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草 ⊙ 墓草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孤独的边缘》

◎墓草





作者:墓草

“你想找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最好他的家里只有一个女儿!”
这是H童年记忆里两个女人的对话,一个是媒婆,一个是自己的母亲。母亲改嫁前担心继父家的男孩子会欺负H,无论媒婆怎么劝说,她还是有些犹豫,她想让媒婆再帮她查找……她不图嫁给经济条件好的家庭,只愿组合一个新的家庭——大人孩子都不生气,一家人平平安安地生活就够了。
而媒婆的观点是:经济条件越差的家庭,越容易生气……媒婆说服H 的母亲,让她带着H先见个面,最好去那个男人家体验几天再下决定。
童年记忆中的母亲又年轻又漂亮,是H心目中的偶像。而童年时的H怎么看都像一个女孩子。
在媒婆的劝说下,母亲带着H和继父见了面,当他看到继父家的那个比自己大两岁的男孩时,他不再胆怯,他很好奇又很渴望和这个男孩在一起。
“她是你的妹妹,你是她的哥哥,你要是敢欺负你的妹妹,你就滚出这个家!”
“不,不……他是个男孩子。”
“哦!……这个男孩也太漂亮了……她——他是你的弟弟,你是他的哥哥……”
继父又严肃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他修改过的话,然后伸出手想拥抱HH慌忙躲到母亲身后,这时,那个大男孩笑了……很快,H和这个哥哥玩到了一起。
很快,H和母亲有了一个新的家,H把亲生父亲去世前的模样忘得干干净净。
很快,H的母亲和继父又生了一个男孩,虽然这个新出生的男孩和H有血缘关系,而H却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弟弟。
青春发育期过后,H的性幻想和初恋暗恋的却是继父家的比自己大两岁的哥哥,他不和弟弟争父爱母爱,却时时排挤弟弟,不愿意和弟弟一起分享哥哥的爱。
遇上雷雨天气,他故意装作害怕,让哥哥拥抱着他睡觉。睡到午夜,他就脱光自己的内衣,把光屁股往哥哥的怀里挤……再挤,哥哥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没有睡着?再挤一点,干脆拿着哥哥的手放到自己的大腿上?可是,他只能一直期待着,期待着……哥哥一直没有动作。
一个夜晚又一个夜晚过去。
哥哥还是小心翼翼地拥抱着他睡觉,没有H幻想中的想要的动作。
哥哥要去厕所,H说他也想去厕所,哥哥走到厕所门口时,就停下脚步,让H先使用厕所,H进了厕所,他着急地等哥哥进来,而哥哥着急地等他出来……
后来,一家人去饭店吃饭,当哥哥要去公厕时,他也跟着去了,他终于偷窥到了哥哥的鸡鸡……
他期盼的雷雨又来了……他再次光着屁股一点点地往哥哥怀里挤……他突然把手往自己的屁股后边一摸,摸到哥哥内裤里硬邦邦的东西。
“别摸了,我硬的难受……”
哥哥小声地哀求。
“你要是忍不住,就不要再忍了……”
H小声地对哥哥说。
哥哥转过身,背对着H 睡。H想让哥哥转过身……无论他怎么努力,哥哥一直背对着他……
再后来,H看到邻居家的男孩,他一直不喜欢这个个头比自己矮半头,年龄比自己小一岁的男孩。他突然闪现一个念头,就主动约这个男孩一起去河里游泳。走到有一片树丛没有一个人影的河边,他鼓动这个矮个子男孩脱光短裤,光着屁股跳进水里……游过一会儿,H上了岸,这个男孩也跟着H上了岸……H走到哪儿,这个男孩就乖乖地跟着他。H就伸出手挑逗他的鸡鸡……男孩勃起后,就使出很大的力气把H扑倒在地,然后……

