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刘术香:去看海(组诗之一)我们握住的都曾哭泣(九首)

◎术香



经历生命最多情的时光
 
是一只眼睛,也是许多只眼睛,
大海之眼睁开就不合上。
进入,走远,物与物分开,
物与物相遇,
赞誉海,感恩海,状态虔诚,
太多话漂浮于海上,
小船一样自由航行,
碧蓝之影,橙黄之影,
逐层摇晃,
一处故事展开,深邃了时光。
 
向东或向西,
都有鱼鳔震动,
声音忽高忽低,长长短短,
灵魂可在任何一刻奏鸣。
 
回翻旧事,
海的眼睛一眨不眨,
仿佛什么都有,
又一切全无。
马蹄掠过,蛙鸣不在,
九九八十一个冬天如版画,
优雅,宁静,月光厚积并不如水,
白色汁液归于内心,
描绘线段,
犹如折起蝶翅。
 
所见之物空过,
现在依然空。
眼睛存活于眼睛,
颜色散开与否,
季节都有标签。
沉入且沐浴,万物主题明朗,
经历生命最多情的时光。
 
 
风吹即可晶莹
 
风从海上来,
吹着或吹过某些时刻,
麦苗或是杵树的味道,
答案不惟一,
季节列队,迎候风吹。
 
必有什么随风而去,
微笑与泪水曾拢入明镜,
枝叶深藏,凋落不在姿态里,
阴影不是影子,
倾斜与弯曲不足为奇。
握过镜子,握不住镜子,时光摇晃,
铃铛响彻海面,
竖琴镂刻每一个音符,
余音含着余音,
无需演绎和破解。
 
风向直白,向南或向北,
清一色扇贝,清一色螺壳,
沉淀之物发出声响,
脚步响在千里之外,
一地棉花,一地秸秆,
词语之外的对白,重复,
没有蜂蝶,没有霜染秋色,
陌生之夜泛起小翅,
从一点走向一点,一点泥沙,
一片落叶,无处敲击。
 
时光与风,事实、事物与风,
各自留下痕迹,
春天与春天遥相呼应,
更多时刻被细化,
风吹即可晶莹。
 
我们握住的都曾哭泣
 
我们捡拾树枝、海浪
及人间一切遗落之物,
山南山北没有界线,
行走即完美,脚印如蝴蝶,
浮在所有窗口,欲言又止,欲言无言,
声音穿堂而过,越海而过,
催化剂、粘合剂,一一失去效应,
一枝绒花串起明亮,
狭窄之处微风左右摇摆,
可说可不说的话都被表达。
 
恰逢春雨,时机从来都是海绵,
一点一点积攒,渗漏于视线之外,
晴空不需要附加亮点,
鸟是鸟的旁白,部首为空,
声浪独立特行,一个词的春天,
一条视唱曲的春天,
从袖口脱落,从指尖飞离。
 
大地润湿,果园取代海潮,
喜欢的颜色香气馥郁,
事物一再转身,
天南地北不是方向,
契合之物悄然聚拢,
不需要指点,不需要剖析,
光泽穿透所有距离,
气息轻到极致。
 
果树、果胶、果的灵魂,
梦中一跃而起,
忘了转身,忘了走失时的窘迫,
生命用痛点缠裹,
我们握住的都曾哭泣。
 
轨迹如明镜
 
我们都在路上,
鳗鱼、鳕鱼、鲳鱼、墨斗鱼等等,
隔着海水,我们是近邻,
共同握不住什么,
阳光互相折射,心事各自透亮。
 
路很远,从一处走向一处,
又走向多处,我门都会分开,
更远的路一直有,
在路上,在路上,在路上。
 
多庞大,多细小,
生命都是一点,
一点水花,一点蜜糖,
一点苦药,一点微光,
相伴,相随,相忘,相念,
平行,盘绕,胶着,笼罩,
但不能溶入,
谁都是谁,谁也不能成为谁。
多条路通向多个地方,
终点是怀抱,也是一点,
一点只能容纳一点,
多一点都多余。
 
走吧,我的鱼,
我们曾在这里,
我们也许回不到这里。
影子飞起来,声音飞起来,
蝴蝶一样引路,
轨迹如明镜,
每一刻时光跟着,
每一次笑脸跟着。
面向哪里走都笑着吧,
笑是光,是磁场,是灵魂不散。
 
春天可以不是春天的样子
 
一天天的生活后面一定隐藏着什么,
无风之风,无雨之雨,
在背后,在脚下,
或在天涯之外,
时断时续的不平静。
 
一副翅膀,一根竹子,
或几丝烟雾,几粒轻霜,
似乎都是,似乎都不是,假如有形,
隐藏之物会变幻万千,
低头不见,抬头不见,
遥望和回首都不见。
空间被空间设置,
春天可以不是春天的样子。
 
