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去看海(组诗之二)流浪于一抹深蓝(十首)

◎术香




 
黄绿,碧绿,浅蓝,湛蓝,深蓝,
在颜色里读海,读出内心平和,
读出惊心动魄,
读得泪流满面。
 
一点一点,一片一片,
似读一本巨著,海水如人,
触其指尖,拉起衣襟,
它温暖,亦冷峻,
从里到外翻卷着故事,
而词语不外露,
四季光芒暗含,掷地有声,
小章节,小段落,
轻轻萦绕,重重拍击。
气势磅礴非一纸空文,
朝晖层层是序曲,
剧目陈列旧事旧物,
远古风雨只是点滴。
读到巢穴,读到城堡,
读到千村万寨生机勃勃的状态,
人间拉开帷幕,海天并无交接。
 
浪花不曾休止,
每种色泽纯粹,
书空描绘,书空镂刻,
书空弹起无色琴键,
生命不曾流失。
流浪于一抹深蓝,
我们收获微笑的权利。
 
门是点缀也是取代
 
涌动即推开,
世界之门,人间之门,
一扇扇推开,千门相约,
万门呼唤,此时彼地均可进入。
 
朝霞拥抱落日,左右无间距明亮,
气势从血脉里蓬出,
枝叶无限扩展,
有意收藏光芒,
而背后空净,这一年,
哪一年,永世之爱静默。
 
潮水互不铭记,
一而再地忘却,
头顶灯光,匆匆闪烁,
脚步压住黑色,
从黎明到黎明,
门的眼睛,门的鼻息,
生生世世根系扎紧,
生命狂欢未被录入,
蝴蝶紧缩翅膀,
游隼穿越,火烈鸟控制不住满腔深情。
 
水珠将延续生命,
从一只眼睛说起,
爪花印在雪地,
烟花与扁舟演绎故事,
一节草的重量,力抵万钧,
鸟鸣谨慎绕行。
 
靠近什么,进入什么,
臆想里歌谣缠住绳索,
门是点缀,也是取代。
 
时间之海闲听水声
 
没有评说空间,没有回旋余地,
海水相望瞬间,谁都成了谁的,
谁也还是谁的,
怀抱相连,大至无限。
 
前心后背即前生后世,
一代接纳一代,
一代含着一代,
只有来处,不问归途。
在该在的地方,
去该去的地方,
每滴水为家,分分秒秒为家,
时间落入海水,蓝着完满,
蓝着存贮。
一片海空旷,
梦是标点,一句一句书写,
筋骨柔韧,水迹托住漂泊。
 
密集而不挣扎,
左右指向清晰,
一万年跨度,虹彩悬浮,色泽沉稳,
红黄蓝各自表达情感。
手心空空,拢不住伤感,左手拉住右手,
右手推开左手,零归于零。
梦幻是一个无底宝盒,
从七月到九月,
空白圆环各不衔接,
拆去边框,
时间之海闲听水声。
 
卷向哪里都是天边
 
白色浪花卷向天边,
再转向天边,
卷向哪里都是天边。
欲望为空,心无挂碍,
鱼群穿越,最初的日子在最初的地方,
冬天也好,夏日也罢,
开花是一种朴素表达,
落花里不含种子,
而根系潜在,打扰只在梦外。
 
踩一层浪花,
手牵手的空白,肩擦肩的空白,
各种气息浓聚,时间从不断层,
一日一日陈列,枯荣无影,
黑白并入苍老,
捕鱼者悄悄收网。
 
浪花之门,浪花之路,
不间断耳语,
咬文嚼字的叙述,
纸页空着飘摇。
风从一边来,又刮回去,
停顿于缝隙,开始于绝断,
某一节点破漏,
时间刻度似已模糊。
 
所披月色化整为零,
一块一块交付,
黄昏之黄只是表象,
墨色汁液力透纸背,
拉直弧线,群鸟改变方向,
五月饱满溶入水面,
梦羽轻扬,一世被一世破解。
 
它必将去哪里
 
用树枝、木棍,用石片或手掌,
划开,再划开,
阳光海面不受惊扰,
可修复,可自愈,
破损之后仍可完美铺开,
向着远方,又回到近处,
没有畏惧,没有恐慌,
更不会气馁放弃,
它要去哪里,它必将去哪里。
 
思绪缘海水而行,
海天相接处海天分离,
天空更高,水面更阔,
更远的地方仍是海天相接。
前后左右,所有物体可知可感,
而天空高高在上,不可触及。
有些空,无论在哪儿都是空,
泪水落下来,斜影落下来,
一一点开水面,语言形成涡流,
在某一处纠葛,陷落,不由自主。
 