“妈,我的屁眼流血了。”
H见到血后很害怕,就告诉了母亲,母亲想问个明白,H什么也不再说。母亲就把此事告诉了继父,继父连问都不问,就把哥哥狠狠地揍了一顿。
H告诉哥哥,是邻居家的男孩把他干流血的。哥哥就跑到邻居家,把那个男孩狠狠地揍了一顿。
“他个头比你矮,年龄比你还小一岁,他欺负你时,你怎么不还手?”
母亲责怪H太软弱。
继父安慰H,哥哥和弟弟都疏远了H
没过多久,母亲和继父的媒婆再次光临,给哥哥介绍了一个对象,哥哥只见嫂子一次面就同意了,交往不到三个月,哥哥就让嫂子怀了孕……很快,家里人给他们买了一套房子,把婚事给他们办了,哥嫂搬出去住了。
哥哥结婚那一天,H一个人躲在房间里流眼泪……
再以后,H很少再看到哥哥。为了忘记哥哥,H选择距离家远的城市读书,然后再去更远的城市工作。
几十年过去了,H一直没有走出年少的那个梦境。


在北京漂了好多年之后,H在网上结识了M
第一次见面时,M带了一条杀好的鲤鱼,准备在H租的一间八平米的平房里一起吃午饭。
“我租的房子很小吧!”
“不小,比我租的还大两平米。”
“以后到我这,不要带东西!”
“也没有给你带什么东西,只带了一条鱼,也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吃鱼?因为我喜欢吃鱼,所以就带来一条鱼。”
“你今年多大?结婚了吗?”
“我今年已经三十三岁了,还没有结婚。你呢?”
“我也没有结婚,以后也不会结婚……”
“你今年多大了?”
“我今天早上买了排骨,我亲手给你做排骨吃!”
“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你喜欢吃排骨吗?我在老家时,我妈经常给我做排骨吃。”
“你是哪一年出生的?”
“你没来之前,我已经给我妈打了电话,告诉她我在网上结识了一个志同道合的男朋友,他今天要来我的住处……”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你是哪年出生的?”
“别问了,我比你大!……”
“大几岁?”
“你别问了,你知道我比你大就行了!”
……
“我给你做排骨砂锅吧!鱼由你来做……”
H一边做砂锅,一边去拉上窗帘……
“这大白天的,你做饭拉什么窗帘?”
H只好又拉开了窗帘。
M感觉有些尴尬,他看到房间里有笔记本电脑,就说:
“放些音乐吧!”
H就打开电脑,给M播放G片。M就主动关掉了H的电脑。
“这种片子我看的太多了,已经没有感觉了。”M说。
沉默了一会儿。
“你的头发为什么留这么的长?”
“长吗?!我以前是画画的,到北京之后不再画画,一直在写影视剧本……”
“你的头发比我妈的都长!”
“那你以后叫我妈吧!……啊呀!我把排骨烧糊了!还能吃吗?都烧黑了……还能吃吗?你为什么不提醒我一下!”
“哦!我刚刚闻到一股怪味,还以为是从你的邻居家飘过来的……”
“太糟糕了!我从来没有起床那么早,知道你要来……很想让你尝尝我从我妈那儿学来的手艺!我平时很少做饭的……”
“没什么,让我动手做鱼吧!”
H生气地把锅扔进了水池。
“……我们去外边吃吧!锅烧糊了,不用水泡半天很难刷的……”
H带着M往院门外走,走近大门时,看到一个老头,H亲热地向他打招呼。
“这个老头是我的房东……他似乎已经发觉了我是GAY,他曾经悄悄地对我说,大肠子里全是细菌!你要小心……”
“你是不是带回来的男友太多了,让他怀疑了?”
“也没有带几个,一个星期也就带两三个……”
