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348~508)

◎闻九排



梦像录(348)

前女同事Z
上身穿着一件
灰蓝色运动服
下穿一条
黑色踩脚裤
从身边离开
望着她背影
我兽性大发
差点儿
没控制住
要冲上去
从背后
抱住她
以求
一时之欢

2022/01/20


梦像录(349)

穿越到女儿
两三岁样子
带着她
在老家
旧宅南边玩
我突然要拉屎
旁边就有一个
露天旱厕
还没围墙
看女儿
刚好背对我
想趁她转身之前拉完
没想
蹲下后
却突然咳嗽起来
担心女儿转过身来
太难堪了
我赶紧用双手
把脸捂住了

2022/01/20


梦像录(350)

穿越到40年前
外公去世了
天快黑了
理发师还没来
大家都很着急
我说
“我的头发长
待会儿
肯定要理
不过
我没啥要求
他可象征性剪一下
如果人实在太多
我和我弟弟两个
只派一个人理
完了
我用剃须刀
给我弟弟
理一下就行”
边说边伸手
摸了下嘴巴
“你们看见没有
我胡子拉碴的
所以无论如何
都要理一下”

2022/01/20


梦像录(351)

接着前面的梦
跟几个表姐夫
在那儿闲扯淡时
突然听到响动声
回头一看
哦,要发丧了
大家慌忙跑过去
心说
我是长外孙
得帮忙拿花圈啊
可花圈
都被人拿完了
我总不能两手
空空吧
情急之下
弯腰捡起
一块纸板
拿在手里
小跑过去
赶上了
送葬队伍
然后边走
边将纸板
向下砍着
防止小鬼
缠上我身

2022/01/20


梦像录(352)

接着前面的梦
跟着送葬队伍
穿过一个城门洞
还没走几步
就到了墓地
我们这儿
有个习俗
女人不能到墓地
(现实中并没有)
表妹只得
掉头回去了
我是男孩子
可以留下来
一直走到
墓地跟前
眼瞅大家
把外公的棺材
放进土坑里
挖土掩埋了
完后
环顾四周
发现坟墓
就在外婆家后面
距离房子很近
大约20米样子
(跟现实中很像)

2022/01/20


梦像录(353)

想到母亲胃不好
帮她买了一袋儿
野山菌
拿出一棵
个儿大的
洗干净后
放进电饭锅里
与米饭一起
蒸给母亲吃

2022/01/20


梦像录(354)

住在一栋
三层小楼的
小旅馆里面
早上起来
看旁边房间门
一个个打开来
发现里面
都住着
妓女与嫖客
想在走廊头上
看看外面风景
见一个妓女走过来
我心里有点儿害怕
赶紧避开了
这时
听到一个妓女说
“外面下雪了”
匆忙扫了一眼
楼外天空中
果然飘着
细碎的雪花
不敢在楼上逗留
慌慌张张下了楼

2022/01/20


梦像录(355)

弟弟和侄儿
穿越到儿时
1970年代的
姚家园那片的
生产队藕塘里
挖了一些藕回
有一节藕
被挖破了
弟弟将其
扔在房子侧边
心说
既然洗干净了
那就别扔啊
看着好好的
完全可以吃嘛
想捡起
又不好意思

2022/01/20


梦像录(356)

弟弟屋后
一辆面包车
头朝下
栽进了
一条水沟里
我问弟弟
“是不是你
开下去的”
“不是
是我停放这儿
它自个儿
滑下去的”
想到弟弟
骑摩托车
出过好几次
小事故
我说
“伙计
不是我瞧不起你
你压根儿不适合开车
以后莫开车了”

2022/01/20


梦像录(357)

自东向西
走在解放大道上
走到交警大队门口
见一辆垃圾转运车
正在收集路边的
垃圾桶里的垃圾
想到灰尘大
还有恶臭
赶紧捂住嘴巴
快步超过它
躲开了

2022/01/20


梦像录(358)

在建设局门口
用一把硕大的铁锹
铲起一锹破碎的
混凝土块
打算扔掉
却端不动
只能在地上
拖着走
走到河滨大道路口
避让一辆大卡车
不小心
将满满的一锹
混凝土碎块
翻倒在
街心小花园里
心说
这下多难清理干净呀
瞅了下四周
没人
咱赶紧逃吧

2022/01/20


梦像录(359)

由东向西
走在解放大道上
看着西郊的山区
心里面既高兴
又有点儿遗憾
高兴的是
雨后看山
清晰度很高
能够看到山顶的
岩石形状与纹理
遗憾的是
这些山
不够高
海拔最高不过
500米左右
都叫不上山
所以至今
我都没去过

2022/01/20


梦像录(360)

住在旅馆里
早上醒来后
迷迷糊糊的
感觉有人
挤了下我
扭头一看
是个女人
吓得我
赶紧爬起来
这会儿真醒了
抄起手机一看
才凌晨4点22
身边睡的
不是别人
是我妻子
哦,夜里12点多
她溜到我房间来
说一个人睡好冷
钻进了
我被窝里

2022/01/20


梦像录(361)

自行车后面
挡泥板上
贴着一块商标
上面有两个字
“春花”
将其揭下来
发现挡泥板上
还用油漆喷了
一个同样的商标
心里有点儿纳闷
一番琢磨
想明白了

粘贴的这个商标
重新设计过

2022/01/20


梦像录(362)

跟女儿一起
到医院看病
坐在候诊椅上
我右边坐着个
穿深红衣服的
白发老太太
左边是女儿
她左边是个
年轻小伙子
老太太
时不时地
瞥我们一眼
没有搭话意思
女儿突然
冲那小伙子问道
“你瞪着我干啥”
那小子没吭声
我转过头去
见他还看着女儿
心说
看啥啊
我女儿
都结婚生孩子了
又不是单身
纵使喜欢
那也是白搭

2022/01/20


梦像录(363)

