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 ⊙ 雨总下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22年的诗

◎窗户



赞美诗

一件事结束
你来到街上   脚步轻松  身体干净  
虽然雪  盖在山顶  残存北方
像有人  留在谁的梦里
但此刻  风迎着你  从远方吹来
你置身于人群
很多门   很多路   很多窗  向你敞开
很多的阳光   落在你身上
你有一会儿  不  有很长时间
无法从恍惚中  
走开
空荡荡的人群   分明还有
叫喊   那
潺潺春水  分明还有
清冷的怜悯


清晨

阳光照在江面上
倒映的楼房,一幢幢
让江水保持古老而寂静的幽暗
使人可以触摸到
那暗夜中消散的梦境

小鸟在清照路上欢唱
无所不在的清晨的轰响
汇成时光洪流
穿过我们。一切温热而美好
死亡仿佛从未发生


赞美诗

观察阳台上的植物
安静地交谈
整理房间,打扫卫生
给植物浇水,看雪静静地飘落
读普拉斯诗集
倾听窗外清脆的鸟鸣
接住轻柔丝滑的回忆
坚信。并保持——
内心的纯净
和水仙一样的芬芳
然后,然后触摸着
指尖上的时光
发出轻轻的回响
一切如常。一切如初。


赞美诗

一月冷雨,下个不停
孩子放假,年关将近
夜里,母亲也回到我的梦中
我知道她住在乡下
我正准备,带妻儿回去
和她一起过春节
像她活着时那样
我们从远地赶回家
母亲以袅袅升起的炊烟
热气腾腾的灶头
和一身小碎花的围裙
等着我们。
无论离乡多远
她一直会在乡下
等着我们
就像现在
她一直守护着我的梦
永不缺席
无论离开多久。


赞美诗

在山中,迷雾缭绕
冷雨落在林间
时间是轻漫的迷雾,也是清脆的雨滴

偶尔的三两声鸟鸣
让寒冷清冽的空气,荡漾开来
言语和赞美,在此时——

是多余的。
我也是多余的。


赞美诗

两个陌生女孩
披着一样的长发
穿着背心和牛仔裤
一个丰满,一个苗条
她们美好地挽着我的胳膊
和我一起
走在大街上
我们刚从一个集市回来
街上挂着
横七竖八的广告牌
我不知道她们是谁
也不知道她们的姓名
但脸上不停地
碰触着
她们随风飘荡的发丝
嗯……我最后还亲了那个
胖一点的女孩
她丰满而甜蜜,我紧张而激动
但亲完之后就出现一个
七八岁的小朋友
带着他的哥哥,指着我:
哥哥,哥哥,就是他,亲了姐姐
揍他———
我看着小朋友后面的哥哥
朝我走来
我猛然间醒了
我躺在床上,拼命地想
回到刚才的梦中
却又想起
这之前,我梦见妈妈
在一间出租屋里炒菜
我手上抓着一只猫
不知为何
它咬了我一口
我的大拇指在流血……
然后是你弟弟
站在楼梯上
为我贴了一个创可贴
可是,可是你在哪儿?你
为什么不在?
我知道:一个梦破碎了
像一地的碎玻璃,无法复原!
但你在哪儿?
你,为什么不在?



新年愿望

我去过很多地方
但能记住的风景很少
我见过很多人
但能留在梦中的很少

如果,还有什么新年愿望
那就是:远方吹来的风

或日常里的一场落日
带给我小小的感动!

 

磨灭

像长夜里的清雨或转瞬即逝的流星
像漂落就消失的山顶上的雪花
未曾下在我们生命中,但从未因其被遗忘


赞美诗

梦中,我看见了
洒在你身上你发尖的温暖、明亮的阳光
甚至光线下
你脸上那些美好的小小的黑点
但常常恍惚于
比阳光下的阴影更如梦似幻的那些
具体的日子
像消失的人,从未存在


 

新年的夜晚

孩子们吵闹的声音
充满了屋子
禁放鞭炮的小城
寂静一片
雨,可能停了,也可能下着
冰冷的空气
不断从窗外漆黑的
夜色中涌来
电视节目缤纷、平和、幸福
仿佛他们已经
实现了我们所有的梦想



