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下半年诗选

◎笨水



降 临

鸟儿在巢里
梳理羽毛
鱼儿沉到水底
在流水与梦境之间变化
修完草地的人
为剪草机换上新刀具
星球转动,不能自拔
东半球,一只夜莺在黑夜鸣叫
西半球必有另一只
在光亮中沉默
我见大海被太阳叫醒
又全都被月光抚平
2021-7-19


盗云记

我一生都在设法盗取乌云
我出门时,同行者众
及至走远,人声渐稀
我与菜农在他的菜地里分别
接过他赠予的露水
跟挖笋的人,在他的竹林里分别
他看我,背影清瘦、空虚,应似竹子出了竹林
我在峭壁下目送攀登者,祝他登顶
也希望他在悬崖上,向天空走出一步
我与出家人,走进云深处
我们同路,却走着相反的方向
一路上,我喝光了酒瓶里的酒
风雨欲来时,我用它装满一瓶,独自返回
全无来时的壮志
只想在尘世里,用它做一些小事
碰到受伤的人,取出一片为他包扎
用闪电
修补人心的裂缝
把雷鸣,送给失语的人
让雨下在冷漠者的眼中
2021-7-20


高速公路旁独坐

把汽车简化为发动机和车轮
把货物简化为人间筳席和空车厢
从右侧驶出的,必将又从左侧驶入
方向简化为来去
它们那么急切,好像司机的心脏
植入了发动机
汽车发动机,换上了心脏
我不知道在高速公路旁坐了多久
不觉身边是繁花初开
还是蜜蜂
驱动一座花园经过
2021-7-22


庆祝与哀悼

我庆祝新生
又必须哀悼所有死去的人
我庆祝,也是在庆祝自己
用旧的面孔下,还有一张婴儿的脸
我哀悼,因为我也会像死去的人那样死去
倍受折磨的、卑微的、再屈辱的死
也会因我们的肃立变得庄严
2021-7-24


大雨忽至

雨中,与一头狮子相遇
它的身姿模糊,倒影涣散
踌躇的前蹄,带起水花和泥浆
它的脸上雨水纵横,雄性的鬃毛贴在颈上
一堆灰烬般的狮子,那样孤单、疲惫
没有食欲。与我的悲伤相似
在恐惧的两端,我们后退一步必成为敌人
彼此走近,又互为一体
2021-7-27


星空永恒

月亮也有
不想围着地球转的时候
地球也有
不想围着太阳转的时候
太阳系
也想出神,在银河中一动不动
银河系也想
收起重力,任星体散落
宇宙也有
想绕开恒宇宙的时候
然而,哎
这一切在我的仰望中并未发生
我失手打掉一只碗
又从原先的陶瓷厂
买来相同的一只
2021-8-5


苦花粉

我有浑身的苦花粉
等蜜蜂来酿成蜜
运回它们暮色深重的蜂房
2021-8-5


死得好看

临终恋世
但我已闭上眼睛
我痛
也忍着,不出声
把一生的苦
又咀嚼了一遍
我在苦海中,找到一滴蜜
打开眉心的锁
你看我安详,其实
是我冻结了内心的波涛
你看我睡了
其实我醒着
你看我死了
其实是我推开了海岸
最后一次躲闪
让命运扑了空
你看我,在梦中死去
死得如此优美
其实是我,想用最好看的死
安慰活着的人
人生梦长
需要用更漫长的死
来完成
2021-8-6


人间无小径

已经没有小径
让我在幽深处遇见自己了
监控安装在拐弯处
小径变得笔直
岔路再多
都通向同一个地方
被注视
千年石板也在翻身
来回走动着
我走在上面
就像走在走动的石头中间
发出轰隆隆巨响
2021-8-23


