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月上旬诗作

◎闻九排



漏油灯盏

新年伊始
各路诗人
纷纷晒出
上年度诗选
想到自个儿
写得实在太多
若学他们选诗
估计得挑花眼
进而想起
年轻时候
祖母劝我
“找对象
不能太挑
老古话说
七选八选
最后选个
漏油灯盏 ”
好吧
咱不选了

2022/01/01


元旦假期

上午9点过点儿
就回了父母家
帮父亲
换完纸尿裤
翻了个身
忽然想起
有阵儿
没去岳父母家
便给妻子发消息
“你下午
如果去爹妈那儿
我晚上吃完饭
也过去坐会儿”
妻子很快回复
“我跟他们说了
今儿不去
待会儿
我也回北城
看下爸爸妈妈”

2022/01/01


元旦or圆蛋

同事在QQ上
找我支着儿
亦是倒苦水
“感觉这一年下来
我啥事儿都没做
真不知道以后
该怎么办”
我回复她说
“知道你们都很忙
不比我退二线的人”
“忙啥呢
说白了
从年头到年尾
就是不停地写
各种汇报材料
很多数据
拿到手时
我都不敢用
但又不得不用
有时看着一堆材料
我都觉得换成作家
他也不敢这么写吧”
“按领导说的办”
“他们也没
具体意见
就让我把事儿
说圆就行了”

2022/01/01


学习

看到工作群
有人@我
不敢跟以前那样
看都不看直接删除
原来是上面有要求
每个党员干部
都要注册鄂汇办
学习疫情防控知识
命令如山倒
赶紧注册
找到学习内容
发现一份文件
加上附件
被切割成
若干篇章
要求逐篇
点开学习
一番琢磨
找出取巧办法
3分钟还不到
就学完了
不知道其他人
是怎么完成的

2022/01/01


无题

上午10点多
坐在父亲房间
听他胡言乱语
他冷不丁
问了我一句
“我孙子呢”
尽管父亲痴呆了
家人谁也不认识
我还是跟他解释说
“他上大学呢
再有几天
他就放假了
您老到时候
就可以看到他”
话音刚落
小妹过来
告诉我
说外甥女
刚跟侄儿
联系过了
他12点左右
回家吃午饭

2022/01/01


新年第一天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骑车走到
人民医院路段
忽然看到前方
有个背包女孩
沿着马路边儿
边走
边伸直双臂
上下不停地
晃动着
仿佛
一只鸟儿
在不停地
扇动翅膀

2022/01/01


头皮屑

回父母家路上
看到一个环卫工
端着一台鼓风机
对着路边花坛的
灌木丛根部
一路吹着往前走
把花坛里的落叶
全都吹了出来
仿佛一个人
拿着吹风机
在吹头发林里的
头皮屑

2022/01/01


妻子随礼

妻子说
“每次同事家有事儿
我随礼过后的那几天
他(她)就对我特好
但不出半月
该咋样对我
还是咋样对我
想想真没意思”
我说
“那以后
你随不随礼呢”
她半天没吭声

2022/01/01


宅基地

最近
又有一拨村民
跟村里申请到宅基地
小妹打算怂恿弟弟
找村干部要一套
“花20多万盖起来
转手一卖
那就是60多万”
我说
“不光你二哥
我们姊妹4个
没一个人
能够做到这一点”
母亲叹了口气说
“现在的房子
并不好卖
不比前几年了
市中心都卖不动
更别说我们这儿”

2022/01/01


小白鼠

二姨子淋巴癌
化疗效果不好
120万抗癌
针剂费
凑不够
在医生建议下
只好接受了
尚处于
实验阶段的
一种新疗法
只需要缴纳
各种检查费
和住院费

2022/01/01



眼花

一个小伙子
在弟弟门口
跨上摩托车时
被母亲看到了
老人家大吼一声
“快到吃饭时间了
你又往哪儿跑”
那孩子
回头看了一眼
母亲笑了
“你走
你走
眼睛花了
冇看清楚
我还以为
是我孙子呢”

2022/01/02


路过收狗店

路过收狗店门前
看到一只流浪狗
在那儿溜达
我心里一惊
忍不住
扭过头去
朝店里望了望
然后
冲它吼了一声
“狗东西
还不快滚”

