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陶瓷61-70

◎心地荒凉



61

要想平安幸福,就要设法远离精神病患者和公务人员。

纸上写着侯洪伟和李美义两个姓名。字写的有些笨拙。我问老戴是小石头写的么。他说不是,是我用左手写的。自从老戴中风右手失灵后。他在用左手尝试做一切事情。

扶梯在慢慢上升。我站在她的身后问她屁眼有没有感到紧张。她说你真讨厌。

为了不解衬衣扣子,衬衣我都是按照秋衣模式穿脱的。你说我有多懒。

一小老太太带着他的父母来店里用餐。小老太太点菜。问我干锅肥肠老老太太能否吃得动。我问有牙么。小老太太说有牙。我说没牙都吃得动,何况是有牙。我们家的肥肠,入口即化。小老太太说那就来一个。我说好嘞。老老头坐在那里,一言不发。想必是在等着吃肥肠。

前半生我们被灌输要遵守各种标准和规则。后半生才恍然大悟。那些标准和规则,都是那些从来不遵守标准和规则的人,为我们这些傻逼制定的。

爆炒猪头肉。牛肉干。馒头。芝华士。还有冬天的小被窝。小日子过得那可是相当地满足。

我发现我会成为一个百无一用的“思想家”。

老版三国里的曹丕和刘禅都死了。都才五十多岁就玩完了。怎么搞的。

向在哀牢山死于非命的4个年轻人致哀。不知道是哪个傻逼派遣他们入山的。最好是能找出来。跟那4个已经遇难的年轻人一起活埋了。妈的都是娘生的。你作为领导怎么不跟着一起进山赴死呢。做你妈逼的森林资源调查。
 

62

朋友啊,走夜路的时候,离人远一点。因为在那夜色之下,人比鬼还要可怕。

鸟为啥没拉到你头上,因为鸟怕你,飞走了。鸟为啥拉到了你的头上,因为鸟不怕你,没飞走。或鸟虽怕你,但它就是要挑衅你,所以它拉在了你的头上。或鸟压根就没看到你,拉了也就拉了。或鸟只是路过,一坨屎正好拉在了你的头上。或那坨屎本来是垂直落下的,但被一阵风吹到了你的头上。总之,鸟有没有拉在你的头上,都是有原因的。没有无缘无故的鸟屎,会平白无故地拉在你的头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鸟屎,会自动绕开你的头,拉到别人的头上。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儿。

刚一少妇骑电动车赶上我后突然放慢了速度。有一会几乎要跟我肩并肩往前走了。少妇的头发染过。淡黄色。但已经褪色。露出了本有的一些白发。我想她的电动车可能是没电了吧。她戴着口罩。也看不到她的面容。但感觉是个美貌的少妇。又往前同行了一段后。她继续向前走。我往自己入住的那栋楼里走。走进楼道前,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少妇。她已经下车,在推着那辆电动车往前走。哦耶。果然是没电了。

秒懂百科,世界如此简单。给这句话配音的男声,一定是个淫荡的男生。

厨房里有三个牙刷。美义跟冬波的。以及阿超的。我想说的是。他们仨的牙刷。都烫了头。而且年龄均在八十岁以上。

无聊人说:任何灾难面前,死去的永远是傻逼。我说:好像是这么个理儿。

可是我有点爱你啊。小肉嘟嘟神。怎么办。

刚我看见一个少妇。走在我前面。右手握着个红色外壳的手机。在讲电话。扎了一马尾辫。头发也染过。暗红色。很明显不是昨天看到的那个少妇。左手也在脸部忙来忙去。我紧走了几步追上去。发现她正用她的左手在玩命地挖着左边的鼻孔。还把手指曲起来弹了弹。可能没弹掉。又使劲甩了甩胳膊。紧接着继续挖鼻孔。完全无视我的存在。我超过她之后。又往前紧走了一段。忍不住又回头看这个少妇。果不其然。跟我想的一样。她还在边打电话边挖鼻孔。我感觉她根本没办法停下来。妈的我发现住在这个小区里的少妇。质量普遍都不咋地。