接着前面的梦
见那小子继续
盯着女儿看
我忍不住发话了
“你知不知道
这样看人
很不礼貌”
“我是见她
长得很像
我一个同学
那同学好多年不见
我怀疑是不是她”
心说
这也有可能
女儿跟同学
很少联系
所有同学
几乎忘光了
所以
她也认不出
眼前这个小伙子

2022/01/20


梦像录(364)

接着前面的梦
鉴于前面的想法
我问小伙子
“你住哪儿”
“北城”
“具体哪儿嘛”
“邯郸北路”
心说
那一片
40年前
跟我们同属
一个生产大队
指不定他爸爸
跟我还是
小学同学呢
于是又问他
“你姓什么”
“我姓闻”
心里一惊
巧了
跟我们还是同姓
不过
据我所知
那一片
并没有姓闻的
所以接着问他道
“你老家是哪儿的”
“席家棚
张家小湾”

2022/01/20


梦像录(365)

接着前面的梦
原来这小子家
跟外婆和
大姨妈家
同一个村
跟外婆家
隔着一条河
跟大姨妈家
隔着一条冲
大姨妈家在西
他家在东
每年到外婆家拜完年
再去大姨妈家时
都得从他门口经过
那儿是个小自然村
有几户姓张的
其余都是杂姓
我还是头一次
听说那儿
有姓闻的
要是女儿还单身
跟这小子在一起
倒是不错
也不至于
嫁到长沙
离我们这么远

2022/01/20



梦像录(366)

我化身为
合肥市政府
常务副秘书长
组织市长学习活动
坐在椭圆形会议桌
(专供市长们坐的)
横头摆放的
会议条桌上
见市长们
陆续走进会议室
清点了一下人数
看到齐了
便宣布道
“下面请副市长
肖国文同志主持
今天的学习活动”
话音刚落
肖副市长
看了我一眼
心说
难道我刚调过来
把他名字报错了吗
哦,是我太大意了
今天是学习活动
应该在副市长前面
再加上另一个职务
市政府党组成员

2022/01/21


梦像录(367)

在老家旧村里
农忙季节
田里插秧
为插得规整些
母亲扶着外孙
让他走在前面
用脚踩出
一条条直线
然后
所有人按照
外孙踩出的
线条和脚印
将秧插下去
看得我
直心疼

孩子这么大点儿
就开始干农活

2022/01/21


梦像录(368)

在老家旧宅
我从后门出来
带上门
发现门与门框之间
有一条两指宽的缝隙
关不拢
心说
这下咋办啊
万一来了小偷
把刀子伸进去
就能轻而易举
把门闩挑起
推开门进去
这也是我
经常干的事儿

2022/01/21


梦像录(369)

穿越到1970年代
在老家旧宅后面
西北角儿
那会儿
那地方
有个旱厕
我要上厕所
急匆匆走到跟前
发现弟弟蹲里面
我让他快点儿
他让我到旁边
邻居家的厕所
拉去
我说
“你傻啊
那岂不是
把肥料
免费送给
他家了吗”

2022/01/21


梦像录(370)

在老家旧宅
厨房里
打算摊软饼吃
没有油抹锅
要想软饼不粘锅
可是个技术活儿
想起父亲
摊豆折皮的情景
决定模仿他样子
冒险一试
啊哈
成功了

2022/01/21


梦像录(371)

在父母家
小菜园里
边擖紫菜苔
边告诉旁边
看着的妻子
“每次擖菜苔
下面都要留下
一个叉芽儿
让它再接着
长下一茬儿”

2022/01/21


梦像录(372)

本地某高校
发生了命案
市民全都
跑去看热闹
凶案发生地点
就在教学楼的
大门台阶上
看热闹的人
将那儿围了个
里三层外三层
杀人者弟弟
一个16岁的
大小伙子
从楼里出来
他跟大家通报案情
“那人送我哥的女朋友
走到这儿
我哥看见后
便跟他打了起来……”
他母亲走到跟前
将他呵斥住
“你瞎说啥呢
没你事儿
滚远些玩去”
没让他往下说

2022/01/21


梦像录(373)

接着前面的梦
那个小伙子
从人群里挤出来
往学校里面走去
从我身边经过时
一边走一边回头
看他母亲
差点儿
踩着我脚
我说
“你小心点儿”
他叽里咕噜
说了一句啥
我没听清楚
旁边人劝我
“这孩子
精神方面有问题
还有语言障碍
你不要去
与他计较”

2022/01/21


梦像录(374)

接着前面的梦
回头再看
校门口
那儿围观的人
都开始转移了
人群朝着
一栋宿舍楼涌去
大抵是想去看看
杀人者住的宿舍
咦,父亲竟然
也挤在人群中
心说
他这是何苦呢
这么大年纪
为人又
老实巴交的
这么多人围观
若挤不到前面
就啥也看不见
还跟着受这累
怎么划得来嗮

2022/01/21


梦像录(375)

接着前面的梦
忽然发现
我站的地方
正好可看到
案件当事人
那个女生
住的宿舍
此时
她正弯着腰
右手扶着门框
左手扯着鞋跟
看她穿着暴露
心说

为这么个狐狸精
丢了性命
真不值得啊

2022/01/21


梦像录(376)

我和妻子
还有二姨子
小姨子
一块儿到乡下
去走访看望
一个贫困生
天气有点儿热
正打算坐会儿
就返回时
突然发现
老岳父
骑着自行车
爬上坡来
我说
“这么热的天儿
您老来干啥”
岳父说
“你们都走了
我在家无聊
过来看看你们
只当锻炼身体”

2022/01/21


梦像录(377)

一群小狗狗
围着我咬
跑开了
返回时
遇到其中的
一只黑狗狗
它认出我
又靠近来
打算拿脚
踢开它
动作慢了
心里正说
完了
这次肯定要被它
狠狠咬上一口
没想
它看着我
愣在那儿
没下口

2022/01/21


梦像录(378)