2022/01/02


寒风吹又生

社区环境整治
因为进入年底
其他工作太多
一时顾及不了
暂告一段落
邻居周婶
又在她家屋后
堆起一堆杂物

2022/01/02


妻子的预言应验了

前些年
在单位分管财务
和行政审批工作
经常要
在发票上签
“同意报销”
在草拟的批文上
签写“同意印发”
时间一长
难免弄错
张冠李戴起来
后来每次签字
都他妈的
提心吊胆
妻子笑我
“没出息
这么点儿权力
你都薅不住
看来这辈子
都别指望你
当一把手了”

2022/01/02


贤内助

前些年
在单位分管财务
妻子提醒我
“小心别人
模仿你签字
胡乱报销费用
到时候
坐在你身上”
起初我不相信
她举例给我听
我说
“真要那样
也不好防啊”
她给我支着儿道
“你可以变换着签
单日一种字体
双日一种字体
而且要单双月
来回变换”

2022/01/02


无题

二姨子淋巴癌
治疗关键时期
二连襟远走他乡
姨侄儿也不愿陪伴
只有80多岁的老岳母
一直陪在身边
仿佛一座房子
顶梁柱和副柱
都他妈腐烂掉
倾倒下来
靠堵残墙
硬撑着

2022/01/02


天上下鱼

父母小区南门外
一口不大的水塘
被命名为人工湖
四周既没出水口
也没进水口
光靠下雨
积蓄一点儿水量
今儿看到一个邻居
从里面钓起
一条小鲫鱼
不禁纳闷儿道
“这鱼打哪儿来的呢”
侄儿哈哈一笑说
“天上下的鱼”

2022/01/02


尴尬

在诗歌公众号上
经常看到闹僵的
诗人们的诗作
被选编者
无意间搁一块儿
不知道当事人
会怎么想
我倒是联想起
每次在单位里
遇到不待见的同事时
我们都是闷声不响
擦肩而过

2022/01/02


宿管

跟外甥女聊起
她带到学校的
电煮锅
她说
“快别说了
说起它我就伤心”
我问她“咋啦”
“我那个电煮锅
被宿管查寝室时
给没收了
更可气的是
之后没过几天
我钥匙落在寝室里
找宿管帮忙开门
她说她没钥匙
我问她当初
怎么进到寝室里
收走我电煮锅的
她就不理我
转身走了”

2022/01/02


探视

小妹从外面回来
告诉母亲说
远房堂嫂
中风住院了
让弟妹去探视
母亲叹了口气说
“今年自族人中
光看病探视
你二哥二嫂
就花了
两千多块”
其实
这些钱并没有
落到族人手里
而是一大半儿
都送给餐馆了
按照我们这儿习俗
每次病人康复之后
都要邀请众人
吃吃喝喝
搓一天麻将

2022/01/02


酒驾

夜里一点多
爬起来写诗
家属院楼下
传来喧闹声
一个男人和
一个女人
同时在指导
一辆车倒车
然后女人叮嘱道
“路上开慢点儿
毕竟喝了酒的”
哦,原来为
逃避查酒驾
折腾到半夜
才敢上路啊
想起三年前
3个高中同学
在北郊喝酒后
也为逃避检查
夜里两点多
开车回城
发生车祸
酿成两死
一重伤的悲剧
躺在被窝里的我
不禁打了个哆嗦

2022/01/02



60岁

妻子警告我说
“你60岁后
如果还不戒酒
那我们就分开
各人过各人的”
我并没酒瘾
所以没搭理
如果她说我
60岁后
如果不戒诗
还要继续写诗
那我们就分开
我想
我会毫不犹豫
答应她

2022/01/03


无题

早上
弟妹告诉母亲
不要准备侄儿
和侄女的饭菜
他们中午
到外面吃
完后姐弟俩
上班的上班
上学的上学
没想
中午一点多
我们吃完了
俩孩子还没走
自个儿在家里
煮饺子吃
母亲看到后
心疼又自责
整整一下午
都不能释怀

2022/01/03


谁发明了农历

妻子说她最近
在网上
看到一篇文章
硬说中国的农历
是外国人发明的
这个说法不对
就像中国人
在美国获得诺贝尔奖
一律算在美国人头上
从没算在中国头上
所以不管农历
是不是汤若望发明的
都应该说是中国人发明的
毕竟那会儿
他生活在咱们中国

2022/01/03


低保家庭

下午
外甥女想让
小妹和妹夫
陪她去超市
买点儿零食吃
母亲出面阻止道
“乖乖吔
你和你妈俩
现在吃低保
一家人
说说笑笑
超市进超市出的
你说别人看到了
会怎么想呀
要去的话
你一个人
悄悄去就是了”