我发现只要你有本事将自己迅速从一种心境或环境里走出来。迅速换成另外一种心境或环境。你就能轻松应对生活中的那些令你不爽的事情。怕就怕不管你想什么,走到哪里,都不能逃脱之前发生的事情。

刚有个山西吕梁的手机号打进来问我招不招工人。听声音年龄在六十岁左右。我说请你讲普通话。他说了三遍我才听明白他是要应聘工作。店里还招不招工人。他把工人二字说得很像“拱刃”。我说不好意思大哥,暂时不招了。他有些失望地挂断了电话。这个山西吕梁口音的老哥使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十亿巨贪吕梁市前副市长张中生老哥。他比张中生幸运的是。他还能自由自在地四处找活干。而张中生却只能将牢底坐穿了。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一穷二白的老哥。可能还没张中生幸运。因他要是坐在家里的话。就很有可能没得吃没得喝。而张中生。国家是要负责他吃喝到死的。
 

63

刚接到了一010开头的骚扰电话。对方喂了半天。我才挤出了一个字:说!对方是个小伙子。立刻贱兮兮地说哦,再见。我有种想拿刀砍死他的冲动。

小拇指本来就是躺着的。老师也是这么弹的。侯问初说。你再说老师的小拇指是躺着的。吴胖冷冷地说。一场战争,即将在钢琴前爆发。

出现在穷街陋巷里的这些呆若木鸡的男女余生基本都没啥机会了。哦不,可以说是全部都没啥机会了。资本主义国家的那些富商们每日徜徉在宽大的办公楼和金色的沙滩上享受着红酒、鹅肝和小秘。

在北京吃完吴胖给我的大颗钙片。回到燕郊后尿尿。发现其颜色酷似橙汁。

不要在一件事上纠结纠缠。要对这件事迅速做出判断。并迅速解决。即便做错了,你都还有时间去及时做出纠正和补救。因在这纷繁的世上。还会有下一件事埋伏在前方等着你去处理。

雪花的俩销售。来推酒。除了勇闯天涯。我对雪花其他品牌的酒没兴趣。非要每样放这几件。说可以先不给钱。我说卖不掉,我自己也喝不那么多。他们苦苦哀求。但我却冷若冰霜。令我感到烦躁的不是他们想在我这铺货。而是他们告诉我勇闯天涯改版了。比之前酒精度数提高了一度。而且价格也提了上去。赶上了燕京u8的进货价。我说你们雪花这是在瞎搞。不要以为提高了一度你们就能跟燕京鲜啤竞争。勇闯的特色就是度数低。俗称怂人乐。你们应该继续保持自己的特色。随意变动只会自寻死路。这俩货频频点头。然后带着他们拿过来给我看的几瓶啤酒样品,无可奈何地走了。我认识一个诗人。他叫盛兴。他除了写他的盛氏风格的诗,什么都不写。这才叫牛逼,这才叫伟大。

刚看完罗兆辉的生平。像一挂火药味十足的鞭炮。劈里啪啦就玩完了。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要是我。就会把自己拆成单个的鞭炮。慢慢来放。嘻嘻。

他对坐在他对面的那俩家伙说:那个项目我总共投了两千万。我自己出了九百万。问我老爹借了五百万。又从各种网贷借了几百万。加上身边几个朋友的资助。我总共投了两千万。坐在他对面的。那俩家伙当中的其中一个说:你老爸能一次性资助你五百万,说明他也是一个有实力的人啊。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继续吹嘘他的那个所谓的项目。我说几位聊差不多了吧,我要下班了。然后坐在他对面的那两个家伙走到吧台前,你争我夺地把账给结了。而那个千万富翁却躲在那两个家伙身后,突然间变得沉默如金。突然觉得,他的这个有关沉默的项目。至少值两个亿。

