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青 ⊙ 触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组诗|寄山贴(11-15)

◎墨青



文丨乔一水
 

晨事

 

晨起唯一事,挖池

不知多宽也不知多深

池边有无槐树、桐树、鸢尾花

这关系到池水的面具

小径从林中伸过来

出逃的路线从来都是这样

也偶尔隐藏在荒草中

山前这一整块空地

即将有一个新的深度

描摹过、测量过、怀疑过

探身而下

东山的影子跟着

沉了下来

不是预测的那样飘在一条游鱼上

2020

 

 

 

 

 

 

轻山

 

我打开皂荚,取出皂液

洗刷心里的山

一颗榛子在我头上敲打

我抽出河流的筋骨

水面平镜,迎接天空降落山间

一颗苹果砸在头顶

腐烂,魂魄种进山里

在木心搭建的篝火旁

一只小虫

穿过巨如枯木的黑发

我身体里的败笔

还是流了出来

重写果实、天空和隐秘之物

我慢慢抽空自己

心里的山,也就随着变轻

2021

 

 

 

 

 

此刻

 

此刻我要是开口

会有草丛出现

有人连根拔起一棵

根须带出了土里的星星

我对着天空言说

白纸上会出现草场和山峦

山峦和草场

就这样挪动着位置

树缝里的金光

手一直举着

我也恰好在此刻说出

心里的林地

正悄然超出掌控

2021

 

 

 

 

 

 

总是需要一个开始

需要葫芦身上的那块颜色

那块午后的宁静

总也不遂意

身体里积攒着旋转的风

放出去,需要来者

手中的利器

想这天地之间

谁都应有自己的左边和右边

可以用眼,用心,用一块原石

叩响

亦可用波涛拍两岸

我分列两排肋骨

“来者不拒”

2021

 

 

 

 

 

 

序列

 

青草变黄

雁鸣很快给天空留下了刻度

桦树变凸,眼睛献出身体

黑色变成容器

盛放山阴,蛇洞和月亮的托盘

星光锤炼砸在地面上

会变成鹿角,还是马鬃

未知的秘密还有很多

我从这样的序列里出来

不知变成什么

我雕刻过一座山

万里的水都在复制它

螺旋桨划开的通道

正有漆棺运回

2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