2022/01/03


犯贱

妻子想要我
陪她看电视
我说
“今儿任务
还没完成”
她一惊
“啥任务呀”
“写诗啊”
“你只管不写
也没谁强迫你”
“确实没人强迫
但诗神看着呢”
“你说你
上个班吧
有组织管着你
如今好不容易
申请退二线了
又给自个儿
弄出个诗神
把自个儿罩着
这不是犯贱吗”

2022/01/03


卖辈,买辈

老家村里
很早以前
朱姓人家那边
高辈分的女人
跟我们这边
低辈分男人
结亲之后
所有人辈分
都降了一辈
民间俗称
卖辈儿了
这事儿
让他们耿耿于怀
打1970年代开始
他们那边
就一直谋划着
要把他们那边
低一辈的姑娘
嫁给我们这边
高一辈的小伙
意思是
把辈分
再买回去
我们这边
则商议好了
坚决不接受

2022/01/03


买菜薹

邻居高莲花
昨儿打门口路过
看母亲买了把紫菜薹
说她家人都不喜欢
吃紫菜薹
菜园里的菜薹
都快长老了
母亲寻思
她这话
可能是希望母亲
以后买她家的菜薹
今儿早上
母亲看她上菜园
便要了一把菜薹
掏出10块钱
高莲花不要
母亲说
“你要不收钱
我就不要菜薹”
两人僵持了好半天
高莲花最后收下了
5块钱

2022/01/03


超市购物

超市门前
顾客进入之前
都纷纷掏出口罩
戴好之后
才撩开门帘子
往里走
仿佛
超市里面
有病毒

2022/01/03


打卡

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看时间尚早
拐到岳父母家
打算看望一下二老
和病中的二姨子
没想
他们外出做客
不在家
回来
跟妻子说起
她呵呵一笑
“虽然没看到他们
也算你去了一趟”

2022/01/03


40年前

人到30不学艺
1981年冬
我们这儿
实施分田到户
父亲40多岁了
打了半辈子铁
不得不
开始学做农活儿
半路出家的父亲
做啥事儿
村民都等着看笑话
好在母亲要强
家里所有农活
并不输给
任何一家
父亲盘下解体后的
生产大队铁业社
支起铁匠铺后
我们家的费用开支
反倒比其他农户
更加活泛些

2022/01/03



大龄青年

妻子说
家属院的
老太太们
用篦子
把院里的
大龄青年
篦了一遍
超过30岁
还没结婚的
男孩子有8个
女孩子有2个

2022/01/04


算账

傍晚
把父亲安顿好
本想陪母亲
多坐一会儿
母亲却一个劲儿
崔我走
“你看
天色不对呢
很可能要下雨了
天气预报说过
今儿有中雨”
“没事儿
我带着雨伞呢”
母亲伸手来推我
小妹说
“哥啊
你就听妈妈的
不然
待会儿
你在路上
雨下起来
妈妈心里
又该难受了
两个比起来
你在家陪坐
带给她的
一丁点儿安慰
一下就抵消了”

2022/01/04


俗事一件

这两年
年纪大了
屁也多了
晚上跟妻子俩
各自看着手机
忽然
她一个屁
我一个屁
两人
跟飙高音
比赛似的
闹腾了半天

2022/01/04


路灯

快到年底了
街上的路灯
维修的维修
更换的更换
马路一下
亮堂起来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总要等到过年
才有新衣穿
好东西吃
所以
小伙伴们
总盼着过年
甚至巴不得
时时刻刻
都在过年

2022/01/04


检测仪

卖馒头的女人
打门前走过
问我们
要不要买两个馒头
母亲挥了挥手
示意不要
待那人走远后
小妹说
“她的馒头不行”
我有点儿好奇
“你咋知道”
“妈妈胃不好
只要东西质量不好
一吃
胃病保准犯
比仪器检测的
还要准”

2022/01/04


科学防疫

自媒体报道
河南许昌和周口
出现疫情之后
本地迅速下发通知
凡来自河南境内的人员
(不含许昌和周口)
必须持有
48小时之内的
核酸检测阴性证明
若来自许昌和周口
一律无条件
隔离观察

2022/01/04


同一个天

看到西安
疫情爆发
封城之后
那边诗人
写的居家之诗
不禁感叹起来
“跟咱们这边
去年封城时
一模一样啊”
妻子笑了
“他们那边
又不是
另一个天
能不一样吗”

