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去看海(组诗之三)苍穹之上是一再延期的春天(九首)

◎术香





截取一些时刻
 
这平铺,这翻卷,这澎湃,
都是日常,大海自我运行,
每一天都是同一天,
每一年都是同一年,
繁华闹市在远方,
阳关大道、弯弯小路都在远方。
 
大海看不见许多,
它被怀抱却抱不住自己,它远得没有边际,
人间所有远方都远出它自己。
仰慕和向往,呼唤和奔跑,
四面八方涌来,
大海跨不出自己,
苍茫之外没有真实。
 
朝阳走成落日,
循环往复,昨日海水泛出旧光,
追忆里画面雷同,
除了梦,别的不曾着色。
马蹄莲之梦,兰草惠之梦,
塞满波纹,覆盖浪涛,
无论多远,每一植物都来过,
每一处灯火都来过,
人与海相近相贴,
宇宙神秘空间打开。
 
截取一些时刻,
大海孤独到极致,
也繁华喧闹到极致。
 
温度贮存多年
 
一片拍翅的声音,
而周围都是海水。
更高层面,更高境界,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蓝天蓝出茶水,
白云白出酒酿,
不筑海湾,不设港口,
一棵树蓬出,
枝和叶错列护佑,
生命甜到饱和。
 
穿越减去快感,
水蝴蝶同栖一处,
话语多么动听,
温度贮存多年,
岩石之暖,野蒺藜之暖,
小小尖锐,尘世某处旋风犹在。
掰不开手指,锋利蜷缩,
杯子与水都走不出自己,
风拍着自己,灵与肉即可单刀直入。
木栅,盐粒,月季,
不断替换,一艘船越空越满,
一道阳光贯穿四季,
一点一韵,无字之歌悠扬。
竹子细软,而铁锚铮铮,
霓虹紫裳隐于鸥鸣,
翩翩来去,画面游出梦境,
游离生活。
 
事物与属性不可分离,
天空之空,大海之空,
花魂之空,以及所有翅膀背后空空的勾勒,
各有层面,各有来路与归途。
关注轻出画面本身,
某些属性被简单臆想。
 
在我不曾回望的地方
 
一些事仿佛都忘了,
可随意看一片海水,
会觉得沉甸甸的,
山山岭岭在上,
大街小巷在上,
一片秋叶,一朵春花,
一个眼神,一些气息,
在上,载不动。
 
并没有确切的什么,
或者与我无关。
每朵浪花都是笑脸,
明净温馨,
轻着扬起,轻着落下,
甜蜜凝固,轻柔无骨。
海水有多沉,这笑就有多轻。
沉与浮交替,灵动,悠长。
走了千里万里,
某片海水跟随,
我的心思落在上面,
波纹里蜿蜒着小径,
牛铃和马蹄声渐远,
涩菇草花蔓说出密语。
梦如冰块,贴于水面,
溶入水中又悄悄凝结。
 
没有背景,一切都漫入空间,
小纸盒子一般大的空间。
在我不曾回望的地方,
有人说起归宿,
说起某一天的落日。
 
苍穹之上是一再延期的春天
 
低头抬头都是辽阔,
星星点点,星星成团成片,
这一世一世的光,
照彻一世一世的暗。
 
听见细碎声响,
听到开怀大笑,
亦听到万年雷声,
街道从未狭窄,
苍穹之上是一再延期的春天。
 
一朵花开在低谷,
另一些开在天堂,
芳香不受阻碍,
从上到下,由左及右,
一处一处萦绕密语,
形影不在,行影未离,
春天潜游,春天飞扬,
一字一句掠过万象纷扰,
最长的篇幅,最浓的笔墨,
不用阐释,握紧,只需握紧。
 
一粒盐贯穿全部,
细节轻轻舒展,
没有缝隙,不打褶皱,
浑浊与清澈界线分明,
翅膀不是尖刀是门拴,
力量源自内心又回归内心,
风向是别人的,
十级或更大风力被抵御。
 
脚踏海水,
影子及春天正在交接。
 
不在此刻
 
一滴水八面镜子,
最亮时刻潜游,
风雨在外,飞雪在外,
十万八千里的思念,
不在此刻。
 
海水多么柔软,
所有影子弯转,略去各类棱角,
白鹤、白鹅、白蝶,
浮于一张纸上,
呆立是最好的姿态,
千年旧话一再提起,
每一次都溅出水滴,
远离是归宿,海水推远,
海风失忆,忘了吹拂。
 
