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窄诗》(组诗33首)

◎张选虹



《英雄联盟》

从电影饥饿游戏传递
身前的剧本杀和密室逃脱
已不屑于打到凌晨三点的王者荣耀
英雄联盟的躺平理论一再
教训希望哲学
理想?理想不如一滴无根露珠耀眼


《元宇宙》

从地球诞生到现在算起,如果
把太阳倾泻的光汇集起来
把刮过表面的尘沙与风存储起来
就可以重建一个白宇宙
如果把地球所有诞生又逝去的黑暗
全部的星空和黑洞整合到一起
就可以重建一个黑宇宙


《如果》

如果前额生产了一个雷霆
后脑必有一束闪电

如果后脑荡漾一片大海
前额必定竖起一道垂直的海岸


《悬空寺》

大盆地上空群云像人一样
排列组合,参加天神与地神的选举
云给天空投上的白色选票
都落进了江、湖和海
云给大地投下的黑色选票
都钻进了草原、森林和沙漠
一朵朵云遵从古老的法则与进化论
均在努力建成悬空寺


《医学观察》

寒冬,会有更多的云孕育燕子
更多深潜的鱼和醉虾梦见翅膀
你在厨房替冻肉融冰
我在纸上一路造雪,批斗雪人
奥密克戎毒背叛德尔塔毒一百个身位
长安封城吃紧,成都打加强针


《体检》

从内部的漆黑找出彩色内脏
找到带毒的霜
从心的电、脑的电里取出间谍般的谜图
以及废弃的火车站
骄傲的血在硬化,骨架已松散
身体里震荡星光与回声,射出许多线
饥饿的尿已长出钻石
刚抽出的五管血像五首站立的


《汉刃》

大雪融冻山巅
水奔到门前
旭日的金针射向晨月
意图击穿天空最后一片汉刃


《两条黑狗》

在广场相遇,对视
两条黑狗相互嗅着,呜呜对接
黑暗确认了黑暗

它们的双唇间咬着一条悬河


《绿骨》

只有在寒冬的厨房亲手
削掉莴笋的皮,你才能握住
数九天气中流泪的清高的翡翠
它液态的冰浸进十指
仿佛你可以截取一小去修补人间的
粉碎性骨折
而这些冬天的绿骨最终会被
切成块,切成片,经受烈油的炼狱


夜思》

孤独股票经年累月阴跌的绿
艰难回头
谁的身体里没有住着几个死者呢
他们是失眠的主角


《白鸽》

早晨成都的灰加厚了
漂白的夜晚如笺继续留在白天
大城活在绸灰的腹腔
我在等一群黑鸽从山上飞来
中间一只白鸽流亡
河流荒草及镜头中流动怒放的翼
鸽哨仿古织过面颊
鸟群飞走了,只留下白鸽盘旋
像薛涛


《佛前的蚯蚓》

大雄宝殿门前,一条
肥厚蚯蚓从我悬空的脚下得救
把它放到千年银杏树根上
像佛新生的一根卷弹的手指


《假如》

把地球上每个世纪
所有颜色的逝者浓缩
为一人
那他一定是神的神
上帝的上帝


《漏斗》

寒冬逼近
大黄蜂与蝴蝶争一朵花粉
争悬空的婚姻,褐蝴蝶逃走了
一场戏被撕成两半
蜂嘤嘤嗡嗡像一个戏子独唱川剧
蜂退出花心像退出漏斗
花园比廊前晒太阳的老人空荡
远遁的蜂与蝶的复眼里
分别带走了我的一只瞳孔


《混沌》

从一生中做过的全部梦
提炼一钻石
与从星辰众多的星轨上提取
一滴神的泪水
同样难,不可完成
但我每天都在做这件事
一再把流过大脑与心脏的时间
高度浓缩为一粒盐


《图书馆》

如果我有三千万缕阳光
不投资,只放在银行
的利息续一座不断生长的
图书馆,那里
只允许儿童出没


《侠客》
 
侠客在黎明醒来
酒与佳人不见,马与刀客无影
黑袍世界已来到千年后
他每抬动一根手指就废尽一门暗器
每迈一步大地就关上一道窄门
他窜在我面前,柳剑不分
我和他拱手对塑,看谁先张口如鸟
世间再无侠,只有客