2022/01/04


善于弯道超越的人

半年前
一把手跟我做工作
让我把职级晋升指标
让给了他
当时
他答应我
一个月后
立马帮我解决
如今半年过去
这事儿
仍没有踪影
今儿下午
他打电话给我
“有个事儿
我想跟你通个气儿
上面马上要来考察
我职级晋升的事儿
你那个事儿
我已尽力了
估计还得
再等一段时间”
气得我大吼道
“一年晋升两次
你觉得这样做
有意思吗”
然后
啪的一声
挂断了电话

2022/01/04


催尿

每天下午
雷打不动
回父母家
帮忙母亲
照护父亲
总会
趁我在家的
这几个小时里
尽可能让父亲
多喝一些水
多拉几泡尿

2022/01/04


石材加工店

路边一家
石材加工店
这两天歇业
在治办丧事
店堂中央
摆着水晶棺
还临时搭起
亡者灵位

2022/01/04


寒碜

家属院邻居
儿子结婚
凑够8辆小车
但颜色不一样
红的
黑的
灰的
白的
蓝的
邻居们
背地里议论说
这样杂七杂八的
反倒显得寒碜了
还不如就开
一辆车过去
直接把新娘
拉回来算了
要么排场呀

2022/01/04


出头

母亲说
周婶娘家远房侄儿
跟她三女儿结婚
入赘过来后
一直畏畏缩缩的
自打去年
周婶老伴去世
他仿佛一下子
变了个人似的
走路都带风
总算是
熬出头了

2022/01/05


封城之诗

西安因疫情
封城之后
每次读到
西安诗人的诗作
就感觉他们在写
去年春季的我
我却没勇气
回头去读
那会儿封城时
自己写的诗作

2022/01/05


嫁衣

母亲说1963年
她嫁过来时候
外公外婆给她
总共做了
4套衣服
她平常
只穿一套
另外3套
一直舍不得穿
只有在祖母和
两个远房伯母
走亲戚时
才借给她们穿

2022/01/05


金锁

住宅楼6层
一个单元
12户人家
统一防盗门
惟有4楼东
把门上锁
给换成了
一把铜锁
5楼陈婶说
“不知道的
还以为他们家
装的是把金锁
其实
咱们这个单元
数他们家
最穷”

2022/01/05


愁心事

学校安排妻子
带领13个老师
完成了一项
教研课题
学校决定
通过之后
奖课题组
2000块钱
妻子这几日发愁道
“他们只是挂个名儿
几乎没做任何事情
这笔奖金
该怎么分呢”

2022/01/05


正能量

近年
大家庭发生了
诸多不顺
先是父亲
得了老年痴呆
后来是二姨子
查出淋巴癌
大外甥女
转眼30多了
还没处对象
侄女工作
不停地换
依旧不如意
侄儿高考也不理想
勉强上了一所高职
小外甥女
就读的社工专业
以后找工作堪忧
大妹和小姨子生意
两人跟打平手似的
各自亏了200多万
妻子说
惟有外孙出生
给人带来了
一点儿正能量

2022/01/05


待遇

去年6月
申请改非
单位以前
给我订的报纸
门卫照送不误
今年元旦过后
见他依旧送着
担心送错了
跟他提醒时
他说
“我已问过
他们说
你的待遇没变
今年报纸照订
所以我还得
照旧给你送”

2022/01/05


交接班

傍晚
服侍父亲睡下
陪母亲坐了会儿
母亲一个劲儿赶我走
一直等到小妹吃晚饭
过来了
我才起身
并叮嘱道
“你陪妈妈多坐会儿
等你姐姐过来”
唉,要是父亲没病
他脑子清醒
有他陪着妈妈
比我们谁都强啊

2022/01/05


一粒磁铁

从岳父母家回来
发现钥匙上面
吸着一粒磁铁
回想半天
终于找到答案
在那边坐电梯时
用钥匙
摁过电梯按钮
估计是哪个小孩儿
落下的
妻子知道后
立马下命令
“赶紧扔掉
然后
用酒精
把你钥匙和手
仔细喷一遍”

2022/01/05


鞋柜

超市里看到
一款封闭式鞋柜
很适合放在床头
当作小书柜
我把想法
告诉妻子
得到的回馈是
“你神经病啊”

