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像录(171~347)

◎闻九排



梦像录(171)

在歌厅里
一群人
正在合唱
《恋曲1990》
因为太久没唱
忘记了歌词
我只能
断断续续地
跟大家一起
小声哼唱上
那么几句

2022/01/11


梦像录(172)

建筑工地上
一个头戴
黄色安全帽
左手白手套
右手裸露的
中年建筑工
正在接受
一个女记者的采访
无意之中瞥见
他右手有残疾
小指摞长在
无名指上

2022/01/11


梦像录(173)

走进高中时代教室
发现我座位没了
哦,头天开元旦晚会
桌椅都摆成一圈儿
今儿重新摆放时
没按原样子摆回
身后的王东旭说
“那边靠墙的一组
还有几个空位子
你随便挑个位子
坐下去就是”
“那怎么行呢
肯定还得
按以前座次坐”
在我鼓动下
大家开始
重新调整座位
见教室正当中
空出位子
赶紧拉了
一张课桌
摆在那儿
先占住位子
转身去拿板凳

2022/01/11


梦像录(174)

接着前面的梦
拿着板凳回来
后面女同学不愿意了
说挤占了她们位子
我只得要求
前面两位女同学
再往前挪一挪
她们也不乐意
“你咋不坐最前面”
“我们男生
可不比你们女生
让我们坐就坐呗”
于是我和彭斌
坐到了第一排
然后
我回头告诉她们
“跟你们有言在先
到时候
可别说我个儿高
挡住你们视线咯”

2022/01/11


梦像录(175)

接着前面的梦
距离上课
还有点儿时间
班主任拿来一摞
64开白色封皮的
小册子
发下来一看
里面收集的
全都是
政治课本上的
一些重点段落
或句子之类的
我说
“要这玩意干啥
还不如看课本去”
这时
听到后面
一个女生说
小册子是她主编的
我拿起自个儿这本
扔给她了
“还给你吧
我不稀罕
这玩意儿”

2022/01/11


梦像录(176)

接着前面的梦
那女生反问我
“你说我没编好
那你呢
主编一本
优秀作文
到如今
都没影儿”
我从课桌里
拿出组好的稿子
冲她扬了一下说
“早就组好稿了
老师不给经费
所以才没印出来
又不是我的责任”

2022/01/11


梦像录(177)

接着前面的梦
班主任盛老师
又回到教室
专门拿来一本
崭新的数学书
交给我说
“你想调整为
物理类考生的申请
学校已经批准了
这是给物理类考生
配套的新教材”
感觉这本数学
跟我以前读高中的
一样大小一样厚
就是封皮颜色
由暗红色
换成了粉绿色
她还提醒我
要抓紧学习
尽快跟上
同学们课程进度
因为我比其他
物理类考生
晚了半学期

2022/01/11


梦像录(178)

接着前面的梦
想到落下
这么多课程
一时半会儿
追赶起来
太吃力了
心里面不禁
打起退堂鼓
要不
咱还是改回
化学类考生吧
但一想到
化学类考生
要考7门课
比物理类的
多一门课
再加上
还得背政治课本
心里又接受不了
正在犹豫中
班主任老师
又抱着一摞钱
出现在教室门口

2022/01/11


梦像录(179)

接着前面的梦
只见班主任
抱着一大摞
一万一沓的钱
又走进教室来
将钱分给了
部分同学
同桌彭斌
也有一份
我问他
“咋回事儿”
“上次学校
通知我们
物理类考生
一人交了两万四
后来听说交多了
所以要给每人
退回一万”

2022/01/11


梦像录(180)

接着前面的梦
听彭斌说后
心里越发
不是滋味
照他这么说
我还得给学校
交一万四千块钱
唉,家里供我读书
本来就花费了不少钱
哪儿还拿得出来
这么多钱交啊
要不
咱还是报考
化学类考生吧
那样
这笔钱
就可省掉

2022/01/11


梦像录(181)

接着前面的梦
上课时间到了
数学老师
竟然是
老家村民朱明安
我小学一年级老师
他走上讲台
第一句话就是
“我今天生日”
同学们
齐刷刷地祝福
“老师生日快乐”
然后
纷纷给他送红包
心说
这么俗气的事儿
咱是做不出来的
都一个村的人
低头不见
抬头见
撞见了
多丢人啊

2022/01/11


梦像录(182)

接着前面的梦
下课后
我去学校行政楼
跟教导处老师说
“一方面
改报物理类
我落下的课程
追起来很困难
另一方面
改报还需要
交一大笔钱
我家条件不好
担心改报之后
因为要筹钱
静不下心读书
最终连高职高专
都考不上
所以我想
改回化学类”
“你当初为啥
要报物理类呢
没办法
所有报考资料
都已经报上去了
改不了”

2022/01/11


梦像录(183)

接着前面的梦
看老师不让改
我一下来气了
“不改就不改
不过
先告诉你们
要钱我是没有的
你们可别指望我交钱”
“那你就参加不了高考”
“参加不了
就参加不了
咱又不是非得
要拿个大学文凭
我之前读的
还是重点大学
还有学士学位呢”
旁边一个同学不相信
“你以前读的哪所学校”
“合肥工大”
“那你干啥
还要参加高考”
“现在退二线了
闲着没事儿
想通过高考
促使自个儿
多读点儿书”

2022/01/11


梦像录(184)

接着前面的梦
回到教学楼
忽然发现
没有楼梯
同学们
一个接一个
从1米5高的
窗台上
爬进去了
我试了几次
都没成功
心里不禁
恐慌起来
这下咋办啊
又得耽误课程了
本来就与同学们
落下一大截
这时
来了一个同学
他也爬不上去
他拉了我一把说
“后面还有个门
咱们走那边吧”

2022/01/11


梦像录(185)

