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 ⊙ 川木的磨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诗歌选辑之二

◎川木



F.织水集
1.锥心之痛
必须俯下身子
像缠绕的秋风
抱紧语词受伤的叶片
倾听手指划过午后的
寂静。风从键盘吹来
带着河流泛滥的气息
吹开夏日溽热的丛林
云朵在风中走走停停
仿佛变换的电脑屏幕
那些微小的标点投身于
每句话中,等待说出
你的锥心之痛
2021年7月27日

2.唯有此时难舍
多少次了?
你从深夜坐起
透过那抹月光
看到她的影子
紧贴着窗前花瓣
微小的身体
惊讶于勘测的空房
琥珀的笑脸
嗔怪那无中生有的哑谜
万物安静如初
唯有此时难舍
2021年7月28日

3.从八月出发
选择从八月出发
从潮湿的话语中转身
翻过云朵低垂的山峦
在开阔的河谷里坐下
等待黑夜降临
河水缓慢上涨
淹没书脊的岩石
以及卑微的想象
更远的路还在前面
在八月未知的深处
即将抵达失忆的终点
2021年8月1日

4.未被写出的汛期
想象一滴水
在词语里溅开
恰似乌云的粉末
留下的新鲜斑痕
想象一条河流
在文字里穿行
仿佛雷电蛰痛时
大地上惊悚的神经
想象未被写出的汛期
台风裹挟着潮水
漫过即将筑起的
内心堤坝
2021年8月3日

5.秋风又起
又一场秋风吹过
八月的乡村,吹开
等待收割的谷物
分拣它们的谦卑和成熟
如同中年的雨水和阳光
深藏秋天的酵母
俯身于大地之瓮
酿造内心的喜悦与感恩
2021年8月10日

6.七夕
古老的故事代代相传
不断加进新鲜的佐料
结痂的词语涂上
紫铜色的厚厚胭脂
主角一次次变换装束
咿咿呀呀唱个不停
银河依然波光粼粼
鹊桥依旧载浮载沉
而我们已被清场隔离
成为无可慰藉的观众
2021年8月14日

7.册封之山
秋天,册封那座山
为英雄之王
为云朵的宫廷
为西风的头领
连同岩石之火
虬枝之血
还有那卷起的
孤独的锋刃
2021年8月17日

8.秋天的眠床
俯身于秋天的眠床
唤起你,至柔的身体
杨柳的裙裾绿茵婆娑
蝴蝶扇动两翼的轻风
滑过抒情的山顶
停留在叙述的唇间
完美的身影携手
舞姿翩跹的词语
在眼波里荡漾
温柔如丝绸和琥珀
为了此时,一生等待
算不算太久?
2021年8月19日

9.叙述者
叙述者躬身劳作
双手挖掘词语如同
犁铧吃力地翻动田垄
泥土从黝黑的睡梦中
醒来,腐殖质情节
需要时间精心培育
土壤的毛细血管渗出
一粒粒残云的水渍
仿佛盐巴腌制的书本
蚯蚓被犁尖划断身体
受伤的标点蜷伏一团
等待在键盘上重新复制
更多的事物将被揭开
如果不是切近中元节
祖先带走了死亡的秘密
2021年8月22日

10.独处之时
她朝扭伤的脚踝喷洒
云南白药,抱怨夜晚的
疼痛违背了生活逻辑
然后对镜审视这趟差旅
穿行的山路有野兽出没
荆棘丛中蛇信子吐出
咝咝的毒液。危机四伏
布满每一页商务合同
目标冲向心脏二尖瓣
那是与生俱来的疾病
也是此行签名之处
她从镜子里走进走出
接打了爱人电话
倾诉身体的委屈
以及未知的恐惧
最后躲进丝绸棉被
用双手轻轻抹除自己
2021年8月24日

11.散步之时
晚饭后
他在紫竹院南路徘徊
树叶的沙沙声落在思绪里
激起了世俗生活的一丝波纹
语言的密钥艰难地打开铁门
通向黄昏廊道的幽暗尽头
卧室里灯光在晚风中低低吟唱
女人在收拾眠床,铺上干净的
丝绸被单。鸳鸯在水面上追逐
练习人类世界的家庭功课
诗人眺望她的孤独背影
为那紫铜色身体淌下羞耻的
眼泪。而秋天,将紫竹院南路
紧紧锁住
2021年8月26日

12.三个月亮
谢谢你发来三个月亮
穿过微信屏框
为这个夜晚
带来慰藉之光
远行的旅人
唯有皓月苍茫
失落的时候
总有月色荡漾
生命必须坚持
死亡亦需疗伤
2021年9月7日

G.关于河流的叙述
1.引子
叙述一条河流
无异于一次冒险
它随物赋形变幻不居
布满语言的枝枝杈杈
剪不断理还乱
敲击键盘引来的水声
有可能淹没探寻的双手

2.源头之一
对源头的探险
损失了十组动词
那些词语被仓颉造出
就承担了回溯的使命
它们的响鼻曾经触及
冰川滴落的雪水
穿透脊髓的凉
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3.源头之二
调集词语轮番上阵
试图接近源头之水
词不达意,源头不可勘察
或许格桑花能够参透
一滴水从何而来
又为谁而去