梦从梦中惊醒,
来得及转身,无论岸在何处,
抿去所有笔画,词语从肢体里脱落,
无字无词之体轻轻,
栖息于水滴,柔软之船,
刀枪不入之船,寂然划行。
 
也只是个圈子
 
海洋再大也只是个圈子,
一切有,一切无,
一切成为一切,
一切化去一切。
时间相托,时间相依,
圈子内外没有什么惟一。
 
在纸上,在沙滩上,
在任何可以留下画面之地,
画圈什么,有马在奔腾,有鸟在鸣唤,
也可星辰有序璀璨。
不代表什么区域,
气息是运载工具,
从无到有,从有至无,
空白是不朽证据。
 
从一点小事或一缕风声,
我们获取消息,
各类组合云集,
解开绳索,搬去石块,
标尺渐趋模糊,
一朵云被层层包裹。
根系源于一个词语,
一点一横虚实相间,
我的东方白月,
又不舍西天落霞,
圈子相套,又逐一虚化。
 
一切无足重轻,
我们坐在最外一层,
一片海里的春天。
 
穿
 
谁来谁往都是穿插,
大海荡漾着自己,
拍打着自己,澎湃着自己,
而自己全无,
平静与暴怒,
里程在过程里,
过程又空无一物,
没有车辙,没有马蹄,
一望万年的视角空着,
记录之后仍有记录,
色泽、气味及永远空旷的胸怀。
 
越走近越觉得遥远,
除了热情,除了气魄,
它把自己攥得紧紧,
抱得紧紧,它是它自己,
以前是,现在是,永远是。
闪电划不破它,
风暴卷不走它,
什么欲求,什么杂念,
落下都如泡影,
飞离,飞走,飞逝,
红尘为虚物,
入眼不入心,灵魂轻颺。
 
这浪涌了千载。
有始有终,有始无终,
每一处都是原点,
每一处都会转向,
浪花落下是笑,
浪纹散开是笑,
笑着接纳万物,笑着溶合万物。
空而不竭,空言长序。
 
时光一点点上浮
 
沉入夜色,所有色泽褪去,
隐秘无色,
涛声很近也很远,
空中挂满鸽子,
臆想中的日子不在,
飞翔之声空置。
 
时刻为门,一扇一扇推开,
海潮扑面而来,
浪花之眼、之手、之细胞,
欢快着,柔软着,
表达与否皆无心机,
蓝色直白,绿色直白,
没有交织和编制,
薄在薄处,厚于厚处,
重心从不偏移。
 
仿佛要别离,
我与大海,大海与我,
手臂伸向远方,指尖未触及,
距离只是门槛的厚度。
 
飞蚊与词语各自纷飞,
另一种漩涡不在明处,
始终无语,彩色动漫空着欢喜,
夜色毫无羁绊,
此岸与彼岸交替涨潮,
每一天都有此刻。
 
模仿一种声音,
九千只鸟儿横空飞出,
翅膀翻卷如潮,
六月雨声,十月飞雪,
均被摄取雀跃瞬间。
无限推开,无止境行进,
时光一点点上浮。
 
携海而行
 
雨水自带味道,
落进海里仿佛都是海的味道。
海渴了,细细品尝每一滴雨,
小甜美,小温柔,小缠绵,
感觉万千,一而再地过滤,
雨水仍在。
 
一场雨,一天雨,一年雨,
生生世世的雨,
被海吸纳,海愉悦翻卷,
愉悦辽阔。
愉悦讲出故事,说出传说。
雨水来过,还在源源不断地来,
它们有名字,有娇媚,
有经久不散的灵魂,
入海随海,唱海的歌谣,跳海的舞蹈,
一浪一浪书写生命,
一层一层陈列生活。
 
海抱着雨水,
海吞咽雨水,海和雨是兄弟姐妹,
一滴雨一幅图画,
在海的面庞,海的心室,
最美的色彩,最柔的线条,
涂满雨水,不化不灭。
 
雨想说就说,想动就动,
还是旁观者,是欣赏者。
携雨而行,永远有多远,
海和雨就会走多远。
 
人间等距离呈现
 
一艘船驶出,更多船驶出,
黄昏漫散开来,淹没别离。
事物在事实里翻阅,
每一点都可以是起点。
回到一处,去向一处,
都具有目的性,
而时间不受控制,
哪一刻都可随时打开,
有什么进进出出,
有什么盘桓徘徊,
时间之船不拘小节,
从一个海湾,
到另一个海湾,一一相约。
 
似乎说远了,
有一些东西比远更远,
天南地北两只船,
也许子虚乌有,本质上并无关联,
却被黄昏遗留,
不在甲港口,不在乙港口,
也不是吸盘鱼那样吸附于某处,
它们在无时刻的空间,
被某种隐秘界隔,
人间之厚,天宇之厚,
不可望穿,不可逾越,
甚至不可知,不可感。
 
回到一些词里,
有远走就有归来,
方向可以偏斜,
而目光不受阻碍,
拐弯处有什么在滴落,
五颜六色,流光溢彩,
浸染和感染是多道工序,
人间等距离呈现,
此处即彼处,
船和船共振于一处,
时间位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