撩开一层海水,
再撩开,仿佛时光粘连,
告别是假象,气息缭绕,
擦出火花,
擦亮星空,擦净时空,
每个日子折叠如扇,
打开或合上都被隐匿。
 
生命被栽种,也被收割,
蛛网散开,红霞映满天际,
多面镜子一再翻转,
季节来了,季节没有去,
声音可以翻山越岭。
 
捂住一枚树叶,小火苗在远方,
拢住一朵小花,小火苗在远方,
小火苗指代什么或被什么指代,
远方相互隐去,
物物相映却不私语。
光阴轻薄如纸,
从一边走向一边,从来没有重音。
 
感觉空着并入
 
活在岁月,活不进岁月,
牛铃、马蹄、羊群次第遮挡视线,
纸糊水车吱呀作响,
天际线横亘,一抹烟霞不知去向,
说到的,想到的,都在画里,
画笔从容,纸墨浮漂,
一物一物手握刀柄,
而锋刃内敛,
通往冬天或别的季节,
我们无意捡拾呼唤。
 
气息游离,千万次写到黄昏,
火烧云从晨光里来,
却不能安眠于晨露,
最晚一声鸟鸣掠过,
肤色温暖,经脉清爽,
最长的故事以最短的叹息终结。
 
车辙弥漫于时空,
一捆木柴,几层石阶,
不作为某件事的基石,
风没有确切的方向,
在一方,在多处,
织出美丽心迹,
一出戏在身后,多幕戏在身后,
锣鼓无声,鞭炮无声。
 
日子捂不住棱角,
却一一掩去光点,
从凌晨到凌晨,
与马蹄,与 一应事物静默,
沙尘如潮悄然来临,
有什么在抽搐,
感觉空着并入概念。
 
时间没有尽头
 
时间没有尽头,
人间及别的什么都是片段。
翅膀指向哪里,
声音构不成飞翔,
一枝细柳弯不成信物,
鱼儿相互依偎,
承诺的本质是哀伤。
 
一句话断开,若干次问候,
若干项质疑,轻飘飘,
生活被割裂或镂刻。
一切都是对,一切又都错,
台阶自上而下夜话,
说不到痛处,
纸星星横向飞过,
触手可及,白纸白字白色叹息。
 
触角向上,花纹前世所赠,
蝴蝶相互抚摸,
气息飘散,
一处终点多个人的远方。
一分一秒皆城堡,
昆虫不是主人,飞鸟也不是,
一点桃花涵盖所有故事,
从一点到一点,中间是无穷值。
 
我们说过的事物与影子无关,
或都无影子,
声音却穿透过往,
有什么在交汇,在密集,
纸星星,石头星星,竹子
星星,
各色各等星星笑成浪花,
扬起而不垂落,
没有什么掷地有声。
 
影子相互忆起往事,
网入时间,石头似茧。
 
时间如游走的孩子
 
斑斑点点皆为时间的痕迹,
空镜子、空马蹄以及空着的故事,
一一排列着时间,
时间小孩蹦蹦跳跳,欢天喜地。
 
某一点鲜亮,某一点黯淡,
时间之外的概念和术语。
时间自有灵魂,独立自强,
完美晶亮,
伸向一处,伸向无穷,
不断裂,不回头,不修正。
洪水猛兽在前,
被冲散和击垮的是事物,
时间没过或吞噬,
却始终玩着,乐着,不卑不亢,
一方天地它在过,
它一直在,永远在。
一线时间,一团时间,
一组时间,在房间,在街巷,
在天桥,在亭台楼阁,
它们是兄弟姐妹,
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每一点都是最初的样子,
每一点都是最甜的果子。
密语头发,密语肌肤,密语笑脸,
从没有纪年里走来,
人间再大,也只是花絮。
 
时间如游走的孩子,
怎样走都有路,
所过之处都是路。
天宇有涯,它,无终极。
 
没有理由谈起岸边
 
沉入与浮漂都被搁置,
很远处有灯光,
八面风来,八面风去,
礁石叩响自己,响彻最痛处,
最虚弱无力处。
墙壁相互阻挡,
汽笛穿透马的嘶鸣,
古老故事轻轻划过。
没有理由谈起岸边,
亮光含于物中,
吞吐皆无定数。
左边轻撒,右边抹去,
风与风互为孩子,
一日一日把玩,
叶柄,花苞,果糖,
逐层走失,每一点都有名字。
 
远距离观望,沉思,
流水与时间并行,
说着风,说过风,说走风,
风存于一物,渗于万物,
恩怨有别,爱恨有别,
不适合哭泣的地方,
泪水淹没了村庄。
 
越说越远,模糊了星辰,清点指纹,
时间呈三角状排列,
各自挥手,各自背离,
欲搬未搬的石头压过一角,
没有什么被说穿。
 
攒足力量游离,
此岸与彼岸空得具体,
无底洞穴敞开怀抱,
风只进不出,无形之物堆砌,
某一点,某一物,某一事,相互坠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