接着前面的梦
回到教室里
发现座位
重新设计和摆放了
变成一个弧形
朝着讲台
第二排
坐着一个侏儒
是女儿小学同学
为了增高
老师特许他
可在课堂上
抽一种治疗
侏儒的香烟
他座位附近
烟雾缭绕
也没说啥
他父亲
也在这个班上
与我还是邻座

2022/01/11


梦像录(186)

帮父亲喂饭
不小心
将饭粒
和一块胡萝卜
掉到父亲胸前
围兜上
不想糟蹋了
小心翼翼
捻起围兜
将它们
抖落在
父亲的碗里
喂给父亲吃了

2022/01/11


梦像录(187)

一辆自行车
只有前半部分
车龙头和前轮
歪倒在
老家旧宅门前
南侧窗户下面
后半部分
不见了

2022/01/11


梦像录(188)

在父母家后门口
跟大学同学王海鸣
正聊着
另一个同学
贺光军来了
这家伙
一坐下来
就掏出一包烟
问我还在抽烟没
我说早就没抽了
这时
王又玄也来了
我迎上去说
“好巧啊
刚要跟他们说
昨夜梦见你
你就来了
殷守伟呢
他不说
跟你一起过来吗”
“他开始是这么说的
可后来他又说
家里面有事儿
不来了”

2022/01/11


梦像录(189)

接着前面的梦
场景一下
切换到外婆家
这房子已变成
我们家的了
走进屋子
打算给同学们
做几个菜喝酒
看到刚才吃完饭
搁在桌上没洗的
两个饭碗
顺手拿进厨房洗了
见手上沾满油污
又去洗手间洗手
里面摆着一个
从外面捡回的
二手洗漱台
这栋房子
还是旧时土坯房
墙壁将近半米厚
看着特别结实
开发区要扩建
要不了多久
就得拆迁
只能暂时
凑合着住

2022/01/11


梦像录(190)

接着前面的梦
侄儿和小外甥女
在门口地上
架起一个
大火盆
我问他们
“打算吃烧烤吗”
侄儿说“是的”
“那就麻烦你们
去街上买一些
烧烤食材回来
我在家里
把餐具摆好后
再看看能不能
找出一点儿
能够烤的东西
估计我准备得
差不多后
你们就该回来了
正好赶上吃饭”

2022/01/11


梦像录(191)

接着前面的梦
围着火盆
摆好餐具
大家席地而坐
我走到东边头上
打算坐下
发现地上
都是泥水
拿起一双
一次性筷子
垫在泥地上
小心翼翼坐下去
屁股还是打湿了
一大块
只得站起来
把装筷子的
塑料包装袋
拿来垫地上
再次坐下去
这回没事儿

2022/01/11


梦像录(192)

接着前面的梦
不知打哪儿来的
一个现实中
并不存在的
女同学
反客为主
帮我张罗着
拿着一把菜刀
又是切瓜
又是切菜的
这时
屋里一个客人
冲我们喊话说
“我孩子想吃
椰奶泡的牛肉”
大妹不知
啥时来的
她拿出手机说
“我来跟他们
打视频电话
让他们
买两罐椰奶”

2022/01/11


梦像录(193)

接着前面的梦
通完电话
大妹说
侄儿和外甥女
已经在回来路上
我提高嗓门儿说
“这儿离城里
还有一段路
买东西
不太方便
别一会儿
一个主意
大家将就着
吃一顿就行了”
有意让屋里的
那些客人
全都听到

2022/01/11


梦像录(194)

陪人玩麻将
麻将桌摆好
一个人问我
“东边位子
经常赢钱
你坐哪儿”
我说
“既然你这么说
那我就坐东边呗”

2022/01/11


梦像录(195)

父母家屋后
一个女邻居
被另一女邻居
训导了好半天
后者说前者
为人太直爽
容易吃亏上当
后者说完走了
前者看到我后
很伤心地问道
“我这样不好吗”
我安慰她说
“没事儿
我们一家人
做人都很直
你看我们家
后墙上窗户
被人拔走了
也没骂街”
边说边指给她看
我家后墙上的
3个窗窟窿

2022/01/11


梦像录(196)

在父母家
楼房顶上
将近10米高
没梯子下来
家人递给我
一根青竹竿
抓住竹竿
杵着地面
滑下来了

2022/01/11



梦像录(197)

把两个半瓶酒
合在一起
装了
满满当当的一瓶
见还多出一点儿
拿起满瓶酒
喝了一口儿
再把另一个瓶里
残剩的一点儿酒
倒进去了

2022/01/12


梦像录(198)

从外面回来
走进楼道
遇到3楼女邻居
被她母亲搀扶着
要去医院生产
心说
她长得太胖了
平时都没看出来
是个孕妇呢
给母女俩
让开道儿
上了几步台阶
回头看她们
手里拎着
几个包裹
显得很吃力
赶紧返身下去
要过包裹
送到楼下
拿出手机
帮她们叫了
120

2022/01/12


梦像录(199)

看一个老太太
拎着个铁皮桶
拿着把水瓢
从下水道里
舀水浇菜
我走上前
想帮她一把
发现下水道的水
都是学校住宿生
洗完澡的肥皂水
我说
“这水不能浇菜吧”
“附近没有水塘
不用这水浇
就没有水了”
我犹豫了一下
还是帮老太太
舀了满满一桶

2022/01/12


梦像录(200)

接着前面的梦
拎着水桶
走过宿舍区
发现房间里
学生们
都躺床上看书
令人奇怪的是
这儿的男生
和女生
竟然混居
心说
时代真是
不一样了
我们那会儿
女生宿舍楼
有阿姨守着
男生要进去
必须登记
4年里
我也就
去过一次

2022/01/12


梦像录(201)

接着前面的梦
我拎着水桶
往前走着
忽然变成
一个住宿生
要从上铺下来
我的一双凉鞋
搁在靠门口的
一张双层床下
只得沿着
其他人的床沿
一点点
往门口走去
担心吵醒他人
不敢弄出声音
走到门口了
抓住扶梯下来
发现我的凉鞋
不见了
疑似被
睡在那张床
下铺的男生
给藏起来了