《寺里的鸡蛋》

寺里的烟火与万物的投影
并不是最干净的
最干净的是见缝插针的阳光与钟声

一个人走在到观音殿的石阶上
内部混浊的肉已消化完
只剩一枚鸡蛋在心中滚,已很干净了


《脖颈帖》

疼痛脖颈回眸时中间
火的冰块嘎嘎嘎响
一匹紧绷的膏药像浓缩的雾霾
锁住颈脊
微信朋友圈大家都在晒大雪诗
我,我还不能放弃肉体
酒和傲血要借宿,借它滤毒
祈祷,向大地鞠躬


《梯子》

你没入人流
像冰块消失于大江
但人中分级限购的梯子
网格化雾霾
又把你饿狼般我面前
来,来,来
我们一起去星空摇号


《印花税》

婚姻登记所人鸟不分
两个离人还在争夺爱情的交易税
与冷静期的印花税
把孤独与黑洞摔给对方
背后电子显示屏正滚动鼓励生三胎
戏中戏,懵懂玻窗上无完人


《命名者》
 
古时给百草命名的人
已成为百草,或百虫之泥
古时给繁星命名的人
有谁成为了其中一颗星
或星河上的浮
如今那些往宇宙深处继续命名的人
大脑像星光一样深
古今命名者的姓名我们难以知晓
我很想握住给地球取名的人


《拍花》

捕气捉光,给万物切片
在相机的咔咔声中
每朵花打开无数可通过的快门
无人看到它们投出的闪电
如果我们有蜂刺之毒的尖思想
并不用感到羞愧
我们看花总是居高临下,摘留
仿佛我们是花的法律
所有花的漏斗都在草创一座


《白钢琴》

从钢琴一样的大海
运送一架白钢琴
再把它从大河逆流运送到
一望无际的沙漠中心
那里有地球上最大群体的超级听众
那些十万个神也难数清难以
弹拨的音符沙粒
会围着干涸的海水闻琴起舞


《诗的外形研究》

读一首优秀的诗让人愉悦
一排排递进像琴键振荡
如果把这首诗的字间距去掉
那一行行句子就是一条条时间的黑绳
有十行就有十条悬空的绳子
如果进一步把行间距压缩为零
取消全部的空间和呼吸
那这首诗就是一块窒息的处女地
参差不齐像一个黑手党


《粉碎性》

梦中一颗星球被粉碎
现实是一个个梦化为泡影
以及大学的告密与举报之痛
麦压成面,心磨成粉
一座旧医院正定向爆破拆除
一段高速公路被挖掘机碎成水泥之冰
都不及理想粉碎性骨折又重接缝合纠心
落日给万物打上古老的粉金



《霜滑》

霜滑的旭日重又给万物镀金
缓缓升上龙泉山,给我递来安慰
停滞的,腐朽的欲解冻
百虫之茧裹紧鸣响,落叶完全顺从大地
过中年苏轼的芒刺我全身
潜伏的持续潜伏,奔走的继续奔走
拥挤的医院与学校一再告急
呼吸之毒已漫过天际线
冬至推拉的黑白时间正奔东奔西


《最初的鱼》

站在广场中央
迎着太阳我紧闭双眼
瞳眸里填满一片血红的世界
像一场密封天空的汪洋大火
有星球细胞刚诞生的原生世界
挤进的人声鸟音是最初的


指针

无始无终
大海里的鱼没有时间
长满时间的


《错觉》

有一个爱,如同少时的理想
你很久都没启动了,而它们的根
星光般还在虚空独自走着
那一个个漩涡,你已很久没从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