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指尖划过云端(去看海5首)

◎术香



那是春天的应答
 
海湾很大,海岸线长长,
一直在走,一直没走到尽头,
同行者越来越少,
前后都是远方。
 
捡了扇贝,它们安静着没有脾气,
拿起或放下都不张开硬壳,
随遇而安,内含风雨却不道出只言片语。
 
笛声鸣响,
长短不一,有急有缓,
似一首诗,描述表象,
表达意志,左转,右转,
进港,出港,
拖拽,避让,等等,
或许还有更多含义,
恰似人间某种声音,
有些刺耳且万般纷扰,
实际却是定律,规矩。
 
一个人在喊一个的名字,
声嘶力竭地喊,
却无人应答。
对着大海、岸上,
甚至每只船过来都会喊。
他说,这个名字已不在人间,
但灵魂一定在,在春天,
在暖暖的、色彩绚烂的地方。
 
几只海鸥飞临,
绿黄色细嘴犹如北方初春的颜色,
海鸥在欧啊欧啊欧啊鸣叫——
那是春天的应答。
 
就这样坐着
 
很多时候就这样坐着,
靠着岩石,触不到海水,
在,也不在,
天边之外的天边,
都是不确定性。
 
扬起细沙,沙粒落下,
又被扬起,又落下,
几次三番,移动了位置,
离水近了,离岸远了,
都无所谓,落下不是离去,
留下即美好,沙滩是最暖的床。
不离开,不去远方,
安静即修持。
 
习惯了采集、收藏沙子,
每一次海边之行,
都会用纸包一些回去,
装入瓶子,轻轻摇晃,
没有声音就是最好的声音。
 
而此刻,我不忍拿走任何一粒,
这是一个整体,
沙滩如一棵巨树,
每一粒都有血有肉,
枝繁叶茂,果实累累,
动动谁都不行。
 
 
抚摸沙子,揉搓沙子,
似有生命律动,小手挥着,
小嘴笑着,小铃铛挂在它们耳边,
闭上眼睛,听同伴们雀跃欢呼。
 
生命窗口被打开
 
海上看日出,
仿佛一个期待已久的人,
终于出现在面前。
万千光亮,万千庄严,
金黄、金红,款款而来,
周边更加辽阔,雄浑,
神秘面纱,神秘衣裳,
在波涛里起伏,粼粼闪烁,
悄然腾跃。
 
语言凝于咽喉,
似乎哪个词都不能表达爱,
表达尊重,表达敬仰,
试着去攥光芒,
一道一道,攥不住,
却是满心暖热,我的背后,
我遥远无边的远方——
我的瑟瑟秋风,
我的茫茫冰塬,
暖了,化了,汇成江河湖海,
最美时光被高高举托。
 
阳光从海水间起飞,
一片片,一层层,
势如潮水,经久不息。
生命窗口被打开,
海上红日无处不在。
 
掠过一切困厄
 
看过日出,
我们跟着太阳,
又看了日落。看见太阳与否,
我们都要向前,
一天一天,一年一年,
周而复始地向前。
 
每一天内涵不一,
所见迥异,遇见险山恶水,
也有风平浪静,
不卑怯,不狂妄,
以最佳姿态穿过。
在洒满阳光的大道上,
唱出最动听的歌谣。
入梦即是忘却的过程,
忘掉愁苦与伤痛,
删除委屈与不安。
忘我而行,越走越轻,
人生拐点轻着跑起来,
轻着飞起来。
 
向前不是向死,
灵与肉合二为一,怀揣理想,
掠过一切困厄,
宇宙无边,生命之海无涯。
 
指尖划过云端
 
指尖划过云端,
金色排箫流出旋律,
无幕布舞场,无街巷村落,
一场雪倒叙而来,
十二月、十一月,不分先后出场,
墨色玉盘飘满落叶,
一针一线穿行于缝隙,
裂口弥合,物以稀为贵,
麦芒并不为王,
云朵轻着覆盖,
风吹携裹刀剑,
季节被收割,深埋是假意,
人间微晃,
石器棱角和锋刃不在,
牵念被顺延,折痕尚存,暂且隐忍,
地平线是一张纸的边缘。
 
另一个方向,另一种趋势,
春天被点燃一角,
春梦连连,泉水里冒出火焰,
三天三夜的距离,
九生九世的距离,
所有表达悬浮,不问不答,
有问题也不答。
 
花草树木,山水虫鱼,
各自独立且柔媚,
每一天都在途中,
没有终点的终点涂于墙壁,
一应乐器不屑一顾,
彩笔挥不出影子,
一点水墨渲染初衷,
左边石化,右侧溶入,
需要静默的日子,指尖早已收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