2022/01/12


梦像录(202)

接着前面的梦
我问那个男生
索要我的凉鞋
他不给
两人打了起来
本来我处于上风
没想
他哥哥赶过来
这家伙
穿身军官服
掏出手枪
朝地面
连开10枪
向我示威
正当我不知所措时
两个军风军纪督察
朝这边走过来
我赶紧把情况
报告给他们
两人走到军官身边
将他头上帽子取下
又把他身上的佩饰
全都摘掉
把他带走了

2022/01/12


梦像录(203)

一对黄色粉蝶
结伴而行
双双落在
一朵白花上
我心说
好啊
这不就是
一对小情侣
在包间里面
共享午餐吗

2022/01/12


梦像录(204)

一个40来岁
身穿黑衣服的
瘦高中年男人
质疑我每天
写那么多诗
在虚构生活
为此他专程
到我家来考察
站在床头柜跟前
翻看完上面东西
冲我说着什么
我躺在床上
只见他嘴动
不闻其声音

2022/01/12


梦像录(205)

老家村民
朱开心
跟村里要到
两套宅基地
合在一起
建起一栋
7层高的楼房
若算上底下的
架空层
一共8层
在一片3层房里
仿佛
鹤立鸡群

2022/01/12


梦像录(206)

父母小区广场
变成一片庄稼地
一个女人
拎着一只粪桶
拿着一把粪瓢
在东南角
给菜地浇水
见桶内还有
多余的水
她站在原地
一瓢瓢舀起
将水泼洒在
菜地西侧的
麦苗上了
麦苗已
开始抽穗

2022/01/12


梦像录(207)

父母小区
广场南边
环路上
码放着
一堆堆
建筑红砖
貌似有意
不让走机动车
只允许走行人
和非机动车

2022/01/12


梦像录(208)

在父母家吃晚饭
见剩下的米饭
大约半碗样子
不想父母
第二天早上
吃剩饭
我盛到碗里
两口就扒完了

2022/01/12


梦像录(209)

只要一出事儿
市政府就临时
安排他担任
新闻发言人
大家给他
取了个诨名
“应急肾”

2022/01/12


梦像录(210)

女子跳水比赛
一名中国队员
跳完6轮
总分只有
227.83分
我直恨得
牙痒痒
“怎么着也得
400分以上吧
太失败了
史无前例的失败”

2022/01/12


梦像录(211)

电视里面
一男一女
两个主持人
并肩走上台
身材差不多
一模一样高
太不协调了

2022/01/12


梦像录(212)

这是一副
摄影作品
李白雕塑
立在裙楼边缘
仰望着他旁边
直插云霄的
主楼
仿佛
那是为他建的
一部天梯

2022/01/12


梦像录(213)

一个叫薇的
山西女诗人
(现实中
貌似有个
叫小薇的)
游玩故宫
写了一首
10几行的
抒怀短诗

2022/01/12



梦像录(214)

在网上视频
跟一个人学唱
《大海啊,故乡》
他告诉我
“唱第一句时
声音要慢慢下沉
然后
再慢慢扬起来”

2022/01/13

梦像录(215)

早上起来
拿着镜子
照了照
发现面部的疤壳
全部掉光了
一丁点儿
都不剩
完全看不出
受伤的痕迹

2022/01/13

梦像录(216)

一头黄牛
低头从地上
用舌头卷起
一根紫菜苔
吃下去了

2022/01/13

梦像录(217)

带着同事们
前往藏区考察
我们这方
负责准备
与当地同行
举行交流的会场
像室内又像室外
摆了一圈会议桌
我拿扫帚
清扫着
地上的渣土和松针
扫得尘土飞扬
心说
干完活
赶紧洗个澡吧
不然
灰头灰脑的
与人见面
像个啥啊

2022/01/13

梦像录(218)

接着前面的梦
会场刚布置完
藏区朋友来了
为首那个
竟然是
大学同学郭应涛
(在四川什邡)
我赶紧把他
介绍给同事们
“这是郭站长
我大学时的
同班同学”
回头又跟郭应涛说
“我们那儿
郭读葛的音
所以
我同事们
接下来都会
叫你葛站长”

2022/01/13

梦像录(219)

接着前面的梦
令人惊奇的是
老郭手下的人
都是女同志
还是
清一色的
藏族美女
老郭说
“大老远的
来一次不容易
咱们先不谈业务
让我这些女同事
给你们跳锅庄吧”
老郭话音刚落
那帮藏族美女
就跳了起来
那舞姿
真的很优美
把我都看呆了

2022/01/13

梦像录(220)

接着前面的梦
会谈结束了
我心里
还惦记着工作
跑这么远来
可不是看下锅庄舞
就回去的
得真枪实弹
考察点儿东西
带回去
于是
趁大家休息时
我找到了老郭单位
把头贴在窗户上
往里面看
发现老郭
睡在办公室
疑似值夜班

2022/01/13

梦像录(221)

接着前面的梦
叫醒老郭
说明来意
他打开资料室
拿给我一本
破旧的线装书
说这里面收录着
他们近30年来的
环境质量
检测信息
让我带回宾馆
尽快研究完后
给他打电话
他派人来取

2022/01/13

梦像录(222)

接着前面的梦
拿上资料
与老郭告别后
马不停蹄回宾馆
也没打算
去街上
看看夜景
走了一段儿
大老远看见
老郭单位的
那帮藏族女同事
跟她们打招呼时
她们中有个
眼尖的
一下就看到
我手里拿的
那本资料
“哎,这东西
属于技术秘密
咋跑你手里了”

2022/01/13

梦像录(223)