4.源头之三
对源头存而不论
这是诗人惯用的花招
无源之水穿过死亡之甸
青稞在八月摇曳
河谷探头探脑
鹞鹰用翅膀拍打云朵
光影的碎片沉入水底
鱼卵在澄澈之处孵化

5.上游之一
河流承载着两岸青山
进入此生标定的路径
巉岩风化,砾石滚动
语言在落差之中蓄积
穿透时空分界的能量
回流涌起一波波敬意
被隐藏的与被开示的
是同一条河流,恰似
僧侣前后踏进词语的
幽深之处,不曾停留

6.上游之二
上游回响着远古的跫音
仿佛羊皮筏在湍流中旋转
死亡在水面上相互指认
硕大的岩石顶起腰身
浪花溅起慌乱的鱼群
上游是一个危险地带
除非语言能够将她救赎

7.上游之三
被群山切开的上游
被岩石打磨的河流
从历史缝隙中涌出
那是大地射出的利箭
携带寒光凌冽的咆哮
冲开荫翳蔽日的峡谷
它的落点惊动两岸猿声

8.中游之一
中游是一个犹疑的词语
是在回溯中反弹的意群
它的眷顾在雪峰之巅
鹰隼飞过皑皑冰川
俯身于跳跃的水流
它的瞻望在未知之途
一叶扁舟轻轻触动
芦花摇曳的万古悲愁
宛如漫步泥土的犁铧
河流在中游精耕细作
将语言的边界推向
秋兴之后的广袤原野

9.中游之二
堤防建基在魏晋风度
之上,仿佛品藻人物
河流在中游被指指点点
决堤、复堤,破镜重圆
历史在这里上演无数
仙游与鬼神的悲欢离合
更不用说火船沉江
英雄手刃枕边美人
王朝瞬间被洪水冲垮
中游是剧情反转的河段
词语被分流又聚拢
能指与所指相互置换
唯有云朵在水底滑翔

10.中游之三
一座巨型水坝将中游分割为
断裂的长句。洪水沿着坝前
的水文尺缓慢上涨,黑天鹅
用双翅拍打水面参数,试图
纠正流量方程式的计算误差
泄流孔从指挥调度系统凸起
将叙述的节奏掌控在库水位
涨落平衡的区间。语言已在
洪水一阵阵裹挟中精疲力尽
消能底板上层层堆积的白沫
仿佛河流揉碎后吐露的气息

11.下游之一
进入下游,意味着河流
将词语的视域展宽至
两岸连绵起伏的滩涂
一些词在跋涉中走失
更多的词从支流汇入
舟楫划动安静的波纹
江豚跃过惊悚的汽笛
斜拉桥凌波而过
向对岸城市送去
商贾行旅的匆忙身影
经过市场的反复搓揉
流水磨去了坎坷棱角
成熟中变得更为谦卑

12.下游之二
我们将目光投向流水
浸染的变声空间
那里是冲积平原
歌声中的鱼米之乡
金黄的稻穗在风中翻滚
收割机发出兴奋的叫声
河流所到之处
又是一个好年景

13.下游之三
河流在下游跃过沉思的
浮标,接近旅途的终点
一切流动的事物都将融化
在时间的汪洋大海中
这是浩大项目的尾工
诗歌以悲悯的胸怀拥抱
一条河流的完成
在那里,语言的涌浪
覆盖了每一滴水
覆盖了漫长的叙述
以及水中消失的生灵
2021年9月11日-11月1日

H.冬日碎片
1.
冬夜,万物封藏
树叶卷起的月光
纹理清晰。仿佛耳膜中
打转的词语,寒风撒下的盐粒
2021年11月19日

2.
风吹叶落
节律的齿轮缓慢转动
精心打磨轮回的奥秘
这些叶子曾经庇护
飞鸟的翅膀,让翱翔
返回绿荫构筑的家园
而对于阵阵寒风
每一片叶子都是
季节孤寂的回响
大地奉献的祭品
2021年11月22日

3.
冬天的逻辑隐藏在
冰封的河流里
槽水向河床跪下
光线在岸边徘徊
唯有大风的鸟喙
啄食冰上的残雪
2021年11月25日

4.
我曾经呼唤你
隔着漫天飞舞的雪花
追忆你火红的身影
在对称的语言中闪烁
大河都随着你摇晃
以其呜咽之声
回应这旷世的孤寂
2021年11月26日

5.
我们在冬夜的炉火边
坐着,一宿无语
风吹进来
在你我之间游走
火苗窜动着哔啵的
问候。一粒灰烬
落在你的睫毛上
我伸手试着拂去
却发现那是照片上的
一滴泪珠
2021年11月26日

