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肝》等几首

◎吴小流



1、《羊山》
游进十八层大厦
又游了出来
二哥认为
羊山不是山
是一面湖
所以他是一条鱼
在新七和新五之间
来回穿梭
一无所获

并且
在稻子被收割之后
羊山只剩下午
上午也像是下午
湖水很黑
很深邃


2、《浉河》
浉河
像一台复印机
天南地北的人类
步入大院
最后都变得一模一样

一定是毛尖的魔力
二哥说
这神奇的树叶


3、《两个保安》
小区里
两个保安在巡逻
甲作势扶起一辆倒地的自行车
乙掏出手机拍照

乙的动作慢了一点
甲只好把自行车又放低了一些


4、《落叶》
新五大道上
环卫工人把落叶聚拢成堆
每一堆
相隔十数米
红色的
间杂着一点黄和绿
像大团的火焰
刚刚烧起来的样子


5、《你要下班了吗》
骨头没问题
但你来迟了
医生看完片子
抬头对我说
我说怎么
你要下班了吗

他说
还能开玩笑
看来也不是很疼
我说不是
我快疼死了
救救我

他说
你来迟了
我说怎么
你要下班了吗

他说
少废话
你的指甲会掉
甲根和甲床分离了
如果早点来
还有办法处理
可惜
你来迟了

我说怎么
你要下班了吗
他说是的
现在五点半
我要下班了


6、《凯旋门》
在汉口北
看到又一个凯旋门
这是我在
故乡之外
看到的第七个凯旋门
很亲切

我的故乡在
苏北的一个小县城
凯旋门在城南
出城的位置
小时候
我一度认为
那里才是
真正的巴黎

7、《一个小猫》
咖啡店门口
流浪的小狸猫
被投喂了数截火腿肠
它吃饱了
然后把剩下的一截
当成球玩耍
旋转
跳跃
很快乐

一只大一点的橘猫
站在花坛上
冷冷的看着它
我也冷冷的看着它

8、《肯特巴莲妮》
肯特巴莲妮
外面起风了
汽车灰头土脸
驶过兵站路
卷起一地的黄叶
我看到鲍勃
穿着白袜
站在平房顶上
反复吟唱
昔日我曾如此苍老
如今才是风华正茂

肯特巴莲妮
你正面的是一棵棵
相同的常绿乔木
你说
这能让白发变黑
我不明白
其中的缘故

肯特巴莲妮
周末的中山街
比平常拥堵
一些深灰的叶子
在空中飞舞
这算是
你给的答案吗

肯特巴莲妮
室内空调很暖
人昏昏欲睡
沉默的季节来了
每多说一句
都是画蛇添足

9、《苏北》
夜色无声无息
像一只大鸟
轻飘飘的落在
苏北平原

旷野无风
东一簇西一簇的
落叶乔木
在黑暗之中
呈现出一种
浅浅的
近乎透明的黑色

像是追赶
又像是逃离
汽车飞驰
时间静止
在高速公路的出口
我们不约而同
屏声静气

10、《猪肝》
东方红大道的
超市里
肉类专柜前
白衣白帽的工作人员
摘下口罩
把所有的猪肝
一只一只抓起来
仔细的闻了一遍
看表情
猪肝应该还算新鲜
但又不是特别新鲜

11、《一个饭局》
牛科长
急公好义 
百忙之中
主动提出
帮我组局
以救民众于水火
且帮忙订餐
帮忙买酒

虎科长
日理万机
从另一个饭局赶来
风尘仆仆

酒过三巡
虎科长红光满面
意气风发
讲起形势
一片大好
时不我待
当奋发图强
建功立业

讲到人生
厚德载物
上善若水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循循善诱
滔滔不绝
众人侧身
点头频频

饭毕
虎科长打包了几只螃蟹
和牛科长乘车离去
我在车后
挥手道别
弯腰恭送
车一骑绝尘
没入漫天霓虹

我返席买单
一掷千金
无功而返
回屋洗漱
半天才洗去脸上
僵住的笑容

12、《笑脸》
用两张湿巾
仔细擦拭了笑脸
直到一尘不染
然后对着镜子戴上
很贴合
天衣无缝
没人看得出它是假的
还很旧

13、《过度防护》
站台上
我把医用外科口罩
更换成N95
然后戴上手套
走进车厢

放置行李的时候
眼角瞟到
后排的女乘客
对着我
悄悄竖起手机
我知道她是在偷拍
一个普通乘客
过度防护的样子
于是。
多整理了几下箱包
并且把身体
向左侧了侧
让她可以
拍得更清楚一点

14、《一个上午》
新五大道两侧的
常绿乔木
树干被涂白
阳光透过
薄薄的枝叶
再经玻璃折射
到达你的脸

很明亮
这是一束
从1.5亿公里的距离以外
赶来的光
让你感觉温暖


此时
你在车里
正对着
这小城中央
明码标价
七百万一亩的土地
觉察到有一种
来自宇宙洪荒的
神秘力量
从围墙边的
野草丛里
汹涌而出

你坐不住了
你飞了起来

15、《绿毛水怪》
大拇指
被后备箱夹过的
两个月后
指甲从根部断开
约三分之二的面积
和甲床分离
在它们之间
一些干透的淤血
被水泡发
然后流走
里面变得空空
鼓气一吹
可以发出单调的哨声

在指甲内侧
残留的
黑色粉末
逐渐长出黄绿的颜色
起初像是
博物馆里
陈旧的青铜器
然后绿色逐渐扩大
从手掌开始
蔓延到全身
直到有一天早上
我从沼泽里醒来
四周都是游走的雾气
透过水洼的倒影
发现自己
变成了一只绿毛水怪

一只绿毛水怪
生活在上古时代的沼泽地里
以水生植物为食
偶尔会吃几只
树上掉下来的猴子
补充蛋白质
这时候
人类的祖先
还没有学会使用石器
也没有火
天一黑
水面上漂满星星

上古时代
天气很冷
我必须把自己
埋在淤泥里保温
要这样度过
整整一万年
才能等来你们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