接着前面的梦
那个藏族美女
边说边伸手
要拿走资料
我赶紧解释说
这是跟老郭借的
说好看完后
要还回去的
我也搞专业
知道这东西
属秘密文件
让她们放心
我不会泄露出去的
她们中有个副站长
立马跟老郭打电话
确认我说的
是真话
这才没让我
交出那本资料

2022/01/13

梦像录(224)

接着前面的梦
那个副站长
为化解
刚才的尴尬气氛
让她们中的一个
把手里的
一根烟花
送给了我
“这东西
你拿着吧
一路走
一路燃放
既可以欣赏
我们藏族的烟花
与你们那儿的
比较一下
看看
有什么不同
还可以帮你
照一照路”

2022/01/13

梦像录(225)

接着前面的梦
接过烟花
与这帮藏族美女
告别后
沿着一道土坡
朝下面走去
疑似要进城
手里的烟花
滋滋响着
见释放出来的火花
跟我们家乡的
差不多
没啥特别的
担心烧到衣服
走了一段儿后
便扔掉了

2022/01/13

梦像录(226)

夜里爬起来
写完前面的梦诗
睡下后
疑似接着前面的梦
好像还在藏区
在一间大会议室里
一个男人
在会议桌上
我坐的这边
搁下一盆
扬州炒饭
然后
抱着一个空盆走了
剩下我一个
在会议室里
心说
啥意思啊
莫非这就是
给我们提供的
午饭吗

2022/01/13

梦像录(227)

在卧室里面
帮父亲擦洗完后
地板上到处是水迹
还有脚踩的鞋印子
拿拖布拖着
咋也拖不干净
越拖脚印越多
甚至还带出来
一些脏东西
也不知
打哪儿来的

2022/01/13

梦像录(228)

上午10点半
绕着北郊大转盘
逆时针方向走着
边走边找
吃早点的地方
其实
我早上已吃过
因为中午有事儿
要错过吃午饭时间
所以想
提前吃点儿东西
走到西北角
看见一个
用小卡车
卖橘子的男人
自个儿炒了盆
芹菜千张
正吃着
却不见
卖早点的摊位

2022/01/13

梦像录(229)

接着前面的梦
往前走了几步
忽然想到
咱要不
跟卖橘子的那人
打个商量
买他一半儿千张
对付一下吧
他一个人肯定
吃不了那么多
转而一想
又觉得
这么做太唐突
只好问他
“这儿卖早点的人呢
以前这个点儿
不都还在吗”
他边吃边回答道
“今儿城管来过
他们提前收摊走了”

2022/01/13

梦像录(230)

接着前面的梦
转到西边
发现以前
在这儿开饭馆的
父亲朋友的儿子金涛
在做早点卖
生意太好了
需要排队等候
心说
算了吧
如果在他这儿吃
他肯定提前给我做
要让其他客人候着
而且做给我吃了
还不好意思
收我钱
这像什么话嘛

2022/01/13

梦像录(231)

接着前面的梦
围着大转盘
继续转着
到西南角
发现这儿
有很多小卖店
每家店门口
都架着口锅
在煮面条卖
看上去
太过简陋
应该是专为那些
在路边趴活的民工
提供便餐
估计他们
煮的面条
不求味道
只求饱腹
便走开了

2022/01/13

梦像录(232)

接着前面的梦
边走边向东南角
张望着
突然被人
拍了下肩膀
“这么入神
看啥呢”
回头一看
是30年前
一起驻村的
工作队员
此人
矮胖胖的
穿着一身
藏青色衣服
一时想不起
他叫啥
我说
“待会儿
没时间吃午饭
想找个地方
提前吃一口”

2022/01/13

梦像录(233)

接着前面的梦
他没顺着我话
往前说
而是问我
曾经一起
驻过村的陈老头
“他有70多了吧”
我说
“不止
应该80多
记得那会儿
他53岁
刚好30年过去
他现在应该是83
也不知道
在不在世呢”

2022/01/13

梦像录(234)

接着前面的梦
我俩边说边走
来到毛家河桥头
在路边打车
这会儿
才猛然想起
中午的事儿
原来就是
与身边这人
去南城驻军基地
去打靶玩
也想起来
他叫陈木青
他之前当过兵
有好几个战友
在这个基地
当领导

2022/01/13

梦像录(235)

接着前面的梦
赶到基地
却是把铁将军守着
进不去
他电话联系过后
才知道这儿的驻军
已经撤走
营房打算卖掉
我说
“我之前
幸亏陪着别人
来过一次
不然
真得后悔死了
这么好玩的地方
居然一次
都没进去过”
“是啊
我就是想着
这边有战友
可以随时来玩
所以
一直没当回事儿
一次都没来过”

2022/01/13

梦像录(236)

接着前面的梦
打道回府路上
为安抚老陈情绪
我给他编了个故事
“很多年前
我跟人一起
去广水那边的
跳伞基地玩
被站岗的士兵拦住
带我去的那人
说他跟基地人
都是老战友
要硬闯
我告诉他
这可是犯法啊
他压根儿不听
硬闯进去了
怕他出事儿
万一被抓
好找人去救他
我就没跟着他
一起闯进去”

2022/01/13

梦像录(237)

接着前面的梦
看老陈
听得津津有味
想到他当过兵
对军队建制很熟
便故意问他
“那个基地
就我看
应该是师级
或副师级吧
你说呢”
“差不多吧
不过
他们不叫师
叫飞行大队”
“我没当过兵
对这块不熟”
“我们那批兵
有一半儿
去了空军
不过
他们都去了
广西那边儿”

2022/01/13

梦像录(238)

接着前面的梦
看老陈信以为真
我捡起刚才的话题
继续跟他讲
“你还别说
那人真的很牛逼
进基地里面没多久
就带出两个军官来
他们把站岗的士兵
训斥了几句后
跟我解释说
真不凑巧
他们那天
没有安排跳伞练习
所以我们看不成”
老陈听完
心情果然好转
“你们跑那么远
没看到跳伞
心情一定很糟糕吧”
“那是肯定啊”
“嗨
我想明白了
今天这事儿
跟你那次比
真不算个啥”