2022/01/05


坐马车

女同事Z
最近对佛道
挺感兴趣的
跟我聊天儿时
问我一个问题
“一辆马车
最终去向哪里
是由坐车人
还是赶车人
还是马决定”
我说
“马”
“不对
是坐车人”

2022/01/05



鹅绒被

小区来了个
卖鹅绒被的小伙子
开口400块钱一床
老太太们嫌贵
他说那就300
老太太们还嫌贵
他又改口说200
老太太们
依旧嫌贵
他说看你们
都一大把年纪
手里那几个钱
来得也不容易
得了
给你们做好事
100块钱一床
半小时不到
小伙子卖出
11床鹅绒被

2022/01/06


股份

今儿
脑供血不足
狠狠摔了一跤
仿佛一下
摔明白了
眼下
关于我的身体
我手里的股份
不过20%左右
母亲和父亲
倒是大股东
他们持有
40%以上
还有
妻子手里
怎么着也有
20%左右吧
然后
女儿10%吧
余下10%
其他亲人
或多或少
各自拥有
那么一点儿

2022/01/06


滑肉

为改善父亲饮食
母亲做了些滑肉
一天两天吃不了
要给一些我
让带回家吃
当初想着
先拿回来
我们吃点儿
余下搁冰箱里
哪天再带回去
给父亲吃
所以
母亲装的时候
也不加阻拦
由着她装
于是带回
一大半儿
没料
妻子大抵
看数量挺多的
我们吃不了这么多
没吱声就送了一半儿
给岳父母
今日做午饭
发现后
只好推说
我不想吃
先留着吧

2022/01/06


不能说真话

今儿摔伤
明知道
属脑供血不足引起
我却不能说真话
跟母亲面前撒谎
是怕她
担心她和父亲
拖垮了我身体
跟妻子面前撒谎
则是担心她知道后
再也不让我在夜里
爬起来写诗

2022/01/06


命苦

妻子晚上回来
看我又摔伤了
直叹我命苦
我说
命苦就好了
你回头看看
历史上
那些有成就的
文学家和艺术家
哪一个
不是命苦

2022/01/06


事不过三

1981年春天
读初中那会儿
放学回家路上
跑着跑着
一不小心
摔倒了
将面部蹭破
1996年10月
生日那天晚上
骑自行车摔倒
又将面部蹭破
今儿又因为
脑供血不足
再次摔倒
蹭破面部
忽然想起
小时候
祖母帮我算命
算命先生说我
要防外伤
俗话说
事不过三
阿弥陀佛
希望今后
再无外伤

2022/01/06


无妄之灾

傍晚
服侍父亲睡下
陪母亲坐了几分钟
起身打算回我小家
走到自行车跟前
突然晕眩
猛地栽倒地上
将面部蹭破几处
母亲跑到跟前来
一口一声叫着
“儿啊,儿啊
你这是怎么了”
想站起来
又担心再次倒地
只能在母亲面前
一方面示弱蹲着
一方面安慰母亲
“没事儿,没事儿
刚才自行车要倒
想扶住它
失去重心”
其实我很清楚
这是脑供血不足
要么颈椎病犯了
要么夜里写诗
没休息好

2022/01/06


小钢磨

父亲痴呆症
这段时间
突然开始磨牙
上下颌骨每天
不停地
左右磨着
仿佛
一台通了电的
小钢磨

2022/01/06


叫袁媛的女人

想在微博上
寻找一个
叫袁媛的女人
叫这名字的人
实在太多了
不得不加上
选择条件
23~29岁
结果
查无此人
重新选择
30~39岁
依旧
查无此人
再次选择
40岁以上
依然如此
回头选择
20~23岁
还是没有
最后选择
18岁以下
哈哈
全都出来了

2022/01/06


热评

微博上
一首诗下
评论过百
那个火啊
不免让人
心生羡慕
还夹点儿
嫉妒与恨
带着好奇
点开一看
啊哈
底下评论
全他妈的
跟诗无关
但这并不
妨碍此诗
排评论榜
TOP1

2022/01/06



戴口罩出行

本地很久
没有疫情
也就很久
没戴口罩
今儿出门
却破例戴上了
倒不是防病毒
而是怕人看到
昨儿摔破的
那张脸

2022/01/07


咬双钩

电脑上读诗
屏幕角落
微信不停闪着
仿佛
一只鱼漂
在水面上跳动
点开
发现是两个工作群
有人发布了消息
有如
扬起鱼竿时
鱼儿咬了双钩
好叻
移动鼠标
叉了两下
眼前的两条鱼儿
从鱼钩上卸下
扔进了水里

