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梦如清溪穿过日夜(十首)

◎术香




青草传
 
一地青草没有主次,
没有游戏规则,
自己配合自己,
长成不可知的自己。
 
它们知道自己是谁,
却说不出自己是谁,
风吹与否,都会内心摇曳,
疯长是一种状态,
用一点绿与天相照,
也会怡然自得。
 
前世枯荣及后世兴衰,
都是身外之物,
心在心里蓄积力量,
层层坚实,长出篱笆,
长出硬壳,缀满光点,
护佑,照亮,生命执着延续。
 
春天过去芳华并未散去,
天上人间漾起波纹,
七色之光,万色之光,
灵魂之约,信念之约,悄然开始。
一棵草,一片草,一地草,
一世葱郁长出翅膀,
飞出自己,飞向秘境,
忽略自己,携起万物。
 
一个词里的草,
一段话里的草,
茎叶款款,故事清芳,
凝结或散开。
 
空出的部分
 
一夜暴雨,
岸头上萸蘼花大半被冲走,
连泥带秧而去,
这空出的部分,是一种疼。
 
也许以前空出过,
或一而再地空出,
但总会有泥土来填满。
繁华匆匆来去,
一些画面空留,
泊于空中,泊于某一时段,
被怀念。
 
不知还有多少空着的部分,
在远方,在流逝的岁月里,
花草之空,盐粒之空,
木船和铁轨之空,
空着的耳目,空着的手心,
空着的心室和故事,
倩影投下来,
蝉翼一样轻而透明,
轻贴,轻敷,轻绕,
却终不能相溶,相补。
 
走不出伤感和空落,
萸蘼花的碎花碎叶从洪流里冒出,
小脑袋,小眼睛,小手脚,
柔媚,耀眼,风情万种。
 
谁也不在谁的位置
 
一些时光无意存放,
却一直在某个地方,
不知道用什么可以形容,
如纸,空白着,
如铁,却从未生锈。
或者什么都不是,
或什么都是。
 
没有横竖条纹,
没有阴暗对比,
没有甜味,亦无苦涩,
左右平衡,上下均等,
每一点都是坐标,
一阵风吹即可有轩然大波。
 
绝不回到具体事件。
涟漪空空荡起,
浪花如剧场,
幕布不曾拉开,
人声鼎沸却终无人出场,
夜色落下,一次次谢幕,
一条河横穿肩胛,
汩汩疼痛形成暖流,
自我切断,自我弯向微不足道处,
风把风推开,无形之态是常态。
 
我不在我的位置,
谁也不在谁的位置。
影子被绣入倾心时刻,
漂泊再不会脱落。
 
彼此为岸
 
梦里一块石头浮于水上,
一会儿覆满花瓣,
一会儿落满树叶,
一会儿长满青苔。
 
它如船一样漂泊,
又如人一样站立。
水再大也淹不住它。
 
我面向哪里都会看见它,
不知道我和它谁在转动,
我与它彼此为岸。
 
一阵风吹,吹干净石头,
它的千变万化归于几道花纹,
安静地延续,断开。
 
我不知道我是谁,
石头更不知道我是谁。
海鸥点点,啄起我的影子,
啄给给石头,啄入石头,
石头丝丝倾斜,
花纹触水,柔媚弥散——
一道水门,又一道,隔开。
 
风如印章
 
云雾这边与那边,
现世花红柳绿,
春天相接,
之间多少寒暑皆可忽略。
 
一片云雾一道墙壁,
一次次隔开,
此时彼时各为主角,
词语如鸟翻飞。
故事被唱白,被演绎,
桃花之恋,梨花之恋,
远入天际。
 
主体缓缓铺开,
每一滴露如泪水流淌,
天地亦曾混沌,
无所谓真假,无所谓虚实,
模糊之路盘入丝线,
抽取或自我了断,
是定义不是概念。
 
生命被理性梳理,
风如印章,
一物一物留下标签,
花开花落都是阐释。
风絮与镜子相互拍打,
不穿越,不渗透,
云雾之白,云雾之青,
轻而薄脆,却早已噙满种子,
没有断舍之隙。
 