2022/01/13

梦像录(239)

接着前面的梦
跟老陈俩
坐车路过江夏大道
看到一块地里
正在举行
阅兵仪式
几千学生
举着红旗
一个方阵
一个方阵
鱼贯而出
走到马路上
我提醒司机让道后
转头跟老陈说
“这趟出来
也值了
虽没打成靶
但看到阅兵了”

2022/01/13



梦像录(240)

傍晚的天空
一片灰蓝色
四周天际
堆着白云
仿佛
海水拍打海岸时
堆起来的浪花

2022/01/14


梦像录(241)

女儿参加
弹珠比赛
目标弹珠
摆放好后
旁边树上
突然滴落
一滴水珠
不偏不倚
将其击中
位置发生偏移
我跟裁判交涉
“这个问题
如果不能解决
我们就选择退赛”

2022/01/14


梦像录(242)

手机上看到
一个账号叫
“花以豆”的
写的美食与
健康类文章
感觉还不错
看完后
将其收藏了

2022/01/14


梦像录(243)

小妹跟我说
小妹夫钓鱼
收场回家时
走得太匆忙
把雨衣遗落
在钓鱼地方
现在回去拿
还能拿到吗
我说应该能吧
现在天气冷了
很少有人
去外面干活

2022/01/14


梦像录(244)

沿毛河桥西侧
由南往北走
走到桥头
看到一个
瘦高老哥
穿着一件
蓝色加长外套
头戴同色帽子
走在我前面
他里面棉衣
太短了
外套下摆
一走一扇
老哥似乎觉察到什么
突然回头盯着我
似乎在问
你看我干什么

2022/01/14


梦像录(245)

身边睡着
女同事D
挤得我难受
只好抬起双腿
从她身上绕过
睡她外边来了

2022/01/14


梦像录(246)

父母邻居万老太
边朝父母家走
边跟我说
“时间过得真快啊
刚出年就到腊月了”
心说
坏了
这老太太跟父亲样
得了老年痴呆

2022/01/14


梦像录(247)

职业中学对面
一个中年女人
在摆地摊
卖锅碗瓢盆
还有小五金
摊正中间摆着
几个圆白萝卜
一个男人
走过来蹲下
像自言自语
又像是问价
“这些东西
不太贵吧”
那女人
坐在小矮凳上
眼睛盯着摊位
没有接话

2022/01/14


梦像录(248)

晚上回家
妻子已吃完了
我把中午没吃完的
一小碗绿豆饭
倒进盘子
将正煨汤的紫砂锅盖揭起
把装绿豆饭的盘子
搁上去加热
生得开燃气灶

2022/01/14



梦像录(249)

天黑下来了
我从外面回家
是座深宅旧院
(现实中
从没见过)
推开院门
脚刚迈进去
身后一道光
忽然闪了下
回头一看
是个女人
要跟着我
进入院里
我堵住院门
将其赶走了
关院门时
猛然想到
这女人
该不会是只
狐狸精变的吧
如果真是这样
她绝不会
善罢甘休

2022/01/15


梦像录(250)

接着前面的梦
知道那女人
不会死心
进屋跟弟弟
打了个招呼后
走到房子侧面
趴院墙上查看
那女人
果然没走
正打算从这儿
爬进我们家
我说
“你别做梦了
我有女人”
这时
弟弟带着侄女
过来看热闹
我灵机一动
让侄女装成妻子
冲我说了几句
墙外面的女人
听到侄女声音后
这才悻悻然离去

2022/01/15


梦像录(251)

接着前面的梦
回头进屋里
我问弟弟
吃晚饭没
他说还没呢
我一听来气了
“你咋不做饭吃呢
妈妈不在家
你就这么饿着吗”
“我们中午吃过了”
进厨房一看
只有半锅饭
没一丁点儿菜
我说
“你买的菜呢”
弟弟瓮声瓮气说
“今天没有买菜”
气得我
都要发疯了

2022/01/15


梦像录(252)

接着前面的梦
正要骂弟弟时
妈妈回来了
我说
“家里没菜
我去菜园里
割点儿菜回”
“不去了
天都黑尽了
地里看不见
前些时
我在家里
种了一点豆芽
我去拿来看看”
母亲说完
转身进了
右侧杂物间
那里面摆放着
很多腌菜坛子
还有米面缸

2022/01/15


梦像录(253)

接着前面的梦
母亲拿出
一个筲箕
揭掉上面的布片
里面是母亲自己
种的豆芽
可惜豆芽
还没长大
才半寸长
母亲说
“拔掉吧
没长大的豆芽
半炒
半煮
也很好吃
我来做给你们
尝一次
我也就是在
1959年时候
你们外婆
做给我
吃过一次”

2022/01/15


梦像录(254)

穿越到
女儿小时候
一家三口
到公园玩
看到一款
儿童游戏
一只玩具小熊
一路走一路滚
到终点时
摔了下来
小熊行走的
每一个节点
代表一个城市
从台北市数起
一直数到高雄
刚好40个
看完之后
我和女儿
数出的城市
名字和顺序
一模一样
妻子数了半天
只数出7个来
她说女儿的基因
继承我的更多些

2022/01/15


梦像录(255)

女儿故意
打乱顺序
把外孙的
一组连拍照
发在家庭群里
妻子排了半天
也没排对顺序
我一会儿
就排好了

2022/01/15


梦像录(256)

夜里
一个小偷
溜到长沙
岳麓山下
女儿女婿
创办的
公益机构院里
想偷走一辆电动车
被一条白色狗狗
咬跑了

2022/01/15


梦像录(257)