上超市买菜
看到货架上
一丛蘑菇
长得超大个儿
每一朵差不多
有我前臂长
看着还不错
只是边缘那朵
稍稍擦坏一点儿
趁没人注意
偷偷儿
将那朵撕下来
然后拿塑料袋
将其装好后
大模大样
朝收银台走去

2022/01/21


梦像录(379)

弟弟在手机上
与人聊天
那人要卖给他
一辆二手小车
只要九块九
弟弟准备
打钱过去
我上前阻止道
“只要你贪便宜
打钱给他
那就相当于
把自家大门
对一个小偷
敞开了"

2022/01/21


梦像录(380)

收留了一个
双腿残疾的
德国小男孩
在我帮助下
越活越精彩
学习成绩
非常优秀
他突然说
“我长这么大
还从没得到过父爱
你能吻我一下吗”
我犹豫了一下说
“好吧
我现在就给你”
我把脸凑上去
他要吻我嘴
小家伙
长时间吻着
久久不愿移开

2022/01/21


梦像录(381)

30年前一起
下乡驻村的
公园管理处的
老陈头
瘫痪了
前去看望时
见他要撒尿
找不到厕所
只好将他
抱到走道上撒
完后
发现他两只脚
蹭到地上尿渍
将他放回床上
让他别动
转身拿来
一条毛巾
帮他把脚
擦洗干净
洗完毛巾晾起
这才告辞出来

2022/01/21


梦像录(382)

几个熟人
到单位院里来
考察同事的
住房结构
我说
“这边住宅
分为两种
一种面积90多
一种面积140多
你们可自个儿
进去看看”
看着他们
走进住宅楼
想着这么些年
我还从没去过
这边的同事家
便赶紧追上去
到一楼的一家
看了看
面积虽说不大
倒也说得过去
这家屋外
还有一条
宽走廊
可封闭起来
改造成书房
或儿童房

2022/01/21


梦像录(383)

蘸过碘伏的
一只棉签
用过之后
感觉上面
还残留着碘伏
不想浪费掉
将其拿来
擦拭床靠背
反反复复擦着
直到将其
擦成白色

2022/01/21


梦像录(384)

突然发现
卧室里的
一台老式
晶体管电视机
摆放在
客厅角落的
西餐桌上
第一反应
有点儿懵
随即想到
是谁
把它搁在这儿呢
以后不是不能
在床上
看电视吗

2022/01/21


梦像录(385)

在我家厨房里
用砂罐煮箩卜
将切好的萝卜
放进砂罐后
到水龙头下接水
感觉接多了点儿
只好拿起锅铲
将萝卜挡住
把里面的水
滗了些出来

2022/01/21


梦像录(386)

再次梦见
父亲左脚上
那两个水泡
被蹭破之后
形成的伤口
这次
跟现实一样
还没愈合
可几天前
梦见的那次
却刚好相反
伤疤几乎
看不到了

2022/01/21




梦像录(387)

我家里的
蓝花瓷瓶
底部的
一只瓷脚
疑似歪了
伸手摸了下
我操
瓷脚被我
拔掉了

2022/01/22


梦像录(388)

由我编辑的
海外湖北华人
年度诗歌合集
印出来了
出版社
给我寄来了
10本样书
妻子说
“你傻啊
咋不把自己的诗
选几首进去呢”
“如果想丢人现眼
确实可以那样做”

2022/01/22


梦像录(389)

跟妻子俩
同时出现
感染症状
被拉去
做核酸检测
结果出来后
医生说我俩
是假性感染
主要是精神
过度紧张造成的
给我们吃安慰剂
治好之后
才放我们出来
“你们这个情况
也能传染人
让其他人
出现感染症状”

2022/01/22


梦像录(390)

在老家旧宅
闲着无聊
决定到南边的
我家自留地
去看一看
西头蔬菜
长势喜人
东头却是
杂草丛生
一看就是
没有打理

夏季气温太高
即便把草除掉
也不好下种
菜苗容易
被太阳烤死

2022/01/22


梦像录(391)

接着前面的梦
从自留地出来
沿着水渠
继续往南走
发现渠东边
上下两块稻田
正往河里排水
心中生出遗憾

如果倒回到
1970年代
随便拿个虾耙
堵在排水口上
都能收获
几十斤鱼
现在水田里
连个鱼秧子
都看不到

2022/01/22


梦像录(392)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村南小河边
季节一下
变成了深秋
抑或是初冬
看河岸上
长着两棵
肥硕的荠菜
拿出铅笔刀
割了拿在手里
正低头找荠菜
堂妹哼着歌曲
打西边走过来
距我20来米样子
不再哼歌了
冲我喊起来
“大哥
你在干啥呢”
“割荠菜”

2022/01/22


梦像录(393)

接着前面的梦
堂妹走到跟前
来看我割荠菜
我俩沿着河边
寻找荠菜
她突然说
“大哥,快看啊
河里有条鲶鱼”
看了一眼河里
河水清澈见底
就一尺深样子
好多鱼啊
不光有鲶鱼
还有白鱼条
鲫鱼和鲤鱼
心说
如果有一个虾耙
搁水里随便捞几下
轻而易举
就能捞上几条呢

2022/01/22


梦像录(394)

接着前面的梦
和堂妹俩
沿着河岸
自东向西
继续寻找荠菜
荠菜没有找到
倒是在河边
尚未翻耕的
稻田里
看到几条
10多厘米长的
小鲫鱼
在浅水里挣扎
看4条稍小的
要游走
先将它们抓起
回头抓两个稍大的
村民万忠国
不知打哪儿冒出来
将其抢先抓走了

2022/01/22


梦像录(395)

接着前面的梦
感觉4条小鲫鱼
不够做一盘菜
沿着河岸
继续往西走
过了河垭子
(上游蓄水
筑坝形成的
村民经常
在此处过河)
发现上游河水
混浊不堪
里面的鱼
疑似被人捞过
掉转头往回走
发现河垭子东边
刚才还清澈的河水
这会儿
也变混浊了

