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洁岷 ⊙ 刘洁岷的手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和杜甫,拯救黑海漆黑屋顶上的白鹳

◎刘洁岷



        野哭几家闻战伐,夷歌数处起渔樵。
                   ——杜甫《阁夜》
 
一片配以扩音器的杀气腾腾
在巡洋舰下鲜血澎湃的小岛
五层十层楼高的硝烟和惊涛
脸碎开,炸断的手臂挥舞
炮弹空中慢慢拉出无声的轨迹
无人幸存得像水里幸存的鱼
蛇形地翻卷着,汽化碳化
 
昔日电视或电影在哭笑中结束
曾经是战争使我们入迷,使得
我们的眼球在眼帘下柔和转动
我们沙发上的身体安静得像动物
而他们的小妻子,第聂伯河月亮下
穿睡衣在地铁搜取战伐视频的女孩
他们的老母亲,凄切的哽咽
 
在喀尔巴阡山脉下的教堂间
他们在草木苔藓与瓦砾之间
来犯者比击杀蚱蜢带劲儿因为
这是冰河时代后人类的再次绽开
比个人的成长更引人入胜因为
人体的盛宴出戏时有豺狼入席
饕餮和暴虐,为之魔力倍增
 
一切涉及战争所抓取的幻象
与精彩,是否有意无意,屠杀
越境屠杀被接受至少是被默许了
炮灰们突击散兵坑,坦克车队操向废墟
观众看到硝烟连天、血肉迸飞的场景
剪辑流畅,音响逼真,旁白亢奋
观众目不转睛于他们的火中排练
 
你认为发生过这样的事吗?
既然发生了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镜头外被射杀的赤裸炽热的山毛榉
白鹳冒烟弹片划出世界毁灭前的轮廓
似乎东欧地图格外令老刽子手养眼
似乎他在油漆油彩中表演无须血偿
头盔面具裂开,塑化液化的手臂挥舞
 
                                    2022.2.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