坐澡盆里洗澡
洗着洗着
突然感觉
不对劲儿
站起来一看
我操
澡盆底部
贯穿性裂开
一道长口子
水很快漏光
露出盆底
仔细一瞧
何止一道口子啊
已经破成几块了

2022/01/15


梦像录(258)

上面领导
要下来检查
扶贫帮困工作
单位临时把我
和另一名干部
派到扶贫点上
去做迎检准备
天都黑了
领导还没来
听到外面有响动
赶紧跑出去查看
原来是隔壁人家
来了两个客人
正在敲门
我说他们家
好几天都没人
两个家伙
看我一眼
没理会
继续敲着
我也不再理他们
转头往屋里走

2022/01/15


梦像录(259)

接着前面的梦
回到屋里
继续等待
这时
进来一个
中年男人
脖子上
挂着一台摄影机
一看就是搞新闻报道的
我问他领导来了没
他说马上就到
他边说边把屋子
瞅了一圈儿
好像在选择
拍摄角度
“你帮我
搬一张凳子来吧
待会儿人多
我得站高些拍”
“你身后就有一张”
我边说边把凳子
挪到他跟前

2022/01/15


梦像录(260)

接着前面的梦
很快又进来
两个秘书
知道领导们
该到了
赶紧出门迎接
果然
一辆黑色小车
在场子右侧
停了下来
我心里
忽然发怵
万一领导
询问我扶贫情况
那该怎么办啊
我可是一点儿
都不知道
躲是躲不掉的
于是心一横
管他呢
到时候
现编些数据吧
他也未必知道

2022/01/15


梦像录(261)

接着前面的梦
场子左边
又开来一辆
黑色小轿车
里面就钻出
司机一个人
一身黑西服
高挑个儿
看着很面熟
是市政府的
以前见过
不知道他
姓什么
叫什么
旁边一个人
刚好与他开玩笑
“小六子
护国六
看你长得
像根棍儿”
“小心戳破你嘴”
他边关车门边回道
心说
他是护国寺人的吗
我家好多亲戚
都是那边人
之前咋没
听他们说过呢

2022/01/15


梦像录(262)

接着前面的梦
被人称作
小六子的
那个司机
看到我后
竟然主动
与我打招呼
没想到他认识我
只得赶紧走上前
喊了他一声
“六哥好”
我俩握手时
市委书记
带着领导
走过来了
他把我介绍给领导
那人中等身材偏瘦
手里夹着一根烟
完全看不出
领导模样儿

2022/01/15


梦像录(263)

接着前面的梦
担心被问情况
我有意要落下
一段距离
让其他人先走
市委书记突然说
“这是我站的
最后一班岗
希望你们
多费点儿心”
我心说
原来他要升迁啊
问题是他走之后
这些费劲儿
干事的人
会不会
也得到提拔呢

2022/01/15


梦像录(264)

接着前面的梦
那些人
都涌进屋去了
我独自站在外面
欣赏着扶贫工作
摄影作品
有田园风光
有农作物丰收场景
有扶贫干部剪影
每一张都拍得
跟雾里看花样
美轮美奂
这时
摄影作者
天津诗人图雅
过来了
我说
“你拍得真好
尤其是
拍摄角度
选得很独到”

2022/01/15


梦像录(265)

接着前面的梦
图雅沉浸在
自己作品中
过了会儿
才反应过来
跟我打招呼道
“没想到
你在这儿蹲点啊”
“也不是蹲点
是临时拉夫过来的
我记得你
还有一张也很好
拍的是一匹马”
“是的
不过
这次拍得太多
只让我选9张
选都选不过来
下次有机会
办展览的话
再展出来吧”

2022/01/15


梦像录(266)

在超市购物
看到一对
年轻夫妻
一人拎着
几个塑料袋
往收银台那边
小跑着
心说
他们这是
要把超市
搬回家吗
哦,指定他们
提前得到疫情消息
在做封楼准备呢

2022/01/15


梦像录(267)

在超市购物
一个女导购
拿着瓶酱油
现场做宣传
倒了一点儿
在瓷碗里
让顾客品尝
我说
“你得配点儿菜
让人吃呀
如果没菜
那也得
搁点儿花生米
在旁边吧
可别把人
吃齁了”
那女人
没理会

2022/01/15


梦像录(268)

父亲朝左侧睡着
掀起被子
查看他纸尿裤
嗬,好家伙
满满一裤裆
再不换的话
估计得胀破
又得糟蹋
一块纸尿片

2022/01/15


梦像录(269)

在父亲卧室
帮父亲泡脚
看床上被子
窝成一团
床单和纸尿片
也被父亲抓得
皱巴巴的
放下他脚
去整理床上
将鼻子凑近
床单和被子
闻了闻
还好
没啥味儿

2022/01/15


梦像录(270)

与妻子玩对撞游戏
她坐在我身上
先是三快一慢
后又改成
三轻一重
将其高高抛起
仿佛
回到了30年前
正是血气方刚年纪

2022/01/15



梦像录(271)

路过父母邻居
秦婶家门前
想起不久前
她送给母亲
几个红薯
母亲一直
没能还上
这个人情
我拿出20块钱
走进秦婶家里
打算把钱给她

2022/01/16


梦像录(272)

回到家
拎起蜂窝煤炉上的水壶
发现炉火快要熄灭
哦,下面风门
留得太小
赶紧把风门拉开
拿起纸板扇着
火苗一点点
升起来了
现实中
自打老家旧宅
拆迁过后
已有10多年
没见蜂窝煤炉了

2022/01/16


梦像录(273)

到一间阶梯
会议室里
去开会
我的座位
在右后倒数
第三排头上
前面座位上
长满了菜薹
擖了一把拿着
没想
变成一把小葱
这么多小葱
怎么吃呢
哦,可以油炸葱段儿
我把茶杯里的油
倒在座位上
一下意识到
这不是锅
是座位
赶紧拿出卫生纸
擦了半天
也没擦干净
只得把纸点燃
把座位上的油污
烧干净了