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时代

我不说话,有人会替你说
我不唱歌,有人会替你唱
我不跳舞,有人会替你跳
我不奔跑,有人会替你跑

我不哭,有人会替你落泪
甚至哭得比你更动情
我不笑,有人会替你鼓掌
甚至笑得比你更灿烂

我不做梦,有人会替你做梦
我不呼吸,有人会立马
替你呼吸。甚至呼吸得
比你更美好、幸福


赞美诗

梦醒来
已凌晨四点
瓢泼的雨
在窗外啪啪啪的
下着
那么密集
房间
空旷、漆黑
我几乎听见了
每一滴雨
撞击大地的
声音


立春日

又是离别的时刻
天空飘洒着绵绵细雨
老父母站在后视镜子里
直至车子拐弯消失

迷蒙起伏的山峦
在绵绵细雨中
迎面扑来,而后倒退
勾勒出一幅南方特有的山水画

飞驰的车轮
像是在追赶着春的脚步
坐在后排的妻儿,相互依偎着
又已轻轻睡去

而我一路驰行
仿佛在等待,第二个小生命降临
她使这个春天,以及未来
有无限的可能


正月初五,在高姥山

满山的雪杉
站在阳光中

蓝透了的天,也低下了身子
你说伸手,就能摸到

路下边,被冰雪压弯的竹林
像白色波浪,在脚下翻滚,直至远方

你忍不住
折了一支,树梢上倒挂的冰凌

含在嘴里,小脸通红
我由着你,在雪地里蹦跳,奔跑

那么干净的空气
那么干净的雪,那么干净的你

仿佛创世之初
就连你鞋上和裤腿上的泥巴,也是干净的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无法说出的痛

又是那人。走在街上
背对着我
在喧嚣的人群中离去
看不清她的样子
也无须看清
便有一种痛,在空气中弥漫
窒息。像一双清晰的手
掐住你
一次次。在梦中。重复
与每一个细碎、类同的日常
平行进行着
我。在老去
它却从未因时间
流逝而变淡
有时,你刻意视而不见
它便夜夜降临
有时,你以为忘了
它又以最初发生的情景
回到你身上
如影随形的诅咒
像是上天,对你的垂怜
使你在茫茫然的命运中……
不断置死地而后生


赞美诗

立春过后,春天便真来了
雨,一直下着
但时间不多了——雪停在北山
没落下来
或者在更远的杭州
大姐姐无人记得。母亲离开多年。
父亲的白头发,染了又染
我对一切已经妥协
习惯在梦醒时,把梦忘记
习惯把一个个降临的新年,当作旧年
在雨中。一次次徘徊
一次次离开
雨,从未带来什么
也未带走什么
——-驻足。犹豫。凝望。
偶尔捉住心中的
一丝期待:竟是人世间
小小的,一片雪花,会飘落在
我从未伸出的手心


早春

清早,窗外鸟鸣四起
像在说:春天来了,春天来了

立春刚过
时光便如列车,哐当哐当地响起来

雨,一直下着
江水在无人的地方急行

一切快起来了
唯有乡下的老父亲

坐于炉火旁,在傍晚时分
昏昏欲睡


愧疚

节前和父亲说好,小之
从江西过完年回来,送他回乡下
今日清早,父亲打来电话:
何时送小之过去?我躺在床上
睁开朦胧的双眼,犹豫了一会儿:
嗯,昨天,小之开始上英语课
恐怕过不来了……父亲听完
除了又嘱咐我几句
便什么也没说。起床后
我陪小之写作业。窗外的雨
不停地落下。像一根根细长的鞭子
在无声中,抽打着我——
我,不可起身,也不可躲避!