2022/01/07


小妹夫工友

小妹夫工友
打电话约他
到外面吃饭
看拒绝了
小妹好奇
“有肉吃
有酒喝
你为啥不去”
“他个单身汉
我有家室
跟他玩什么”
“他都快40了
咋还不结婚”
“他这样的人
哪儿需要结婚啊
网上随便薅一个
就能满足他
每月赚的
那几个钱
一大半儿
都打赏给那些
网红女人了”

2022/01/07


遥望春节

妻子跟我商量
眼下疫情复杂
本地管理很严
从外地回来的
都得做核酸检测
外孙实在太小了
不忍心让他
被人拿着棉签
在喉咙里乱捅
干脆叫女儿
不回来过春节

2022/01/07


隐瞒病情

一大早上
曾经当过护士的
大妹发来语音
“哥啊,你昨天摔倒
我想很有可能还是
你发晕了
不然
不会摔成那样
建议你先在家
量一量血压
如果感觉不对劲儿
上医院做个脑部CT”
如果我说实话
是脑供血不足导致的
她肯定要告诉母亲
所以只能回她
“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没事儿
有啥情况
我知道处理
你忙生意去吧”

2022/01/07


不知道怎么接腔

妻子一遍遍
在我面前叨叨
说她要是二姨子
就放弃治疗算了
一方面
化疗时间太长人太痛苦
而且没百分之百把握
另一方面
手里钱已经花光了
就算再把几套房子
全都卖掉
东拼西凑也未必
能凑够200万

2022/01/07


提心吊胆的一天

今儿一天
在父母家
陪护父亲
过得提心吊胆的
生怕跟昨儿傍晚那样
又出现脑供血不足
再摔上一跤
唉,真不敢想象
母亲再次看见我
趴地上的样子

2022/01/07


书信时代

侄儿同学来家
玩了会儿走后
小妹问侄儿
他同学上的
哪所大学
侄儿语塞
想了半天
也没答出来
不禁想起我
读大学那会儿
同学们书信往来
每个人读的学校
烂熟于心
有的甚至记得
对方邮政编码

2022/01/07


请假

昨儿傍晚
在父母家门口
因为脑供血不足
摔了一跤
将面部擦破几处
妻子让我跟单位请假
今儿就不要去上班了
在家好好休息
我说
“请假是必须的
但不能在家休息
吃完早餐后
还得回爸妈那边去”
“你是怕妈妈担心吧”
“你说呢”
“是啊
昨儿你不回这边
我也一样担心”

2022/01/07


不要脸

昨儿傍晚
摔破了面部
早上起来洗漱时
妻子过来叮嘱道
“脸就不要洗了
小心伤口感染
把眼角擦擦
就可以”
“哪儿能不洗脸呢”
“都快60岁的人了
还要个么脸哟”

2022/01/07



市场经济

小区原本开了
3家麻将馆
最近忽然
又开了一家
昨日
广场北边的
那家老板娘
骑着电动车
到处招揽顾客
等她走远之后
母亲说
“整个小区
就这么些人
开3家
就很勉强
不信走着瞧
迟早会关掉
一家的”

2022/01/08


吐痰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咽喉部不舒服
咯了一口痰
忽然想起
戴着口罩呢
边暗笑边腾出
握车把的右手
仿佛
站在后墙边儿
打开窗户那样
将一口痰
吐了出去

2022/01/08


美人指

看妻子买回的
南瓜子
饱满
个儿长
我连说
“这瓜子
买得好
确实买得好
真的很喜欢”
她坏笑着说
“你知道这瓜子
叫啥名儿吗”
“不就是南瓜子吗
还能叫啥”
“美人指”

2022/01/08


弦外之音

女儿发来的视频里
一岁多点的小外孙
拿着一只空电壶
每次做完
倒水动作
便往地上一撴
跟着嘭的一声
我留言说
“这电壶经久耐用”
女儿读懂我意思
立马回复道
“这就是个坏了
没有用的电壶
特意给他玩的”

2022/01/08


返聘

我跟妻子说
“再有一年多
你就该退休了
这次就不要
跟着班级
往上走了
就呆在一年级
混到头算了”
“那怎么行呢
我扳着指头算过
正常年纪55退休
我工龄只有34年
退休工资
只有80%
如果返聘
再干一年
退休工资
可以按85%领取
把这届学生送毕业
我就正好达到35年”
“现在不是退休金吗”
“谁知道到时候
他们又搞出什么名堂
多一年总归是好的”

