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雪 ⊙ 再看一眼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21年诗选(1)

◎一地雪



她写着

她写着。无非是用词语
编织词语的谎言
掩盖孤独。无非是
一点点识破,生命被生活
淙淙包裹的真相。当
枯叶从葱郁的香樟树坠落

然而她写下的这些
不过是,为某一天的死亡
降雪,覆盖
脆弱的坟墓。或者
为希望浇筑一座绝望的
墓碑。当一阵风
不经意
将坆冢吹散。她写——
世间再无一字
活着,逃出她内心的沙漠

2021/08/07 2021/10/06修改


镜中
——给小V
 
“镜子挂在墙上
我们悬在镜中”
 
羊脂球般的小脸微微一笑,
依偎你的巫婆心花怒放。
 
你初识镜中的懵懂
只一秒,仿佛世上过了三年
 
你像忽然,明白了人间的清欢而羞涩。
又似乎我们的面孔微不足道,
 
世间一切不屑一顾。当然
这是我对你,那一瞬微笑的猜测。
 
镜子里只有蓬勃的生机,和
日暮归途的悲伤。而她们小于
 
镜中,光阴似箭的爱。
悬挂的镜子完成了镜中的使命
 
2021/03/05


与君书

一棵树,看不见自己的年轮
只能用心触摸。就像你
无法看见自己的五脏六腑已经
多么糙,多么脆弱。
只有我,为你面颊的霜,
纹理褶皱的颈项,和手臂
而沉默,而失落。
我无意感叹光阴无情,
是你的衰老不经意间提速
让我,再次深陷生命的无奈

2021/08/14


在医院

在医院。黑压压的游移者
一群群蠕动的蚍蜉。
攥着病历,打着电话,吐着痰
行色匆匆。他们不约而同向四周
播洒惶恐,焦灼,染黑头顶的天空。乌云压来

熙攘的甬道。
一间间病室。白大褂。打印机。
饱满的脸夹在枯瘦中。
红润。烟青。
发黄的病理报告单
僵硬的蛇皮,壳。

她虚胖的肢体架着圆圆的
光头,连同一块包扎布向众人
宣告,余生的角色。
他晦暗的面颊,褶起的脖颈,
一张撕下又张贴在骷髅上的兽皮。
他的气管咕噜着,
和着走廊两旁座椅上
人们手机屏幕的不停滑动,沉默。
孩子用嚎哭对抗着白。

而一栋栋高大的楼宇耸立在沸腾的
孤独里。像一只只迷路,惊慌的猫,拱起森森脊背。
厄运伸出利爪
抓挠一颗颗颤抖的心。

这里没有时间。
也没有空间。这里是医院
一旦你被病魔诱惑
时间与空间,就会被内心的恶疾吞噬。你将变成一颗
脱离轨道的星球,悬浮茫茫寰宇。
或一只小小的
刺猬,卷曲,竖起
绝望的刺。而你却不知道
浑身该刺向何处

2021/09/28


再致YY

你幽居的小巷像盲肠
垃圾遍布,上帝都懒得割断。
而我见你也只是某年
不可计算的那个傍晚。晚霞初升
谁知道呢
彼时你已逃脱生命的皮鞭
躲在水晶棺里偷笑。
你再次返回年少,也许
怀揣着小坏,小聪明
和忧伤的词根……
你的女儿如雪
静静地融化,在你冰凉的眉骨成禅。
你终于将词,
锁进墓穴。

2021/10/20


秋风辞

独坐窗前,凝视窗外逼窄的
高楼,苍天:
高楼上一扇扇白色的窗口
在风中沉默。秘密穿过灰蒙蒙
浮向深不见底的天空。

当她以决绝的神情对抗
眼前凝固之物:
(电扇。地球仪。台灯。
一帧遗像。手握经书的
小和尚。音箱。温度计)
一墙外,摇曳的竹林簌簌哀鸣。
孩子们在甬道哄然离散,
窗外霎时安静如山。不一会儿
嬉戏的嘈杂再次滚动。

黯淡的秋风。老无所依的秋风
背负着冬的使命降临。此刻
浮萍被秋风推向无际。
池塘里最后一根枯荷
画下来年祈祷。蟋蟀与蝉
淹没秋风之怀。寺庙的晨钟暮鼓
击打着山毛榉焦渴的肉身。远处

祖先们在坟茔种下炊烟
不久它们将凝成雪花覆盖你
内心的荒野。来年,
你将掘雪为墓开垦出一生的
呓语,和宿命。
而秋风是你最后的词证

2021/10/06


七月初六与三水交谈

雨声淹没了书桌上
键盘的微鸣。窗外红楼被雨痕
模糊。植被已不再摇摆
内心的童话完好。

我们聊到小说,诗。
关于写作,一块硕大的面包
钢板的硬度一再强化。
我不再倍感虚幻。十指间
灌满理想的风尘。
让我致敬——对你的爱大于生命。

两棵树交织一起衰老。
落叶纷呈,泥土埋葬她们的芳香。
世间万物安寂。
未来像一个透明的隧道,
野草葳蕤。深不见底
我们说着梦,仿佛梦真的为
我们开门

2121/08/13


出逃记

逃。逃出晨曦洗白的浓雾
逃上第一班公交车。
逃向一张期待的脸逃到
一辆面包车上。
像装一块石头将自己装上
密封的车厢。

远方只是一个虚拟的词。
马蹄铁悬空。道路深陷莫名的悲伤
而逃跑却无比真实。

在摇晃的车厢里我变成一条
沙丁鱼。我将随着车门的
打开而倾泄,我将
被人流踩在城市的车轮下。
将被命运的图谋者
端上餐桌——那被时光诅咒的鱼。
而我们,多么相同

2021/01/17


静目

夕阳用她巨大的孤独覆盖白河。
水鸟安栖于一片金色的微波。
没有一只飞起
她们享受着浪花破碎的静谧。
 
2021/09/12


人世*
 
将窗户开大。暮色中
秋风灌进花盆,满眸肃穆。
幸福树。平安树。
非洲米兰。它们的身影楚楚摇曳
恍惚间,仿若树上颤抖着王小波
的猫,被剜掉的双眼真的变成
一双涂满口红的唇。
这世界就这么神奇,
无形于有形中禅定。
有形又被无形铲除。
而这一切,多么像窗外嬉戏
的孩童日日如斯。
岁月也就在如斯中推进。
直到婴儿也学会顺应,
破解人世这个词语——
 
2021/09/25 
*化自王小波《猫》


妇人与婴儿
 
妇人怀抱婴儿,
像一棵老树掩映一株嫩芽。
老树行将就木
一片枯叶覆盖着
足下碧绿的天空。想起
嫩芽终会长大
她也很快老去。眼角的潮湿
化为一滴墨,滑落
生命的旧报纸。
 
四周阴郁。远处,楼群
像悬挂在城市上空的一座座
巨大挂钟。而万物
被钟表的铁蹄践踏。
谁也无法逃脱时光的制控
 
此时,妇人看见
婴儿梦中幸福地笑了。
这团粉嫩的花苞
尚不知时光为何怪物。
但她为这个孩子终将和自己
一样,被这悬挂在空中的巢穴
禁锢一生,而骤然无措。
 
万物轮回,生生不息。
妇人茫然地倚在婴儿身边
 
2021/05/25


清晨,忽然想起
 
父母是寒冬里的一双棉靴
死一个,脱掉一只
死一个,脱掉一只

我早已赤脚过冬
了无牵挂
只是冻疮累累。

三十年后,我忽然明白
赤足的伤痕多么难堪


2021/11/17
(12首)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