这信仰般精密的镣铐

世上所有的女性
都应该来拆
世上每一件罩袍
将一个个女人从影子中救出来
要有人从里面撕开它
露出自己的眼睛
还要有人从外面开始
拆出自己的姐妹、母亲、女儿
用手把它们撕成布条
若愤怒,就把它们撕成碎片
赶走落在身上的群鸦
手握剪刀,摆出一副性感的身姿
用它们裁出紧身衣或晚礼服
挑开每个针脚
并不容易,但你们
必须砸断这信仰般精密的镣铐
再艰难,也要将它们拆得一丝不剩
要将每件罩袍的每一根纱线
绕回纺锤,放进崭新的纺织机
你们要勇敢地拆,满怀希望地拆
伤心地拆,兴奋地拆
要让裂帛之声,惊天动地
引来全世界的注目
曾经割掉你们鼻子的刀
也会伺机围上来
你们要找到它,并拆掉它
将刀把还给木头,刀身还给铁矿石
你们甚至要拆掉瞄准你们的枪
缷下它们的子弹
拆掉准星,拆掉枪管,拆掉枪托
从枪膛里拆出一堆堆尸骨,一截截残肢
直到拆出持枪人所有的罪
必须拆掉这些枪
是它们,挟持了长夜
迫使你们穿上
2021-8-24


美团电动车

低头走路
经过一辆美团电动车
听到“嘀”的一声
然后说了声“哈啰”
我意识到,它在跟我打招呼
今天,遇见过很多电线杆
很多路牌、摄像头
遇见很多人和车
它是唯一
向我打招呼的
2021-8-26


活 着

如祈祷状
如痛哭状
如手舞足蹈状
如挣扎状
如蝉蜕壳状
蛇脱皮状
如肝胆俱裂状
如求饶状
如诡诈状
如悟空,痛摘金箍状
在人间
活着
我用尽了所有招数
2021-8-27


意难平

世间有间歇的暴雨
永久的波涛
淹没自己,只需在巨浪上
加上一滴眼泪
所以
要止住悲伤
必须跟随虎豹
走向悬崖,必须
站在鳄鱼的眼球上
潜出深渊
2021-9-3


我们每天都在死

我们热衷于生
同样,痴迷于死
每天从床上跳下去
跳下这微小的悬崖
经历短暂的下坠之后
完美落地
如薄透的陶瓷
跌入毫微之渊
吃了一惊
仅丢失一些光彩
仅死去一点
也足够我们日复一日
倦身上床
翻身再跳
2021-9-8


滚石世界

在世上,我们人人
都推着一块巨石
我们被飞扬的尘土笼罩
巨石好像自己在滚动
在晨曦与暮光中露出脊背
浑浊、幽暗,连绵不绝,看不到尽头
只有大海湛蓝、澄彻
如玻璃熔液,尚未凝固
有人推着巨石过河去了,有人
推着巨石去了海上
更多的石头和人
扑通,落水,在海底憋气
推着巨石,在切割
这世上,已没有一块静止的石头
它们在我们的推动中加速自转
分裂的星球
就像无数星球,在聚拢
也在分离
没有一块巨石,也没有一个人
因为疲惫不堪而停下来
当余晖在脸上移开,星光闪现在头顶
我们又用了用力
妄图将手中的巨石推进星空
2021-9-10


吁叹帖

我们如此短暂
活不过一个时代
就像昙花
从不会比夜空开的更久
针状的宇宙飞船受困于巨大泡沫
还未到达它的边缘就锈掉了
2021-9-27


星球乘客

搭乘一颗行星
安全带将我们固定于
基因座位
环形的轨道,没有岔路
也不见一个车站
因此,我们与小草,甲虫
有着相同的命运
我们历经寒暑
没有人的脚趾,吃惊
踩到第五个季节的泥土
不满意开出的花
却年复一年开着相同的花
不满意结出的果实,树枝依旧
被去年相似的果实压断
就如此刻,与我交换意见的沙枣树
我理解它的失落,和失落之后
曾在雨滴上描绘的蓝图
并未在宇宙般的枝头闪现
它也理解
我无法独坐于织女星系
于万千恒星的照耀下,写一首发光的诗
永恒的沙砾味,仿佛我的心脏
从未走到我身体的右侧
双眉横断视野
纵然登上雪山之巅,又如何
看不清人间
也触不到星辰
2021-9-27 


