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负一层》

◎墓草





作者:墓草

又到了周末?!
一个人的晚餐,可以简单……重复这种简单,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年!
D现在可以归类为单身中年,也可以勉强自己在青年的G群里再混一年或两年。当D感觉自己不再年轻,孤独感失落感……加上失眠,让他确认自己不能一个人走完这一生,所以,必须在自己这朵花还未凋谢时,找到一个BF
有人说:“四十岁的男儿一朵花?”
他想去洗澡,洗去的不是花香,而是汗臭味!再继续老去……还会让人闻到老年人的味道。所以,必须在自己老去之前,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BF
灯光像花朵在夜色里盛开……
还是坐上那一班公交车……
还是那一站下车,再走没多远,就是高楼的负一层同志浴池……不记得自己来过多少次?每次幻想着来,疲倦后离开!没有可以回味的肌肤或声音。
……那熟悉的眼神!
……那熟悉的暗示!
……那熟悉的性交动作!
相互发泄完后……戴上陌生人的面具,然后离开,像机器投入工作。
D又走进了同志浴池。
他洗完澡之后,没有了兴趣进“小黑屋”,就半裸着身子,坐在前台旁边的沙发上,窥视前来登记的新面孔。
M的突然出现,让D眼睛一亮。

“你来过几次了?”
“第一次来。”
D牵住M的手,招呼着……很快,D买了两瓶饮料,问都没有问就塞进M的手中一瓶。
MD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我先脱衣服洗澡……”
D看着M脱掉一件又一件……没有失望,又增加了许多的好感!
M洗澡时,D手中拿着两瓶饮料,守护在旁边……
“去哪个位置休息?”M问。
D把两瓶饮料递到M手里,帮M擦干背上的水珠……然后接过已经打开的那瓶绿茶,示意去靠近灯光的人少的大厅休息。
那时,已经有几十人挤进了“小黑屋”。
D闭上眼,拥抱住M,两个人躺在并排的一排床上。
没有言语的交流,只有肌肤和肌肤的触动……
有一个人走过来,在M左边躺下……又有一个人走过来,挤在D的右边半侧身躺下……午夜时分,大厅里的灯关掉后,床上的身体和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两个人的肢体动作,会带动一排……D在半睡半醒之间,勃起……他亲吻着M,用熟练的动作,再次重复昨天的自己。
很快,D进入了疲倦,感觉身边的M可有可无……他想独自睡去。而就在这时,做完一次0M,现在要切换角色,他要做1进入D,让D有些心烦……
而就在这时,躺在M左边的另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男子取代了D的位置,他让M享受另一层的快感发泄……D的身体被夹在左右两边的激情中……被别人的颤抖触碰着。D的意识……发泄完之后,又是幻想的破灭,还未来得及恋爱就已经失去。
还是重复昨天的自己吗?
记得自己坐在前台时和守护M时,并不是这么想的……而M0.5,自己也可能是0.5……
D想起M时,在黑暗中,已经感觉不到M去了哪儿?
或许,他刚刚发泄完,正在清洗自己……
“为什么不让M先做1?……”
D在黑暗中回味M的气息……他是真的喜欢M,而他已经习惯了,十年了……每次来到同志浴池都是这样!
MD年轻十岁,他就像十年前的D第一次走进同志浴池……
M还会回来吗?如果是十年前的自己肯定不会再回来……他知道,此时的M比自己更有吸引力。
D去沐浴间,他没有看到M
回到大厅……
他无法在黑暗中找到M
他有些失落,想一想,年轻的M就像十年前的自己,正迷失在一个又一个诱人的肉体中……
十年前的他,可以一次又一次拒绝别人……刚拒绝完,又有新面孔出现,他享受着新的肌肤……就像在换一件件衣服。那时,他不懂得珍惜,也不去分辨哪些是真情真爱?当他也开始被别人拒绝时,他知道自己已经不再年轻帅气!他的脸上写满越来越多的皱纹……性交的次数减少到让人陷入孤独。
M可以成为自己的BF吗?
D在黑暗中失眠,躺在拥挤的肉体中渴望着可以弥补他的那一部分……
疲倦后进入睡眠,不知什么时候被人弄醒,拒绝……再次进入睡眠。
D睡醒后,他看到大厅里的上百人已经剩下没几个人,年老的体瘦的不为工作而烦心的他们还在蜷缩中裹着毛巾被睡眠。
M是什么时候走的?没有留联系方式……下次还能再见吗?为什么要去在乎这一夜情?他走了也没有和自己打个招呼?!他太像十年前的那个自己。
“……薄情寡义!”