2022/01/22


梦像录(396)

在父母家门前
母亲跟邻居万老太
讲述父亲的近况
“他整天就
躺在床上
欸欸欸地叫
有时候
把我叫来气了
就冲他吼一句
‘你老在那儿
欸欸欸
欸个鸡蛋欸欸’
他就不叫了”

2022/01/22


梦像录(397)

市人大会上
一位拟当选的
副主任
意外落选
市里马上又
组织召开了
一次常委会
将其补选为
副主任

2022/01/22


梦像录(398)

女同事X
到家里来
看我书柜里面
有一部简易
《新华字典》
“既然你没用
那就借给我
带回去看看吧”
现实中
这本字典
还在侄女
读小学时
就送给她了
至今已快有
20年

2022/01/22


梦像录(399)

党办主任
问我要份
工作简历
正要起身
去书柜里
拿给她
忽然想起
调换办公室了
现在的办公室
面积太小
没有书柜
以前那个书柜
留在原办公室
如今
那个办公室
被同事D用着
那是一个与我
互不待见的家伙
实在不想看到他
只好让党办主任
自个儿去他那儿
在书柜里找一份

2022/01/22


梦像录(400)

诗人朱剑
快递给我
一份西安牛杂
弟弟说他喜欢吃
我说你都拿去吧
他留下一点儿
我把它切碎后
放砂罐里煮着
打算给父亲吃
让他尝一口儿

2022/01/22


梦像录(401)

妻子跟我说
现实中很丑的人
一进入微信里面
就变得漂亮了

2022/01/22


梦像录(402)

路过一间
音乐教室
里面正在
举行考试
教室前面
一个老师
疑似在出题
一个女孩子
坐在钢琴跟前
做着考试准备
一个女评委老师
在教室后面监听
与那孩子相距
差不多20多米
心说
这种考试
不是走过场吗

2022/01/22


梦像录(403)

接着前面的梦
我走进教室
打算听听
那孩子的琴声
坐下后
忽然发现
考试变成教学
那孩子突然出现
发烧症状
老师问她
能不能坚持下来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说不行啊
得赶紧送医院
同时联系家长
老师没说什么
教导主任
走过来说
“现在的孩子
都不愿吃苦
如果不想学
放她走就是”
大家七嘴八舌
开始议论起来
教室里顿时
乱糟糟的

2022/01/22


梦像录(404)

接着前面的梦
眼见教学中断
上不成课了
拎起书包
打算离开
都快走到
教室门口
忽然想到
越是临时
出事时候
越容易从中
找到诗歌素材
激发写作灵感
咱还是呆会儿
再走吧
转身回去
发现我的座位
已被人占了

2022/01/22


梦像录(405)

接着前面的梦
环顾教室里面
到处不见空位
只有教室门口
一张课桌上
搁着一个书包
走到跟前坐下
刚拿出笔记本
同事老马
走过来了
“咦,你咋来了
这是我的位子”
“我刚才的位子
被人占了
咱俩共
一张课桌吧”
边说边起身去
搬来一张凳子

2022/01/22


梦像录(406)

接着前面的梦
挨着老马坐下
看他拿出两张
复印材料
瞥了一眼
哦,是他写的
一份个人简历
上面有
一把手签字
要求他补充
他父母情况
老马看完
一边骂骂咧咧
“妈的巴子
我个人的简历
干吗要写我父母啊
这不是胡基霸闹吗”
一边将材料
揉成纸团
扔进了墙角的
一只塑料篓里

2022/01/22


梦像录(407)

接着前面的梦
老马问我
“你的材料
过关没有”
“我写的字数
比你多不少
应该没问题
不过
我也没
写父母情况
到目前为止
一把手
还没跟我说”
“估计也过不了”
“管他呢
我都退二线了
他还能把我咋样”

2022/01/22


梦像录(408)

傍晚下班路上
遇到下属单位
负责人老温
和分队长刘波
他们硬拉上我
一起去喝酒
走进一家餐馆
我叮嘱老温说
“今儿人不多
少点几个菜
酒也不要多的
最多两瓶就够了
如果待会儿不够
你们喝白酒
我喝啤酒”
说完
喝了一口茶水
发现我茶杯里
装的竟然是
一杯药酒
心说
待会儿
啤酒也不要了
就喝自个儿的
药酒吧

2022/01/22


梦像录(409)

接着前面的梦
老温留在外面点菜
让刘波带我先进包间
里面已经坐满人
哦,老温今儿
请一家公司
管理层人员
这是让我作陪呢
坐在上位的老总旁边
给我预留了一个位子
想着直接坐过去
有点儿不好意思
便跟一个客人
客套起来
让他坐那儿去
他不愿意过去
我又让
坐空位旁边那人
起身挪过去
他也不愿意
最后还是
把跟前的客人
给推过去坐下了

2022/01/22


梦像录(410)

接着前面的梦
我正要坐在
刚才那人
让出的位子上
外面又进来3个人
心说
请这么多人
才这么小张桌子
我们坐哪儿呀
这时
老温进来
看了一眼
又转身出去了
我跟到外面来
让他换个大包间
他说他已经问过
大包间都没了
气得我想骂人
“你他妈做事
咋总这么
不动脑子呢”
可话到嘴边
又咽下去了

2022/01/22


梦像录(411)

接着前面的梦
好不容易
平复下来
问服务员
啥时上菜
她说
“你们来得晚
还要等半小时
再看情况”
听她这么说
心里后悔死了
唉,早知道这样
就不该答应老温
如果回家吃
这会儿
早已吃完
该坐在电脑跟前
开始写诗了

2022/01/22


梦像录(412)

看菜市场上
紫菜苔便宜
母亲买了
一大抱回
心说
自家菜园
又不是没有
这不是
花冤枉钱吗
唉,母亲到老
都爱贪小便宜
她这辈子
受苦太多了
总想着省钱

2022/01/22


梦像录(413)

