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乐 ⊙ 我们暂住在地球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的一些。

◎天乐



《我建议你不要建议我》

豌豆里的淀粉慢慢成熟
木星在自转,云端上轻松
可见一座座岛屿移动的痕迹
贵州局部地区已经下起了大雨
河道受阻,湿气堆积
机械摩擦的尖锐声侵蚀
每一只等待入眠的耳朵

而月亮出现的时间,越来越难预测
温水里的水银融化,秘闻被深藏
在你的帮助下,很多事物都重新
调整了具体的意义
比如,令人震惊的恶作剧
比如“明天会发生什么”

比如,弱者报复了弱者
总有一些夜晚,要区别于其他的夜晚
有条件的话,多听听雪花的嚎叫
看看飓风的深沉,踩踩落叶的枯黄
唤醒胃里的蝴蝶
数万只萤火虫忙于交配,完成势能

总有人需要种几株仙人掌,来碰碰运气
你习惯把它称作魔法的镜子
或女巫的乳汁,而事实上
魔界规划好边界,从不惊扰人
一到清晨,你会拥有一只气球

和风所有的方向,彩虹补偿着晴空
这时必须二选一,放弃所有候选人
我建议你不要建议我 — — 
我选陶瓷温柔地反光
重返那个等待重塑的夜晚


《如何从气质上打败一件旧沙发》

尖叫声属于长长的走廊尽头。
上个月,黑夜有多隐喻
医院就有多空旷
我刚刚完成疼痛
麻醉的速度赶不上觉醒的速度
我熬过北半球最长的夜
却没有躲过护士的针尖

如同闪电的第七次问候
医生说:你身体破了一个洞
还长了自然界一个身外之物
它们狠狠的摩擦产生痛苦
像一个句号把自己置身于

词语尴尬的腰部
我的朋友千里迢迢赶来
坐在病房的旧沙发上
饮了一杯茶
他说:你过于认可放荡不羁
生活要给你当头一棒
报复你平时轻蔑地看待真相
即便辩解:没有不敬之意啊

也露出尖锐的獠牙
要给我点颜色看看
严肃的死亡和我擦肩而过
无视的苦果令我彻夜难眠
我忆起病房角落的旧沙发
要如何从气质上打败一件旧沙发
要如何从气质上打败一件旧沙发


《我决定不爱你了,突然决定的》

我在加油站等了你一个星期
我在加油站等了你一个星期后
加油站被迫迁址
春天也挪到明年
只有雨下个不停

空气中有铁锈的气息
抽屉里有一把木勺子
马克杯沿磕破一个角
马路上一对恋人喃喃自语:
我们是一对狗男女
我们是一对狗男女

我,还是我
你变成另一个人被等待
基于“反派死于话多”的观影经验
又基于我对迷信的崇拜
你曾经是某个人的答案
你以后都是某个人的答案

我决定不爱你了,突然决定的
听说你开始交社保了
听说你开始交社保了
一个摇滚歌手还交社保
可耻又颓废!
我怒气难消


《以树之名》

树长不到天上去
那就试试
在天上种棵树
长到人间来
总有触底的时候
反正总有人要输
这个人为什么不能是我
为什么站在正义的一边
我会瑟瑟发抖
我是恍惚的人啊
把输看成了慈悲


《郑州或孤舟》

消费者朋友们:
美丽的衣服,越洗越糊涂。
风筝的心脏,越飞越疲惫。
那个住在银河系郊区的蹩脚的
灵魂,手持一片过期落叶
问我:这是不是你的真身
是呀,这不是我的真身

消费者朋友们:
那些说好的聚会,我无法前往
风筝替我飞了整整一个下午
即将离开秋天的草原
被白云覆盖是第二天中午
被雨季笼罩是三个月以后
落叶的等待过于漫长
早已高过游荡的风筝

消费者朋友们:
按照灵魂的习俗,孤大于独
生活过度盛开,势必日渐枯萎
消费者朋友们,现在
就可以单方面宣布:
死后不会有奇迹的


《梨化的马》

卫生间镜子前
他观察自己吃梨的样子
他觉得吃梨声像马蹄声
为让马儿跑得更快
梨很快只剩下梨核
他摸了摸镜子的脸
接纳自己的对立面
没有惘然若失
没有一丝喜悦
他觉得自我是一种结果
一种脆弱的关系
这关系就像镜子里的自己
嘴里的滋味以及梨化的马


《来!上菜》

树上结满海胆
却按板栗的吃法吃
先解除尖锐的武装
用上拔鸡毛的策略
吞下冰块的勇气
蒸熊掌的火候
米其林餐厅的摆盘
金杯玉盏倒满琼浆玉液
两侧是西装革履的小弟
大哥叼着雪茄走进来
他有自己的精神世界
今天显得有点惆怅
曾经熟识的人一一死去
也会感叹时间飞逝太快
他不甘心他的时代这样完结
大哥最后说:
简单粗暴是为了节约时间
你和那些人,耗不起!


《成功学刘大师》

成功学
刘大师说:
人要优秀
逻辑要够硬
营销要相当饥饿
学会冒犯权威
重新梳理秩序
用理想淘汰一些人
还得淘汰一些机会

冲动消费,得让他冲动起来
五环外人群够下沉市场吧
你不能伤害他们的骄傲
一边利用好消费组合
一边保护好他们的骄傲
输出鄙视链顶端的境界
就说精神收益大于物质

虽然鄙夷的伪装
贯穿了他的一生
我还是给大师刷了一万八
我努力证明自己听懂了
努力证明没有错过真理


《她哥哥有个情人》

她哥哥有个情人
总在不同的节日里来家做客
带小礼物,偶尔过夜
今天星期天又是火鸡节
她兴致勃勃时弹起三角钢琴
酒气在白皙的脸上泛起红晕
一直涟漪到琴声深夜
还有回响时才消褪
他们彼此相拥
说着一些“留恋时光”的话
他们显然没有结婚
或确立关系的打算
不会为情所困
不会丢失自我
她明天要去附近另一个城市
开车十几公里的路程
去看她妈妈和后院的小花园
她哥哥这个情人
有迷人的鼻尖痣


《修屋顶》

木板上,长出好多草莓。
个子不高的男孩大声喊:
快来看,这边!
友谊里,都会有一个胖子

做起事,没有瘦子干脆
胖子拿在手里,笑着说:
这是蘑菇,蘑菇,蘑菇!
修屋顶摔断腿和刷油漆胳膊骨折

总要先选一个
不能同时发生
个子不高的男孩从河道这头
游到河道那一头
去看他瘸腿的舅舅

2020/4/12


《热寂》

那年家门口那条路还没修好
时间,还不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光脚,踩在细碎的石子上
生活近乎陌生
周围的气息像

一场无法昭雪的冤案
那年的夏天
只给我热和寂静这两种感觉
记忆把所有人全部清除掉了
是非的界限慢慢模糊
超市光鲜亮丽

水虿羽化成蜻蜓
那年夏天的傍晚
那颗夹竹桃,似情感遗嘱
开花是叮咛,落红是执行
已知事物都不足以解释未
知事物,龟虽寿

2020/4/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