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7首

◎张杰




《平顶山》

石虎波纹,发出地面消失的声音
塔吊,仍在建着空楼
黄金琉璃宫殿,像黄金疯子的天空
闪光龙椅上,多少个世代坐在上面
巨大灰脸人,阴雨音乐天
秋凉之地,每滴雨都在铁屋弹琴
眼里凹坑,形同白漆四溅的心
我走上这条女贞林小径
体内,有根冰冷暖气管
正穿过,这片静墓的雨林
静墓的灰鹊,正飞向墓顶的银河
喷漆手枪,在山顶舱面上缓缓移动

2021.9

《平顶山》

小城也是一个昏乱幻想的神
如果你走上云端,你会看到
被修理成机器人一样的人
也会看到,被修理的山道
野蛮地,垂在你面前
在满城雾霾里
小城飘起来,恍惚你
就住在昏乱的,神的体内
像麻醉的空楼,嘶鸣的
无线电,像惊人案件在发生
搜索着,小城废墟
笨重的小城,仿佛阿富汗
徘徊在坟中,小城一条黑胡同
如同400公里瓦罕走廊
沉入地下,百里煤田,巷道
或通风井,早已失明,甚至
这空城,也在今夜消失了
晚蝉败兵一样的城,静若空梦

2021.9


《平顶山》

戴黄帽的园林工,嗡嗡着,
像湛河堤上飞来一个铁蜜蜂,
他的油锯,切下小叶黄杨,乱草,
金属探杆,犹如在灌木里扫雷。
对面河堤,豫剧迷的老鼓板,老戏
二胡,穿河而来,被铁蜜蜂嗡嗡盖住,
油锯,镇定,无规则,在河上嘶吼,
大声说着不耐烦,似乎
一个醒来人,开始永远批判乡土。

2021.9.12


《过樱桃林》

手握樱桃叶的阴凉
这是在山腰,下面山谷
金属大罐,递来闪光的化工厂
樱桃,像臀尖
酸枣树的旧灯笼,挺起小剑
酸枣已是秋天隆重的地雷
那梁山伯蝴蝶,翻过红石路
桃叶的虫洞,在回忆夏天穿裙子的桃园
护林房已是老南瓜,空无一人
生菜,烧着自我的火焰
蛛丝,锁着铜钟
泄雨道深深,插向禅寺银杏林
竹林,琉璃瓦,飞出讲经的喇叭
对着萝卜地讲经,像给寺庙上课
遍地黄豆荚,堆出一个土圆
围拢我们,发出古国的豆香

2021.9

中秋夜(一)

一个无人大街,空荡着月光的手
自己也是古老的圆
十几条光剑,向太空飞刺
亿万里伸来的手,洗礼
辨认,抱着我
我被中秋明月的大手抱住
有晚钟的委屈,沉重和幽咽
小城的沼泽,把中秋月
变成了“幽浮物”,而星星们
正士兵样,在遥远古星里列队
一边呼喊,一边焊接了小城

2021.9.21 中秋夜


中秋夜(二)

紫禁城,角楼的中秋月
又古雅,又阴森,似乎历代
宫斗,仍在雕梁斗拱
森严高低屋顶表演的只是皇臣
宫女已不知去向

木榫头,黑宫亭,廊柱以及
宫墙黑影里的大殿,随月影
迈着鬼步,这令我吃惊
紫禁城角楼,月境的聊斋
放出鬼片,白头宫女仍说着玄宗
明月装饰的黑暗童话,变为神话
露台上,有神离去的空无

2021.9.21 中秋夜


中秋夜(三)

中秋月作为陨坑,如泪坑
它发出一封唐朝,化石的信
用杜甫眼光说话的月岩,变幻不定
历朝异物,像死寂的骏马
海浪,雪山,现在都挥舞老鬼的手臂
空中飞舞的死寂,机器一般粗壮
如生铁,无声袭击任何生物
任何夜兽,只是看不见的电波
中秋月已是一匹野马,脱了缰

2021.9.21 中秋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