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2073-2084

◎冯青春



泥沙集2073:白枝

 

树叶掉光了后。又覆上了一层霜

但是还活着

被窝里我扭动了一下肥胖的身子

神游出去。寄于其中一枝

和无数的同类交错斜指

天空晦暗。我们这些家伙僵直冰冷

因此虽然密集倒也疏朗

 

泥沙集2074:访张溪

 

张溪就在张杰家门坎下面

有一大片樱花。一排高大葱郁的核桃树

但现在是冬天。只能见虬枝干枯乱指

然而张溪似乎不知。依然活泼

依然如在灿烂和葱郁掩映下的欢畅

我们上溯到溪的难行处折回

纵跃中捡了几个核桃砸了吃

 

泥沙集2075:遥望西安

 

在古时候。叫遥望长安

长安城里住着皇帝。遥望就是遥望功名

现在则住着人民。皇帝被流放到威宁县

在古时候。长安染疫会死人无数

而我得到这个消息快马也要数月

现在则只需数秒

然而也没什么卵用

和古时候一样。我依然徒叹

依然只能在朋友圈修书一封

说。遥远无力。替我好好照顾西安人民

 

泥沙集2076:冯青春小道

 

每天上下班的这条路

和我一样行色匆匆的人非常多

加上摆摊的闲坐的店铺里张望的

这条路。用熙攘来形容不为过

然而走了半年后。我发现

那些人只是陪我走了一小段

就岔上别的路离开了

这条路上。真正从头走到尾的。只有我

这吓了我一跳。我猛地扭头

发现熙攘已消失了。路上一片空旷

仿佛顿悟一般。我瞬间明白了我和这条路的关系

 

泥沙集2077:夜明珠

 

她的手脚经常冰凉

夜里我把它们拨过来插进我的滚烫里

在我们外面。是黑夜和霜风

为笼罩我们而结成的硬壳

天空时阴时晴。时光在其上永恒轻拍

 

泥沙集2078:画儿

 

我们家里摆满了画儿

是一个轻微驼背的女人画出的

小时候我住土墙房子。四壁灰黑

过年时父母从我的企盼中省下一笔钱

买下几卷塑料画贴在上面

现在不须了。这个女人正在为我画出

 

泥沙集2079:傻逼一样的诗歌

 

佛说。人人都有佛相

诗说。人人都有诗性

人说。人人都有发财可能

说得对。但是

学佛有成有大庙

发财之后应有尽有

诗歌写好了后有什么

逑啥没有

还倒贴。积蓄花尽

 

泥沙集2080:晚来人行疾

 

你离开已十一小时

座标已向西南迁移一千余里

其间我们联系了一次

你问我起床没吃了没

我问你到了没冷不冷

之后就没有消息了

现在我又要岀去吃饭了

以前是牵着你。现在则牵着风

泥沙集2081:阴阳流星锤

从寻欢家出来。街上巨大的穿堂风差点把我吹倒
转头看了眼他家充实的灯火
我迈步上了一条飘摇冰冷的细线
细线另一头是我家
如今无灯火。黑洞洞
然而也不是毫无所有
也是一个充实沉甸的存在

泥沙集2082:注意身体

注意身体。别让它消失了
时光中。身体是一头日夜狂奔的牯牛
随时都会窜下山崖。消失在密林中
从来没有人说注意灵魂
因为灵魂就是放牛娃
———好好放哟。别把牛放丢了哟
即使是父母也是这样说

泥沙集2083:寒气从窗缝潜入。激荡徘徊寻到我

很久很久没喝酒了
沙发上醒来喝这一杯
贤妻良朋均不在
一个人雕塑一般。手和喉头吞酒时动一动

泥沙集2084:拍了拍烟灰我站起来

拍了拍烟灰我站起来
夜深了。该睡觉了
在这里我已坐了六个小时。该离开了
此时我刚刚站起。沙发上的凹陷
正在像巨轮驶过的海面一样恢复平静
依附于我的。紧贴于我的
正在松驰。剥离。恢复它们本来的样子
我瞥了一眼
这是最后一瞥
然后迈步离开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