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东伦




密码

沿着石漫滩南岸,我们争论国槐的
金手指和青桐的脸皮;

现成语的逗留,是对一首诗的诋毁,
一只滑翔的白脖鹰落在水边的矮树上。

地方知识与地域文化的区别,
犹如野鸭与白鹭,它们打开水的密码,

是发现了你与时代的相遇?
她反复读,老杜语境里出律的波浪。

远处,塔吊站在孤山寨的山顶,
给我们瞭望的民宿和槲树林。

谎言的暴力吹拂着水中的枯树,
对暗流的桥墩,我暂不假设水鸟的族群。

教书的于赓虞从英国回来后,
就把自己归入了一条未知的溪流,

它的沿岸长满了鬼圪针。
老兄,核酸的棉签标记着行程码,

不如顺着下游的田岗水库,
找到鹡鸰的灰嘴唇和堤坝的新欢。

清晨,在你发来的微信里,
飞掠的红嘴鸥,带着白龟山的水痕。

——给罗羽

2022.1.8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