在老家旧宅
南侧西边房间里
看到一大抱菜苔
搁在一个撮箕上
将其拿开
发现撮箕里面
装着半撮箕黄豆
菜苔上的水
滴落下去
把黄豆
都打湿了
母亲年纪大了
很多时候做事
跟不过脑似的

2022/01/22


梦像录(414)

在父母家厨房
发现菜篓里面
母亲洗好的
紫菜苔里
还有一根
不太长的菜苔
被母亲漏掉了
没有擖断

母亲真的老了
如今好多事儿
已经做不好了

2022/01/22


梦像录(415)

遇到大学
女同学赵敏
她说她读过
我写的梦诗
她也经常做梦
老梦见她父亲
我帮她分析说
“这很可能是
你们父女之间
见面太少吧
你把它们写出来
就可以缓解一下
思念之情”

2022/01/22


梦像录(416)

听说年内
再没好天气
母亲把粮食
都拿出来晒
晒场不够
连窗台和院墙上
都铺上了谷子
仿佛稻草一样
披挂着
看窗台上谷子
堆得太厚了
担心晒不透
我提出
往旁边扒一扒
母亲说旁边晒的
是弟弟家的
心说
啥时候
咱们家分得
这么清楚啊
不一直都是
在一口锅里
吃饭吗

2022/01/22


梦像录(417)

接着前面的梦
邻居万老太
看母亲把门前
能晒东西的地方
全都利用上
她说
“你这是何苦呢
不行的话
明天接着晒嘛”
母亲说
“年内剩下的日子
再就没太阳了”
万老太急了
“这可咋办呀
我家的东西
一点儿都没晒呢”
“现在晒还来得及
你赶紧把东西
都拿出来
至少可以
晒上半天”

2022/01/22


梦像录(418)

遇到个男子
听他口音
像东北的
我问他
“你东北哪儿的”
“盘锦的”
“哦,东北的南方人”

2022/01/22



梦像录(419)

帮父亲泡完脚
给他穿裤子
发现他腿上
之前所有褥疮
全都好彻底了
高兴得我
两只手
不停地发抖

2022/01/23


梦像录(420)

帮妻子批阅
学生试卷
一道大题
总共40分
下面两道小题
一篇汉译英
一篇英译汉
各20分
感觉学生们
都翻译得不错
打算都给满分
妻子说
“不行
这两道题
都是课本上的
答好是应该的
最多给10分”

2022/01/23


梦像录(421)

带着几个同事
去野外检测站
建设工地
检查施工进度
时间耽搁久了
晚上回不来
打算就睡那儿
转了一圈儿下来
发现一间小房子
面积刚好有一张
1米2宽的床大小
我跟同事说
“我就睡这儿吧
待会儿
去找一些稻草
铺在地上就行了
你们也赶紧
找地方去”

2022/01/23


梦像录(422)

接着前面的梦
抱着一捆稻草
来到刚才相中的
那间小房子门口
突然发现
与房门口
垂直砌了
一堵砖墙
不偏不倚
堵在门当中
两边剩下的空间
如果是成年人
只能侧着身子
勉强挤进去
稻草拿不进去
只得放弃这儿
重新去寻找
睡觉地方

2022/01/23


梦像录(423)

接着前面的梦
跟着下属单位
副职岑超
走进一间
稍大的房子
哦,这是一间
尚未完工的实验室
里面浇筑了
十分复杂的
混凝土结构
剩下的空间
也不大
他和同事梅军
两人已经说好
要住在里面
容不第三人
再说
我也不想
跟人合睡
所以还得继续
去找睡觉地方

2022/01/23


梦像录(424)

接着前面的梦
又到其他地方
看了看
都是一些
狗窝大小的
小型构筑物
根本睡不下
一个成年人
心说
好吧
正好可以
考察一下
我的野外
生存能力
趁天黑下来之前
赶紧去找些树枝
搭建一个窝棚

2022/01/23


梦像录(425)

到市委党校学习
还没到吃晚饭时间
学校食堂提前开门
好多人已吃完了
将饭碗搁在
宿舍楼门口地上
三三两两结伴
出门遛弯儿
一见这情景
心里一下子
着急起来
懒得回宿舍
拿我自个儿饭碗
冲到宿舍楼门口
随手抓起
一只搪瓷碗
就往食堂跑去

2022/01/23


梦像录(426)

接着前面的梦
跑向食堂途中
碗里几个调羹
不停地晃荡着
一把抓起来
含在嘴里
继续往前跑
没想
这些调羹
是食用玻璃做的
嘴里喊的时间
太长了
全都破碎成
玻璃渣儿
搞得我
满嘴都是
只得停下来
连啐了几口
把玻璃渣儿
吐进了
路边花坛里

2022/01/23


梦像录(427)

接着前面的梦
快到食堂时
忽然想起
来校报到后
还没来得及
领取饭菜票
这下咋办啊
已过了下班时间
想领也领不到啊
看样子
只能到食堂里面
去碰碰运气
看看能不能
跟师傅说通
暂时先欠着
以后补给他
或者
遇到熟人
借一点儿

2022/01/23


梦像录(428)

接着前面的梦
来到食堂里面
发现菜不很好
一个学员
给我指路
“你到旁边
那摊位上
去看看吧
那儿的菜
都挺不错的”
走到跟前一看
我操
这边的菜
一份需要
100多块
要命的是
卖的
全都是活物
各种鱼啊鸡鸭呀
甚至还有老鼠
吓得我
赶紧逃走了

2022/01/23


梦像录(429)

单位组织考试
担心大家
相互抄袭答案
试卷不是纸质的
每人发了块
不锈钢板
在上面答完后
心里有点儿发慌
万一阅卷老师
看不见呢
党办主任说
“你尽管放心
只要往上面
抹一点儿水
就能看见”
我立马吐了
一点儿口水
拿手指涂抹开
咦,果然能看到
我的答案