2022/01/08


一年来的变化

傍晚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遇到一个捡废品的大爷
用一根竹竿挑着一只
空空的蛇皮袋
知道他没收获
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想掏出100块钱给他
不过
我这说的
还是去年的事儿
今晚
再次看到他
也是这般光景
我已无动于衷

2022/01/08


照班

今儿周六
晚饭后
妻子要去学校
我有点儿好奇
“你不明儿
上晚自习吗”
“今天是照班”
“照班?”
“对的
今天不上晚自习
但住读生都在学校
他们要集中到教室
我得去看住这些学生
不让他们
在教室里面捣乱
更不能让他们
出安全事故”

2022/01/08


10085

正吃午饭时
小妹夫电话
突然响了
里面传来
10085的
客服声音
怂恿他领取
每月30G的
免费流量
他正要操作
被我呵斥住
小妹夫吃完
悄悄下席走了
知道他不开心
让外甥女饭后
给他科普一番
他发来消息说
“大哥,谢谢你
幸好还没开通
那是个陷阱”

2022/01/08


油画

午饭后
母亲到客厅看电视
舍不得开空调
把取暖器
送到她跟前
等我午休起来
电视已经关掉
母亲歪在沙发上
烤着取暖器打盹
整个人身上
仿佛罩着
一层金光
看上去
就像一副
有年头的油画

2022/01/08


母亲的担忧

看我帮父亲泡脚
效果很不错
母亲叮嘱我
“你自个儿
已是50多岁的人了
每天也要泡会儿
不然
将来要是
跟你爸这样
得上痴呆症
你能上哪儿
找来一个人
帮你泡哟
一棵独苗儿
嫁得那么远
喊都喊不应”

2022/01/08



小妹夫钓鱼

父亲躺在床上
叽里咕噜的
说个没完
也不知道
说的什么
陪在跟前
时不时应一声
母亲进来跟我说
小妹夫钓鱼回来了
我问钓了多少
母亲先哼了声
接着笑起来
“一片儿鱼鳞
都没钓到”

2022/01/09



愿天寒

大前天傍晚
脑部供血不足
一时发晕
摔伤面部
这两天出门
都是全副武装
头上线帽
尽量压低一些
下面口罩
则尽量提高一点儿
不期今儿气温
突然回升
走在大街上
丢人现眼的

2022/01/09


无题

一辆基层医院的急救车
开往市人民医院
一路上
闷声不吭

2022/01/09


母亲的笑容

大前日傍晚
摔伤的面部
已经长出疤壳来
母亲问我
“疼吗”
我说
“不疼”
母亲一下
露出了笑容
真好看

2022/01/09


点儿背

在LOFTER(乐乎)上
一连发了3首诗
没想
3首诗都被屏蔽
气得我嚷嚷起来
妻子说
你这人啊
真是点儿背
干啥
啥不成

2022/01/09


名额还有富余

党办主任通知我
明儿上午
到单位参加
党代表推选
我说
“大前日摔了一跤
破了面相
正在家养伤呢
你替我写几个就是”
“人数太多了
一共64个
我都不想手写呢
而且上面有要求
推荐表的笔迹
不能一样
这样吧
因病因事
请假的名额
还有富余的
我给你算一个”

2022/01/09


手榴弹

妻子网购了
一箱青稞酒
送到父母家
打算春节聚会时
一家人自酌自饮
小妹坚持要我
给包装箱
喷一遍酒精
“你知不知道
这酒运过来
要路过西安
万一有病毒
飘落上面
那么这箱酒
就等于一箱
手榴弹”

2022/01/09


比命

谈起西安疫情
弟弟说去年
咱们这儿封城时
社区要封堵物资
打电话让他供货
弟弟不敢出门
社区主任
也是一个资产
过千万的老板
对弟弟说
“我都没怕
你怕什么”

2022/01/09


开屏广告

打开手机APP
总会遇到
开屏广告
仿佛
超市门口的
门帘子
进去之前
得先撩起

2022/01/09


瓜子

小时候
家里经济不太好
过年买瓜子待客
也是一笔
不小的开支
为省下钱做衣服
母亲每年都带领我们
自己动手在门前屋后
栽种上几十棵葵花
到秋天的时候
砍下葵盘
把葵花籽拔出来
当然
光这些还不够
平常吃南瓜时
母亲也会让我们
把南瓜籽收集起来
记得有年
南瓜欠收
母亲还让我们
收集过冬瓜子
那年的瓜子
反倒
最丰实