不能勾勒,不想涂色,
白到最白,白到无白,
不象征什么,
水天一色,白了水杯,
白了手指,白了无骨之鱼,
想到许多字词,
而又丢失所有笔画,
日子安卧于白色,只有自己。
布帛及柳絮无声碰撞,
洋流逆向循环,
巨大水珠罩不住一面镜子。
 
被海水打湿的瞬间,
一些空白飞起来。
 
骨架撑起万面空镜
 
雨打芭蕉,雨敲海面,
心灵之外有雨,一场又一场,
声音在某一刻嫁接,
最直白处并非轻描淡写。
 
折叠一些物品,
月色及黄昏都具有两面性,
若软体物种,
潜游万年却不说出行程,
内含光泽而无法吐露。
独体字没有偏旁,
繁杂并入影子,
尘埃相互遮掩,
色泽味都添加了魔性。
 
总是一节一节想起,
片断风絮不构成记忆,
格局更是话外话,
抿去一个标点,
一天时光无处回归,
原点错开原点,
闭合都被一场雨推开。
 
丈量波涛的厚度,
用一句话,一页纸,
抑或一阵鼓乐,
日月光斑点异位,
从哪里升起,亦可在哪里落下。
碎片之魂,碎着表达心迹,
一个故事成为传说,
此岸与彼岸在一条线上。
 
拍去尘埃,
一幅画褪去色彩,
骨架撑起万面空镜,
除了雨声,不接纳别的。
 
处处都是重心
 
月光落入海里,
处处都是重心。
脚步轻轻,羽毛轻轻,
从一处移向一处,
最美弧线划动。
 
笑声朗朗,掩去怒涛吼啸,
一层月色,千万张笑脸,
月夜之海摆渡,自渡,渡人,乐在其中。
季节是歌者也是舞者,
不凝结,不收卷,心室无限打开,
只有初始没有终结。
 
思绪里落满仙鹤,
百叶翅膀,半世爪花,
在我的身后,安然宁静。
黄昏与落日分离,
雪从梦里飞出,
白蝴蝶一样陈述心事,
花色蜜汁从指间漏掉,
起飞与落下之地,被淹没。
 
尽管扑入,
月光或别的辽阔之地,
时间一针一针缝缀,
海珍珠被戳破,
更多珠子笑出声来,
春天之后仍是春天。
 
一些事藏于暗处,
却以另一种方式明亮。
 
多年前已植入
 
波涛之上,我肯定想过比海更辽阔的事,
一千年前,或一千年后,
偌大磁盘被一双手托着,
万物吸引,万物驱使,
无根之木,有根之水,
悄悄完成自己该做的事。
 
海水空置,每一天有过落日,
在同一条线上消失,
落叶在另一些地方飞舞,
所有暖点随风而去。
捡拾是一种习惯,
牛铃及焰火没有关联,
有形之物虚化,
一些谷草堆成波涛的样子,
无形之物更庞大,不可言说。
搓着谷粒,
大海的味道粘满灵魂,
远方更远,空白之处不断涌来实物,
十指磨烂却能指向清晰,
太阳随意升起又落下,
野草莓根扎于海水,
殷红飞扬不仅是词性。
 
勾勒只为遗忘,
一些事从内部燃起,
四角相对,炽热又冷漠,横竖条纹无色,
忽略鲜艳漫入。
海天空着深蓝,某些界线多年前已植入。
 
积攒光芒
 
蔷薇倒映入水,
每一朵花孤独无影,
折射或释放能量,
从遥远的时光开始,
茎叶从未绿成想要的样子。
 
这些水是海水,是池水,
也是鸟儿跌落时的泪水,
一滴不能接住一滴,
一层在一层里沉寂。
多少年弯下腰身,
斜阳依着它自己,
黄昏和黎明皆被遗忘。
 
随意摘取花束,
紫星星尚在含苞,
白海棠孤傲如梦,
风从一旁穿过,
痕迹盖不住伤痕。
往事只往并未归来,
捻出盐粒,拂去尘埃,
时空明如空镜,
蔷薇的粉红被盗用。
 
走向海洋不只是过程,
携带种子忽略发芽,
阳光在味道里陶醉,
双手紧握,指纹时而自言自语。
 
积攒光芒,
从一句话的气息里剥离,我们怀揣旧事,
转身之后仍需再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