 

傍晚

晚餐已经结束。晚风吹拂着窗外玻璃的夜色
越来越深,江水在灯火中静静流淌
小提琴如泣如诉
在静谧中哀伤。如晚祷在心头升起

世界本该这样,就是这样,婉转,回还
停下脚步,凝神倾听
我本该赞美动人心弦的一个个音符
它们明亮、轻盈,抚慰着疲惫而蒙尘的灵魂

 

赞美诗

二月,春雨继续为我们开路
在梦中
在细碎的日常里
在铁链似的梅枝上
腥红的,粉色的,灰白的

一滴雨,是一滴泪
一江雨肯定不是
内心轰隆隆的雷鸣
像虚张声势、转瞬即逝的闪电
轻轻被时代洪流抹去

春雨不是雪。但有无数的影子
在幽暗中挣扎
无数发不出的声音
连同沉默和悲歌
加入了这,又冰又冷的春雨中……



赞美诗

又是这个时刻
喝完茶,坐在书房
陪小之做算术
淅沥的春雨
在窗外下着
湿冷的柏油路面
在夜晚的清寒中
像一面镜子
反射着街灯的光辉
路上没有行人
也没有车子
彷佛冬天
尚未过去
音乐在房间轻轻流淌
多年后,你会
清晰的回忆起
过去时光的缓慢
我陪着你
度过了一个又一个
漫长的冬天





时间不多了——
幸好雨,一直下着
雨,遮蔽了人的肮脏,和命运
雨,遮蔽了大海的汹涌,和声音
雨,遮蔽。而不是敲响大地的钟声!
雨,遮蔽。而不是覆盖我们洁白的雪!

而不是洗净!
不是洗净,多悲哀啊——

我们此刻多需要一场
彻头彻尾从里到外的洗净
死于腹中的文字多需要哪怕
只剩一个声音使它们在“天空中”复原
生出八孩子的狗链妈妈多需要在那
漫长的年岁里哪怕有一个砸烂狗链的人
我们多需要,我们中哪怕有一个是

而我们都不是。
我们都不是,多悲哀啊———


无题

公众号上
发了二次星光兄的2021年诗选
都显示

“涉嫌违反相关法律和政策”
被作删除处理
特别是第二次
他从原来的230首,删至150首
每一首
逐个寻找
敏感词、禁用词……
尔后删之
这,比诗人在黑暗中寻找灵感
更困难
我几乎看见
正月好几个深夜里
星光兄,坐于灯下
对着每一行诗,每一个词
咬文嚼字
我深深感到了愧疚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跑
这个春天,我看见
一堵墙上写满了这个字
这不是最骇人

这个春天,我还看见
一条狗链子,拴住一位母亲
这还不是最骇人
最骇人的是——我们并不知晓:
我们所有人,都无处可逃
我们所有人,都被栓着一条狗链子


离家两天

因工作需要,我来到
六百里外的海滨城市
离家两天,你来电告诉我
小之一直闷闷不乐
他和平时一样:
写作业,玩玩具,看动画
只是言语少了
有时很久也不说一句话
之前我们总嫌他
像麻雀叽叽喳喳叫不停
黄昏的时候
还独自坐在沙发上落泪
听完我一阵心疼——
他多顽皮,多爱笑
除了惩罚他他才哭
摔疼了,手破了
都会忍着不吭一声
而其实我也很想你们
现在是晩上十点
我一个人躺在床上
躺在空荡荡的的公寓里
闭上眼就看见:
前天,送我上车
你背转过去的一刹那
眼中分明噙满泪水……


赞美诗

想说话的时候
天总下着雨
沉默不语的时候
天总是下着雨
抬头看窗外天空的时候
天总是下着雨
半夜醒来的时候
天总是下着雨
做梦的时候
梦里下着雨
行走在大街上的时候
天总是下着雨
一把把雨伞
从身边经过
花花绿绿的,就像雨
把春天送来
年轻的时候讨厌雨
后来喜欢雨
现在雨就是我的命运
坠落,坠落
一如寂寥的中年
在时光洪流中
只有低矮、零落的声音
发出清脆的回声


