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时光之籽(组诗)

◎阳阳



◎比雨声更静的日子
 
毫无疑问
雨声加重了世间的静
就像远方灯火万家
以繁华的姿态
加重了身边夜的黑
 
这正是我的痼疾
残月之躯,矮小又粗短
一只失群的鹤,掉价的舞鸣
在长人如林的街市
被习惯性鄙视
 
所以我渴望这样
的日子,比雨声更静
除了小寒中菜地的葱茏
就只剩沙发里
一栋小楼样的女人
2022.1.8

◎在水榭里喝酒
 
在水榭里喝酒
看远处的灯塔,渔船,丝网
演绎出一幕幕人间剧情
互动时就将体内
涌动的怀念深沉库底
让它们成为活蹦乱跳的鱼
被寻夜的船夫捞起
 
这个座落山里的水榭
适合我们这样的外来物种
短暂栖居或养生
尔后我们还要投入红尘
战斗或谋生
硝烟无声息,子弹
如艳丽芍药,无限芬芳
鲜血只是水面的画布
一抹抓紧稻草的残阳
 
珍惜这样的日子
在山里的水榭喝酒
让半醺的河水哼起山歌
新娘,夜色中的一只
蝴蝶。朦胧,妖娆多姿
舞曲是踉跄的脚步
深深,浅浅
2022.1.27

◎句号
——悼念好友zw
 
这条河上
冬天的阳光划了一个句号
你在45度角停步
然后转弯,泅入另一条河
 
所有的病痛与牵挂
像白云,拼命往白里飞
在河心处与短暂而来的白雪
背道而驰,永不相逢
 
灵魂悬在天上
夜里的星月也在天上
若遇日子寂寞
我会在深夜习惯举头
 
月朗星稀也好
星光灿烂也罢
就用一杯酒,将死去的亲人和你
一并打开
2022、1、19
 
 ◎衰老的习惯
 
一个人的成长
总也赶不上母亲的衰老
如同我心底的痛
总会在夜深人静时大汗淋漓
 
她的马车
深陷于去年早春,难以自拔
最后一根白发上
寒风嘶声裂肺
 
故乡在
人已远
乡野间随处抛洒的童趣
渐入天命之境
 
一朵花可将繁华打开
一棵树可收拢四季
放得下放不下的时光
都需要在月份里静坐下来
 
至少每个周末
我可以去那个叫山口岩的地方放牧
拉着九曲的湖水合影,如一张白纸
傻傻的看着她:蓝,蓝,蓝……
2022、1、20

 ◎冬日深处,想起死去的二老

冬日越来越深
白狐藏头露尾,偶尔
在粮仓的荒芜处顾盼:温饱
与往日的爱情。尔后仓皇逃离

昨天的雨夹雪,到了今日
依然藏匿在零下2度的南方
寻觅一个又一个失温的人
挂钟将一座小城敲了十二下
声音湿润、阴冷,暗含一个世纪的
孤静

在一双破棉鞋里失眠
眼前是呆滞的村庄与农田
二老奔波于棉地
刨花,钩划一年来
儿女们和全家的温暖

二十年前父亲死了
母亲死于去年
一双棉鞋吐露寒风
赤脚的人
守着了无牵挂的城堡过冬
腰子上挂钟又敲了一下
沉闷,如思念
可它又能敲多久呢
只有天知道
2022、1、30

 ◎十四行及一首献诗
 
请原谅一朵白云
入世后的记忆衰退,直至老年痴呆
它将自己和一些重要的物事纳入忘川
何况是你的生日,芝麻与绿豆
演绎一场奢侈的红尘恋曲
 
白云身怀着何止七十二变
变雪,变水,变肥料,变时光之籽
有太多的花草藤树需要培植与呵护
日夜读写,面对一本无字天书
它要将自己变成怎样的金刚不坏之躯?
 
唯有爱的流泉、山岭、草屋……
无怨无悔,为静而动,为不死而活
白云的那个白呀
一直坚挺着来时的姿态
2022、1、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