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颗行星是你命名的》等15首

◎雨人



《那一颗行星是你命名的》

培利说你如果在荒无人烟的地方
捡到一块表
你就应该想方设法修好它。
也许你会想它是天外来物
洪荒时代外星人留下的遗物
若你是野蛮人
会把它当做圣物
供奉起来
若你是现代人
你会弃之如敝屐。
它的时间与你何干
不如窗外的鸟儿
与你关系更密切
这棵树上发出:布谷布谷
另一棵树上回应布谷谷。
你最牵挂的是谁?
这一年
你接打电话最多的又是谁?

《淡马》

天空布满白云
一层层
如海拉尔的草垫子铺在地上。
他画的马
就出现在草地的尽头
线条轻细
傍边卧着美人
颜色很淡
若有若无。

《杂货店》

把动物画成拥有人的表情和动作
是否很恶心。
把人画出动物的模样但看的出来仍然是人
一样心生恐惧。
有人说艺术家是疯子
还是独裁者
创造了疯狂的世界。
我每天上班路过一家杂货店
货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东西
我想我的人生
就是从这混乱的堆砌中
迅速找到
我所需要的东西
比如,一包烟。

《在阿富汗拍电影》

拍<土地与灰烬>时
一辆自杀性小车就在附近爆炸
电影中出现一个在雨中奔跑的裸体
只能请外国女人扮演。
一个老人带着双耳被炮弹震聋的孙子去寻找战争中失踪的儿子。
好像这片土地的人们受到空气中火药味的影响得了遗忘症
忘记他们曾经拥有的日常生活:
果园、畜栏、电影院、学校、图书馆、闹市区、足球场。
只有无尽的灰烬弥漫空中。

《镜子的背后》

读<无以慰藉>坐的时间长了
脚有的冷
起来跺跺脚
窗外飘着雪花
像远方的来信
张猫我认识的一个女诗人
在美国游历三年
因为疫情无法回来
她边参观美术馆边画画
从帕特森小镇到哈曼顿
不过半小时路程
却显得荒凉、破败
她崇拜的卡洛斯、金斯堡曾在此写出著名的诗句。

《只有糟糕的艺术没有糟糕的时代》

我点击我的博客
显示地址丢失
无法打开。
以前写诗通不过检查
就用XX
填什么就看你的想象
这个时代什么都可能发生
没有你想象不到的。
现在人们谈论马斯克的人体芯片
你若不合作
就不给你安置芯片
按上芯片的人一夜之间就能掌握六国语言
而你一辈子也学不会
你就找不到好工作
活该受饿。

《死书》

诗歌已死
就像上帝已死
我们已经成为孤儿
晃来晃去的人
都没有故乡。
就像汉字已死
我们用电脑操作
几乎不会写字。
书法也失去记录的作用
不像王羲之用片纸写个帖
邀朋友秋天过来采橘
我只是拿着毛笔在纸上奋笔疾书
狂呼乱叫
发泄自己的愤怒
狂乱的线条已不复识得何字何意。

《无面人》

培根与以往所有的画家都不同
马蒂斯、毕加索都不过玩表面的形式
而他直接撕下
露出血淋淋的肉体。
人不过是一堆肉
会腐烂、会痛、会变硬、变冷。
你看到的脸不是真实的脸
他隐藏在黑猩猩的面孔下
从黑森林里窥视你
会露出牙齿
像狼一样站在山顶上嚎叫
在月圆之夜
由于巨大的张力改变了身体
充满欲望
像大海底下游荡的白鲨
对流血高度敏感
所以这一切
你在日落之时对着地平线祈祷
希望像一夜寒流
让无状的水滴
变成六角形晶莹透明如灵魂般的雪花。

《虎虎虎》

一了来到嵩山
在大石头上
画虎
其实山上早已没有了虎
太寂寞了
他养了一群猫
每天观察
颇有些虎样
所以他画的野兽
都有一股野气
但也许像他说的画的是他自己
那就做野花
野草吧!
做个野人吧!

《透明人》

在后疫情时代
我们都是透明人
大数据会把你的一切行踪暴露无遗。
一了带着他的徒弟
一帮男女青年
在嵩山上栖居
但最近赶上疫情封路
大雪封山
几乎断粮
笔墨纸砚进不来
电线杆倾倒断网断电
无人修理
只能到老乡家借粮借蜡烛
勉强度日
看来德尔塔病毒、奥密克戎病毒
让你
隐无可隐
藏无可藏
遁无可遁。

《每一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头野兽》

他在体恤上写着:世界走你的我走我的
背面画了一匹行走的野兽。
你如何看待电影?
真实的荒谬还是虚构的真实
一个导演陷入疯狂
他把剧本杀人的场面
制作时变成杀人的现场
在索多玛的88天
纳粹的艺术
追求
完美
奴役
非人
的行为
让那个女演员最后选择跳楼。

《南山》

年轻的艺术家
把灯泡画成一个个泡泡
挂在树上
在遗忘的酒馆
你想到故国
就想到杜甫诗中的南山
弯曲的路灯
像淋浴喷水的莲蓬
湿漉漉的身体
湿漉漉的心情
一个带镜子的的女人
比胸前抱着猫咪的女人更孤单。

《戏剧中的精神变态人物》

阳光背后是乌云
乌云背后是阳光。
哈姆雷特
是活着
还是死去。
所有物的悲哀
都是人的悲哀。
眼之所见
坚实的表面
其实镂空。
我们不必怜悯
回到现实
突发事件极端情况下
我们也会精神变态。
在西安
一个小伙饿的不行
偷偷出去买个馒头
被两个巡逻的抓住
打的半死。
一个待产的孕妇
因为没有核酸检测证明
被拒之门外
在等待的2个小时中
小孩流产。

《喝酒》

道三搬新工作室
喝酒
魏墨买双袜子
喝酒
燕子新婚
喝酒
中秋明月高悬
喝酒
芒种万物生长
喝酒
桃子熟了
喝酒
无一日不喝
无一日不画
就算师傅牙疼
也要喝酒解痛
喝多了
有的说对不起
有的说我爱你
有的不说话
拍拍肩膀
一了说若没有酒
嵩山十方走不了十年
山上搞艺术太冷清了
需要喝酒热闹热闹。

《邮票》

梦中人见梦中花
痴人说梦
现实中这样的人太少
在美国谁都可以向总统扔鞋子
你相信吗?
一个流浪狗把狮子当宠物狗带
阿翔说
他喜欢台湾设计的虎年邮票
大陆画的虎太逼真
而岛上画的虎有点夸张有点变型有点顽皮
比较好玩。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