D又回到了自己租的那间没有光需要灯光的地下室,休整完自己的外表,再次投入到工作中……他以为劳累一天,喝点酒就可以什么都不再去想,快速进入一个人的睡眠,然后再投入明天的,明天的工作……
D在梦中看到了M,他正站在街道的对面……这时,一辆公交车走了过来,挡住了D的视线,等公交车开过去之后,M不见了,他快速穿过街道,寻找M的背影……街道上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D从梦中醒来,他摸着墙壁找到灯的开关,然后找到昨夜喝剩下的果汁……然后看看时间,距离天亮还早,距离上班时间还早……他缩回被窝,回味梦中的M……梦中的M更单纯,似乎还是一个没有进入圈子的少年?!
很快,这一天的工作结束了。
他本来打算周末去那家同志浴池的,周二的晚上他就去了……来的人没有周末时多,他走进浴池时期望再次遇上M,但是没有,他冲完淋浴后,下半身围上一条浴巾,坐在前台入口处的沙发上等……第一次,他就是这样遇上M的。
这次,他等到午夜时分,大厅里的灯按时关掉时,M也没有出现。
也许明天,也许周末……M一定会来吧!他记得自己十年前,每个星期至少有三个晚上是在浴池度过的。
D回到大厅,微弱的提示灯下,他熟悉每一排床,还有整夜传来呻吟的“小黑屋”。
还好,有空床位……
D在睡梦中又看到了M,好像是在车站?好像是在商场?……M正站在电梯上往上走,而D也正站在电梯上往下走……两个人距离越来越近时,M突然侧过身子看到D,然后对D微笑……而上下的电梯很快拉远了他们之间的距离,当D的脚移动到地面时,他快速掉头上电梯,去追M,而M的身影已经消失在陌生的人群中。
这时,有一只手摸过来,D在黑暗中意识到这不是M的手,他很快疲软了,那只陌生人的手很快离开。
“为什么又梦到了他?”

就这样,每晚的每晚,D因为思念和自己一夜情的M,他坐在地下一层的浴池入口处等M,他已经不记得曾经和M聊过什么?但他记得M说过和他居住在同一个城市的同一个区,他的工作是?……想不起来了。
三个月过去了,M一直没有出现。
D再次来到地下一层的浴池,他感觉身心疲惫,不再期望M,洗完淋浴,他很失落地躺到第一排床的最边处,这时,有一个老头凑过来,D不想看他的表情,马上闭上眼睛。
“年轻真好……”
另外一个人的呼吸越来越近……快要靠近自己的嘴巴了。
这时,D快速用手罩住自己的嘴巴,感觉老头干涩的嘴唇吻在了自己的手背上……
“年轻真好……”
老头叹息一声,慢慢地起身,慢慢地移动着脚步走开了。
D心底升起一丝丝的怜悯……来这个地方的老头,都曾经年轻过,阳光过,帅气过。而此时的自己已经步入中年,再过十几年或二十年,自己就和他们一样。
不想独自一个人老去,不想和不爱的女人结婚生孩子,不想……不想带着幻想一次又一次来到浴池,幻想一次又一次破灭,还是独自一个人回到自己租的地下室。
一滴泪珠突然从脸颊滚落。
怀念那逝去的青春时光。
D在恍恍惚惚的梦中,又见到了M……M的微笑越来越近,D伸手牵住了M的手,这次,他不准备放手……他怕一松手M就会消失!
他紧紧牵住M的手,走进大楼的第一层,推开门,房间里套着房间,门里边的房间里有另一个门,再推开门,是另一个房间,另一个房间里有另外一个门……他不停地推开门,总是听到一些脚步声走过来,他们或她们也要走进这个房间吗?
他紧紧牵住M的手,上了二层,推开门,还是门,推开门,推开门……一个房间,又一个房间,所有的房间都有两个门,灯亮着……床在哪儿?又是别人的脚步声……声声靠近!
啊!他紧紧牵住M的手,上了三楼,上了四楼,上了五楼……爬上了高高的楼顶,可以看到日出……啊!天怎么这么快就亮了!……又要准备去上班了!
不!他紧紧牵住M的手,回避日出……下一层楼再下一层,再一层……再一层层……往下飞奔……终于看到地板上裂出一个黑窟窿,两个人逃一般地快速跳下去……
D在梦中感觉自己的床,像一艘船,又像一口棺材……床在黑暗中摇晃,不用开灯,他就能看清M的嘴唇……他快速贴上自己的嘴唇。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很不舒服……想要上厕所?想要拉屎?……这时,有一根东西快速从自己的屁股里涌冒而出……他伸出左手拽了一把,拽出一根又像大便又像油条一样的东西?……这太尴尬了啊!……还好,M正闭着眼睛和自己接吻……还好,他快速把自己的粪便藏到了席子下!可是,他在梦中还是担心M会闻到他手上的气味……去洗手?
这时,一只湿凉的手正在黑暗中抠D的屁股……D从梦中惊醒。

