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杉林5首

◎缎轻轻(王风)



冷杉林

我看见行星们如何聚集
就像叶子自身
在风中旋转
————斯蒂文斯

我凑近看他,斯蒂文斯
瞳孔中铁杉是什么颜色
近似冷秋,蓝绿色弯曲着
无边无际地延伸——这大自然的静脉
他鼻翼在伏动,“就像叶子
自身”,风里旋转
手心聚拢,吹飞,这是
神灵分派给每一棵杉树的命
风,掠过我们的颅顶
我呼吸其中,在这片人形的冷杉林

郊野怀冬,行星泛起涟漪
滴落,庞大的黑夜向下
直线:沿毁灭的轨迹飞扑向
陶瓷瓶里的苔藓、斯蒂文斯的舌苔

我写作寂冷的夜里,先人曾
在旋转的空间里奋笔疾书
伏案——有时幻作吾父
有时化作一头红发的
希尔维亚·普拉斯
她披着烂毛线的丝绒肩巾站在
掉漆的锥形路障边,蓝色笔迹
指向城市边缘:一片初生的冷杉林

树木也曾面临衰老,被围困、砍伐
它有针管的叶子,滴剂药管的心脏
树桩粉身碎骨,而叶片嗓音清脆
漫延:经欧亚至非洲
也攀爬过康定、峨嵋、巴郎山
对立的乐趣,重生奥秘
我们坐在自身的冷杉年轮里



缎轻 2021.12.22



松弛

从一张照片,看到我的颚已然松弛
吞吃,空气里的骨头粉碎
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女人

颚骨突兀,牙关咬紧
难以消化的午餐:一碗辣椒拌荞麦面皮
此刻,我的微笑难以捕捉

因松弛,扇贝逃生失败于滩涂上
苹果烂进泥里,锦江乐园正播放老电影

你好。人不在照片里,我不存在



对镜

没有自怜,只有人形
镜子承认自己过于客观
它的心是冷的
照见早晨公鸡打鸣
照见午时蛐蛐儿狂喊
照见子夜她的哆嗦寒战

床单,总是白色的
一镜子蔬菜的绿
她的慢性肠胃炎、她的脸

镜子被照的厌倦与狂喜



上海灰雨

小雨刺痛鞋跟,脸部
毛绒绒
的女士
长乐路,她每天来回
走上十遍

咖啡店迷你,浓而苦
地图摊开,定位她的位置
冬至将临,温度骤降
她笑中有发酸皮革

看不见。一个瘸子也走在
雨里,他每一步拐下的世界
灰蒙蒙的,抽泣
用大象的鼻子,匹诺曹的鼻子
嗓门很小,老鼠色情
它咬住圆形的电线杆,撕烂海报




只有我的蜡烛

无边的山谷中只有我的蜡烛在燃烧。
----罗伯特·路易斯·斯蒂文森

一天天,难寐与早醒
如何选?
两片绿叶坐立不安
总有一枚贴在我的鼻翼下
随呼吸起起伏伏

睡在沟里,流沙从身下穿过
梦里有鬼有仙,我痴
披挂一身褐色树皮
在水气缭绕中飘浮——

彼岸的明镜啊
水草在滩涂里缠满人的倒影,
女人怀抱婴孩
垂面向中年,她的失语里,时间乱序
一株蜡烛在大风中摁住头皮
群山不响,深谙奥秘



缎轻2021.12.13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