2022/01/23


梦像录(430)

到省里开会
会场不在省厅
在另一个地方
开完会
大家决定
去省厅坐会儿
一方面
要反映这次会上
大家的讨论情况
另一方面
可以跟厅里领导们
联络一下感情
一大帮人
闹哄哄的
前面走了
我拎着
一袋东西
带着从会场上
拿的一个苹果
和一点儿零食
落在了后面

2022/01/23


梦像录(431)

接着前面的梦
没走几步
遇到一个老乡
曾经还是同事
兼邻居的老包
现在当县长
这家伙
骑着一辆
脚踏三轮车
我俩边走边聊
我说
“之前听
建工局老侯说
你要调到市政府
当秘书长”
他摇了摇头说
“这事儿
被人搅黄了
改调到市政协了
我这个秘书长
名义上副厅
实际上
还是正处”

2022/01/23


梦像录(432)

接着前面的梦
跟老包俩
穿过一条窄巷
来到一条大马路上
看他低着头踩着车
要去马路左侧
我说
“省厅在马路右侧
走这边儿”
他似乎没有听见
继续超前骑走了
一边朝省厅走去
一边想着
老包这次调动
还真有点儿吃亏
突然想转了
哦,他跟我们
不是一个系统的
没必要跟着我们
去省厅

2022/01/23


梦像录(433)

接着前面的梦
快到省厅门口
隐隐约约看见
与会的那帮人
走进了省厅
便加快脚步
赶了过去
刚好遇到
省中心检测站
站长老魏出来
我问他
“他们去哪儿了”
“都上五楼
厅长办公室了”
想着这些年
来省厅少了
厅长副厅长
换了一大半儿
跟这些人不熟
决定不上去了
就在楼下大厅
等着大家
正好抽空
读几首诗

2022/01/23


梦像录(434)

接着前面的梦
坐在大厅里
一边读诗
一边吃着
刚才从会议室
带过来的零食
完了
又拿起那个苹果
拿手抹了几下
啃了一口
忽然想起
时间不早了
这会儿吃太多
待会儿吃饭时
面对一桌好菜
吃不下
太不划算
又把苹果
放下了

2022/01/23


梦像录(435)

接着前面的梦
刚读了两首诗
一群人跟着
省厅财务处长下楼来
说要听听我的意见
我说
“大家辛苦一年
年底应该发点儿奖金
也不要多
5000块钱就够了”
财务处长说
“现在发奖金
规定很严格
1000块钱以下
可以自由发放
1000以上
5000以下
要经省厅党组研究
5000块钱以上
要报省纪委批准
这个难度太大”
“那就发4900呗
你跟厅长们汇报一下
就说基层同志们意见
非常强烈”

2022/01/23


梦像录(436)

接着前面的梦
大家正聊着
原市建工局
局长老侯
突然走过来
“开个讨论会
咋茶不茶
烟不烟的
光靠几张嘴
在这儿干说呢”
他挨我左侧坐下
将手绕到我右侧
把大半包烟
(刚才被我
啃过一口的
那苹果变的)
拿起来
揣进了自个儿兜里
想到我凳子下面
还有半包烟
索性也拿出来给他
没想
对面一个家伙
快步走到跟前来
抢先从中
抽走了4根

2022/01/23


梦像录(437)

穿越到1970年代
母亲坐在大门口儿
帮我缝裤子
在一条穿着显短的
深蓝色旧裤的裤腿下面
接上了一截
咖啡色布料

2022/01/23


梦像录(438)

在厨房案板上
看到妻子
买回的
3丛蘑菇
个儿匀称
光泽度好
我说
“今天蘑菇
买得真好
你这不是
很会买菜吗
以前买回的
咋那么差呢”
“算被你说着了
这不是国产的
是美国进口的”

2022/01/23




梦像录(439)

去往单位的
巷子口
路面上
全都是积雪
不过
已经开始化了
很多地方
已露出地面
雪水差不多
有3寸深
行人过不去
我骑着自行车
一点儿不受影响
朝巷子深处走去

2022/01/24


梦像录(440)

在父母家屋后
父母俩用根扁担
抬着一块大石头
艰难走着
母亲在前
父亲在后
没走几步
他们歇下
换过肩后
一下子
掉了个方向
变成
父亲走前面
母亲走后面

2022/01/24


梦像录(441)

七一建党节
单位召开表彰大会
要搭建恢宏的
室外会场
从高压线路上接电
三根手腕粗的输电线
从线圈上拉下来
让同事去接火
发现电线头毛了
担心插不进插孔
我拿上一根扎丝
先把电线头捆好
又用钳子
把电线头
拍打整齐
这才交给同事
拉到高压电杆跟前
那儿有个配电柜
可以接火

2022/01/24


梦像录(442)

接着前面的梦
表彰大会结束
需要将会场上
临时搭建的
宣传牌
全都拆掉
大家都不愿爬高
本来有恐高症的我
这会儿
只能克服着
强装没事儿
爬上墙去
站在
5米多高
半米宽的
雨搭上
一只手抓住
墙上膨胀栓
一只手拿着
老虎钳子
剪着铁丝

2022/01/24


梦像录(443)

接着前面的梦
拆卸完宣传牌
要下来时
没有梯子
打算用手
抓住一块三角铁
用手臂吊着身子
再跳下来
没想
往下放身子时
三角铁突然松动
整个人从雨搭上
翻了下来
好在三角铁
被铁丝拉着
这才没有
摔到地上
有惊无险
稳定下来后
低头看了下
发现我双脚
距离地面
也就半米多
长出一口气后
松手跳了下来

2022/01/24


梦像录(444)

接着前面的梦
司机老蔡
单位拟作为
全市优秀党员表彰
这次内部大会上
没有表彰他
让他去市里领奖
没想
他回来说
大会上宣读
表彰名单时
没他名字
正感到奇怪
分管党建的
同事D
走过来说
“是我一时疏忽
搞错上报时间
没把老蔡名字
及时报到市里”