不管疫情会不会成为常态。这辈子我都不准备摘口罩了。因相比病毒。我更害怕那些活一天算一天的到处可见的随地吐痰的傻逼。

一时受委屈不可怕。可怕的是一辈子受委屈。
 

64

桌上放着两个口罩。我问吴红霞。我说大姐哪个是你的。大姐说哪个都不是我的,我的我戴着呢。我说难道这俩口罩都是我的么,风格太像了。美义说另一个肯定是你昨天晚上忘在这里的。美义又说你的口罩跟我们的都不一样,你的口罩看上去都是崭新崭新的。我说是啊,就连一条抹布跟着我,都比别人的毛巾干净。

我即标准。不参照任何其他标准。

柳传志是个诗人卧槽。

梦里梦外。本无区别。无非是焦灼,无非是无力。

给我宝的第二本诗集书名已定:我宝。

老戴去公园里散步。有三个女人跟上了他。问他什么时候得的这个病。老戴说有一年多了。在经过短暂套近乎之后。其中一个女人表示,她们拥有一种魔力红领巾。系在脖子上,再跟着她们学一句魔力咒语,每天定时反复念上半年之后就能完全康复,健步如飞。中风的老戴一瘸一拐地边往前走边说我是个共产党员,是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从来不相信歪门邪道的东西。但那三个女人依旧不依不饶,继续跟着老戴往前走。边苦口婆心地推销她们的魔力红领巾。老戴最后急了,说你们再不走,我要是一头扎到地上死了,我儿子就会报警,把你们全都给抓起来。她们听老戴这么说。就都走开了。老戴跟我说想骗我?我又不是个普通老头。我向老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说,你是半身不遂里的战斗机。老戴又说,放在我年轻时,我会把她们都给办了,妈的现在老了病了,搞不动了,就放她们一马吧。他说这话时,我老婆的大姐,他老婆,就站在他身旁。我跟老戴,算是连襟。据说他年轻时在搞女人方面,很有一套。

年轻母亲披头散发。面无表情地走在前面。三岁儿子紧跟在后面,涕泪横流,哭声震天。边控诉妈妈对他的不公。

说起发财这事。我说我真是郁闷,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发财啊。她刚将衣服穿好。冷冷地说我才不希望你发什么鬼财呢。你发财了肯定就会把我撇一边去了。我说我发财了可以给你买一套别墅。她说滚一边去,我不想住别墅。

消费一百多块钱。问能否打发票。我说能。但心里不太情愿给他打。消费太低。等打完,他拿到发票后。我又去整理新的一摞发票。他说卧槽,你现在有这么多发票呀。我说是啊。他说我记得上次开发票,你让我等了差不多半个月才拿到发票。我说上次缺票。其实任何时候我都没缺过票。我只是懒得给消费过低的客人打。我打心眼里瞧不起他们。一帮穷逼,吃那么点钱,打什么发票。

塞利纳说:我只剩下一丁点儿希望,希望能当俘虏。而我,又何尝不是这种心理呢。
 

65

年近四十。对知识的渴望终于超过了金钱和女色。以前。实在是太年轻了呵。书读不懂。语言不通。如今我发现。效率真是高啊。看什么懂什么。事半功倍。经常感动得自己热泪盈眶。原来世界是这个样子的啊。而不是任何之前的我想象的那样。

