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23日的两首诗

◎杜鹏



1. 我们知道悲剧是什么

——仿扎加耶夫斯基

 

我们知道悲剧是什么,我们知道
悲剧是他们,是偶尔的我们,
主要还是他们。我们知道,悲剧是生活的一部分,
是海水里的盐,是可口可乐里的糖。
我们活着,吃着,笑着,操着(别人或自己)。
那是因为悲剧还没有觉察到我们。嘘,小声点。
我们躲在一个叫做幻觉的屏风背后,
和悲剧玩起了捉迷藏。我们自认为
我们躲在谁也找不到我们的地方,却忘记了它的眼罩早已被摘下。
我们远没有练成像悲剧那样的火眼金睛。我们只会祈祷
或哀求,当悲剧望向我们的时候,
能够突然地将目光调转——望向他人。
哦,他人。那只不过是我们的另一面。

为什么我们会对悲剧感到麻木?
当我在街上,咖啡馆,地铁上听到他们
在谈论世界上所发生的悲剧的时候。
他们表情轻松,就像是在谈论身上的某处
瘙痒。抹点儿药就好了。有没有一种药,
能帮悲剧止痒?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当悲剧真正来临,我们真的会无药可抹。

我们不知道悲剧是什么。

 

——2022年3月23日
 

2. 我们不会绕行

 

我们不会绕行

就像青草迎着刀刃,泥土迎着鞋底

阳光撒在春天里,而春天

不会绕行

 

我们不会绕行

在那些我们肉眼无法看到的家伙眼里

我们身上散发着食物的香气,而香气

不会绕行

 

我们不会绕行

历史是一场大雨,浇在我们头上,

浇在那座飞机失事的山峰上,而山

不会绕行

 

山会发芽,而我们

不会绕行

 

————2022年3月23日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