“别走了,天气太热,就在附近随便找一个饭店吧”
“这附近的饭店我都去过了,想换一家没有去过的饭店……你瞧,那个帅哥的鼻子,一看他的体型和他的鼻子,就知道他下边的东西很大!”
M瞟了一眼。
“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你看那个卖烤羊肉串的小伙子多好看啊!有机会我一定要把他掰弯……”
“还是不要去招惹直男吧!他们没有我们想要的那种感情的,即使发生了性关系……他们只会当作是性发泄!”
两个人走进了一家饭店。
“我们喝白酒吧!”
“天太热,我们还是喝冰冻啤酒吧!”
“我胃肠不是很好,不能喝太凉的东西……”
H点了几个菜,然后要了一瓶白酒,两瓶常温啤酒和两瓶冰冻啤酒……一直喝到黄昏。
“我们认识的太晚了!要是早一天认识就好了……我半年前给一个导演写了一个剧本,这个导演是个傻逼,这么好的剧本他却让我一次次地修改,改动了三十多次……终于改成了垃圾,达到了傻逼导演的满意!还好,他们不给我署名权,真的拍成了电影署上了我的名字,我也成了一个傻逼!”
“你可以写同志剧本……给香港的那个著名的G导演……”
“那个G导演去过我的老家……我把自己最好的一个剧本给了他,而他瞎了眼!”
……
M想安慰H,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告诉H末班车的时间,然后要去买单……H急了,他发疯般地要求老板娘把钱退给M,由他来买单。
两个人一起走在阵阵晚风吹来的街巷。
“多年前,我喝多了酒,去了一个普通的大众浴池……在蒸汽室里,我遇上一个小帅哥,他长的很像继父家的那个和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他的胸肌他的腹肌……我很想被他抱一抱……他的鸡鸡还长得那么的大!我不顾一切地扑上去,张嘴就含住了他的……他刚开始吓的身子一哆嗦……很快,他就舒服的哼了起来……当我把屁股给他时,他毫不犹豫……一下子顶了进去!而就在这个时候,又进来了两个农民工,他们都看傻了……”
M有些震惊,这样的话也只有在公园时,遇上陌生人他们才会对你讲,而H是对朋友坦诚还是他喝多了酒?
在回去的路上,H带着M又转回了去过的街道,他有意让卖烤羊肉串的小伙给他烤了二十个串,他不停地夸小伙子的身材好……然后说打包带走!
M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末班车,他想送H回到住处,然后自己去市中心的同志浴池过夜。H疯疯癫癫,走走停停,他意淫着街头的每一个陌生男子……
“不回去那么早,等院子里的那些凡夫俗子都睡着了以后,本宫再回去……”
就这样,一直在街头疯癫到晚上十点,两个人才回到H的住处。H一再要留M过夜,还说明天要带他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你的床太小了,还是铺张凉席睡在地上吧!”
当地上的凉席铺好后,MH去床上睡,H偏要睡在地上,M就去床上睡,H也去床上睡,M再次回到地上睡,H也再次跟着睡到地上……就这样,两个人来回折腾。
M最后同意H和自己一起睡在地上,但不同意睡到一头……当H伸手摸M时,M就用脚踢H
“我有那么难看吗?……”
“我不喜欢留着长头发的GAY!……你的长长的还卷曲的长头发,让我看上去没有安全感!”
“我明天把头发剃掉,剃成光头好不好?……我以前剃过光头,别人说我剃光头像一个尼姑!”
……

