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去看海(组诗之五)春天的居所被圈点( 9首)

◎术香





 
蓝树叶仅存的地方
 
来去都在路上,
落脚之处积满雨水,
冬天不在,四季躲闪,
动态已成习惯,
睡眠并入梦中,
日夜兼程。
 
雨水埋不住针尖,
各自喧嚣又静默,
声音抽不走尖利,
叹息只是符号,
定义三角,定义某个平面,
为时尚早。
 
慌乱处有杂草,
诱惑或阻隔马蹄,
季节空茫而不消失。
对着一方说起旧话,
不分东西南北,
方向不需要定义,
花事与风絮纠葛,
一层土浮于远方,
记忆有意隐匿。
 
映出自己,映出无关紧要的面孔,
日子如镜落入水中,
粉红色信笺飘在空间,
层层阻断,
长路弯成指环,
想要和不想要的都被套紧。
 
人间在低语,
漂白什么毫无意义。
蓝树叶仅存的地方,
鱼群正在横穿。
 
有语言扬起
 
潮水一层层赶来又退去,
躯壳和内心并未分离,
有语言扬起,
思想如火焰,热烈,奔放,
撞上岩石,渗入沙滩,
智慧点点,挣脱,消逝,
都存在格局。
 
不定义任何一次涌动,
我们在,我们不在,
远眺于勾勒之外,
一幅画盛不下大海,
绘制人间草木,
每一次都不是重复。
 
撩开风幕,
鸥鸟余光静默,
置换任何物体都被记录,
黎明前抹去船影,
航线交错于浪潮,
拍打里透着怜惜,
此生印记彼生,
避开跌宕与沉落。
 
会有暗淡时刻,
轻握一世执念,
来来往往,被多个梦境分割。
 
一生都是来来往往
 
潮水不知各源自哪一处,
却一齐来到了这里。
这里不是家,哪里都不是家,
一生都是来来往往,
顾不上打开心室,翅膀一任舒展,
越来越少,又越来越多,
每一滴水加了时间外衣,
鲜亮如初。
哪些成分被置换,
生命真实着,别的不用计较。
 
潮水哪一天生成,
曾去过哪里,路径怎样旧去,
怎样中断,
一层水一段记忆。
从宇宙的某一点开始,
又消失于某一点。
之后,潮水开始奔跑,
没有方向,没有轴心,
没有身体和灵魂编织固有体系,
心室之外空如汪洋。
 
一生寻找,进多少退多少,
来去都是决绝。
抱住春天,抱住每一个季节,
胸怀越来越大,
而花色渐少,没有枯萎,也没有凋落,
一些美好悄然蒸发,
意识里云雾升腾,梦体庞大,
人世如海,日子来了又去,汇入潮水。
 
一世奔跑汇于一处
 
或许都是密码排列,
爪花印于湿地,
石头堆砌成岸,
飞鸟低语,石棱折叠,
阵阵旋入风中,
被召唤,被约走,
被置换某些柔性。
 
面向或背对什么,
没有太大区别,
隐性林木飒飒,
风的边缘燃起篝火,
马蹄是标点,横竖无解,
概念存于牧鞭,
从太阳升起的地方,
不尽潮汐狂卷。
 
缘一条密线,
针脚未被拆封,
且歌且舞的姿态,
让黄昏渐入佳境。
想象一场雪飘落,
或早已飘过,
大地旧出素颜,
花纹里漾出蓝波,
秧苗奔跑,海马奔跑,
一世奔跑汇于一处,
窃窃私语里交出诺言,
一粒盐的硬度,
月光再度仰望,笑与泪从不分行。
 
意志已被打折,
每一次转身都有什么遗落。
 
万物各抱夜色
 
夜色相压,
新旧并不交替,
而细流涓涓,庞大与磅礴均为旧物,
星语如雨,从山顶到山脚,
黑色穿透万物,
低诉留不住缠绵。
 
空谷寂然无声,
轮廓重于烟火,
风如细线穿过石缝,
万籁捂着声鸣,
梦已长入一草一木,
心外世界大雨滂沱。
 
构不成画幅,
拼不成几户院落,
树影走街串巷,
木鱼之声久违,旧日钟声常在。
人微言轻、物轻,
钉子在盟誓,竹子在盟誓,
理性高过客体,
一片夜色轻转,轻晃,
在与不在都已显示意义,
谷底最宽却是盲区,
一边稻草,一边乱石,
说比重多余,说光泽多余。
 