人与人之间尽量不要打扰。相互默默地度过各自的时光。各自默默地死去比较好。

一打开抖音,就能看到一大堆窝里横的傻逼在自相残杀。往往会把我给逗得哈哈大笑。

门口保安的一天真是清闲。疫情前一站一天。疫情间手拿一印刷的二维码一站一天。晚上坐着或靠着都能睡着。真是羡慕。

前几天来一人。像个要饭的。自称是前厅那个打杂大姐的朋友。站在吧台前,斜着个脏眼睛问我哪里人。我问他是哪里的。他说河南驻马店的。我说咱俩是老乡,我周口的。就这样,这个家伙要跟我交朋友。天天都要来店里找我坐会。他在鑫乐汇做清洁工。有的是偷懒的机会。刚他又来了。斜着个脏眼睛坐我对面。也不戴口罩。满嘴的大葱味熏得我头晕。说他认识一个四十八岁的老姑娘。很漂亮。是个画家。回民,想找个汉民做老公。我说你把我介绍给她。他说你这大老板怎么会没老婆呢。我说谁嫌自己的老婆多呢。他被我逗笑了。一会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说卧槽六点多了。我得去干活了。他起身离开。我心说你他妈再别回来了。不想跟你交什么朋友。

我喝着法国红酒,读着法国小说。虽小心翼翼,但右手拇指第一个关节处。还是被沾上了点红酒。翻书时被摁到了书页边缘处的一个战字上。下一个字是争。对,这是一本描写战争的小说。塞利纳的长夜行。而我的下酒菜却是一个河南人制造的。卫龙牌魔芋爽。

一淫贼在东单地铁作案时被警察抓获。淫贼说:我上东单地铁,我就看到这名女士,我就……。淫贼说到这就没再往下说了。但一警察却帮他说完了下面的话:忍不住了。看来这个警察很了解淫贼的心理。毕竟都是男人嘛。

当你在奢侈品网站买了一双非常昂贵的黑鞋子回来,却发现两根鞋带不一样长短时,说明你已快四十岁了。

除非国色天香,不然老逼无趣。

一上车。就听见单田芳在收音机里传出一串阴笑:哈哈哈哈。听得我内心一紧。这老爷子作为我少年时代的偶像。已驾鹤西游去了。此刻。我要坐着这辆滴滴。从牛街前往大望路。找福成和阿勇喝酒。今晚。我要单独敬单老爷子一杯。
 

66

沈阳9岁男孩走失并溺亡案令人心疼。孩子啊,为什么不交个朋友呢。下回再来人世,记得交个朋友。受委屈后可以去找找你的朋友。

有时我叙述一件事。我想表现的并不是那件事。而是我自认为无人可比的语感。

我手边有一些资源。我感觉这一生我都无法用尽它们。

二十年前。我感觉自己都快死了。二十年后。我感觉我还没有开始活。

看我搬东西。初宝说你怎么不把你的书架也搬走啊。我说书架上的书可以留下来给你看啊。她说妈妈不让我看。我说你也看不懂。她说我怎么看不懂,鲁迅的书我都能看得懂。说完。还给我背诵了一段鲁迅写的一件小事里的一段。我向小学三年级的她竖起了大拇指。我说闺女你真棒,在我眼中你比鲁迅还棒。

刚我用百度把鲁迅的一件小事给找了出来。试着又读了一遍。隐约记得小时候学过这篇课文。如今再读。读完后我骂了句。写的啥呀这是。尤其那段。下车后自掏腰包。将一把钱交给巡警。让巡警转交给车夫那段。太鸡巴假了。即便你写小说,你也不能这么写吧。话说鲁迅你有那么伟大吗。更何况倒地那个老女人。还有碰瓷的嫌疑。我说鲁迅你到底想在这篇垃圾短文中表现啥呢。

梦见自己被一个二货用一根透明的吸管击中了心脏。他将一根吸管甩向我。飞镖一样。正中我的心脏。献血狂喷。水柱一般。用手指。手掌。按都按不住。我们都被吓坏了。去村里找诊所。但几个目光呆滞的正在奶孩子的妇女告诉我们村里没有诊所。离这里最近的诊所在五公里之外。一个骑摩托车的人愿意送我过去。但必须要带上他的老婆孩子。可摩托车坐不下。他那抱着孩子的老婆被挤了下去。我用手摸着我的心脏位置。感觉明显已经比右胸膨大了许多。再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死。我催摩托车手赶紧开车。就在这时我回望我的书房。发现已变成一片汪洋。为何会这样。被那片汪洋吞没的还有我的电脑和硬盘。以及多年积累下来的作品。看来是天要灭我啊。就在这时。伤心欲绝的我睁开了眼睛。意识到只是个梦。此刻的我就躺在自己的书房里。毫发未损。这才放下心来。准备起床继续战斗。