两个人一直睡到第二天的下午。H扔掉塑料袋里的那二十个已经变质的羊肉串,他带着M去了一家饭店吃过饭后,就去了西城区的一个同志公园。
这个公园里的GAY,有好多都认识HH很热情地向他们打招呼……
“这位是M,他是我的老公……”
“我不是你的老公,你别乱说……”
“你怎么也是拔屌无情的人?昨晚你刚……”
M转身向无人的远处走去。
H跟了上来。
“昨晚,明明是你自己坐上去的……你以后不许再对别人说我是你的老公!我们只做朋友……”
然后,M就和H告了别。
M继续和H交往,他们时常电话联系,M不愿意让H知道自己的住处,也不想再在H家过夜。
没过多久,H被房东赶走了。
H打电话邀请M去他的新住处,新租的房间比原来的更大。
“你不要再乱带人了……让房东知道,又会被赶走了!”
“没事,我特意找的这个院子,房东不在这个院子里住。”
然后,HM播放电影。
“我不想看GAY片,我已经看腻了!”
“我可以肯定……这些电影是你从来没有看过的……”
M看呆了,这是有关性的电影,他从没有听闻过。画面上,正在下雨……一大群的直男,他们跑到农田里,在泥土上抠出一个鸟洞……然后,像做俯卧撑那样和泥土上的鸟洞性交……雨在下,他们黝黑的屁股和宽大的肩膀被雨水洗的油光发亮,而他们的生殖器和胸肌和腹肌沾满了黏糊糊的泥浆……
另一部电影,画面上……一个赤裸裸的白种男子在充满噪音全是机械的工厂里爬来爬去,他越爬身上越脏,他原本俊美的裸体沾满了废弃的机油,他最后把黄油涂抹在自己勃起的生殖器上,然后伸进一台机器进行打磨……就像在打磨一根铁棍?
M久久地发呆,他一时看不明白导演想要表达的什么?
“你有U盘吗?借我用一下,我想把这两个电影拷走……”
“没,没有……”
“我下次带U盘来。”

又过了两天,MH打电话,他想带着U盘去拷H保存的那两部电影,H告诉M,他没有空,他在外边……
M在电话里向H推荐他最近两天在网上看过的电影,他把电影名字告诉HH说他已经看过了,很快,H能讲出电影里的一些内容提要……再以后,无论MH推荐什么电影,H都说已经看过了,很快,他能说出和电影百科或豆瓣网站上的搜索内容?
M刚开始很佩服H,后来有些怀疑?就再次给H打电话,向H推荐一部还没有公开上映的电影?H再次说自己已经看过了,他在电话里讲出的只是一些预告片的介绍内容。又过了一天,M再次打电话向H推荐一部不存在的电影,H还是说已经看过了……MH说出电影的简要内容……他猜想H正着急地搜索这部并不存在的电影。
“……我现在正在外边,我还有别的事,回头再和你聊这部电影。”
H挂了电话。
M不再给H打电话。

HM打电话。
“你知道我现在正在干什么吗?”              
“不知道。”
“你猜一猜?”
“不想去猜……也猜不到。”
“我身边有一个帅哥,你想不想和他说两句?我现在正坐在他的……他的东西真的很大,比你的大多了,把我顶得……啊!帅哥,快给我的好姐妹说两句,告诉他你爽不爽!”
M有些惊呆,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耳边真的传来一位陌生男子的笑声……M没有生气,也没有吃醋,他说了几句祝福他们的话就挂了电话。
又过了几天,H再次给M打电话。
“……我可怜的妹妹,你还是单身一个人吗?要不要来姐姐这边……我现在正坐在一个直男的鸡鸡上,他是一个货车司机,他和妹妹你还是老乡……啊!哦……你轻一点,你把我弄疼了!……啊!妹妹,你的这个老乡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他一插进去就不想再拔出来了……你不想和我的妹妹说两句吗?什么?你想请我的妹妹一起吃饭?!……啊!妹妹,你听到了吗?他想请你吃饭!还想……”
“我没有空!还有,你以后约炮……和别人性交时,不要再给我打电话!我不关注你的性生活!……”
M挂了电话,H有好长一段时间不再给M打电话。一直到年底时,H又给M打了电话,他给M一个电话号码,让M试试能不能打通。
M打通了这个H老家的号码,只是没有人接,他问H这个电话很重要吗?H告诉M这个电话是他前男友的电话,他的前男友把他拉黑了,他想问问为什么要拉黑他?……
“……春节,你回老家过年吗?”
“不想回老家过年。”
“和我一起,回我的老家过年吧!我已经出柜了,也不和父母住在一起,我有自己的一套房子。”
“不去。”
“去吧!我已经多次向我妈介绍过你!”
“不去。”
……