颔首情

我怕大地认出
我的膝盖
跪过皇帝
残余的灰尘尚未擦净
我怕滔滔江水
认出我吞吞吐吐的喉咙
欲说还休
语言在身体里冲出一条暗河
我怕云雾
认出我苍茫的内心
时而烈日当空,时而
大雨如注
我怕人类所造之物中
耿直的镜子,认出我的脸
但这已是我
唯一可面对,并回复的正义
我颔首低眉,并非是畏缩
而是怀着一颗羞愧之心
2021-9-28


人猴相

我看每一只猴
都是悟空,摘了金箍
手上通天降妖的铁棒
如今,进化成了它的听小骨
不再爱虚名
不再踏云霓,不再闯凌霄
只爱野果鲜美,树枝的弹性
喜欢在阳光下枯坐
从浓密的毛发中
抓出几只闪光的虱子
反而是我们这些人
痴迷头顶的咒语,金箍上的黄金
每天在镜前练习变化
不停地换衣,化装,粉饰
一侧脸,就变出一个
2021-9-29


论语言

语言,即谎言
至今无人用一张嘴,说出真理
甘愿被欺骗
滔滔不绝说着真相的人已不真实
犹如耍皮影戏的老师傅
掏出道具之前,就在自己
与观众之间竖起了一面幕布
你不说话时,我认识你
你开口后便消失了
语言的轮回,像湖面
反复生起涟漪
偶尔才有一个泡沫
从湖底冒出来,浮在水面上
只一瞬间
用它身上弧形的天空反对
映在湖面上的天空
2021-10-8


木石帖

我抖落树上的雪
枝干迅速反弹回去
我知道它们柔弱
屈服了多久也反抗了多久
接着我又去扫磐石上的雪
它一动不动
依然哀悼般站在那里
2021-10-9


光子活动

繁星中
我相信外星人
就住在某粒星光里
小如光子
他们也在仰望中
注视过我们这颗星球
人,也似光子
我们活着
是光子在活着
我们死去
是光子在死去
如果有战争
是一粒光子攻击了
一粒光子
如果有杀戮
是一粒光子杀了
一粒光子
如果有不公
是一粒光子欺压了
一粒光子
如果有爱
是一粒光子爱了
一粒光子
都不过是一次次
微微,闪了一下
2021-10-11


向流水道歉

缘溪行,我与流水
保持相同的速度
一路上,因为流水的清澈
我向它致敬
因为自己的浑浊,向它道歉
同样心怀巨石,同样
从这世上走过
而流水亘古如斯,永葆时间的样貌
而我,从最初的流水变化为人形
被时间所伤,又被流水疗愈
我是病人,向医生道歉
它养育沿岸的草木,水中的游鱼
我要为我砍伐、捕捞的双手
向它道歉
面具洗得太亮了,我的脸道歉
它向下流,在山谷中我怀着登天之心
我道歉
流水曲折,我总能在它的曲折处
找到新证词,供出自己,审判自己
那一刻,我只看见流水坐在大地的旁听席上
我郑重地向旁听者道歉
我已浑浊不堪
只有用道歉来净化自己,只有歉意
可能清澈一些
可以汇成一股流水,与它合流
将生苔的青石,钻石般闪烁的小鱼
养在自己的歉意里
2021-10-14


众山并未因我的登临而变小

山峰有自己的高度
人也有
山峰有与自身高度相等的深渊
人,也有
山峰不能登上自己的绝顶
去临望自身的深渊
人也不能
但是,人站不到自己头上时,就站在别人头上
饶过了自己
却饶不过别人
仿佛群峰早已通晓天地间的一切奥义
就如此刻
我通晓自我的局限
模拟一座山峰,站在另一座山峰上
并未越过自身看得更远
唯见白云高高在上
大地仍有边际
让我感觉自己傲然卓然超然站立的地方
不过是一口深井
2021-10-15 