这一天,当D坐在浴池大厅的入口处,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闪现时,他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去等M
这时,有人从D面前走过,他停下脚步看D
D的目光与他对视时,闪亮了一下,他兴奋地跳起来,拥抱住了M
“我等你等了有一百多天了,你终于来了!”
“我最近正在换工作……”
“找到满意的工作了吗?”
“已经面试好了,老板通知我明天去上班!……我一高兴,就想来这里放松一下,明天努力好好上班!”
“……太好了!真为你感到高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次,我们要相互留电话……这次,我一定会满足你的!我想成为你长期的朋友!”
“好的,我先去洗澡,回头再聊!”
D看着M拿着自己的钥匙牌找到柜子,然后一件一件脱掉……
“不要再脱了,和我一起走吧!去我住的地方……”
M愣住了,他心想自己刚买完门票,衣服还没来得及脱完就离开?……
“和我一起走吧!去我住的地方或去酒店开个房间……我是认真的,我是真的喜欢你!”
MD对视了一会儿,同意穿上衣服和D一起离开。
两个人暂时闪开,各自去穿自己的衣服。

D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两个人在朝阳区的管庄站下了车,那时,管庄站的地铁站还没有开通,附近的小平房还没有拆掉。
“我住的地方条件不太好,还是去酒店开房吧?!”
“我不会介意的,你不是说要和我成为长期的朋友吗?……能够同甘共苦才能走到一起。”
“我想请你吃晚饭?”
“我今晚已经吃过晚饭了!”
“那就陪哥喝点酒吧!我今天刚好发了工资!而你又刚换了新的很满意的工作!就一起庆祝一下吧!”
两个人走到一家小餐馆时,已经是晚上十点。
两个人离开这家小餐馆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再走十几分钟,就到了一个小区的地下室,D住在负一层。负一层就像一个地下旅馆,可以长期租,也可以只住一晚,有共用的卫生间和洗澡间,还有一个很小的小卖部。
D的房间很小,床是单人床,床比浴池里的床要宽一点,房间里只有一双拖鞋。
“我在这间地下室里已经住了十年,从没有带过人来住!我这里的条件太差……”
“等我的工作稳定后,我俩一起合租房子住……我喜欢朝阳的有窗户的房子。”
“只有一双拖鞋,弟弟先去洗吧!”
D把毛巾和洗发水递给了M
M走出D的房间,去公众沐浴间冲洗完,当他往回快走到D的门口时,他又返回,去小卖部买了两瓶果汁。
“哥哥,你喝的白酒比我多,喝些果汁醒醒酒劲……”
“来我这里,还让你破费!……”
“我担心你喝多了硬不起来!”
“我没事的……我会让你前后都爽个够!……”
D抱住M亲吻了几分钟,然后去洗澡。
……
两个人相互拥抱,亲吻着……来回了两个回合后,继续拥抱着进入了梦乡。

早上七点时,闹铃响了……M快速从被窝里钻出赤裸的上半身,他推了推D
“哥,快起床,我们两个都该去上班了!……你早餐想吃什么?我请你!”
D懒洋洋地从被窝里钻出来:
“好弟弟,我真想请一天假,继续抱着你睡……”
“我今天去新的单位,第一天上班,我不想迟到!哥穿衣服快一点……”
两个人都穿好衣服,正要出门,霎那间,D的脸色变了色。
“我的钱包不见了!”
“什么?……”
“我的钱包真的不见了?我昨天刚发的工资……”
“会不会丢到饭店了?”
“……昨晚,你去洗澡时,我脱外套夹克时,钱包还在我的口袋里?……”
“你再好好找一找,会不会掉到床底下了……”
D去床底下找,没有找到,他翻开枕头,又翻开全部的被褥,还是没有找到,他和M的眼睛对视,看到M的眼睛里全是无奈和悲伤!
D丧气地坐在床上。
M沉默了一会儿,说:
“我不会走开的,一直到你的钱包找到为止!……你再好好想一想?你的房间不大,房间里的东西也少,一定会找到的!”
D开始一件一件地翻看自己的衣服口袋,床上的衣服,墙上挂的衣服……还有大纸箱小纸箱……
“找不到就报警吧!”
D已经不再怀疑MM那双伤感的眼睛让他心痛!可是钱包去了哪儿?……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两个人都饿着肚子……
M不敢再靠近D,也不敢去坐D的床,他站了三个小时,只能再次重复那句:
“找不到就报警吧!”
D不语。
“要不,你来搜我的身吧!”
D不语。
D回想着他是怎么和M认识,又是怎么每晚去地下同志浴池大厅的入口处等M,他等啊等……等了一百多天,终于等到了M……如果钱包是丢在浴池里了该多好?!他忽然回想起他的第三个梦境,在梦境里M已经睡过一次他的床,还有一根东西从他的屁股里钻出来……
D快速地掀开了自己的席子……可是还没有钱包的影?他几乎是在悲愤中掀开了自己的床板,钱包闪现在自己的眼前?
“啊!找到了!”
M叹了一口气。
“找到就好,你打开钱包点一下,有没有少?”
D没有打开钱包,他把钱包放在床上,很沮丧地低垂着头不语。
“……我该走了。”
M说完快速推开门快速走出了地下室。
D抓起床上的钱包狠狠地摔在地板上……几张纸币像蝴蝶飞舞了两下跌落在地板上和床板上。D失声痛哭起来,他的眼泪一滴又一滴落在床板上,落在微笑中的老人头像上。


2022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