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空山》

◎呆呆



《嗨。肖娜》

你要预备着。天使一样
去灯光里坐一坐
满城的风,结籽一样

嗨。肖娜;我们的街道,拦住了火车
有没有大海从你眼中走失
闹钟一样
有没有小孩,手里捧着雏菊,野蜂一样

有没有古代的房子,东方的房子
蝴蝶的衣衫。预备着你,月亮一样。小而蜷曲,回到悄悄的地方


《空山》
 
在春夜的樱树下等车
周围都是不可支持的消息
 
在春夜的樱树下等车
周围都是在和不在的花朵,星空和少女


《新年辞》

第一天的水仙羞怯又不安
把唱针移到她脸上去吧。

第一天的水仙带着湖来家里做客
伸出手指轻触那旅途;白世界的酒窝

白云朵的渗透
第一天女孩深眼窝下面几颗行星的小雀斑

她心里塌陷的部分。
红苹果一紧张就溢出了香味。把唱针移到黑表盘上去吧

那里有忽然的人穿过荒野,满身风雪。
第一天的妈妈,坐在暖窗下。用金线绣出祭祀外袍上的云纹



《今天》

我妈妈七十二岁了
她喜欢红毛衣,微波浪的长发;只说江南的古吴语
使小性子,可惜没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

我女儿十二岁了
她喜欢蓝毛衣,空气刘海;只会说普通话
使小性子。暑假里认识了阿紫,阿朱还有王语嫣

坐在她们中间的我,像一个伪命题。
概念模糊,疾步行走在风雨如晦,鸡毛乱飞的中年地带



《深处的爱无人察觉》

喝酒去吧。
身体越来越轻,漂浮到月亮身边

灯盏一朵接着一朵撅出红唇
你说:春日在天涯

我回答:再远的旅途,总有一条路在林间响动
你朝我奔来;不是雪而是一页纸

被夜风灼成灰蝶
翅膀上有条河哭得梨花带雨
我不准你把它剥下来:很久了,月亮是只空水桶
我们总想,拿些东西去填满它



《旅夜抒怀》

不遇。
遍地的隐者;我狭隘了。都城刚刚亮起灯盏

槐花止于幻觉
打开满腹肠衣晾晒起月色

世界发生了什么,又关我何事
拿我的听觉,去给窗前的聋小孩:

风在低头问它的前尘
拿我的双目,去给垂下蝎尾的星星:

江河一心。水仅活在今夜
此生如纸;原地打旋。我的心,不管给它注射什么

大海。是蓝蝴蝶
时间。是黑蝴蝶


《清风入怀》

是川端康成小说里描写的季节
那样的平原没有耳垢

想起豌豆花
白袜子,汲木屐。在沾了苍苔的月边摇曳;想起槐树

七叶木,忍冬藤,是瘦瘦的少年。夜雨把一切
洗得悲戚,所有颜色抱头痛哭;但我。是那个藏了二心的听众:

青草的女儿,已回到家中
古王朝的菡萏,依旧是薄薄的单眼皮


《一起走入迷雾》
 
我知道:一切近在咫尺
尤其是那个处理地址和信件的盲人

他执着物体表面的
他造出的清晨
只有形状。没有声音

他不知道送奶少年的白色衬衫
扫落叶工人从街道那头慢慢到来
 
自行车铃声在远去中粉碎
因为深渊。浮起来的门和窗,搅乱了嗅觉
 
风的气息潮湿且盲目
它吹来面孔,河流,矮小的灌木
 
车站。当一个背影转身
另一个背影就会填补它让出的空旷
 
时光在野。谁在我耳边轻轻萦绕
声音好像花开到一半戛然而止。盲人先生
 
真正的崩塌发生在午夜
此刻。丝瓜藤在晨雾中摇晃,被昨天掳获的人
正缓慢走在。那条莫须有的路上
 
 

《去看一匹马》
 
它还是个少年
不知为何来到江南。和马戏团的同伴学习钻火圈,跳圆舞

用牙齿叼起一枝玫瑰献给
大眼睛姑娘
我看见了

它鼻翼两边的小雀斑。眼睫低垂,杉树清凉
它记不得自己悲伤的爸爸妈妈

当它变身为草原,山脉和飞驰的大海
我也早已
转身。一个人牵着月亮
 
一匹马。留给古人,细雪寒空。心生寥廓
 

《秋瞑》


假如没有小童
日日抹去几上微尘。用细雨扎成的扫帚

也不可能让一座山落回地面
我在画中已为秋天

勾了眉目
和送别的仪式:排箫。素衣。昨夜我独坐山石
用五弦相和

周身被月光浸透
客人,我的招待简慢且慵懒。天席地幕,山水的姿色只余两样:竹喧,莲动。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