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宣 ⊙ 鹿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山居诗两首

◎柳宗宣



    致巴尔蒂斯

我知道你喜欢在夏丁堡
度过的时光。幸福的空间
那里的山地、坡垄、牛舍
邻居的女儿转移到你的画布
不得不离开时,你亲吻了墙壁
好在以油彩保留那个窗前少女
推开窗户看见的有栎树的风景
与我在黄麻坳的所见,似曾相识
我们的视界有过某种程度的融和
牛漫行在山地;光秃树枝隐映的
农舍庭院。你好像摸拟了
我诗中书写的场景
或者说,我们抄袭了神灵
披上原始天光的“黎雍的谷地”
和三个少女。我喜欢极了
樱桃树上搭着梯子摘果子的裙子
披着你手持画笔时注入的红斑点
夏丁堡让你感到幸福和美,你回赠
以生机勃勃的作品。别人以为
你处理的是陈旧的过气的风景
没有街景和机器一点儿也不新潮
从不跟风。你听从自己的目光
你保持的亘古的美感永不丢失
你仿佛在说别来看我在夏丁堡的房子
担心访客失望而归而伤害了此地
这是你一个人的夏丁堡
三个少女在室内度过的光阴
在地毯上看闲书;镜中搬弄首饰盒
各有所思。你朝向少女和光
身处在画室的阴影中
我留意你的家居服饰的品味
甚至日常窗台上水果的摆放
晚年木头房子的画室有113个窗户
你在捕捉天光;画室里祈祷
莫扎特的C小调奏鸣曲环绕你
从室内望去,山岭守护着耸立


(巴尔蒂斯,1908-2001,巴黎画家)


       庭院的花


栀子花。一出生就看见的栀子
从故乡平原,移入山舍庭院
六月花苞打开,馥香沁透身心
美人蕉从山民门前分挖移栽过来
异地复制童年父母屋前的场景
从叶柄鞘间的喇叭花蕊吮吸甘霖
现在观它枯荣轮迴,死而复生
从语词移置过来的西府海棠
苏轼受贬黄州入境诗写的花
在庭院,烛照它的红妆姿容
临窗读书:坡地上的野菊花
从平原漫游到了山冈
这是你用尽一生书写的意象
六月花事连绵。石榴树
开始著花;再现北方旧居庭院
两棵石榴树,却不可复制
艾利蒂斯疯狂的石榴
本地芭茅每到六月抽出花穗
衬托山舍。兰草花从另一个山头
转移至此,隔年放香一次
院落周边簇拥板栗树伞形身影
鱿鱼状花型独异,却无花香
你不会在庭院种植什么牡丹
被人颂唱过度了,这富贵的花
与你无缘。你为边角野生紫藤
搭上花架:肉肉的花可生食
月季(民主之花),顺着妻子的
喜好,成片地种植窗前篱旁
绣球。如串门的客人停留
甬道,抛舞彩球招引访客 
每到四月,木香覆盖院墙门楣
为青草的院落,披满奢华
秋天来了,桂香灌入窗口
细小的花蕊,熏染空虚山野
一朵大烟花摇晃在门前菜园
不知善恶的花。山岭汹涌
朝向血色花瓣;天空敞现
一个天使的狂野


          2021,6,看云山舍


 

返回专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