不可证明

猫死了,我转身
看一眼它就活了
人死了
我推他摇他
抱着他,他也不醒
是我睁着眼,看不见
是我的手舞足蹈,封锁在岩石里
如何证明
我死了
仍抓紧全世界不放
2021-10-19


我们总以为太阳在受苦

流水不动
是我们在流逝,看它也在流逝
时间不存在
是我们活得像穷寇,就把它想象成追兵
恒星悬于虚空
是我们困于永不停止的忙碌自转
它才从我们头顶升起,又从我们头顶落下
2021-10-19


某和像某的人

某死了
我们活着像他
某在呐喊中哑了
我们紧闭双唇像他
某当众突然撞墙
我们那时靠在墙上像他
某杀人提着带血的刀
我们手中的菜刀沾着西红柿汁像他
荒原无路,某竟然跑得那么快,某疯了
我们在大街上踌躇不前,思虑重重,像他
2021-10-20


钢琴家

一曲未终,琴键不得不
离开钢琴家的手指
钢琴,起身,离开钢琴家
走向旷野
散场的人,都看见了它的背影
目光没有挽留
钢琴家仍坐着,一动不动
演奏厅里空空荡荡
没有人的座位上,坐满了漆黑
但他的双手仍悬着,他
要把曲子弹完
他十指翻飞,虚无
便随之出现,一架虚无之琴
旷野上,出走的钢琴,臣服于
一双虚无的手
他演奏了一会巴赫,又
演奏了一会肖邦
在余音中安静下来
头上的追光灯,在钢琴家身上缩小
手指渐渐,消失在黑暗里
此时,停下来的钢琴
没有钢琴家
像马匹没有了骑手,恢复了
马鬃银光闪闪的野性
钢琴奔跑,它接着演奏了
世上所有谱出来的乐曲
和未谱出的乐曲
像流水,一刻不停演奏着万古愁
琴键如水波般荡漾,清亮,呜咽
无数星辉落在琴弦上
琴身,吸收黑夜仅有的光
它成了一架,光之琴
夜色在它周围几次聚拢
又几次散去
而钢琴家,几乎全部熄灭
只有脸上,还剩一丝丝光明
如残月,划过眼角
2021-10-24 


秤与惊堂木

官举惊堂木,民握秤
他举手拍案,惊堂木怒吼
嫌疑犯一惊,声波冲出庙堂
铁匠抡起的铁锤,一惊
染坊里垂直的丝绸,一惊
怡红院的嫖客一惊,豆腐店一惊
原野肃穆,虎胆一惊
他握秤,提绳,食指和中指
轻巧,拨秤砣,拂星月
往里多一两,往外缺一两
秤起秤落如人心沉浮
惊堂木拍向大地,群山为之俯首
拍向江海,波涛为之平息
惊堂木拍在所有人心上
所有人,咬牙,忍着
秤,穿梭于东市,也出没于西市
称米面,称鱼肉,称药
称人间种种的苦
它们均为良木制成
劈开惊堂木,从中能
找出一杆量度精微的秤
截断秤杆,也能用它制成最小的惊堂木
芽叶嫩黄的柳丝,在我们周围
环绕一杆秤一块惊堂木
天上横斜的银河,在我们头顶
悬着一杆秤一块惊堂木
如何使用惊堂木,你是官
你应该知道,它四面方正
怎么抓,都是审判别人也在审判自己
如何使用秤,你是民
你也一定清楚,秤有两面星花
如同天空,抬头可见
欺骗他人也是欺骗自己
官以惊堂木击案,民应声以头抢地
惊堂木威严
民握秤于天地间,小吏,高官
纵然皇帝,也不能移动
秤上的一颗星星
秤,也威严
龙凤栖于惊堂木
秤,油腻,也能称出它
一举一落的重量
2021-12-27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