与刘义兄一席谈

我以为只有我感到恐惧
对自己绝望

我以为只有我看到雨一直下着
自由而古老的文字,一个个在雨中跌落、破灭

本能的声音,草叶的声音,梦的声音。甚至连同
麻雀声,
在雨声中消失

直至你的喉咙彻底被清洗
连同你的脚步、姿势和你的欲望,都纳入一片天空

而我们都震惊于
冰冷的雨中,春天依旧会如期到来

我们还能
一切没有发生的活着,呼吸着,哪怕脖子上

套着铁链
直至铁链这个词彻底消失。而它还在。


赞美诗

我早早起床,坐在办公室
窗外,只有一只麻雀
在雨中轻声鸣叫
声音断断续续、时有时无

也许它根本不存在
也许这个早晨也从未存在过
生活在这个荒谬的世界里,
荒谬的年纪——唯有雨,是真实的一切


二月

二月,老天除了下雪
就是不停地下雨
偶尔听到雨中的麻雀声
我都万分惊喜
好消息,在这个年纪越来越少
而坏消息,就像雨
一滴接着一滴,掉下来
从铁链女,到年轻的小诗人星芽
从俄罗斯,到乌克兰
从博客,到朋友圈公众号
不断被删除那些古老而鲜活的文字
一个个……
被关进虚无却真实的窗户里
除了在梦中
我们还能呼吸,自由地呼吸
一切,被紧紧摁在
早春的阴郁与寒寂中……


消失的事物,存在过

几片雪在早晨飘落
很快被雨水代替了

午睡醒来,阳光
照在办公桌上
我拿起杯子
喝了一口水,水很冰很凉

窗外的小树
站在阳光中
小鸟,开始在四处歌唱


凌晨四点(给妻儿)

空气中只有
你们的呼吸声
和凌晨在耳边
的寂静声
你们偶尔的
一个翻身
就像
一辆货车
穿过大地带来的
一阵飓风
让夜色和星空
旋转
舞动起来
春天真的到了
我爱你们
在离开之前
我把
我的脚
塞到你俩的腿下面
美好而温暖
就像我触到了
深沉的心


春天

二月,即将结束
我依旧和雨一样:
忧郁
甚至绝望……

但铁链,也锁不住
春的脚步
塔克和导弹,也阻挡不了
万物苏醒

远在乌克兰
夜空下的炮声,流离失所
泪水和鲜血……
和我们身上的禁锢


在丛林法则面前
我们从未改变
时间的轨迹——
春天,有多美好,就有多悲哀!



春日

孩子们在球场打球
麻雀在啾啾地鸣叫
三月第一天
阳光代替了雨水
落在我身上

时间安静
远在家中的妻儿安好
老父亲守在乡下
活得像地主,在门前的院子
背着双手走来走去

我脱下大衣换上夹克
手头的工作有条不紊
海边小城也渐渐熟悉
海风咸涩而温热,辽阔又神秘
仿佛充满我心中的不安



赞美诗

我从未写到过你
你在你的小世界里动来动去
我从未触摸到过
也许再有几天
我就可以真实地
用手感知到了
我已取好名字
但从未对着你喊过
我不知道将来
你长得是否漂亮可爱
或者平凡普通
但我知道从今天开始
从我写这首诗开始
在这个还充满着战争和谎言世界
我的心头
又多了一份爱
这多么神奇——
你尚未到来
不知道什么是给予什么是爱
就把你的爱
第一次给予了我
使我已经腐朽的中年
又长出春天一样
崭新而美好的色彩
坚硬的思想里
又复活了一丝深深的柔软


早春的夜晚

清寂的海边。除了风,还是风
这足以容下深深的想念
黑暗中的大海,足以盛下我的孤独
恐惧,忧虑,失望,还有爱

一颗复杂的中年的心
跳动着一个喧嚣而不安的时代
遥望星辰的人,为什么一直存在
战火为什么从未熄灭?

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就像没有人知道人类的未来
除了风,还是风
清寂的海,足以安抚一切?



