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首

◎夏杰



确定论

我看到的名字
从不关心
那个所指的物体
它只是
几个文字
在物体上
永久地黑下去

2021.12.13

饥饿的时候

一种声音
发出的时候
是一个人
面对饥饿的时候
他的胃部
此刻禁止任何事情的介入
但此刻
天空无边的黑暗
还有恒星
在闪动

2021.12.13

空房子

空房子
安静地
空着
在长满杂草的围栏里
人类停止了
脚步
也不愿再观察它
更不关心
那么多
房间
住着
厌恶的灰尘、杂草、昆虫

一座空房子
空着
把大自然
困住,也会
长出
人类的诸多特征

2021.12.13

此刻

此刻我写下知了
它就是白纸上两个黑字
我脑子里,它的物理部分
趴在夏日树端
发出噪音,我相信
每个看到这两个字的人
都会这样想
犹如,好天气一定要有太阳
聊天,看书,写字
把被子搬出来晒晒
田里的母亲拔着杂草
她在知了的叫声中
把唯一的太阳
当作生活的杂多表象

2021.12.14

窗外的黑暗中

我不该早早地醒来
世界多么不同,我应该还在睡
像是在等
我不能开灯,这片空间
与窗外不会分割
我孤独地
在熟悉的地方静静地被遗弃
窗帘宛如眼帘拉上
我看不到星空,也闻不到
有风翻阅书页
直到
一片红光从窗外的黑暗中
降临
所有的声音
在我的周围摆放着
形成一个人醒来后的意义

2021.12.17

蝴蝶

一只蝴蝶
用多彩的翅膀
让空气
飞了起来
它在广阔的天际
看看可以降落的地方
把翅膀收起来,在一朵花上
祷告
还有一只在书本里
静静地趴着
黑色的字在书页的深处
蜕变
说起灵魂,另一只蝴蝶
好像不在乎
隐藏于自己的天空
你看不见这活物
从你心灵
活着的过程,这力量
是它
所有的自由

2021.12.21

这里什么也没有

我手掌可以堵住的白洞
在夜晚的天空敞开着,这个白洞很神秘
会在某个时间,变幻洞口的形状
我看向那里的时候,那里什么都没有
这里什么也没有,我只是看到了它
想起父亲星夜归来,拍着身上的灰尘
母亲灯下打草包,绳结甩动,越来越小
我在月光下的草垛旁,深情地唱着一首歌
两颗年轻的脑袋靠在一起,久久地看着它
一生,就这样过去了

2021.12.21

要下雪了

要下雪了
我抬头
看天
乌云
在不紧不慢地飘来
这是它的使命
为什么呢
它回答不了
它只能
在空中做着自己的事
天暗了
天冷了
要下雪了
它像一首诗
被一支笔
不停地写着
古老的词语
写着
写着
就消失了

2021.12.24

白云去哪了

坏天气时
白云去哪了
你看着它们
飘走
但去了哪了
它们
会像火车上下来的人群吗
好天气时
你坐在阳光下
看书、喝茶
你有没有
想起
坏天气时
飘走的那些白云
是不是
回来了
你期望
与它谈一谈
把心中的疑问
赶走吗

2021.12.24

这是一条路

这是一条
在高山与悬崖之间的路
这是一条
由西向东
由东向西的长长的路
我忧伤的是
我在这条路上来回
走了很多次
它从来没有感谢过我

2021.12.26

在那样的时刻

我感到
已经老了
在那样的时刻
夕阳
让人想到就悲哀
可我是人
为什么
让夕阳代替心情
它只是一颗会发光的星球
它的使命
是照耀我们
让我们活着找到些什么
在那样的时刻
我已经没有忧伤了
再见
糟糕的比喻

2021.12.29

推开窗子

如果天在下雨
我会
推开窗子,双手撑着
开始思考
人生为何物
雨水会溅进来
但我不是在浪费时间
也不是
在怀疑什么
雨与思考
是两件事
或者我只是一个
想把手伸出
窗外的人
直到如今
仍旧这样

2021.12.31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