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味》等12首

◎雨人



《乌托邦》


十多年前
我曾在“人象”的诗中
写过在大象中植入芯片
现在马斯克
发明了芯片人机连接。
在新年的酒桌上
大家议论:
从此以后在上帝面前
生死不再平等。
有钱人可以安装高级芯片
拥有最先进的技术
就像在游戏中
拥有先进装备
你再怎么练习
也打不过他。
有钱人可以进行基因剪合
获得更长寿的基因
他们早已成为新新人类
而作为屌丝的
我们沦落为原住民
在这个折叠的空间
有钱人住在天上
我们住在地下。


《最露骨的事》


等到树叶落尽
你才看见

露出骨头
它告诉你
寒夜将近
放弃一些不必要的东西。


《平凡世界》


我记住了
误杀2的一段话:
爸爸,为什么萤火虫在灯光下不亮?
因为它微弱
只有在黑暗中才看得见。
小时候我崇拜英雄
崇拜伟人
现在,我只关注平常人
生活在没有伟人的时代
过着平常人的生活
恋爱、结婚、生子、陪伴一生。


《人生如虫》


山月记里诗人
变成一只猛虎
虽然不像卡夫卡小说里
一样一觉醒来变成爬虫
但终究是可悲的事。
我更喜欢庄周在梦中
变成一只蝴蝶
当然不是一只苍蝇
在你头顶上乱飞
它闪动飞翼如此缓慢优雅
让周围的东西变得不真实
而你需要这种虚幻感
摆脱现实的纠缠
不知身在何处今夕何夕
不知我为何物
猛兽耶
昆虫耶
飞禽耶
植物耶
还是亿万年前宇宙大爆炸
星辰的微粒耶。


《不要跟我提第一次》


好多人在微信上发
2022年写的第一首诗
就像2022年第一场雪
或者你人生中的第一场恋爱
可以感动很多人。
其实,一次性的
都没有意义。
你了解大象吗?
大象站着睡觉
太庞大了
躺着心脏受不了。


《气味》


她跑到海边
看望一个诗人
和他妻子的墓园
回来的路上
出租车司机说
生活没有意义
只是活着而已。
我一个人在家
窗外是冬天
光秃秃的树枝
和蹲着的几只黑鸟。
在电影寄生虫里
反复提到“气味”:
一次小男孩说他们都有一样的气味
一次爸爸做爱时说金司机有坐地铁的人身上的气味
一次妈妈到超市采购坐车
金司机昨夜地下室的家遭大水淹没在体育馆地板上躺了一夜
还没来得及洗澡就赶来开车
那气味让她受不了
摇开车窗透气
最后一次社长从死去的在地下室躲了四年跑出来杀人又被杀死的前女佣老公身下取出车钥匙时
掩鼻而去的样子
终于激怒了金司机
他和被杀的男子有一样的气味
突然他拿起落在地面上的刀
从后面把社长桶死
然后转身消失。


《第一粒雪》


他看见车窗前
落下第一粒雪
激动不已
还好落下的不是莫名飞来的陨石
不是被高速公路上撞死的飞鸟
也不是被龙卷风从几百里外刮来的大鱼
他想到婚姻和男女关系
像希腊神话里的鸟人
翅膀是用蜡烛做的
因飞的太高
离太阳太近
最后落入大海
淹死
不过这一粒雪
也许也来自同一个大海。


《鸟巢》


走着走着
无路可走
树上聚集的寒鸦
暂时停止了聒噪
突然想起索尔仁尼琴
在古格拉群岛
是否像孤悬在树顶上的鸟巢
也许他只能看见几只鸟
在海面翻飞
他连做一只鸟的权利都没有
当他从流放地回到俄罗斯的家中
屋里除了种植绿色植物
没有任何会叫的动物。


《荒芜》


写着写着
感觉没什么可写
写出的都不是自己想写的
我面对墙壁
上面洒满墨汁
是我写字时不经意洒上的
有深浅不一的层次
像什么又不像什么
我想起基弗的油画
他把落叶、枯枝、碎石沙砾、
废弃的塑料、种子、腐败的果实、黑色的沥青
都涂抹在画布
画不再是平面的了
被限制在框架内
你感觉更像荒芜的星球。


《芦荟》


妻子出去买菜时
交代我把地扫一扫
地上落有头发
我挨个屋扫了一遍
大部分都是长发丝
我想是妻子掉的
到了这个年龄
我不能给她更好的东西
但有一天
妻子坐在沙发
突然发现对面花盆里长了什么东西
叫我快来看是不是一棵草
我看见我养的芦荟
竟然抽出花穗
有点像稻花
妻子说她从来没有见过芦荟开花
我想也许与我给芦荟换了更大一个花盆有关。


《搭》


在前一首诗中
我提到远在上海的儿子
买了一只猫
我还担心过
过了一段时间
儿子说又买一只猫
它太孤单了
上班了一整天房间没有一个人。
我想起著名的行为艺术
为山增高1米
在山顶上
八、九个裸体男女摞在一起。
一了也曾在嵩山
画了七、八个野兽
一个一个彼此站在肩上
搭佛塔。


《驯龙》


在微信上
他们谈论底层的恶行
我记得小时候
到农村
有个孩子朝我脸上扔泥巴
我看过权利游戏
地下室收藏豢养驯服的龙
死后的骨架
从最初的庞然大物到最后
小如猫咪
就明白了底层之恶皆由权利造成。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