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一片雪花的重量

◎东伦



论一片雪的重量

雪花的天鹅绒,仿佛柔软的话语
从天空的信笺上滑落下来

如果命运的途径可以修改
我想做一片干净的雪花躲在雪山上

坚决不以诗的名义被你发现
我还会做一名匠人,雕刻坚硬的石块和白桦树

谈论曼德尔施塔姆写给玛丽娅的信
你们在坐在落雪的玻璃窗前

2022.1.2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