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桥 | 专栏 | 诗生活网

她解开风衣的扣子(14首)

◎野桥



调子


白鹭在水上偏离了航线
也许它们从来就沒有想过
要飞成一条直线
这让我想起昨夜在825
一群人歌唱海子的《九月》
跟着调子依然突破了调子
我们就是那些飞翔的白鹭
只有一种毫无顾忌的自由

落日点亮了几只白鹭

窗帘拉严,有人在沙发上
睡到落日入水
你似睡非睡。河水该有多浩荡
可它一点都不像是在流淌
空的河面上,白鹭分离了
落日的几片颤栗,向树丛的深处飞去

时间的凝视

枯荷在池中。青苔覆于山石
蕨草,麦冬,斑竹,黄葛树
各自活成了一种气质
有人围着它们转了一个下午
把自己转成了一个圆
近处的庙顶上,铁链锁住虚无
金粉在琉璃和木头上脱落
灰色的天幕,谁又能将它
在此时拉开。只有三角梅
在空中燃烧,穿过时间的凝视

她解开风衣的扣子

风大。她解开风衣的扣子
为他挡风。一支烟点燃了
爱意充满了彼此的眼神
他把她拥入怀中
风渐渐止息。群星在天空闪耀

一个诗人在假寐中

一只猫趴在椅子上晒太阳
它梦见自己变成了鱼
在水里吸引着另一只猫
一个诗人在假寐中
他的朋友分别变成了筷子
碗和煮熟的动物
诗人眼里是一片安静的红
风也不能将它们吹散
红浇灌着这个正午
太阳把自己颁给了人间
万物充满了无尽的赞美

光明燃烧着光明的路上

在西藏,她说热爱孩子的人
是雪莲。不会害怕悬崖
人们不会用一棵树与另一棵树比高低
用金子去诱惑和沾污人心
这是爱中之爱,圣洁中的圣洁
如果我有尚未长大的儿女
我会让他们跟随着那里的天空
用湖水濯洗自己,用石头的力量歌唱
这远远不够,他们将会又一次诞生
在光明燃烧着光明的路上

正午的光亮

中午用完午餐,最安静的时刻
你望着山坡上枯黄的树木
依稀几声鸟鸣,由远及近
回荡在你的房间
此时你想睡觉,读书,写诗
那一样都不如躺在沙发上
看着山坡上的风吹草动
你呼吸着和它一样的呼吸
接受着和它一样的衰老
有时一只鸽子飞入你的视线
很快又消失如谜
陡峭的山坡上,正午的光亮
把一切都安抚下来
也带给你一种长久的慰藉

少年气

从儿子的身上,我看到了
我早已失去的一种东西
理想和爱,挑战和勇气
我知道我离这个世界远了
一条路快要走到尽头
垂下泪滴。不知道我还能
吟诵什么,用以抚慰自己
我不断缩小到世界的一个角落
看着一个少年又一次诞生
在我的眼前。他就像雪中
升起的一把利剑,呼啸远去

双廊

长长的鹅卵石路咏叹着风花雪月
通向太阳宫和赵青的画宅
太阳如常照耀着人间
并未吸引并留住更多的闲逸和失败之心
发呆者渺渺无几,令我们羞于加入
曾经在海心亭喂过的红嘴鸥
又跟踪飞翔到我们眼前
但是掌心如一场虚设
它们啄得我灵魂生痛
我们只对墙壁上疯狂盛开的爆竹花
报以热烈的企盼和希望
其实一切都不以我们的爱
而转移。双廊还是那么散漫
海风吹拂天上的云朵
时间在这里仍然是一把一分的硬币
想抛就抛。抛完你就睡在了
一条出海的打鱼船上

静听松风

你坐下来倾听山谷里的风
它们从那些松树中传来
带着一种清新和力量
风吹着棋盘上的棋子
每一步都惊心动魄
风吹着清碧溪上的流水
慈悲的菩萨得到了一种性灵
最高的松树已经长到天上
从天上吹来的风,带来神谕
它说莫要急啊
我好想在"莫催"茶室
坐一个下午,喝着一碗老茶
聆听风声,亦如新生

虚空菩萨

三塔之下,大风出海
三塔之上,云涌苍山
万丈光芒中走着两个神
一个叫火狐,一个叫野桥
塔身里射出神光,深藏着佛学的经典
菩萨说,空虚是一日,虚空是一世

蓝舍之晨

清晨,湖水把野鸭的叫声
推进我们的背窝
远天慢慢洇出红色
山脉婉蜒在起伏的湖水
日出要很久才能升起
它埋在太深的水底
我们起来坐在露台上喝茶
看野鸭像黑石头浮在水面
忽然浪花抛起一颗或几颗石头
伴随着那叫声。我们心中
也飞出了一个或几个小黑点
在那云天之上,充满了一种野性的力量

面对苍山我唯有永远的祝福

在古曼酒店能看到苍山上的雪
蒸腾的白雾自山腰缓缓升起
变成浓重的云堆积天上
阳光照耀的山顶上
最大的一片积雪深入了海水
也将在海水中融化
我似乎感受到了它融化的速度
就像我们离去时一样缓慢
雪每年都会落在苍山
我们还会来看它吗
这是2021年末的冬天
大理一点都不热闹
很多商铺关着旅店的人很少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宁静
面对苍山我唯有永远的祝福

相信自己

痛苦是什么?!我可以想象
但无法替你们解释
生而为人,要多久才能圆满
不能说放下就阿弥陀佛
你们还在乱石堆砌的路上
要把腰弯下去,心磨成粉
要保重啊一一我的兄弟姐妹
十八年走到炭火,忽明忽暗
誓要把自己的命运抛进去
燃烧吧!不要流泪,相信自己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