2022/01/16


梦像录(274)

在老家旧村
晚上
打北边回来
路过远房
二伯母家门口
发现她家门前
挂着好几条
花帘子

二伯父去世了
这些帘子
都是道师
用来做法的
从中间钻过时
内心突然升起
一阵恐惧
不敢碰帘子
身子左右扭着
脚下打起绊来
险些倒在地上
慌慌张张
逃走了

2022/01/16


梦像录(275)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家门口
见已经很晚了
家人都已睡下
但给我留了门
悄悄走进去
发现家里养的
一只小黑狗狗
赖在屋里
把南侧阁门打开
将其赶出去了
关门时
心里有些不落忍
担心夜里气温低
会冻着它
但一想到它
满屋里拉屎撒尿
还是狠下心来
将它
关到了门外

2022/01/16


梦像录(276)

接着前面的梦
关好门
走进最北边
我的房间里
脱衣睡觉时
担心夜里
小偷敲开窗户
用竹竿挑走衣服
我把兜里面的钱
掏出来
放在枕头底下
将衣服放进衣柜
藏好了
这才上床睡觉

2022/01/16


梦像录(277)

小姨子回来了
在我家旧宅里
妻子和二姨子
到村北地里
摘豇豆去了
我让小姨子
在家等着
我去地里
喊她们回来
走到豇豆架下
我一边摘豇豆
一边告诉妻子
和二姨子
说小姨子回来了
她们死活不信
没想
小姨子跟过来了
在地边喊起来
“大姐
二姐
我回来了”

2022/01/16


梦像录(278)

在市里开会
大家闲扯
说如今
好多市直部门副职
干到临近退休时候
都向组织上申请
要求调入武装部
到那儿混几年
再办退休手续
那样
每月退休工资
要多一千块钱
他们问我
为什么不申请
我说
为这几个钱
求人划不来

2022/01/16


梦像录(279)

午休起来
想到很久没出门
决定去外面走走
到街上溜达溜达
步行到报社门口
折向西行
打算去河滨公园
走到老外卖大楼
又觉得
去河滨公园
路程有点儿远
改向南走
到新大街路口
见龙门商场门前
步行道正在维修
路面上堆着
建筑材料
不好走
便横过马路
走到了街对面
心说
打这儿往回走
所有路程加起来
大约5公里左右
刚好溜够
一个小时

2022/01/16


梦像录(280)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市府宾馆门口
感觉有些累
看了看时间
已到下午
3点28分
决定坐下
打开手机
看几首诗
顺便歇歇
眼看快4点
起身要离开
忽然走过来
一帮人
见其中有两个是
市政府工作人员
猛然想起
市府宾馆
已改造成
政府办公大楼
所有市直部门
包括我们单位
都搬入进来了

2022/01/16


梦像录(281)

接着前面的梦
决定跟着这帮人
进到楼里
去单位坐坐
在办公室电脑上
整理一下近期诗作
走到电梯跟前
那几个人
边说边比划着
一个身穿咖啡色的
高个儿中年男人
突然拿脚
冲电梯门
一顿猛踹
看着就来气
但我在心里
告诫自己
已经50好几的人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直隐忍着
没说一个字

2022/01/16


梦像录(282)

接着前面的梦
电梯门开了
我跟着这帮人
走了进去
刚站定
刚才踹门的男人
又带着两个人
退出去了
我和另外
两个大人
四个孩子
留在里面
电梯门
一直关不上
正想着要不要
学他们退出去
电梯开着门
运行起来了

2022/01/16


梦像录(283)

接着前面的梦
电梯上了几层
里面的人
都出去了
我脑子里
一直想着事儿
竟然忘记下去
又跟着电梯
回到底楼
刚才下去的
那3个人
还在那儿等着
而且又来了
一个女人
看着面熟
哦,是市政府
机要室陈主任
我们不太熟
打照面时
彼此笑了笑

2022/01/16


梦像录(284)

接着前面的梦
那4个人
走进电梯来
相互询问着
要去的楼层
其中一个人问我
“你去几楼办事”
我说
“我们单位在4楼
我是来这儿上班
不是来办事的”
接下来
大家略显尴尬
都没说话
到3楼时
那4个人
都下去了
剩我一个
呆在电梯里
继续上往4楼

2022/01/16


梦像录(285)

接着前面的梦
走出电梯
发现楼层西头
跟个足球场样
是个大厅
东头是办公室
大厅满地上扔着
乱七八糟的东西
仿佛
一个建筑工地
或者说
更像工厂的
废弃物储存场
大厅里
七八个女人
正在清理东西
有收拾泡沫板的
有收拾铁管铁棒的
有拖木质包装箱的

2022/01/16


梦像录(286)

接着前面的梦
走到大厅中央
突然听到
一个工头
在催促这帮女人
动作麻利点儿
干完这边的活
还要去别的地方
接着干
我跟前
一个女人
趴在地上
用包装带
捆着木盒子
她边干边说
“我们已经
干了一个晚上
加一个白天
再干
真要累死了”

2022/01/16


梦像录(287)

接着前面的梦
听了刚才
那个女人的话
想着自个儿
退二线后
基本上
啥事儿不干
想来单位坐坐就来
不想来就在家呆着
心里面的
很多不平之事
一下都飞走了
甚至
还为自个儿
一分钱没少
拿着工资
感到羞愧

2022/01/16


梦像录(288)

在父母家饭桌上
看侄儿只吃了
小半碗饭
我说
“我跟你这么大时
像你手里的这只碗
一顿要吃两碗”

2022/01/16


梦像录(289)

应邀参加
一场诗会
等我赶到时
已进入尾声
诗人马非
(面相长成
台湾演员
王耀庆模样)
坐在一张办公桌前
桌面上摆着西瓜片
他侧前方
一个男人
正在发言
疑似诗会组织者
“我们今天举行了
一场口语诗
与废话诗的
赛诗会……”
马非脸上表情
露出异样来
好像他心里在说
“啥时候说过
废话诗
要参与进来啊
早知是这样
我就不来了”