打杂大姐别说。她还挺幽默的。在我吃完一个橙子后。她走过去问我橙子皮可以收么。我说橙子都吃完了,还要继续吃皮么。她边把橙子皮收走边回答我说,有的人喜欢闻这个味儿。有个外卖。美义边把各种袋子递给外卖员,边嘱托外卖员说,这个是汤,这个也是汤,你一定要小心一点。然后那个打杂大姐将一瓶用袋子装着的果粒橙也递给外卖员说这个也是汤。打杂大姐不识字。有一次她向我吹牛说可惜我不识字,我要是识字,我现在就是首长秘书。我说可惜你不识字,你现在只能跟着我这个小人物干了。

梦见生意差。坐在大厅里吃饭的。全都是自己的员工。搞得我在梦里大喝一声,都别吃了,散伙吧!

老戴屈指一数说,94年来北京旅游的我们九个人,现在已经死了五个了,对,还剩下四个,其中有一个也快了,肝癌晚期。
 

67

肚子还没吃饱呢。就去搞精神食粮收藏活动。一帮在集权控制下妄想靠艺术品收藏发家致富的蠢材不掉坑里才怪。我想说的是。谢留卿们不是骗子。统统应该无罪释放。有罪的是这个社会。为啥会生出来如此之多的脑残。艺术品收藏是资本主义国家和贵族阶层的事。跟你们这些文盲屌毛有个狗逼关系。你们活该被套牢。谢留卿们的存在。只是说明他们适合这块生产奇葩的土壤。他们只是想当园丁而已。他们一点错都没有。再说了,中国有艺术品吗?那些制假售假的人类渣子才是真正的诈骗犯。

在不侵犯他人利益甚至还能连带为他人解决问题的办法都是好办法。不管这办法的初衷是不是只为自己。

一中年男子要求坐包间。等人等饿了。先点了个酸辣粉。然后又等到一老头。还是不点菜。俩人都说等人到齐了再点菜。然后又去了仨年轻女士。看样子也都不像小姐。点菜上菜。他们喝勇闯天涯。喝到了很晚。老头结账。说啤酒剩六瓶。从他的眼神中我感觉他在撒谎。我说我上去看一眼。他又说剩五瓶。我想这句可信。就没再上去看。那个戴帽子的有些瘦弱的女的从厕所出来后问我要盆子,说吐了,没冲干净。我说你不用管了。然后她又对同行的几个人说今天好吃的都白吃了,全吐了,感觉一会回家还得吐。突然觉得这帮人都挺令人心酸的。包括这个撒谎的老头。也是为了少付我一瓶酒钱。生活真是不容易啊。后我上楼关灯。发现地上果然就只剩下了五瓶酒。

曾德旷死了我会为他写一首诗。不过这货顽强。我可能活不过他。

李婵娟的诗之所以被认定为抄袭。是人们不懂具体人具体分析。这是一个有着诸多情怀的女人。生性善良敏感单纯。像一头什么都吃的猪。却长着一颗记忆力超强的脑袋。最终导致她在书写中。有一些语句。一字不差地照搬进自己的诗里。别人指出来。她还不认为自己是小偷。东西是别人的,但家是我的。我搬进我家里来就是我的。这就有点无耻了。句子是你的,但诗是我的。只要编辑看不出来,我就能拿稿费。一举两得。我不喜欢小偷一样的作者。这充分证明这个作者的脑袋有多空,书写能力有多差。至于那些围着她辱骂加抨击的渣滓,我同样也没啥好感。人家即便是抄了,也是在努力创作。而你们。可能仅仅是在瞎起哄,狗屁都不懂。对于李婵娟这样的书写者。我不抱希望。如果她不能正视诗歌的严肃和高尚的话。她永远都不能写出属于自己的诗。