都是一点
 
每一物都是点滴,
从哪儿来,又回到哪一滴,
无从考证和探取。
 
相信万世相接,
无需粘合剂,
物物相触即可溶入,
血与水清凉,
却是布满花纹和孔穴,
万籁俱寂正是欢腾的初始。
 
而物物血脉相通,
褶皱和棱角各有定数,
蜷曲,亮出利器,
随时可以转换。
 
生命被遗落,是一世的终结,
而镜子高悬头顶,
照亮后世而掩去过往,
浪花可以从朽木而来,
蘼芜可以从无香味。
 
静坐是一点,行走是一点,
轰轰烈烈或黯处一隅,
都是一点,这一点会飞,
会折射光芒,
而时光剧场太庞大,
每一点都没有名字。
 
记住生活的局部
 
洪水里飘着树枝,藤秧、瓜果,
还有农具、竹筐、篮子,
它们都是生命,
却再也回不到原来生活的岸上。
 
不知从哪里冲下来,
又不知将冲到哪里,
愿灵魂是另一种表达,
细风及云朵上,
会有一些灵魂附着。
灵魂之眼,手足之眼,
一双双对视,相互映入,
记住生活的局部。
 
或许有我见过的,
一个苹果,一条瓜蔓,
在山坳,在农舍,
或在荒芜之处,
我走我的路,不语,
它们甜沁,莹绿,安静,
都是被一阵风串着,
历经共同的时刻,
或被同一片夜色浸润。
 
总会有什么在流逝,
看得见看不见的,
留下,拦不住。
被风吹旧,被水冲走,
被时光一层层掩覆,
我们在岸上,匆匆水流,
来不及挥手。
 
梦如清溪穿过日夜
 
鸟在晨间鸣叫,
或许每一声都在述说梦境。
八条虫子,五颗谷粒,
抑或满地草籽和浆果,
都是梦的框架。
 
一只一只飞来,
又一只只飞去。
这楸树和椿树都是舞台。
鸟用古鼓乐欢迎自己,
又用丝竹送走自己,
它们互为角色,
又互为观众,每天说梦,
梦如清溪穿过日夜。
 
现世与梦境都在啄食,
笑着入梦,笑着出梦,
笑着传递美梦。
梦如一面面圆镜,
照射与反射,生成彩虹,
生成韵律,
林间生动而鲜活。
 
露珠晶莹,成团悬挂,
仿佛鸟语凝结,
收集一颗,收集一百颗,
鸟语磁场偌大,
足够多的明媚与期望,
都还没有消耗。
 
一枝叶含着最美的春天
 
空地上又落了些叶,
从四面八方飞来,
颜色、味道不一,
有的舒展,有的干卷,
有的只是一个叶柄。
 
风一吹,它们会被吹到别处,
你昨天那些一样,
刮得无影无踪。
生命无主,无助,
坠落不是尽头,
漂泊直至无形无骨。
 
拣一片叶子,再拣一片,
或湿润,或干涩,
都有着气息或温度,
欢乐和忧伤可触可感动。
经络清晰一丝不苟,
伸出去是江河,
昼夜奔流,流向青春,
流向茂盛。
不收回,不弯转,不干涸,
不合并每一朵浪花,
时间之韵悄然映入,
一枝叶子含着最美的春天。
 
明天,明年,
乃至更长的岁月,
且会有落叶飞来,
并会飞向他处。一处一处烙下鲜亮,
潮水涌动——
鲜活鲜亮不绝与茎叶。
 
远方之门相照
 
每条路都向着远方,
不知道有多远,
不知道哪里是尽头。
 
从一段石阶开始,
或从一眼井旁边开始,
笔直或螺旋弯转,
风雨不能动摇,
向上,向下,向左向右,
执着而理性。
 
伸向山谷,伸向江河,
伸向一切可伸向的地方,
伸着快乐,伸着生机勃勃。
风霜雨雪是同伴,
从春天走向春天,
极冷或极热皆可省略。
 
是使命也是载体,
抵达是唯一的信念,
一朵花在远方,
一滴水在远方,一个眼神
或一声问候在远方。
远方之门相照,
一处在一处之外,
遥远是千万片云絮,
轻无边,空无边,
悄然而至,悄然而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