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刚 ⊙ 在自己的那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语言密室:一捅就破

◎横



2022年 1月




《一百万。寒潮。和麻雀》

空气
甜美得不能
自由地
呼吸



因为暴风雪
度假回来
的总统
被困

直升机上上班的
总统

先生
:首都华盛顿
哥伦比亚特区学校和
政府大楼关闭。

东南部
几个州约
50万户大面积断电。

为了营救电杆树
上的麻雀





《外贸省》


勇敢地
在路过外贸省
大楼

二层唯一
亮起灯光的
拖曳着
深蓝色灯芯绒
窗帘的窗子

当我将那
泄露在黑暗里的
灯光
留在身后时

再一次
我勇敢地
路过

在多年之后

在外贸省
大楼盘旋着的阴影里





《碎。碎花布》

像碎布
洒落在雪地上
的是乌鸦

又从雪地上
被风像碎布吹向
天空的

乌鸦

从天空上
消失
让天空宁寂
很久的
依然

。。。。。。





《剪刀》

剪刀现在还看不出有什么特殊





《那个下午》

角落里

那颗
纽扣是
有机玻璃的
。粉色的
。闪耀

光亮。





《我把自己吓了一跳》

ban出现在昏暗
小巷空荡荡的
深处
ban
出现后
小巷好像无限地延伸
到黑暗的无穷深处





《场景》

黄克勤在用医用剪刀
剪掉黄迪军露出鼻孔的
乌黑色的鼻毛。

我想到了医用消毒棉不知道
为什么。

比黄克勤高大一些的他的
弟弟黄庆波站在那里
看着。我看到他
有些微红的
脸颊。

这是快到中饭的时候。




《卤蛋》

卤蛋
沾点盐才好

煮好的
沾点盐才符合
我的口味





《蝴蝶飞蛾》

我以为
我是最好的飞蛾
我还以为我是
最好的蝴蝶
就这样

让傻逼把我当成蝴蝶





《》

不喝了
就站起身来
那个桌面
无限的
宽阔
因为没有一个人
还有一小半
酒的酒杯
的孤独
看上去非常的舒服





《走了别再见》


葬礼基本就是给点钱。
喝点乱七八糟的酒。
跟着很多人混。
等安静的时候看看水晶宫
里面的那位。
好像
还认得。
熟人睡着了。然后
想想明天就烧了。
熟悉的晶莹剔透的骨灰
一铲一铲地
运出来倒在一个
铁皮盆里。
朝它吹口气吧。
凉一凉。
刚好正常的赶路。






《异性爱人》

我反复地
看。
有香气。
感觉
柔软且光滑。
有一点点的思想。
挺好玩的。





《别拖沓啊死》

有一天
如果

连续死18次
。一次比
一次
更加的细节化。
如果死会更加地
检点一些。
不是简单一些。
那么请。
死。
快一点再快一点吧。





《鸦片不能多抽》

走过来
再走过去
然后
回到离开的
位置再由
那里转

另一个地方去
这就是鸦片
干的事情
期间
还发生一些
意外这个意外
让鸦片
跑到了窗前
撑着脖子看了好久
好久之后
在屋子里鸦片
又走来走去
好像没有
比走动
更好玩的了

像思考
没有走比
思考
更像思考了





《感觉真好》

路上很空阔。
视线一直到尽头了
还在往前延续。
我想到
肯定有人会喜欢
这种感受。
就试着做那个人。
感觉真的很好。





《江面》

我们走在离
河道
还有点远的防洪
堤坝上。
远远的看
就能看到我们
走在
一条细长
的防洪堤坝上面。
很小的两个点。
在我们的远处是一条大江。
我们能看到
它的越来越大的江面。
即便我们现在
走到江边还要有点
时间。
我们一点都
不着急。
我们慢慢的走。
总会
站在那里
看到它
宽阔得有些离谱的江面。





《看张羞劈柴》

劈柴的时候
就像破开一个空间。
主要是动作上
感觉在破开一个空间。
一想到
是在破开一个空间
有点兴奋。
只是一想到
要破开一个空间。
想象就停滞
在举起斧头那个瞬间
并不愿意
斧头落下。





《缝在吹拂我们》

我低头嗅觉到你
脖颈处青草的气息。
在落日下。
我总是愿意自己
有些安静的
站在对面。
因为我听得到风
在吹拂我们。





《绸子》

绸子。这个
东西。很久没有出现了。
我。怀疑那。
不是绸子。
那个东西比绸子
还要厚很多。那个
东西里
有香肥皂的
味道。





《一捅就破》

不会太久的。
太久的已经太久了。
太久的
正在变得迅捷
起来。
越来越
接近一张纸
的厚度。但也别着急捅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