如果你意识到一个人是垃圾。或一个人的作品是垃圾。请及时屏蔽他。除非,你想操他。

在微信视频电话里。初宝一边刷牙一边告诉我。今天。在北京市西城区某小学读书节上。她获得了班级第一名。二年级时。她不但获得了班级第一名。还获得了年级第一名。她不无谦虚地对我说,不知道这次。是否依然能够获得年级第一名。我说你在爸爸心里。永远是第一名。即便比赛不是第一,在我这也是第一。我又问她。评委是谁。她说电脑。我说哦了,这下我感觉你更厉害了。因我知道电脑不会偏袒任何参赛选手。加油我宝。这次读书节。三年级年级第一的位置。非你莫属。

有个歌手叫白雪。小时候看到她的影像。甭提有多激动了。根本不相信这世界上还会有如此漂亮的女人。如今听到她唱的珊瑚颂。依然觉得她美丽无比。

新世界门口搭了个蓝色的帐篷。外面寒风呼啸。帐篷内坐着俩穿得跟宇航员一样的女人。一个负责引导老百姓扫码付款、登记。一个负责拿大棉签往老百姓嗓子眼里捅。人在燕郊。想回北京,就得去找她们捅一下。今天这两位是一对逗逼。在那么艰苦的工作环境下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斗嘴。一个想吃另一个大腿上的肉。另一个说你拿刀割去,给你吃。一个说算了,没火也没调料,不吃生肉。我说你们俩能否严肃点,等我走了再继续。

据说寺库市值蒸发了百分之九十。这不是我要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我上个月初在寺库下了两件阿玛尼的衣服。两千左右。迟迟不发货。后我申请退款。也迟迟不给退款。客服电话都打了好几个了。每次都说因系统升级导致退款审核延迟。刚我又打了一个。问他们是不是要倒闭了。小姐姐说先生这个放心,平台目前运行正常,绝对没有问题的。我又说我之前做过记者,认识许多媒体界的朋友,我不想因这事而去曝光你们,进而影响了你们公司的声誉。小姐姐最后说你放心先生,我们一定会马上帮你处理退款的事,也希望这是你因这个事情,最后一次打电话进来。妈的,我等着你退款,该死的寺库。
 

68

航城南门内。在地面值班的保安居然还有个办公桌。我今天打那经过才发现。上面放着一个来客登记本。专为那些需要开着车走地面的来客登记。那个办公桌之前应该是个电脑桌。破破烂烂的。被人丢弃后。又被他们搬到了那里。成了他们的办公桌。你还别说。猛一看还挺气派。

热能纳米。引领全球发热科技。感谢非凡送我的两套加厚的保暖内衣。么么哒。

父亲得了脑溢血。手术治愈的可能占百分之五十。手术费需要三十万。最后三个子女。在泪眼中决定保守治疗。把父亲连夜从医院拉回了家。家人讲究落叶归根。抖音真是个好东西。虽然你看不到酒池肉林。但你却随时能够看到民间疾苦。

美义说他们四个跑垂武袖去了。我又把他们搞到了卡3。我说你是真英雄。

他们都在惊叹于他的穿着。我也看过去。果真。紧身牛仔裤。长筒靴。走起路来小屁股一扭一扭的。我说这个男人我喜欢。你看他多么的自由,多么的忘我。爱谁谁。

村里那个死去多年的坏蛋还在害我。他佯装到我家跟我叙旧。好久不见。他的话特别多。还怂恿我投资他在郑州的产业。然后他通过微信,安排另一个坏蛋。去另一个房间打开了我的背包。将我装在背包里的十七万多现金全都给换成了假钞。这是我后来看电视才知道的。电视里在报道另一桩案件。一个人将另一个人的钱都换成了假钞。我赶紧去找到我的背包并迅速将其打开。果然也被换成了假钞。这个坏蛋,我一定不会轻饶他。刀已备好。你他妈就等着挨捅吧。