6.
凝视一个词
凝视“冬天”
在层层包裹中呼出
玻璃外的枯枝
一只鸟停栖那里
在绿荫的回响中
追忆同伴的翅膀
而现在,万物凋零
词语进入休眠
意义不再飞翔
2021年11月29日

7.
冬夜,在白广路行走
路灯从两边次第打开
世界呈现犹疑的钝角
一阵风吹开斜边上的
梧桐叶片,落入定制
的计量生活。我们在
万籁俱寂中有所期翼
仿佛游鱼从河流站起
2021年12月5日

8.
生活用复眼抓取的
冬天,必定超出视距
它聚合的不是六角雪花
而是雪地里奋力爬行的
一只六足昆虫
2021年12月6日

9.
作为节令的“大雪”
被寒风打磨的冷铁
但这不是你的全部
甚至不是你的体感
真实的雪,切近的雪
火热的雪,激情的雪
不可辩驳的逻辑之雪
长袖善舞的伶人之雪
正在被递解的途中
2021年12月7日

10.
雪地里的灌篮高手
跃起的姿势比所有言词
都要锋利。比刀更热
比光更快。仿佛一枚楔子
插入慵倦的冬日生活
2021年12月7日

11.
我以悲悯之心对人
我以羞耻之心切己
如果不是雪箭射伤羽毛
我将振翅,也将鸣叫
即使漫漫征途
凌冽而孤寂
我仍以赤子之心
爱你
2021年12月7日

12.
苏童:“现在的冬天不如从前的冷了”
从前:我们没有空调暖气
衣服不够厚实,羽绒服很贵
再从前:我们填不饱肚子
热量不够充足,老百姓很瘦
从前的从前的N次方:
我们穴居,茹毛饮血
大风从旷野振翅而过
野狼在深夜仰天长嚎
冬天自四面八方聚拢
缓慢浸透石斧的骨髓
那种冷,粗糙而锐利
即使追忆也不敢逼视
2021年12月7日

13.
季节的律法
赋予北方的冬天
肃杀与威严之势
唯有飞鸟的双翅
不停地拍打乌云
仿佛精卫填海
它用渗血的羽毛
剪开一片天空
此时,阳光倾入草木
所有的文字都为之动容
2021年12月8日

14.
冬夜,面对窗外飘飞的雪花
我在犹疑,要不要做亲子鉴定
看看它们的亲权指数是否符合
孟德尔定律。这么说吧——
这些失散已久的词语
这些不期而至的小精灵
如果曾经是我们的骨肉与血脉
那该如何迎接、拥抱,或者言说
2021年12月8日

15.
钟声响起
潮白河沿着寒风推进
乌鸫依然在阳光里翻舞
拨开云天垂落的大水
把剪影投进记忆的屏幕
我们在冬天的河边行走
看过往的风从岸边吹来
一片片雪花,有些冰凉
仿佛飘飞的词语击中你
内心涌出一阵阵宽慰
即使你我已经老了
经不起岁月的折腾
钟声依然会响起
潮白河沿着寒风推进
2021年12月9日

16.
自从养了只加菲猫
就不敢再看小区流浪猫
又一个严冬的死亡季到了
它们躲在车底处、管道下
枯草堆、树洞里、阴沟边
有时探头探脑、互相打闹
有时梳理着脏兮兮的乱毛
更多的夜晚,它们独自
对着寒风一阵阵呼号
那些声音瘦长而尖利
一寸寸扎进我的心头
直到这颗心被戳成石块
不再疼痛。而鲜血依然
从睡梦里渗出......
2021年12月10日

17.
我不忍在冬天写诗
用寒风来修饰枯枝
赋予它曾经的新芽
蝴蝶般绽开的双翅
仿佛键盘久已冻僵
我的手指也被移植
新鲜之词纷纷遁去
唯有挺住意味胜利
2021年12月13日

18.
阳光从严冬的缝隙
俯身即将封河的水面
仿佛秘密的桨船
划开阵阵涟漪
哦,这波纹的柔板
恰似你流动的身体
2021年12月15日

19.
一棵老树像楔子
嵌入深冬的冷风里
木质语言向外溢出
如年轮缠绕的锯齿
战栗着,发出吁求
2021年12月16日

20.
我总是忘记你的面孔
或者名字。明知道你
就在身后,远远跟着
仿佛梦中的隐喻足迹
迷迭香枝的氤氲气息
但我无法回望,直至
锥心的呼唤归于沉寂
2021年12月16日

21.
空白之书适合冬夜阅读
譬如此时,风从干渠斜插过来
在书脊打转,刀刃般寒冷
卷落的悬铃木叶片层层堆积
充满语词缺席的秘密空间
书中人迹罕至,偶有窸窣声
从封底传出,仿佛背叛的耳语
“危险的淡水贻贝类底栖动物”
2021年12月21日

22.
老人低头敲着铁皮
一锤一锤,音质均匀
偶尔有一阵阵咳嗽
插入短暂的休止符
此刻,我倾听阳光下
金属相互碰撞之声
模仿那双皲裂老手
紧紧握住生活的碎屑
2021年12月24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