2022/01/16


梦像录(290)

接着前面的梦
看马非
拿起跟前西瓜片
要往嘴里放
我赶紧推了下他
示意他不要吃了
这些西瓜片都是
刚才倒在桌面上
被人扶起来的
太脏了
那个男人
接着发言说
“今天评出的
一等奖作品
是首废话诗”
听他一口
一个废话诗
我心里很不舒服
不过
值得庆幸的是
我没拿诗参赛

2022/01/16


梦像录(291)

参加全市
精神文明座谈会
会议桌对面
坐着3个
袒胸露乳的女人
让我眼光没处落脚
整场会我都低着头
生怕抬起来时
被人误以为
吃她们的豆腐

2022/01/16



梦像录(292)

在父母家屋后
将一台小潜水泵
放进下水道抽水
把小菜园
普浇了一遍
心说
这下好了
至少半个月
不用母亲浇水

2022/01/17


梦像录(293)

小外孙
拿着一朵
蓝色蘑菇
啃食一口
完后
举到我嘴边
让我也吃一口
不忍心吃他的
还担心传染病
所以连嘴唇
都没碰上
便假装
咀嚼起来
“嗯
好吃
好吃”

2022/01/17


梦像录(294)

回到女儿小时候
大约七八岁样子
带着她去商场
乘坐电梯时
看旁边挂着
各种各样的
床单和被套
尽管我们不买
还是趁机给她
普及了一下
什么是绸缎
什么是化纤
什么是棉布
然后告诉她
将来长大了
买衣服什么的
要尽量卖棉质的
穿着舒服

2022/01/17


梦像录(295)

接着前面的梦
女儿帮我看中
一套深蓝色套装
让我穿上试试看
对着镜子一看
这是一套女装
穿上后
前凸后翘
咱变成了
女人身材
女儿拍着小手说
“好看
好看
比起妈妈
好看多了”
我心说
那是啊
你爸175个儿
模特身材嘛

2022/01/17


梦像录(296)

小妹说外甥女
同宿舍的
一个同学
家里条件
特别差
学校帮她
免掉学杂费外
还帮她买了部手机
每月15块钱的套餐
有次小妹
跟那个同学
打视频电话
问外甥女
哪儿去了
那同学说
姐姐买凉粉去了
听小妹讲完
我就想
外甥女年纪
在同学当中
已经够小了
真没想到
还有比她
更小的

2022/01/17


梦像录(297)

要帮父亲
换纸尿裤
太难换了
担心他冻着
只好先让他
在纸尿片上躺着
拿起两条保暖裤腿
(为方便更换纸尿裤
将保暖裤腰部剪开了)
帮他穿上
完后
再慢慢帮他
穿上纸尿裤

2022/01/17


梦像录(298)

与前女同事Z
还有上级部门的
女科长犁虹
以及陈处长
4个人坐在野外
一条田埂上聊天儿
犁虹问陈处长
“干得好好的
咋就退下来
休息了呢”
不等陈处长答话
我抢着问他道
“是真的吗”
他说
“你比我小几岁
都主动退下来了
我还赖在位子上干啥
跟你一样
我也想明白了
早点儿休息
早快活几年”

2022/01/17


梦像录(299)

接着前面的梦
本来Z拉着
犁虹的手
不停地揉搓着
没想
犁虹突然把手
从Z手里抽出来
伸到我跟前
让我替她按摩
心说
如果这个时候
我拒绝她
反倒显得
我心里面有鬼
便一把握住她手
按摩起来
按摩完她左手
接着又按摩
她右手

2022/01/17


梦像录(300)

接着前面的梦
我给犁虹
按摩手时
犁虹与Z
谈论着
处对象的事儿
两个人都30多岁
可至今都还单着
Z说前不久
刚交往了
一个渣男
我说
“越是年龄大了
越不能心急
否则
越容易碰到渣男
把时间浪费掉”
犁虹说
“九排说得没错
我现在就这个想法
切忌病急乱投医”

2022/01/17


梦像录(301)

接着前面的梦
帮犁虹按摩完
两只手后
心说
光给她按摩
不给Z按摩
有点儿说不过去吧
于是我主动拉起
Z的右手
接着给她按摩
发现她的手
又大又胖
再看她脸
果然比以前
长胖了不少
面相已经
向中年女人长去
心说
这也难怪
她着急啊
再不解决
这辈子
怕是要做
老姑娘了

2022/01/17


梦像录(302)

穿越到1970年代末
或1980年代初样子
中山街东头巷子口
北边有一个
卖小笼包的店铺
南边摆着小桌椅
一个中年男人
边做着小笼包
边冲路人吆喝
“吃小笼包嗳”
没一个人停下来
他对面的小桌椅
一直空在那儿
我想吃
可我兜里的钱
连一个小笼包
都买不起

2022/01/17


梦像录(303)

接着前面的梦
中年男人
见没人买
他的小笼包
只得收拾案板
进屋歇着去了
这时
一个老头走出来
坐在黑乎乎的
案板跟前
在笼屉旁边的
一堆小笼包里
抓起两个
笑嘻嘻地
开吃起来
心说
这老头的脑子
大概有问题吧
今儿他儿子
一个钱没卖
他竟然一点儿
都不伤心

2022/01/17


梦像录(304)

不知打哪儿来的
一根长白萝卜
形状如同
一根钻头
长成螺旋状
有半米多长
粗如我手臂
我在琢磨着
怎么把它皮
给去掉

2022/01/17


梦像录(305)

买了一袋儿
油炸面皮
带回父母家
刚搁桌子上
母亲进来了
“又买的什么”
我说
“炸活页”
母亲说
“上次你大妹买的
都还没吃完呢”

2022/01/17


梦像录(306)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