每当身处爱国的人群当中。我都感觉自己是个人人防备的危险人物。

记住了。凡是没什么正经事,给你打电话,或主动搭讪或找上门来的,均可以认定为诈骗。

能让我胜出的只有文学。因为。世界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谁也阻挡不了我耀眼的光芒。

一女傻逼。也不知道从哪来的。想必是我主动在诗群加的人家。在朋友圈炫自己发在秦皇岛日报副刊上的一首小诗。因她时常在我的朋友圈留言。出于礼貌,我也留了句:哟呵,想不到你还是个诗人。她回复说:哟呵,想不到你还知道诗人。我说:你大概不知道我是干哈的。她说:我大概不想知道。遂被我删除拉黑。真是个傻逼。你就继续呆在你的井底自慰去吧。
 

69

新桥旧书市集。地点位于西直门阳光大厦。今下午。我们来了。我很快就将三楼给逛完了。没啥新鲜玩意。都是一些精致的破烂。但初宝和果果却很开心。也难怪。相对39岁的我来说。只有8岁的初宝和果果。实在是太年轻了点。她们俩几乎什么都没见过。当然会表现得热情似火。

在今天下午的新桥旧书市集上。在果皮书店摊位。我买了两本崭新的塑封的诗集。一百一本。竖的《我的有的没的》。以及于小韦的《104+3》。本想把乌青的《难过鸡》一并买了。但已经超出了我的预算。还有就是。对于难过的东西。尤其是鸡。我多少有些害怕。

好想被一个贼眉鼠眼的女贪官包养。不想奋斗了。

作为餐厅老板。每天都要面对一批狗屎一样的装逼犯。兜里没俩铜板。却个个装得跟亿万富翁一般。每当厌倦的情绪来临。我都好想去做一个专业作家。因为只有做专业作家,才可以做到不看任何傻逼的嘴脸,只面对自己的灵魂。

老戴每天都在向我散布谣言。那些谣言,他信以为真。昨天向我散布了两条。第一条。一51岁男子,一年多时间,用“听话水”迷奸了400多个女人。我问他平均一天迷奸一个。这个男人是怎么做到的呢。他是个出租车司机吗。迷奸了这么多,只有一个报了案吗?每天都要搞一个新的女人他顶得住么?第二条。以后婚外情要定罪了,男的只要勾引了有夫之妇,就会被定罪,刑期一到两年。我问女的勾引有妇之夫呢?他说这个好像不定罪。我问怎么界定谁勾引了谁呢?谁来抓捕界定呢?都64岁了。其智商和见识还像个小孩一般。可是一切都已注定。他已快走到坟墓的边缘。这一生都没人能救得了他了。

一哥们。坐在1号桌。点了俩菜。和三瓶燕京纯生。最后一个离店。离店前跟我说,这两年太难了,我家就在对面,不敢回家。我没说话。又对我说,负债近百万。我问几百万?他说近百万,几百万我就挂了。他又说八九十万吧。我说男人啊,还有得选择吗?挺住就是胜利。他说是啊,活着就好。板寸。黑黑的。四十出头的样子。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不夸张。有一说一。可是在这世上。又有几个是容易的呢。

事实证明,跟我关系好的,都是牛逼人物。抛弃我的,以及被我抛弃的,都是傻逼。嘻嘻嘻嘻。

小时候看到别人戴近视镜都会羡慕。想着自己啥时候也能弄个镜子戴戴。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睛也想办法搞成近视眼。那样就更像一个有文化的人了。现在看到戴眼镜的都觉得像是看到了残疾人。认知这玩意真是太可怕了。永无止境。