2022/01/24


梦像录(445)

接着前面的梦
得知老蔡的
优秀党员
没有报上去
担心影响到
他工作积极性
我赶紧打电话
与市里联系
一番好说歹说
他们总算同意
把老蔡名字
加进表彰名单
过两天
再给他补发
获奖证书

2022/01/24


梦像录(446)

接着前面的
眼见天黑下来
老蔡主动提出
开车送我回家
我说
“如果是平时
就不让你送
刚好今儿
要去一趟
我舅舅家
路程有点远
那就麻烦你
辛苦一下”
“说实话
你平时对我
照顾那么多
真巴不得
找个机会
能够为你
做点儿什么”

2022/01/24


梦像录(447)

接着前面的梦
到舅舅家门前
我让老蔡回去
他把头伸出驾驶室
“待会儿回去时
你打我电话
我来接你”
“时间晚了
你回去休息吧
我自个儿打车回去
不麻烦你了”
送走老蔡
走近舅舅大门口
听到屋里很多人
在聊天儿
正要推门进去
舅妈出来了
跟她小声
打了个招呼
示意她不要伸张
打断了他们聊天

2022/01/24


梦像录(448)

接着前面的梦
站在大门口
看着屋里的
舅舅
大表姐
二表姐夫妻
还有表妹两口子
默默听着
大表姐
一抬头
发现我了
她一声惊叫
“哎呀
九排来了”
大家忽地一下
齐刷刷看着我
我竟然忘了
是来干啥的
现实中
一年多前
舅舅和舅妈
已相继去世

2022/01/24


梦像录(449)

电视里面
江苏卫视
主持人孟非
讲他直播带货时
遇到一个女粉丝
不愿意买他东西
回家后
又打电话来
说要买他的货
“我只好告诉她
这批货已没了
你只能到网上
去花高价
买一份儿”

2022/01/24


梦像录(450)

在洗脚盆里
泡脚
前女同事Z
坐在我对面
捧着一本书
专注看着
我两只脚
相互搓着
无意间
碰到她的脚
见她没反应
便起了歹念
想趁机
吃她豆腐
用两只脚
夹住她脚
搓起来
搓完一只
又搓另一只

2022/01/24


梦像录(451)

接住前面的梦
正用脚
给Z搓着脚
下属单位
同事刘东
忽然走过来
在我右边坐下
只得赶紧把脚
收了回来
担心他刚才
已经看到我
替Z搓脚
为掩饰窘态
我的两只脚
相互搓着时
时不时
故意装作
劲儿使大了
不小心
碰到Z的脚
赶巧
这个时候
弟弟也来了
他也来泡脚
盆子显得
有点儿小
这才把脚
缩了回来

2022/01/24


梦像录(452)

接着前面的梦
一边脚搓脚
一边盯着
Z的脚看
忽然发现
她两只脚
底部全都烂了
蜕了皮的地方
布满血丝
看上去
像是脚气
不禁有些担心
跟她一个盆里泡脚
刚才还企图占便宜
拿脚搓过她的脚
该不会
传染我吧

2022/01/24


梦像录(453)

回到中学时代
学校广播通知
全体师生
到教学楼顶的
平台上
去做课间操
我最后一个
匆匆忙忙
爬上去
发现大家
已经做完了
各班级排队
站在那儿
等校领导来讲话
迟到的几个学生
被罚站在
垛墙边儿
不等老师说我
就自个儿识趣地
站了过去

2022/01/24


梦像录(454)

接着前面的梦
队伍前面
全都是女生
我和那几个
被罚站的学生
跟她们的距离
还不到两米远
被她们盯着看
真是太难受了
两只手
没地方放
两只眼睛
也不知看哪儿
只能低头站那儿
就跟挨斗犯人样
真恨不得找
一条地缝儿
立马钻进去

2022/01/24


梦像录(455)

跟母亲一起
去菜市场买菜
到那儿
已经快罢市了
只有姐妹俩
守着一个菜摊儿
摊上品相好的菜
都被人预订了
剩下的
只有一点儿
带壳的生花生
拿起一颗
用手指
轻轻捏了下
发现软软的
感觉太嫩
还不新鲜
再拿起几颗
又捏着瞧了瞧
全都一样
便走开了

2022/01/24


梦像录(456)

接着前面的梦
看两只框里
分别装着
一些蚕豆夹
透过豆荚皮
可以看出
一种是青色豆米
一种是黑色豆米
问姐妹俩怎么卖
姐姐说
“青色豆米10块
黑色豆米11块”
我压低声音
跟母亲说
“太贵了
而且还是
反季节菜
别买了”

2022/01/24


梦像录(457)

穿越到年轻时候
打算给女朋友
买一个包包
看一个女生
走了过来
想让她临时
客串下模特
背给我看看
她睃了一眼说
“这是一个仿品
我可不想背它
掉我身价儿”

2022/01/24


梦像录(458)

父母小区里
一家小卖店
得知老板
比老板娘
大17岁
我问老板
“你多大啊”
“31”
我愣在那儿
不知怎么接话
心说
那老板娘
不才14岁吗

2022/01/24


梦像录(459)

女婿跟一岁
零两个月的
小外孙
在他公益机构的
培训大厅里
打羽毛球
小家伙
一招一式
打得有板有眼
竟然接住女婿
打过来的
一个追身球

2022/01/24


梦像录(460)

带着同事
到本市一家
大型炊具企业
检查工作
工作人员
将我带去
见公司老总
我伸手上去
“陈总好”
那人右手
不但不伸出来
反倒缩进了衣袖里
哦,我瞬间明白了
他右手残疾
不方便握手
看他左手伸过来
赶紧把左手迎上去
将右手搭在
他肩膀上
拍了拍

2022/01/24




梦像录(461)

