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古城的雨》等9个

◎边围



古城的雨

从千年前飘来的
那不是雨,只是一首童谣
(以此证明童心未老)。
傻傻地,也不再能分清
是钟楼还是鼓楼私泄了天机。

一日哑声。总在滴沥,
让冬天更多了几分严酷。
穿过小巷不为了怀旧
但可以避寒呢……
信吗?鞋底湿透才最浪漫了。

           2021.12.10.




熬药时间

不可轻易丢盹、马虎。
而令一剂草药炖成了一锅鸡汤。

好荒唐!冷水泡过,
热火煎过,折腾已半晌。
难得花一下午来调治亏虚的生命。

苦药之苦,和苦难之苦,
融为一体。是该好好犒劳舌蕾了。

暂忘掉人生——它的罪
其中自有一股薄荷的芬香。
改为小火后,它也会变得贞静。

以淑女般的温柔抚摩自己
那苍白的疮口。天渐黑了也未觉察。

                 2021.12.10.




冬晨

冷峭是注定的。
没有闹钟,梦醒只会无期——
除非煎饼的香气足够浓郁。

街上并无一人。
路灯亮着,像孤芳在自赏。
路人空空的清早更为虚幻。

也记不得来路。
梧桐成排,始终都在守卫。
那一派肃静并非只因寂寥。

晨光一直藏着。
过于腼腆,未能流露野心。
缓慢睁开的眼睛里还有霰。

         2021.12.16.




疫事

口罩封住了我们的口。
不用跟风喧哗,
请用眼睛低诉。

不要干咳,不要接吻。
节省下来的时间
轻轻呼吸好了。

不因惶惧就会少了凶险。
脖子上的脑袋
不会在猛摇中变得安全。

乖乖缩回水盆如一只龟。
除尘、杀菌、涤洗邪念……
不再被时代所轻易勾引。

       2021.12.19.




南郊无恙

昨夜的慌恐不过是
电影中的一个桥段。怦怦的心
早已在一场大梦后驯服下来。

人群拥沓,又或零落,
都是暂时的——隔一条马路,
惊艳的花照常在怒放。

流言起始的地方
都统统被封锁。惟有一小阵风
可以自由穿行,带着泥味。

清晨也被消毒过了,
“请放心通过。”重回梦乡,
也是故乡,清白的生灵由此诞生。

               2021.12.20.




跑腿员

一张无从想象的脸。
你知道的,那也可能即是自己。

像水泡一样,冒出在
另一个人的生活的边缘。意外而已。

是城市太大了,
还是人情太薄了?这里只有交易。

双腿跑残也到不了的
那座顶楼。谁都妄图去践踏、轻蔑。

好吧,命运姑且如此。
但不可认命,更不可绝命地痛呼……

也许是在递送一份厚礼
给略显苍白的现世。真没准呢。

你还可以摘下面具——
不再假装贵族。回到多毛的身体。

无疑,那非但不会被唾弃
还会被膜拜为至纯的人,你相信吗?

时间却每每被丢在了半途。
有人偶然拾起,满手多情的句子。

               2021.12.20.




傲岸之人

无名。也无髭。

他没有在老中医的日课里睡熟,
而是受用着那些叮咛。

有内热,阳亢已久了再无法禅静。
半日间,二百多页的医书
还未曾揉皱。但潜心了。

颇具几分古人的遗风。
隐去来历,只在孤独中自行游弋,
无人知晓他是何方怪侠。

从无钻营(他的眼底没有狗洞
和废墟)。因此活似一尊木雕。

也无痕——药包里寻不见他的反骨。

                 2021.12.20.




特别的冬至

哦,险些被禁闭于
家属院中……被人守护,
也被人围挡,像重回了襁褓。
离寒流一概都远远的。

不外出,只默数手指。
奇妙的音符就会从皮肤上
飘漾起来,透着无邪。
单元楼下有人竟听懵了。

中午,还不知去向,
冬天从来没有如此逍遥过。
多么反讽啊!——这一日
人们都急欲去抢购自由。

梦想过一万次的美筵
算是泡汤了。果然,
街道是渐渐学会麻痹的。
半座城市,玩笑开得离谱了。

           2021.12.21.




作家协会

大门锁着,院内停满了车。
窝在老街深处。

一路上,有火锅店,
有妇产医院。
惟独不见了书亭。

哪来的神笔,四处飞舞,
戏拟着串味的生活?
(此处,删去若干若干字。)

时代的主题,是喧闹,
不是枯寒——
再来装腔已经晚了,凋谢了。

苦果不再是圣果,
莫以为那教条仍是文学的真谛。
水果摊早早就打烊了。

未填报的表格还在半空……
被愚惑的青春还在发烫……

         2021.12.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