小时候特怕事。看到别人打架就远远地躲开。唯恐血溅在自己身上。现在都不想活了。时刻准备陷入一场血战。不过就是两方哦哦哦噢噢噢一番嘛。不过就是你的血和我的血互喷一会嘛。这游戏我随时都可以陪着大伙儿玩。玩不完继续玩。玩完拉去火化。

人生啊。除了那点你不得不消耗的。其余。全都是负债。
 

70

刚看到一大姐。说大姐。可能跟我年龄也差不多。年轻习惯了。还不太能接受自己的中年。别的不扯。就说这大姐。她羽绒服上的帽子。拉链居然直接通到了头顶。当然,她只往上拉起了三分之一。好歹给自己留了条活路。不然。一路拉到头顶。就可以直接进棺材了。

村里有个矮子。是我童年时的偶像。小名侯蛋。我叫他蛋哥。蛋哥很早就看过黄片。他跟我讲。男的鸡巴很大。女的被干得边叫边说:I love you!I love you!我有些不理解。那东西又丑又大,女的难道被干得不疼吗?还跟男人说我爱你?后来蛋哥还给我讲了一个有关火车和毛驴车的段子。蛋哥说火车边跑边问:谁尻谁尻谁尻!赶毛驴车的老汉赶紧回答:我我我!那个蛋哥。差不多是第一个把我带进大千世界的人。感谢蛋哥。

那是我第一次跟她见面。当时天已经快黑了。一进门我就从后面抱住了她。她用手抓住我的手说你要干什么。我不说话。解她的皮带。她又问你要干什么。直到我把她的裤子脱下来,一只手把她的上半身压下去,她还在问我你要干什么。我摸了一把她水汪汪的洞口说,不干什么,就进去呆会。然后我迅速将自己的裤子脱掉。直接就插了进去。这次她没再问你要干什么了。而是改成了啊啊啊你不能这样。

每次洗完澡,毛巾里含着的水,我都会拧到自己的双脚上。再冲一遍脚。真是节省啊。不浪费每一滴水。

在电话里。外卖小哥的语气一般都很横。在那广袤的田野上。牛羊肥壮。都是为了供人类驱使或食用的。不管是美团还是饿了么的外卖小哥。或外卖大哥。都跟那些牛羊差不多。那次我看到两个美团外卖小哥。第一个走进店里后。把我给震惊了。我都要抬着头看他。目测足有一百多公斤。一米九多。然后呢。又进去一个。年龄稍大。如果第一个进店的是熊二的话。那么这第二个进店的就是熊大。熊大更高更雄壮。还有一次。另一个外卖小哥。去店里取外卖。好像也是美团的。用了一下店里的厕所。进去时弯着腰。出来时也弯着腰。因为不弯腰。他的头就会撞到门楣。这些外卖小哥大哥几乎个个都生得膘肥体壮。他们在这世上做牛做马。瞪着眼睛鼓着腮帮。有点横。有点蠢萌。我深知他们的下一代。没有悬念。也都会跟他们此刻一样。继续在这里做牛做马。他们就像那些广袤大地上的牲口一样。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乱闯乱撞。

远离垃圾人和人渣是自救的唯一有效方法。因为一旦危险降临。在这世上没有人会救你。

一个小女孩。写了一篇纪实性文章。被人认定为精神病人。真不知道是谁有病。真是日了鬼了。一帮狗奴才。黑压压的。就都只会欺下媚上。

在这个世界上,穷人的死法有两大类,或者因你的同类在和平时期的漠不关心而死,或者因他们在战争爆发之时的杀人狂热而死。以上这句话不是我说的。是塞利纳说的。

生活中总是会出现一些无法找到源头的气味。好闻的或难闻的。以及一些似有若无的。然后消失。

对付各类傻逼的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无视和沉默。别搭理他们。他们就没劲了。
2021.12.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