没过多久,HM打来电话,说他已经回到北京……
HM见了面。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北京了?你怎么不陪父母过完正月十五再回来?……”
“我今年回老家过年过的很不愉快!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去了,所以就回去看看,还想问一问前男友为什么要拉黑我?可是……到了前男友的家,他不愿意见我!……而我的那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却占用了我的房子!他一声招呼都没有给我打,已经在我的房子里住了好几年……我说房产证上是我的名字,让他搬走,他说房子是父母买的,说什么都不愿意搬……我快要气疯了!就放了一把火,烧掉了自己的房子……现在,我的家人都怕我,所有人都怕我!我留在老家难受死了!只好流着眼泪回到北京……”
……
……
M把一条围巾递到H手里。
“送给你!……除夕夜,我是在同志浴池度过的!很热闹!有好多没有回老家的……浴池老板搞了一个猜谜语送礼物的活动,我猜对了几个谜语送了一条围巾!……你戴上看看,喜欢不喜欢?我感觉这是女士用的围巾?!”
“我喜欢!……”
“今晚去我的地方睡吧!陪我聊聊天……”
“好的,不过,我们只聊天,你不能再做别的事……”
H带着M去了他的住处。在H的住处,两个人一边喝白酒,一边聊天……聊到深夜,M说累了,就脱掉衣服上床睡。
“你能抱着我睡吗?”
“不能,你睡床那头,我睡床这头……”
睡了一会儿,H的手就摸了过来,他摸到M用双手紧紧地守护着自己的鸡鸡,就用手去摸M的屁股……
“你后边痒吗?……我虽然从来没有做过1,但是为了你,我可以努力做一次1!”
“滚!你一摸我,我就起鸡皮疙瘩……你看看你,本来长的就像一个女人,还要留长长的头发!”
“我真的像一个女人吗?……”
“……像!但不像一个好女人!你就像一个更年期的老妓女!……”
“我把头发剃掉你会喜欢我吗?”
“不会!……也许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和你很相似的男朋友……他有很多地方和你相似,都是北京以北的北方人,他的年龄和你相似,头发和你一样长,他也喜欢隐瞒自己的年龄……还有,他以前也画过好多年的画!现在不画了,他现在在拍独立电影!和你真的是天生的一队……一个写剧本,一个又做导演又做摄影!”
ML的手机号给了H。然后,他起床穿上衣服走了。M坐上了夜班车,他下车后又走了几站路,他走到同志浴池时,天已经快亮了。

L知道M要给他介绍一个写剧本的男朋友时,很高兴……可是,他们第一次通电话,不到十分钟,就相互厌烦了对方,不想再见面,就相互删掉了对方的电话。
又过了一段时间,HM打电话,很想自己近期写的一个剧本被拍成电影,就向M要L的电话,M再次把L的电话给了H
又过了一段时间,LM打电话,向MH的电话……MLH通过几次电话了?
L告诉M,已经通过三次电话,随后,LM见了面。
“你知道H他今年多大了吗?”
“不知道!”
“如果他的年龄已经很老了,还一点名气都没有,写的剧本肯定不行!我就不浪费时间去见他了!”
“感觉H的年龄和你差不多吧!”
“什么?……”          
LH没有见面。
M却希望他们见面后能够合作,相互成全对方。
M和H再次见了面。
“你和L见面了吗?”
“还没有……每次和他聊不到半个小时,我就来气!我怀疑他根本不懂电影!”
……
长头发的HM要过四次L的电话;长头发的L也向M要过四次H的电话……他们最后终于愿意约会了!
可是,他们见面后的第二天,H就去了理发店,他把自拍的光头照片发给M
“我无法忍受别人和我一样……你好好看看,我现在是不是很有个性?”
……


2021126日郑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