万物各抱夜色,
构筑生命确定性答案。
 
春天的居所被圈点
 
对视而非对等,
山与人,树与树,人与树,
瞬间或永恒,
相约相识但不渗入。
 
从一条手纹开始,
探取和汹涌都在暗处,
鸟为偏旁,鸟鸣是主体,
空间含满差异,
星月高悬,不是谁的终点。
掐指数算,截取任何草木,
点点幻化,层林尽染,
所有季节带着生机,
一场雪溶于月色,
春天的居所被圈点。
 
天干地支另当别论,
道与物平易亲切,
一览人间,一览天宇,
某种声音羞愧着亲切,
小于或大于什么,
眺望并美化远日之点。
 
黎明沉入静美,
万般飞翔列出通用公式,
江河曾经烂漫,
定格无限高贵与尊严。
故地与心室,
执念与回望成反比,
桃花点点不具普世价值,
此刻被什么推开,
对视错位,标点凝滞,
谋求什么会失去什么。
 
故事怀抱光阴
 
投下再多影子,
也勾勒不出自己的样子,
而洋槐笑着,梧桐也是,
欢快从一个春天到另一个春天,
笑出新枝新叶,
笑出一串串花朵。
 
各种树木随风而摇,
喊不出自己的名字,
却能敞开心扉,收纳旧物。
远古,近古,风吹犹在,
石斧、铜钺、铁矛,冷光烁烁,
随意捡拾,金色果实浑圆。
骨质碎屑弥漫时空,
故事怀抱光阴,
韵律与节拍时而静默。
 
超越不是本意,
日子相互滋养,
万古烟火萦绕枝头,
云霞之爱,雷电之爱,
瓷器一般时间里陈列。
 
忽略各自的躯干与灵魂,
人间是春天的,万事万物暖着,
一句话没有尽头,
树木相接没有尽头。
安然恪守,从容摆渡,
影子无需说出真谛,
无我之物游移跃出水面,
芙蓉之态含着我们想要的样子。
 
甜味贯穿
 
沉入黄昏而又螺旋上升,
金色云片扑面而来,
万年光照摇曳不定。
不闭大门,不关天窗,
事物意识流般映现,
日子围成半圆,词语沙龙相接,
半页翅膀在笑,
九个爪印在笑,
笑着扑入,身心管控走势,
人海挽住江河,
菩提叶片亮似银灯,
内角开遍红色花朵,
花瓣指向稳稳,
内核与外壳拍手欢歌,
甜味贯穿整个章节。
 
来不及预设星光,
所有铁锁锈于荒野,
一场雪事剪去首尾,
骨骼如纸,
风若来,风已来,
一次表白两种结局,
马蹄从左边赶来,
锣鼓紧随其后,
蓝手绢,蓝衣领,
一处一处缀满露珠,
这沉入,这弥漫,
是所有事物的裙摆。
 
收起所有线条,
一幅画散入镜片,
上下左右飞满鸽子。
 
暮色如墙
 
暮色如墙,一堵堵来,
又一堵堵去,
暗灰色,暗蓝色,
缀有星光和尘埃,
各自拢不住什么,
风语及雪花里的故事,
一则一则暗藏,
远处潮汐,近处溪水,
不足以漫过。
 
墙上有草摇晃,
理想被诱惑,
一碗水的记忆,一克铁屑的记忆,
越来越长,越重,
时光用自己的语言,
描述似已模糊,肢体语汇一成不变。
 
下一刻不知还有什么飞来,
不可见是常态,
非理性胶着,非理性散落成片,
万念俱在,恰似脱缰野马,
蹄子天空游走,
花在深冬挤出微笑,
所有路径首尾相接,
滚动毫无效应,
一些定律略去本质,
野火欲燃未燃,
光芒如骨骼,
旧事旧物释放幻觉之美。
 
背对碎语创设春天的画面,
所有感觉不被硬伤牵绊。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