打不过散打
我说比如呢
他说
比如插眼睛
抓蛋蛋
说着说着
他还比划了两下

2022.3.14




《德蕾莎修女》

她曾三次
到访中国
想在中国
开办慈善机构
照顾无依无靠的穷人
但三次
都被拒绝
其中一次
一名官员
在回绝时
对她说
中国没有穷人

2022.3.17




《党》

在今日头条上
看到一个话题
“是什么决定了一个人的前途和命运”
我想到一个字
但没敢往上发

2022.3.18




《对话》

她拍了个短视频
发到群里
跟大家说:
给你们看看
我家贴封条了
我们这个单元都贴了
14天
操他妈的
我们三楼
有个在超市上班的
超市有密接者
就把我们都拐上了

那你还出来
贴得不严实啊

我就出来扔垃圾
一推
门就开了

那你也不能出来
你们的垃圾
应该是上门
给你们做核酸的人
帮忙拎下来
像你这种居家隔离的
必须得上磁铁那种门禁卡
只要你一开门
这边就报警
而且还要把你的门禁卡
跟包保人的手机相连
应该这么管
我们都是这么管的

我们这农村的破小区
哪有那么先进的设备
就贴一张大封条

你可别再出来了
要是被发现了
该给你整集中隔离了
像你这种情况
集中隔离
你还得自己掏钱呢

嗯呐,不出了

那个视频
你也别再给其他人看了

好的,我删了

2022.3.23




《共时性》

两个豆瓣友邻
几乎同时
发了条广播
一前一后的出现在
我的豆瓣首页上
刚好构成了一问一答
但她们彼此并不认识
也都看不到对方的话
一个叫和平同志的友邻发的是:
射手座,什么样?
另一个豆瓣名就叫射手座的友邻发的是:
只要不死,就一直折腾

2022.3.24




《处男情结》

她发了
一个人的
本命星盘过来
问我
能不能看出
这个人
还是不是处男
我说不能
本命星盘
不变
你10岁时是处女
20岁时不是了
你的本命星盘
都是一样的
她说
我20岁时
还是

2022.3.25




《木头人》

一部分人
想和病毒玩
“一二三木头人”的游戏
病毒对这部分人的幼稚
感到头疼

2022.3.29




《问月》

姬如雪问李星云
明晚的月亮
还会是今晚的月亮吗
李星云说
今晚明晚
月亮就是月亮
就算被乌云遮住了
也是

2022.3.30




《十年不下楼》

他们小区的
一个瘫痪病人
今天被扛下楼
做核酸
家属在后面
紧着说
都十年没下过楼了
做核酸
有那个必要吗
大白说
没办法
上面说了
不落一人

2022.3.3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