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里木之夜

◎卢山



塔里木之夜

黑夜用一座座盛大的沙丘
埋葬了塔里木的黄昏
这个闪光而悲伤的君王
静默于塔克拉玛干的心脏

驱赶着塔里木河
放牧十万棵胡杨树
携带唐朝的经卷和史册
独坐于苍茫的星空下

西伯利亚的寒风把我
雕刻成一枚锋锐的冰凌
塔里木的地火燃烧着
内心的激越之血

今夜这片深不见底的沙漠
一具木乃伊屏住呼吸
匍匐在脚下,恳求我
那株骆驼刺一首


石头歌

十一月的塔里木河如一匹瘦弱的老马
匍匐在一片沼泽地。裸露的河床上
那些被它嚼碎的,被冻得通红的石头
都是从天山和昆仑山上
下凡来到人间的,我生死相依的兄弟


云中书

天山之雪冻结了我的西湖山水
这座风月无边的盛世银行

塔里木的烈焰炙烤着我内心的
沙漠里一枚唐朝的月亮

云层之上,我获得一个新的视角
雄鹰和神坻般的俯视

隆起的雪山和连绵的沙漠
都是我身体里的家园和故国

都在各自的位置上覆盖
这个幅员辽阔的尘世


送友人

我拿出陈年的托木尔峰美酒
和五月的沙枣花香

都留不住你,推开雨水
登上东去的云层

故事还没有讲完,酒还是热的
王子猷的船还没有靠岸

都留不住你,穿越一排排白杨树
在盐碱地上踩下沉重的声响

我的背后,一轮唐朝的月亮
一条瘦弱的塔里木河


我看见

立交桥如扭曲的麻花
冒着热气的汽车排着队
领受这座城市赏赐给我们的
吞不下去的早餐

十二月的乌鲁木齐
嘴巴里衔着冬天的名片
街头巷尾都垒满了雪
白色的雪 瞬间又变成黑色的雪

红绿灯跳跃,我们戴着口罩
抵御病毒和寒风
呼出的热气交融在一起
在深处凝结成看不见的冰


发如雪

白发剪掉了,清晨醒来
新的白发又重新占领了阵地
秋风扫落叶,白发三千丈
从第一根银丝到满头白发
在镜子里我历经无数战役
却始终无法彻底铲除白发
它们总能在黑夜里集结队伍
在黎明向我的山顶冲锋
仿佛不是从身体里长出来的
而是在群星的照耀下
变成了天山和昆仑峰顶之上
那些万劫不复的积雪


无知者无畏

我在塔里木河的冰层上奔跑
我在塔克拉玛干的沙漠里奔跑
我在天山的雪地里奔跑
我在黄昏的云朵上奔跑

如同我写诗,向苍茫和孤寂投稿
感谢汉语,一次次包容我的无知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