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看烟熏云想起罗羽(3首)

◎量山



早晨,看烟熏云想起罗羽

浮云架起桥梁。要不了多久就会消散,
契诃夫在他的流放中沉思。

我们望着石漫滩,想象
温庭筠在体制内沾巾,写花间词。

偶尔蛤蟆皮草上窜出一只狸花猫,
也会引起我们的好奇。

"这是个问题",老杜已把草堂安顿在了成都,
千年后,立交桥下仍旧有冻死骨。

诗的不确定让人生疑。过去的事,
甚至正在发生的,也变得似是而非。

一对恋人曾在歌剧院热吻。现在,
他们各执一词,像阶级敌人。

知道吧,楸树成为坟墓之前,
野鸽子成群地环绕着丢弃的树枝飞。

2021.12.19



燕知腊
一一给李田田

有人说她是最美女教师,其实
她只是说了基本常识;
也有人说她是精神病,她不是
她只是在黑板上分了行,
并且画了撕开乌云的太阳。

这个冬天,燕知腊
依旧每天飞来,在树枝上叫着,
我们已习以为常,对孩子说那是歌唱。
我站在讲台上,黑板上有一束光。

2021.12.22



蚂蚱头

她和你坐在一起,在屋顶看星星,
你们诉说童年的草丛,田间的犁头以及手扶拖拉机

春天并不遥远,你的手穿过密集尖锐的铁篱寨,
它橘黄的果实散发着好闻的气息。

一切的不幸在这一刻都得到宽恕?

山羊的喘息带着干草,
我们像蚂蚱头吃冬青的籽粒,未老先白头。

当然,也可以让所有的蔷薇大于浅红,
出于羞怯,我们如向日葵,低着头。

——给松山,孙丽

2021.12.24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