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海盗船(2021)

◎衣米一




◎海盗船

坐上海盗船
仍然是个胆小鬼
五分之四的时间紧闭双眼
四分之三的时间
在尖叫
三分之二的时间渴求时间停下来
二分之一的时间
觉得不能活着
踏上陆地

(2021)


◎周边的云

中秋已经过去很久了
我们无意间抬头
发现今天的月亮
也是圆的亮的
周边的云也是很多
天气变得清凉
和那天一样,我们去房间拿相机
再返回原地
月亮已经到云的里面去了

(2021)


◎有一些事情

有一些事情
被忘记了
也许是一些不值得记住的事情
也许是一些
不容易被记住的事情

有一些重要的事情
也会被忘记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很多年以后
那些重要的事情,连墓碑也没有

(2021)


◎姐妹
 
她告诉我
整个下午她一个人在家
她试着用自己的方式
解决自己
不是死亡而是
濒临死亡
不是用
刀和枪而是用舌头和手指
 
北方有雪而南方艳阳高照
外面有人
而房间里有宠物狗
 
她说,祂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我正在经受生产一个孩子的
激越和痛苦
祂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仿佛祂要为我端来
剪刀和热水
 
她说快感
来得很快,而离高潮还有很远
 
(2021)


◎今天我决定去买一条草鱼

今天我决定去买一条草鱼
买一条没有第二个名字第二种活法的草鱼
买一条当卖鱼人把它从水盆里捞出来
就死劲扭动头尾
求生欲特别强大的草鱼
买一条卖鱼人高举刀背
啪地一下敲向它的头
它脑震荡脑出血但仍然不会立刻就死的草鱼
买一条最终结局是
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三分为六的草鱼
它是最新鲜的草鱼,它是最美味的草鱼
自始至终,我眼望别处
绝不望向那条草鱼


(2021)


◎挣脱画布的人

深夜他突然大叫,手舞脚蹬
我被惊醒,抓住他手
问发生了什么事
天亮后,我又问他晚上发生的事
他说被人追打——
我的丈夫,一个艺术家
现实生活中几乎人畜无害
生活范围几乎就是
家和工作室
这梦似乎荒诞,来历不明

可我了解他的创作
他长期在画布上画人类
画脱光衣服的人,流血的人,露骨头的人
我猜想是这些人一个个,一群群
挣脱画布,到了他的梦
他们裸着身子,流血露骨
追打这个让他们不幸出生的人

(2021)


◎我只记住两个病人

我在一家县级市人民医院的
手术室工作过十年。
做巡回护士和洗手护士也就是
做手术前的器械准备
以及手术过程中
准确地为主刀医生递刀和剪刀
递止血钳,纱布,针和线。
我不知道我到底参与过多少台手术
见证过多少个病人。
开颅开胸剖腹接骨断肢
因为重复和反复
我没有办法记清那个具体数字了。
只有两个病人留存在记忆里
即使我离开那个地方那个岗位
已经二十年。

我记得她是中年产妇,农妇。
剖腹产婴儿被拿出时
她急切地询问性别。
得知是女婴后
她呜咽着,哭出不幸的刺耳的声音。
我记得他是男性。黑夜中
被绿皮火车碾压
双腿高位截断,大出血死在手术台上。
没有姓名,没有亲人
生命结束时没有哭声。
有一段时间,整个
手术室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我,活的。一个是他,死的。
这就是全部。

(2021)


◎所谓死亡

所谓死亡,大同小异
我众多乡亲
仅有几个死得离奇
一个被蜜蜂蜇死
一个因水库塌方被埋
一个因情被杀,一个因债跳楼
所谓贫穷,大同小异
我众多乡亲,仅有一个
走上歧路
她去了海南
先是端盘子,后来卖身子
在一次扫黄运动中被抓
她勒下
手指上的金戒
悄悄塞给离她最近的看守

(2021)


◎电影

和丈夫一起
连续看了几个晚上的恐怖片惊悚片
悬疑片战争片后
我冲口而出
明天晚上
必须看一个能让我开心的电影

我,一个被读者贴过
“冷静,理性,尖锐,凌厉”等标签的诗人
在被鬼魂,血液,弹孔,尸体
反复刺激后
招架不住了
我发出急切,感性,虚弱,濒临窒息般的呼救

(2021)


◎冬至

阳台上的玫瑰开成了月季的样子
有一部分白天开始变成夜晚的样子

我在厨房煲汤
汤水从静止不动变得沸腾
生活让“我爱你”三个字难以启齿
脱口而出的是祝福你

(2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