节目录制现场
一对中年夫妻
从后台走了出来
女人因为
没安排他们
第一个出场
而大闹天宫
前面出场的
一对夫妻中的女人
主动走上前示好
后来的这个女人
不但不买账
反倒与她
纠缠起来
完全一个
泼妇样儿
嘴里不停地质问
为啥不让她先出来
还时不时
拉扯一把
那女人的衣服

2022/01/25


梦像录(462)

接着前面的梦
前面那个女人
很有风度
迈着优雅的步子
往后台走去
后面这个女人
想追上去打她
节目组的人
围了上去
要与这个女人沟通
谁料她啥也不听
我在观众席上
振臂高呼
“上去两个男人
把她暴揍一顿
这种女人
不见棺材不掉泪
必须得把她
彻底打服”

2022/01/25


梦像录(463)

很久没出门
又到周末
打算出门
转一转
走到建设局附近
看见建设局院里
聚了很多人
同事老余和董军
一人穿着一件
紫色T恤
也在那儿
疑似刚在
建设局机关食堂
吃完早点出来
心说
毕竟以前
是一个系统
所以建设局的人
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没拦着他们
按理说
他们食堂
是不对外的

2022/01/25


梦像录(464)

接着前面的梦
看建设局院里的人
陆陆续续往外走
心说
离开这儿
好多年了
以前那几个
关系要好的同事
也不知还在不在
定眼一看
看到孙晓丽
推着一辆自行车
边走边跟人说话
她没看到我
本想喊住
打个招呼
想想
还是算了吧
女人话多
聊起来没完没了
我耗不起这个时间

2022/01/25


梦像录(465)

接着前面的梦
到建设局门口
左拐往西走
爬上一道陡坡
发现父亲
坐在路边
他眼睛
完全瞎了
远房小堂哥
打跟前路过
跟他说
“叔,你大舅侄儿家
在建第二套房子
已经放线下脚了
你知不知道”
父亲说
“听说过
我眼睛看不见
现在哪儿也
去不了”
看小堂哥
陪在父亲身边
也就没理会他
继续往坡顶
爬去

2022/01/25


梦像录(466)

接着前面的梦
爬到坡顶
发现山坡西侧
一点儿阳光都没有
感觉要天黑似的
回头看了看东侧
这边却是
阳光明媚
哦,是这道坡
把太阳光遮挡住了
所以会给人错觉
心说
既然没有阳光
那就不往前走吧
不如掉头
早点儿回家去

2022/01/25


梦像录(467)

接着前面的梦
从坡上下来时
脚下的路
再也不是山路
而是变成一条
两米宽的
水泥路
不需要步踱
只需要坐在路面上
借助重力往下滑行
我嫌速度不够快
两只手不停地
从路边水渠里
舀起水
浇在路面上
以减少滑行阻力
果然
速度一下子
提升起来
跟电动车快慢
差不多

2022/01/25


梦像录(468)

接着前面的梦
发现这条路
曲里拐弯的
滑行了半天
也看不到尽头
正不知到哪儿了
突然看见
以前建设局的
老同事赵宏觉
在路边帮他父母
打理庄稼
这才知道
已到他老家
我问他
“这条路通哪儿”
“你不是经常
参加城市规划评审会吗
咋连这条路都不知道呢
这是从意大利
修过来的
一直通到大悟县
名字叫意悟路”

2022/01/25


梦像录(469)

疫情期间
在火车站
参加疫情防控
夜里零点过后
在房间烤火
烤着烤着
睡着了
隐隐约约听到
外面有人在吵闹
开门去查看
发现远房
二伯母的二儿子
和一个中年男人
坐在门外
不禁大吃一惊
“二哥,这么晚
你在这儿干啥”
“打算出去玩一趟
我们在这儿候车”

2022/01/25


梦像录(470)

接着前面的梦
见一群女人
从跟前走过
二堂哥说
“这些人好矮啊”
我看了一眼
赶紧制止他
“别说了
小心人家听见”
也别说
这些女人的个儿
都在120厘米以下
为多看几眼
我上前问她们
“你们干什么的
需要帮助吗”
“我们都是大学生
回家过寒假去”
哦,明白了
她们都是
西南地区的
要在这儿转车呢

2022/01/25


梦像录(471)

接着前面的梦
到入站口一看
外面几十人
等着检票呢
跑到火车站
工作人员值班室
使劲儿敲他们门
没人应声
走到窗户跟前
隔着玻璃看到
一个女人
正在梳理头发
我说
“你们赶紧检票呀
一大帮人要进站”
那女人将头
凑到玻璃跟前
“我们两个人当班
有个同事还没起来
在床上撸猫呢
她猫子
一直在吵闹”
“你让她快点儿
不然
这些人就要误车了
到时候肯定要追究
你们的责任”

2022/01/25


梦像录(472)

接着前面的梦
值班室里的女人
隔着玻璃窗问我
“你干啥的”
想她尽快上岗
把检票口打开
我有意撒谎说
“车站执勤的”
“我咋不认识你呀
听不出你声音是谁”
眼见蒙不过去
我只得说实话
“我是市里
派到你们站来
监督疫情防控的”
看她没作声
我又补充说
“检票口聚了很多人
这样很容易传播病毒
你们得抓紧检票
再不能拖下去了”

2022/01/25


梦像录(473)

接着前面的梦
眼看列车要进站
停车时间
也就5分钟
心说
可不能误了
旅客乘车啊
边想边跑过去
把检票口打开了
没想
一帮来自四川开县
(现为重庆开州区)
穿着破破烂烂的民工
蜂拥而入
我赶紧
伸出一条腿
想挡住他们
让他们排队
依次检票
奈何他们人太多
我一个控制不住

2022/01/25


梦像录(474)

接着前面的梦
情急之下
我一把抓住
一个皮肤黝黑的
年轻人
将他带到旁边
他不服从管理
与我推搡起来
好在我
还不算太老
将其制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