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2)

◎纳兰寻欢



《我们站在山巅》

我们站在山巅
谈论着什么
其实什么也没谈
就那样站着
又双双坐下
你手指山下的炊烟
那可能是有农民
在地里烧玉米杆
更远处
夕阳已经落下
巨型的黑暗
正奔涌而来


《十二点》


又是十二点以后睡
但这次是被迫的
妻子在洗衣机里
放了衣服
我站起来好几次
洗衣机都还在运行
我想待它停下来
晾好那些衣物
听声音
衣物又是很少
妻子总在启动洗衣机前
把里面不同颜色的衣服
掏出来分类然后
只放入一种颜色
她就像得了强迫症
总为了我塞进去太多
不同颜色的衣服
冲我发火
对此我总是
一言不发
我不是有好脾气
我是很隐忍
我的隐忍
我算了一下
先天和后天
大约各占一半
在春秋
我应该就是勾践


《他们年轻》


他们年轻
干净,轻巧
十指相扣
穿越斑马线
我敢断定
他们的手
总有松开的时候



《比尔和梦露》


突然想
我叫比尔
你叫梦露
不知为什么


《中年的样子》


今早上洗脸
发现样貌
有成熟的豪迈
我喜欢这种
中年的样子
微带倦怠


《夜雨》


回来得太晚
雨太大
只得将外衣当伞
到得家里
外衣已经很沉了
加上外面
滴滴答答的雨声
再一次证明
雨下得不小


《混沌中》

听说海边停着
一只五彩
斑斓大鳄鱼
我们要去看
只是要穿过一条
狭长小路
周围充满了
闪电细蛇



《当我走在明亮的早晨》


我能听到那光的尖叫
后来我知道那是光中
传来的女人的尖叫
后来我知道那是
女人的歌声
尖尖地从山脚传来
她一边挖洋芋
一边用尖尖的声音
唱着山歌
我好奇地走近
看见是一个
不太好看的中年妇女
便悻悻地走开了



《曼德尔施塔姆》


深夜突然想到曼德尔施塔姆
以为是一个德国足球运动员
并想像了他在球场上的英姿
为什么脑海里的外国名字
只有他一个
除了玛丽莲梦露
搜了一下
他是俄罗斯白银时代
最卓越的天才诗人
著有诗集《石头》、《悲伤》
散文集《时代的喧嚣》、《亚美尼亚旅行记》、《第四散文》等


《三个妓女》

三个妓女在
谈论一个孩子
谈着谈着
她们都哭了
这一幕我相信你
从未遇到
且永远也
不会遇到
她们的哭声像午后
淅淅沥沥雨声
来到天桥下
那个躲雨的中年男人
耳朵里
如果你真遇到了
请偷偷录一个视频
发给我来证明


《乌鲁木齐》

刚才我在天桥
脚下遇到的那人
估计刚从
乌鲁木齐过来
但肯定跟你
想的完全不一样
他和周围
其他威宁人
并无两样
我也不知道乌鲁木齐
有什么风光
气息之类
但我就是觉得他
刚从乌鲁木齐过来


《铁臂阿童木》

那时我大约
在读大一
或者高四
有个假期
和几个同学一起
坐船进入草海
爬上中间那根
高高的铁柱
照了一张
很多年后
被诗人心地荒凉称为
铁臂阿童木的照片


《一生太长》

如果一生
只半小时
我们刚刚一起
过了约
一点五辈子


《三色洋芋》

我回来了
煮了四个
三色洋芋吃
它们是红
黄紫


《木门》

她站在木门
往前看过去的地方
一棵树下
她斜倚在那棵树上
看向木门
很长时间
很长时间后
才微微移了下身子
转了下脖子
那是初夏
还是深秋
那时候她还在读初中
是个很丰满的女孩
经常发呆
那是个傍晚
也好像是几个傍晚
那棵树
早已不在了
那是棵什么树
他早就记不得了


《转折点》

打开你朋友圈
往前翻
才知道你说的
转折点
已过去
一个多月
这是昨晚的事
今晚我又
翻了一次


《石头》

走了半天才发现
自己走反了
赶紧转身
往回走
刚刚离我越来越远的
现在离我越来越近了
那方我们曾坐过的
虚无的石头
又出现在昨晚的梦中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