2022/01/09


鞭炮

午休起来
听到
偶尔响一下的
鞭炮声
不禁想起小时候
每当进入腊月
每个小伙伴的衣兜里
就一定揣着纸炮
只有到除夕
请完祖先之后
才可能捡到几个
没有燃尽的鞭炮
当然
偶然做过一件
值得奖赏的事儿
父亲也会
在燃放之前
先行摘下一小撮
作为奖品
以资鼓励

2022/01/09


回暖

帮父亲泡脚
将近4个月了
他的痴呆症状
有了明显改善
仿佛
进入春天之后
大地逐渐回暖

2022/01/09



伤疤

每天下午
母亲照例
早早做好晚饭
催着我喂父亲
催着我吃饭
照例早早
烧好洗澡水
催着我给父亲擦洗
催着我赶紧收拾好
回自个儿的小家
但这几天
我总要
多赖上一会儿
等天色暗下来
才出发
我怕路上行人
看到我面部的
伤疤

2022/01/10


解冻

面部摔伤
已经4天了
局部的疤壳
已开始脱落
仿佛
黄河里的冰凌
迎来解冻期

2022/01/10


也许还有更大的奇迹

女儿在家庭群里
发了一段儿
小外孙
学说话的录音
没想痴呆的父亲
听到后
突然问我
“这是谁的孩子”
我高兴得合不拢嘴
赶紧告诉他
“是我外孙”
“那好
那好
恭喜你”
这是我帮他泡脚
近4个月的成果
之前
父亲已有几个月
不怎么说话

2022/01/10


房产

听妻子说
二姨子为筹钱治病
已决定把两套新房
全都卖掉
痛心之时
不禁想起
这些年
二姨子其实
一直暗地里
在跟我们争抢
岳父母的房产
二老也偏袒着她
市中心一套旧房
给了她不说
后来的还建房
她也多我们一大半儿
小姨子看她还不满意
把自个儿那套
也给了她

2022/01/10


腊八节

我所在的
湖北北部
不尴不尬
说北方不是北方
说南方不是南方
今儿腊八节
我问母亲
为啥咱们这儿
不过腊八节
是因为曾经穷
把这个习俗丢掉了吗
母亲说
我们这儿
压根就不兴这个
有点儿不太相信
网上百度
得到了答案
“每到腊八节
北方地区忙着剥蒜制醋
泡腊八蒜
吃腊八面腊八粥
在南方腊八很少提
腊八节
是典型的北方节日”
这下可以确定
咱是南方人了

2022/01/10


水嗝儿

午后
给父亲喂水
一勺接一勺
喂多少
父亲喝下多少
忽然想起
小时候
在一棵杨树旁地上
看到一个小洞儿
出于好奇
往里面灌水
想看看里面
有没虫子什么的
经不住淹爬出来
果然
灌了会儿后
一条本地人叫的蛹蛹
从里面爬出来了
突然
一个水嗝儿
从父亲喉咙里
爬了出来

2022/01/10


推己及人

几天前
摔伤面部
几块伤疤
最初红通通的
后来黑乎乎的
每次出门
都用各种办法
尽量遮盖起来
生怕人看见
不禁想起
那些面部
长有痦子
或胎记的人
以后
若遇到他们
我保证绝不
多看一眼

2022/01/10


一首诗的命运

昨儿晚上
把一首诗
发在LOFTER上
立马遭到屏蔽
所幸
大约两个小时后
又被放出来了
谁料
今儿午休起来
又收到
它被屏蔽的消息

2022/01/10


疤痕

早上起来
妻子问我
“今儿谁买菜”
“你去吧
我脸上
这么多伤疤
怕吓着别人”
知夫莫若妻
她一语道破
我的小心思
“说得好听
是你自个儿怕丢丑
不好意思让人
看到吧”

2022/01/10


腊鸡

妻子买回两只
宰杀好的肉鸡
打算腌成腊鸡
不禁想起
小时候
每到腊月
家里养的鸡
就会陆陆续续
捉去卖掉
有时候
父母要跟祖母
商量好几次
才最终确定
卖的数量
现在想来
那真是一件难事儿
一方面想多卖几只
换钱给一家人
添置衣服鞋帽
另一方面
又得多留下几只
满足一下全家人
很久没吃肉的
几张馋嘴

2022/01/10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