心跳

跳跃着,欢唱着
那么有力,那么快乐
动人鲜活
一下子,抓住我的心

这是你的妈妈
发来的一段语音录音
我第一次听见
你的心跳

我似乎看见
一个扎马尾的小姑娘
穿着裙子
在春天,向我跑来

 

傍晚

一只鸟儿,在窗外歌唱
歌声清脆而婉转,迷人而优雅
暗下来的夜色,响亮的汽笛
都没有打断它
这使人安宁与平和

就算身在他乡,人已中年
我也愿意静静地
坐在其中,倾听着——
自然对我们的爱
从未因生活和年龄的改变而减少

这仿佛很多年前的那些傍晚
我心怀梦想
热爱陌生而遥远的远方
对身边发生的一切
充满了幻想



惊蛰

开了大半天会议之后
春风突然对着我吹了起来
站在窗口,阳光正斜斜地照在我身上
孩子们在操场上打球
叫喊声穿越云霄
很多年前便是这样
他们像一群自由自在的小鸟
春天更使他们兴奋和快乐
我也曾是他们中的一个
我和他们,以及
所有在球场上打过球的少年
在某一瞬间全重叠于一样的场景
多么不可思议
春风吹着我,很多年过去
我依旧可以从岁月深处
触摸到我自己
而我早已习惯沉默、波澜不惊
又毫无希望的生活
如同满足于这毫无意义的写作


赞美诗

每天和孩子们一起早起
一起吃饭,一起睡觉
他们早读的时候,我在操场在散步
他们午睡的时候,我坐在办公室
看文件,写诗
他们课间跑步的时候
打篮球的时候,嬉戏打闹的时候
我站在窗前
静静地看着他们,像一群自由自在的
鸟儿,
飞来飞去
铃声,是生活唯一的标准
除了偶尔买一包香烟
伙食花不了十块钱
我也足不出户
车子停在露天停车场
积满了灰尘和叶子
好在海风,带来不断变幻的天空
经常使小小的日子
充满惊喜与陌生
有时我会也和孩子们分享
我的爱情和失败
当然,我最想念的就是
我的孩子
和他的母亲,他们在远方
也想念着我
而我所需的并不多
比如睡眠,美食,欲望
比如在海边,我只带着两本书:
一本《挪威的森林》
一本《杰克.吉尔伯特诗全集》


寂静的春天

从未有像今年的春天
发生在身边和遥远的地方
如此多纷乱、无序的
破坏与撕裂

新冠病毒还在肆虐
朋友圈和官方公布
雨和雪。谎言和死亡……
在空气中

影响着每个人
无法想象,现在的时间
是二十一世纪。文明与科技
从未改变:人性

狗链和坦克,都是铁的一种
侵略和制裁,都是恐惧的一种
而具体的人,活着,像一个个
被安排好的演员

谁也不例外
从俄罗斯,到乌克兰
从欧洲,到亚洲
从联合国到每一个人

主角在发疯。配角要上位
旁观者在添油加醋,火上加油
满口民主让人闭嘴的人同样是
语言的独裁者


唯有这寂静的春天
让这世界,在一朵小花中
得以苟延残喘那瞬息的安宁
也许是春天,最后的祝福——



海边的早晨

我尚未看到海,但我在海边。
湛蓝的天空,在早晨
有一种神奇的引力——仿佛我头顶
尽是无穷的海水
只是,它是静止的,透明的
它完美延续我的梦境
湛蓝之中,几颗晨星闪烁着寂寥的光
望着我

世界此时,是美好的,宁静的
远方的战火,对它
仿佛是一种历史。或者一种耻辱


赞美诗

这是你们的节日
母亲,还有亲爱的大姐姐
但谁还记得你们
你们的微笑,你们的声音
你们的名字……在世上
你们留有我
最温暖、最亲切的记忆
现在我可以从
独自守候在家的夫人
身上找到。
犹如乡下的母亲,父亲也是常年在外
但有一样品质:
热爱生活,乐观
温柔而坚强,宽容而美丽……
现在,我一个人走在海边
常常被大海打动
被春天里吹拂的风打动
可能是因为她们
拥有和你们一样的
一种辽阔。一种母性的辽阔
穿过时光,穿过生死,爱着我
怀抱着我
一如你们的手。



大风车

沿海的山顶,站着一排大风车
在风中慢慢转动着
时光,仿佛从那里荡漾开来
进入我们的日常
我经常,站在窗前,看着
它们发呆
想着你独自在家,有时
一定和我一样
触到了空无与寂寞
那也是我们,生活的一种方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